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07 ...

  •   申城又变了天。
      
      昨晚下了一场雨夹雪,到了早上就被冻住。路面滑碌碌,不小心就会摔一跤。
      
      颜俏走过坑洼不平的石板路,停下脚步望着脏乱的老城区。
      
      不知道那场大火后,这里变成了什么样子。
      
      正抬步要上楼,楼洞里走出一个坡脚男人。身穿一件黑色棉大衣,身形有些轻微的佝偻。
      
      颜俏眼眶发热,几步迎了上去。
      
      “一大早回来干什么?”男人头发花白,脸上有几道明显的皱纹,看到颜俏眉头一拧。
      
      “回来看看你。”
      
      颜宇华摆手,“快回去,我要去修车行。”
      
      自从接手店铺后,颜俏一直住在店里。前世她生日那天回来跟颜宇华一起吃饭,深夜两点左右突然起了大火。他们两个逃不出去,生生被火烧死。
      
      现在她重生了,颜宇华也活着。
      
      颜俏把带来的东西递过去,斟酌着开口:“爸,你最近有没有跟什么人结仇?”
      
      颜宇华眼神微闪,随即不耐烦地出声撵人,“能结什么仇!快走吧我去干活了!”
      
      说完没再理颜俏,一瘸一拐走出巷口。
      
      那晚在火光中,他曾撕心裂肺地喊着:“一定是那个女人想弄死我!”脸上因为绝望而产生的恐怖表情颜俏仍清楚地记得。
      
      重活一次,她或许应该弄清楚,这场火到底是不是意外。
      
      离开老城区,颜俏直接回了店里。忙碌一天,在晚饭前接到了一通电话。
      
      看见来电人的名字,她目光微微一顿。
      
      电话里,秦恪颇轻松地说:“晚上一起吃个饭吧,我们很久没见了。”
      
      颜俏抬头看了一眼时间,想拒绝,秦恪补充到:“把宁馨也叫上。”
      
      吃饭的地点是一家新开的海鲜楼。颜俏进门时宁馨和秦恪正在聊天,看到她,两人有默契地打住话题。宁馨更是激动起身抱住了颜俏。
      
      “好久不见了,我的小仙女!”
      
      “谁让你那么忙。”颜俏弯着唇畔说。
      
      秦恪则坐在一旁,眼中带着浅浅的笑意。
      
      颜俏坐到宁馨身边,清亮的目光落在那边,“最近挺好的?”
      
      秦恪点头,“还不错。”
      
      “我说你们两个,都认识了二十多年,怎么说话跟陌生人一样?”
      
      颜俏垂眸去喝茶水,口腔里被清香甘苦的味道盈满。秦恪朝她的方向瞥了一眼,神色自若地岔开话题。
      
      宁馨没注意到他们微妙的反应,神经大条地说着自己的近况。聊着聊着,突然将筷子一放,愤懑道:“我们总编越来越过分,弄得我都想跳槽了。”
      
      颜俏:“怎么了?”
      
      宁馨一张脸扭成窝瓜,恨恨吐槽:“她竟然让我去采访沈氏集团的大老板。这特么比国足在世界杯里拿名次还难好不好!”
      
      秦恪蹙眉,“你说的是沈轻寒?”
      
      “除了他还能有谁!颜颜你说我该怎么办?”
      
      颜俏擦了擦嘴角,语重心长地提出建议:“跳槽吧。”
      
      “不是吧~~”
      
      “沈轻寒从来不接受采访,人也不怎么样。你根本不知道什么地方是他的雷点。所以最好不要接触到他。”
      
      宁馨听得一愣一愣,瞪着眼睛问:“颜颜你认识沈轻寒啊?怎么这么了解他。”
      
      颜俏垂了垂眼眸,“店里每年都会给沈家的人做衣服。”
      
      宁馨一张脸顿时垮了,一口喝掉杯里的酒。秦恪安静地坐着,若有所思的目光落在颜俏脸上。
      
      暮色如水。璀璨的灯光将这座城市点缀得色彩斑斓。
      
      流光一般的光影一束束滑过车身,将后座男人俊朗的面容照得忽明忽暗。
      
      沈轻寒姿态慵懒地望着窗外,西装外套随意搭在一旁。挺括的黑色衬衫解开两粒纽扣,领口处若隐若现的喉结彰显着男人的性感。
      
      修长的手指在膝头轻敲,蓦地一停。
      
      “停车。”
      
      劳斯莱斯应声停下。司言柏透过后视镜看向后面,“沈先生?”
      
      沈轻寒视线定在窗外某处。眉眼凌厉,侧脸线条在暗淡的光影中更加锋利冷硬。
      
      LED大屏幕下,颜俏脸色异常红润,眼色有几分迷离。面对宁馨机关枪一样的话,反应也显得迟钝了些。
      
      “我错了我错了,以后再让你喝酒我就是狗!”
      
      她们差不多一个月没见,所以这顿饭吃的有点控制不住。
      
      宁馨知道颜俏酒量差,但以前最少也能喝上两杯啤酒。今天才喝了一个杯底的白酒啊,竟然就成了这样。
      
      “颜颜我真错了。”
      
      颜俏被她念得头疼,握住给自己系围巾的手,蹙眉反驳,“我没醉,就是头晕。”
      
      “是是是,你没醉。”
      
      颜俏听了,眉眼一弯,露出个满意的笑容。
      
      宁馨直接看傻了,“……我的妈呀。”
      
      本就长了一张娇艳精致的脸,现在水润漆黑的眼睛里带了点醉意,这样一笑简直媚意横生。
      
      秦恪晃了晃神,走到颜俏面前挡住她的脸,低头轻声说:“我去开车,你和宁馨在这里等着。”
      
      颜俏看他一眼,别开脸,“宁馨送我回去。”
      
      “只有你们两个我不放心。”
      
      秦恪将她脸颊旁的头发拢顺,对宁馨说了句“看好她”,拔腿往停车场走。
      
      司言柏坐在车里,感觉自己的脊背开始发凉。他不敢回头去看沈轻寒的表情,只能放轻呼吸,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下车。”
      
      司言柏:“?”
      
      沈轻寒眼色深不见底,“把颜俏带过来。”

  • 作者有话要说:  司言柏:老板泡妞我卖力。能不能对单身狗友好一些?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