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7、第 17 章 ...

  •   “靳总,怎么不吃?”
      
      夏绵是真的饿了,面前的海鲜粥和叉烧包都吃下去了,非但不撑,还觉得胃里空落落的。
      自己眼前的屉空了,就想伸筷子到中间的那屉里再夹一只包子。
      一直专心吃的夏绵抬头看向每个盘子,终于发现旁边的人并没动筷。
      不仅如此,他还把目光全都投在她身上。
      
      夏绵一直都觉得靳祁扬是个很绅士的人,应该不是因为她吃相不好,所以不想动筷子了吧。谨慎措辞后,终于问出了一句,是不是不合胃口。
      
      靳祁扬看着马上触到白白嫩嫩的包子皮的手,和已经光盘子的叉烧包,嘴角慢慢上勾,起了一丝不太容易发现的笑。
      胃口好,很好。能吃,是福。
      
      “这个味道也很好,尝尝。”靳祁扬把自己面前的虾饺推过去,还把她吃剩下的那个空屉挪到一旁。
      
      “你不吃吗?”虽然是靳祁扬点的餐,但半个月的相处中,夏绵已经了解了他的喜好。如果用菜系区分的话,靳祁扬的口味应该算偏粤菜系。
      
      “我……可能饿狠了,还得再等会儿。”看着她吃东西,莫名暖意融融。
      
      然而被人看着吃东西的夏绵突然不饿了,没有想吃的古欠望了。
      总觉得他今天的眼神和往常不一样,看着仍是原来的深邃,却好似多了一些热。
      
      “靳总,您今天不太一样。”那感觉就像一壶冷水,一下子烧热了。
      
      “哪里不一样?”靳祁扬刚刚还觉得自己需要沉淀,需要时间,需要过渡。而她既然指出来了,那层用来掩盖心思的遮光布就成了透明。
      
      要怎么回答呢?夏绵也不知道,就是觉得那眼神比以往亮了些,热了些,甚至让她觉得毛了些。
      
      “你在车上的那个问题,我不是不回答你,而是觉得你担心的多余了。”靳祁扬看出她的小心翼翼,所以尽量保持平稳的声调,“靳氏并没有性别歧视,这个你应该知道的。”
      
      那也就是她休产假后,仍能回到顶楼工作。
      有了这样的保证,夏绵突然觉得前面的路也不是太难走,起码她还有个薪水不低的工作。养孩子养自己。
      
      但他说没有性别歧视,这个就有待商榷了吧。
      真没有吗?那顶层怎么除了她以外,清一色的男人,外面的人都猜他有性别障碍了。
      
      “当然了,顶层是特例。”靳祁扬看她眼神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用手扒了一下头发,轻笑,“我并不是外面传言的那样,对男人有兴趣。只是不喜欢有心思的女人留在眼前,很多时候会误事。”
      
      原来如此,他这是防着那些打着工作旗号,到顶楼钓金龟婿的人啊。
      
      其实这件事吧,夏绵没像外人那么想,想他是取向不正常。她倒是觉得他们这种人表面清冷,私下里指不定是什么样子。
      
      所以即便看了一群“和尚”,也只是一笑而过。以前部门的同事闲聊打听时,她也只说时间短不清楚。
      
      而现在他在解释,解释自己的性取向,可是为什么?
      他不是在乎别人看法的人。
      
      “靳总,您……想表达什么?”
      
      “我……”靳祁扬知道自己没了以往的利落,反而有些畏首畏尾。但他第一次跟女孩说这种话,他甚至感觉比第一次谈判桌上更紧张。
      
      之前一起吃饭,他们是上司下属的身份,他还能维持原本的冷清。可昨天和今天发生的事,让他不得不换个身份,一个不熟悉还能把自己从高位拉下的身份。
      
      但在他说话前,还有件重要的事要确定:
      
      “今天医院和你一起的人,是不是你的男朋友?”
      
      “并不是,只是我的好友。”夏绵摇头。
      她知道景书当着外人面说他们要结婚是为了保护她和孩子,但做人不能太自私,不能拖累景书。景书也要结婚生子,这件事传出去,对他影响也很大。
      
      靳祁扬突然松了口气,握拳头的手,也渐渐没那么紧了。
      
      “靳总,您带我到这里,就是为了问这事?”
      夏绵放下筷子,靠在椅背上,桌子下的手摸摸贴向小腹,那是一种不自觉的保护动作。虽是从前的温柔面孔,但眼中的谨慎和坚强不容忽视。
      
      靳祁扬的心像是被虾的长须刺了一下,发觉自己可能急躁惊到她了,又放缓了语调,用着比平时柔和不知多少的方式说着:“我对你的了解,可能要比很多人多了一些。”
      
      夏绵侧头,表示不解。
      
      靳祁扬想起弟弟的那句话,“你想看着自己的女人,还可能是唯一的女人,带着你的孩子嫁人吗?”
      他知道自己做不到,也不想做。
      “其实我们两个月前见过。”
      
      夏绵笑了:“靳总,那您一定认错人了,我第一次见到您就是被烫的那天。算下来,才一个月左右。”她的记忆力一直不错,见过的人没那么容易忘却。
      
      “我确定是你。”
      靳祁扬之前觉得人已经在他的地盘了,就能慢慢来。但事与愿违,先是她怀孕了,后又不知哪冒出来的男人,让他不得不急迫。明知道那件事大喇喇地说出来,可能会把人推远,他还是没忍住。
      “两个月前,襄粤酒店,2901A,胸口的伞形胎记。”
      
      说这句的时候,他是仅仅盯着她的反应的。
      
      果然,平时的淡然不见了,她慌了。
      
      “你!!!”夏绵慌乱地站起来,摇着头,“不,不可能……”
      
      她不是不信,只是不敢相信。如果不是那天的那个人,不会知道这么私密的事。
      
      “你先别激动,放松,坐下。”靳祁扬双手搭在她肩上,低声安抚,“放松。”
      
      她额头上不停地冒着冷汗,红润的脸颊已经苍白,肩膀也在不停抖动。
      
      “夏绵,别怕。”靳祁扬不会安慰人,但看着她这幅羸弱的样子,那些没说过不会说的话,竟也能当即冒出来。
      
      “我没事。”可能是他的安抚起了效果,夏绵镇定下来。
      
      她推开他的手,坐在椅子上,双手搁在桌面。半天后抬头看他:
      “你是不是已经知道我为什么去医院了。”

  • 作者有话要说:  ·这本其实是为自己的一个脑洞在买单,写《女配》那本时的脑洞。
    ·连载期是不v的,大家安心看文,有时间就来条评论,就当我们一起讨论剧情啦。
    ·最初只预计三四万字就好,后来和看我文的太太们偶尔聊天,发觉还可以加上很多爽爽的内容,所以重新列了大纲,大概会比预计多好多万字吧。(不敢保证全文字数,只能尽量表达好这个故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