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4 ...

  •   第四章
      
      沈轻寒的司机送杨姨回店铺的时候,特意嘱咐过:“今天的事不用告诉颜小姐,沈先生会亲自找她。”
      
      所以颜俏并不知道第二次量尺寸的事依旧没成。转天上午接到周扬电话的时候,那点因为侥幸而生出的好心情一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师姐,你猜我刚才去医院看见谁了?”周扬在电话里神秘兮兮地问。
      
      “鬼吗?”
      
      他撇了撇嘴,“我看到那个司助理进了颜晓曼的病房。”
      
      颜俏原本开着免提在检查布料,听见这话收起脸上的漫不经心,将电话贴到耳边,细眉微蹙,“你说司言柏?”
      
      “不就是他吗。”话顿了顿,周扬似在消化自己看到的事情,“我躲在门外看见他递给颜晓曼一个厚厚的信封。他还说沈先生和你是朋友。”
      
      周扬这简单的脑筋,早就在看到这一幕后被弄迷糊了。
      
      那天他和颜俏可以说是从沈家逃出来的。沈轻寒那阴沉的脸色有多吓人周扬现在还记得。
      
      所以他对这件事十分费解。
      
      说是颜俏的朋友,对她又是那样不留情面的态度,转头就来讨好颜晓曼。
      
      这到底在搞什么?
      
      “颜晓曼和你又不对盘,干嘛通过她来讨好你……那个沈轻寒的消息明显不对劲啊。”
      
      年轻时颜晓曼不跟颜奶奶学手艺,成天好吃懒做。颜老太太怕她以后饿死,便分了一家效益最好的店铺给她。
      
      老太太死后,颜晓曼沾上了赌瘾。身家输的精光,店铺也被她拿去抵赌债。最后那家店还是颜俏用一大笔钱赎回来的。
      
      这是要多瞎才会通过颜晓曼来接近颜俏啊!
      
      颜俏听完没说别的,只淡淡告诉周扬不用管这件事便挂了电话。
      
      别人不知道,她实在是太了解沈轻寒的心思了。给一个嗜赌成性的人送钱,不外乎是给吸毒的人提供罂粟。
      
      他心思深,又懂得拿捏人性。而他的所作所为也根本不是周扬说的什么“讨好”自己,分明是在警告。
      
      颜俏猜想,是不是棋局的事让沈轻寒不爽了。
      
      坐进椅子里,她抬手揉了揉太阳穴。缓了片刻,给杨姨打了个电话。
      
      在得到沈轻寒拒绝量尺的消息后,颜俏基本可以肯定,无论他存的什么心思,故意找茬是板上钉钉的了。
      
      看来这次的“巡店之旅”要提前结束了。
      
      ☆
      
      申城这几天虽然持续低温,但是阳光十分明媚。
      
      办完事回来的司言柏敲门进来,沈轻寒正立在落地窗前,站在六十五楼的高度俯瞰这座城市。挺拔的后背蒙上一层阴影,身影颀长看起来孤傲而疏离。
      
      他穿着三件式西装,马甲挺括地套在白色衬衫外面,腰部线条遒劲利落,宽肩窄臀比例完美。笔挺的西装裤包裹住一双修长的腿,裤线挺直,垂感十足。
      
      “钱收了?”
      
      司言柏点头:“只是象征性地推脱一下。而且……还追问了几次您是不是在追求颜小姐。”
      
      “你说,有什么是钱办不了的事?”沈轻寒薄唇轻扯,垂眸理了理袖口。长如鸦羽的睫毛上下轻扇,漫不经心地吩咐:“去查一查明后天魔都到申城的航班信息。”
      
      “好的。”司言柏应下,又听沈轻寒幽幽道:“查到第一时间告诉我。”
      
      以沈轻寒的地位,这样为了一个女人费尽心思是从来没有的事。但以司言柏的直觉来看,他对颜俏好像也不是男女方面的意思。
      
      不过,老板心海底针。多问死的早,做好事保命。
      
      沈轻寒瞥见司言柏刻板的扑克脸,蓦地轻笑一声。眼里像淬了光,“想的没错,就是不怀好意。”
      
      ——
      
      颜俏买了第二天一早的机票回申城。三个小时后飞机落地,她马不停蹄的赶去医院。
      
      忽然多了一笔横财,颜晓曼心情不要太好。颜俏到病房的时候她正躺在床上悠哉地吃水果。
      
      也许是没想到她会来,颜晓曼愣了一下。表情不太自然,手伸到后背偷偷挪了挪枕头。一脸假笑问:“怎么回来了,不是去上海了吗?”
      
      颜俏兜了眼那条吊起来的腿,不冷不热问:“好些了?”
      
      “好了好了。你忙让周扬过来就行,不要来回折腾。”
      
      “昨天有人来看你?”
      
      嚼苹果的动作停住,颜晓曼眼珠子转了转,啊了一声:”那人不是你朋友吗?这些水果都是他带过来的。“
      
      颜俏垂眸看见地上的果篮,目光又转到颜晓曼身上,意有所指:“没别的了?”
      
      “别的……”颜晓曼干笑两声,“你说钱啊?我让他拿回去了。你朋友的钱我怎么好意思要啊!”
      
