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阳光散落满室,手机在灰蓝色的床头柜上滋滋震响,震得床上的人皱起眉头。
      
      靳祁扬眯着眼摸到了手机,贴在眼前一看,眯着眼看。
      
      母上大人,四个字映入眼帘。
      
      糟了!大写两个字如同如来神咒一般,撞击在他脑中。
      
      小心翼翼地滑动着电话屏幕上的绿圈圈,顺便把电话移到稍远的地方。
      
      果真!
      
      “你个不孝子,太阳都晒屁股了,还不回家……”电话那头传来了女高音咆哮。
      
      “妈……”靳祁扬被母亲的大嗓门弄得太阳穴嗡嗡响,“我这就回去。”
      
      放下电话,靳祁扬裸着上身躺在床上,平复着刚刚被高音冲击的震撼。冷丁回头看着凌乱的另一侧,突然坐起。
      
      这里……
      
      昨晚?
      
      女人?
      
      靳楚扬突然掀开被子,看到雪白床上的那朵小花,脑袋里的一根筋,啪,断了。
      
      ##
      
      “你们这两个不孝子,别人都抱孙子孙女了,我却两手空空!”
      
      靳家别墅每隔两周就会出现这样的人间惨“叫”。
      
      因为家里的两位少爷每半个月才回来一次,每次回来雍容高雅的太太就会歇斯底地催着他们出去找女人。
      
      靳家管家陈嫂刚走到厨房门口,听到客厅的声音后,赶紧系上围裙,拿出冬瓜、赤小豆、鲜鱼开始煲汤。
      
      陈嫂摇摇头,微微一笑,太太会需要这碗清火汤的。
      
      “你说你是不是喜欢男人,还有你,是不是以前玩够了,对女人没兴趣了?”靳夫人站在两个儿子面前,拿着帕子一边训斥,一边哭泣。那情景,比唱大戏的还逼真。
      
      “妈!”
      
      两声无奈地叹息响起,靳家的双胞胎兄弟相互对视,彼此眼中释放着浓浓的无奈。
      
      “我们还不到30岁。”
      
      “眼看着都30岁了,还没个女的能看上你们,你们不丢脸吗?我跟你爸30岁时候,你们都会踢足球了。”想她当年看上了老公,就立刻出手拿下了,哪像这两个笨儿子,连个女人都不会骗。
      
      “所以您才很年轻啊。”带球早婚,就这么值得称赞?前夜的醉宿和运动,加上一大早母上大人的咆哮,靳祁扬十分头疼。
      
      “你是老大,是长子,难道不更应该继承这个优良传统?”母上大人继续施压。
      
      小儿子靳楚扬觉得战火似乎暂时烧不到自己身上,突然把兄弟间共患难的情分丢到脑后。继而把头扭到一旁,对着头顶的水晶灯翻着白眼。
      
      这时靳家大门突然打开了,靳家大家长,靳夫人亲爱的老公靳修远回来了。
      
      “你终于回来了?”靳夫人扑到老公身边,挽着胳膊央求,“快帮我教训教训他们,老大不小了,怎么就不知道找个女人回来!”
      
      “好好好,我来教训。”靳修远扶着妻子坐下,又倒了杯温水,“你先坐着休息。”
      
      “你!还有你!我都替你们丢人!”
      
      靳修远先安抚了妻子,回头就对着两个倒霉儿子大发雷霆。
      
      本来他对儿子们的婚事是持着婚姻自由的态度,不用联姻,也不用门当户对,相爱相伴像他跟妻子那样就行。可是最近的朋友聚会,大家都在讨论孙女多可爱,只有他望孙兴叹。
      
      要是他这两个儿子长相不行,能力不行,没女人能看得上也就算了。可偏偏成材成器,后面追着的女人一大片,就是万花丛中不沾身。
      
      还有人打趣他,也许他儿子对女的没兴趣。
      
      气死他了!
      
      “你们两个不孝子,不管你们是偷是抢是坑是拐,总之年底前我要看到你们的结婚证!”
      
      “爸……”两声无奈一同响起。
      
      “爸什么爸,我的脸都被你们丢进了,还不赶紧去找女人去!”
      
      “对!年底之前,我要是见不到儿媳妇,我就和你们断绝关系!”
      
      夫妻俩一唱一和地把倒霉儿子们轰了出去,两人围着桌子喝粥鱼汤消气。
      
      ……
      
      “借酒消愁,去不?”弟弟靳楚扬吊儿郎当地把手搭在老哥的肩上,“酒吧可比家里清净多了。”
      
      听到酒吧,靳祁扬脑子里断掉的那根筋再次弹了一下,嫌弃地推开肩上的爪子,“不去,会愁上加愁。”
      
      愁上加愁?
      
      靳楚扬看着那个与自己相似的背影,不解。
      
      他哥什么时候有过愁事?
      
      额……,现在还真有这么一件了……愁老妈,愁任务,愁媳妇。
      
      # #
      
      奥园国际地下停车场。
      靳祁扬坐在车里很久,也没有下车回家。他捏着眉心,回忆起昨夜。
      
      昨晚的一切似乎都脱离了掌控,他当时是醉了,却没有醉得彻底,还是有意识的。那个女孩扑进他怀里的时候,有那么一刻是愣住的。
      就在他微微愣住的那一刻,两个人随着惯性,一起被冲进房间。
      房门关上后,女孩就控制不住自己,主动挂在他身上了。
      他非但没推开对方,反而觉得怀中的馨香满溢。不知为何,竟沉迷其中,紧了紧双手。
      
      后来……不受控制了。
      清隽的脸庞浮现一抹红晕。
      
      其实那件事他完全可以避免的,怎么就鬼迷心窍反抱住对方。
      还有那个女孩的反应,同样青涩,似乎全屏本能。
      不过,他们好像忘记了某件重要的事。
      
      该死!他得找到那女孩。
      
      

  • 作者有话要说:  hello,开启新篇章啦!有点点小修,不碍事。
    这还是小甜饼,但带球跑的火葬场,必不可少。
    我真的好喜欢带球跑呀,你们嘞?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