      颜俏若有似无地勾了勾唇,点头,“那你好好养伤。”
      
      以为她要走,颜晓曼松了口气。却没想到颜俏三两步走过来直接掀开枕头,把信封抽了出来。
      
      “你!”颜晓曼顿时气急败坏。眼见到手的鸭子飞了,态度简直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你这个臭丫头!那是人家给我的,你凭什么拿走?!”
      
      颜俏捏了捏信封的厚度,“既然是‘我朋友’,以后我就要去还人情。趁现在欠得不深,能还就还回去。”
      
      颜晓曼一张脸气得通红,如果能下地怕是早就上手来抢了,“我说你的脑子是不是被你那个妈一起带走了?沈氏集团的大老板看上你,你在这矫情个什么劲儿?再说,他差这么一点钱吗?还回去人家只会说你小家子气!”
      
      颜俏充耳不闻。将信封装进包里,冷冰冰看着颜晓曼,“再多说一句以后一个子儿没有。”
      
      这句话比什么都管用,颜晓曼果然不敢再争辩。偏又不甘心,只能恨铁不成钢地朝颜俏翻了个白眼,“就你有骨气!装吧,早晚有你后悔那天!”
      
      沈氏集团总裁办公室里,沈轻寒百无聊赖地看着时钟。等时间到了十二点半,他摁下内线将司言柏叫进来。
      
      “打电话。”
      
      司言柏心领神会地拨通颜俏的号码,刚响了一声,沈轻寒修长的手伸过来,眼尾轻挑,“我亲自说,是不是显得更有诚意?”
      
      司言柏嘴角一抽。
      
      比太阳更不能直视的就是大老板的自我感觉良好。
      
      他无言将手机放到沈轻寒手上,电话那端便响起颜俏的说话声:“司先生。”
      
      沈轻寒无声勾唇,将电话贴到耳边,缓缓开口:“是我。”
      
      那边凝滞几秒,说话声明显更加疏离,“你好,沈先生。”
      
      沈轻寒眼色渐沉,懒懒靠着椅背,语气却越发轻缓,“既然颜小姐回到申城,是不是可以继续做事了?”
      
      此时颜俏刚从住院部走出来。天寒地冻,一团团白雾像是无声的叹息从她唇齿间冒出。
      
      没完没了,阴魂不散。
      
      “明天沈先生如果有时间,我……”
      
      沈轻寒毫不客气截断她的话:“现在过来。立刻,马上。”
      
      话筒里静了一瞬,传来嘟嘟的忙音。
      
      被挂电话,沈轻寒扯了扯嘴角,将手机扔给司言柏,朝门的方向抬下巴。
      
      利用完,他可以滚出去了。
      
      司言柏秒懂,转身往出走。几秒后,又被叫住:“等等。”
      
      他转身,“沈总还有什么事吩咐?”
      
      抬手扯下领带,随意抛到办公桌上,沈轻寒不紧不慢道:“等那女人过来,把空调调到三十度。”
      
      司言柏喉结滚了滚。
      
      楼里原本就有暖气,现在再把空调温度调那么高,这是要在大庭广众下蒸桑拿吗?
      
      见他不动,沈轻寒掀着眼皮,“我说话听不懂?”
      
      “我只是在考虑要不要给您另外准备一套衣服。”
      
      颜俏来的时候,司言柏看见她身上厚实的羽绒服,嘴角不受控制地一抽。但也只眼观鼻鼻观心地说了句:“请颜小姐跟我来。”
      
      颜俏跟在他身后,想了想,开口问:“昨天沈先生拒绝量尺,是我们的人又惹到他了?”
      
      “我不在场,不清楚。”司言柏的回答相当官方。但他又觉得颜俏很无辜,所以好心地提点一句,“昨天沈先生心情还可以。”
      
      颜俏明了,轻轻嗯了一声。
      
      前世她没有来过这里,现在想起来,沈轻寒似乎有意将她和沈家的人隔开。
      
      办公室就在不远处。进门前,司言柏想起什么,尴尬地轻咳一声,“颜小姐的衣服在沈总那里。”
      
      颜俏眼皮痉挛似的一跳。一种摸不清的感觉似要冒出头绪,却转瞬即逝。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办公室。颜俏被迎面而来的热气扑了一脸。这房间里热得可以蒸馒头了。
      
      沈轻寒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白色衬衫,下身搭了一条质感极好的西装裤。他闲散地倚在红木办公桌边,狭长的桃花眼静静望着她。
      
      颜俏被这样的目光看得脊背发麻,低头拿软尺以避开沈轻寒的视线。
      
      在他面前多留一分都是煎熬,最好可以速战速决。
      
      “沈先生,现在可以开始吗?”
      
      沈轻寒轻笑一声,交叠的小腿挪开。慢悠悠站直身体。
      
      颜俏拿着软尺走到他面前,不等有动作,沈轻寒幽幽开口:“我不喜欢汗味。”
      
      她抬眸。
      
      “你确定裹成这样不会出汗?”
      
      “量尺很快。”
      
      沈轻寒插着口袋,居高临下看她,“怎么,脱了外衣怕我强.奸你?”

  • 作者有话要说:  这么欺负人沈总你确定不会后悔?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