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1、21 ...

  •   申城的冬天日照很短,晚上五点天已经黑了下去。车内被街边的灯照亮,微弱的光线像一层雾映在沈轻寒眼中。
      
      他的目光循着铃声望下去,长如鸦羽的睫毛将眼瞳遮住。这个微小的动作让颜俏下意识摁了两下关机键,将电话挂断。
      
      她若无其事地看了一眼时间,淡声问:“可以回去了吗?”
      
      沈轻寒乜她一眼,冷冷收回视线,将车开进机动车道。
      
      再过不久就要到圣诞节。街边的许多店铺门前都摆放了漂亮的圣诞树。色彩斑斓的灯光点缀着这座城市,寂静的车内好像都染上几分节日的喜庆。
      
      颜俏望着街边璀璨的景色,脑海中不知为何跳出宁馨的话。想到这里,颜俏思绪一顿,忽然觉得应该弄清楚一件事。
      
      她偏过头,望着沈轻寒冷硬的侧脸,“裴音是你处理的?”
      
      “裴音是谁?”
      
      “……AJ原来的主编。”
      
      沈轻寒唇角不屑地勾起:“我时间很多?”
      
      颜俏一噎,不再言语。
      
      裴音那种小角色大概还入不了沈轻寒的眼。可能是AJ老板昨晚看出端倪,用“炒掉得罪沈轻寒的人”这种办法来变相讨好沈轻寒。
      
      只可惜,无论是裴音还是AJ,都得不到沈轻寒的一个眼神。
      
      人家根本不领情。
      
      这个话题结束,颜俏的手机再一次响了起来。
      
      一串数字应进眼底,是她不认识的电话号码。迟疑两秒,她按下接通建。
      
      “你好。”
      
      电话一接通,陆远激动而惶恐的声音立刻传了过来:“颜俏,我求求你让沈先生放过我好不好?!我现在已经身败名裂,什么都没有了!你如果还不满意,我可以彻底退出娱乐圈……”
      
      颜俏有些意外会接到陆远的电话。
      
      他们在高中是前后桌,进入音乐学院后关系自然比一般同学要近亲一些。颜俏从未想过两人一起参加创作大赛时陆远会偷了她的作品。而后来他的拒不承认和反踩往她身上泼脏水,更是将过去的那点情谊抹得干干净净。
      
      她双目凝肃,心底涌上的痛快让她知道,自己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不在乎这件事。
      
      “那些本来也不是你的。”
      
      打这个电话已经耗费了陆远所有自尊和勇气。颜俏的冷漠顿时让他感到意难平:“同学一场,你别这么狠心,至少失恒也被我唱火过……”
      
      这句话,让颜俏知道再也没有理他的必要。她皱了皱眉,直接挂断电话。
      
      其实那天她就注意到,转发抄袭信息的是沈氏旗下的歌手。那人刚出道一年就已经红到发紫。如果不是沈轻寒授意,这种等级的人怎么会关注这点芝麻绿豆小事。
      
      颜俏不着痕迹地朝沈轻寒看了一眼,一时间说不清心里的感觉。
      
      这个男人带给她不好的一面太多。即使是这样帮助她,让她也不免有种黄鼠狼给鸡拜年的感觉。
      
      “下车。”
      
      在对视之前,颜俏已经转开视线。沈轻寒淡淡扔下两个字便开门下车。
      
      颜俏推开车门,咬了咬唇,跟在他身后低声道:“陆远的事……谢谢。”
      
      无论如何,总归是帮她出了气。
      
      然而出了停车场她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这地方根本不是公司,而是一家意大利餐厅。
      
      沈轻寒泰然自若地走在前面,低沉的声音不轻不重响起:“不是要谢我?那就拿出点诚意。颜小姐该不是只会打嘴炮?”
      
      “打……”颜俏抬眸,看他的眼神像在看变态,“沈轻寒,你说话能不能干净点?”
      
      沈轻寒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黑色长款大衣修饰他挺拔的身形。漂亮的桃花眼眼梢微微扬起,眼色依旧那样薄凉,“我说了什么不干净的?”
      
      压迫感迎面袭来,颜俏不自在地撇开脸。
      
      沈轻寒却三两步走回她面前,微微弯下腰。温热的呼吸擦过她的耳垂。端详几秒,他薄唇一挑,慢条斯理重复:“你是说打嘴炮?”
      
      颜俏心中一跳,绕开他往前走。
      
      这人看着斯文,实则是个流氓败类。之前在他身上吃了不少亏,颜俏不欲跟他扯这些。
      
      然而沈轻寒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她。他迈着长腿,悠然跟在后面,一本正经说着流氓话:“颜小姐会不会我还不清楚。但有机会,我十分想尝试插个嘴。”
      
      这一刻颜俏十分想脱掉自己的鞋塞进这王八蛋嘴里!
      
      ☆
      
      由于良好的教养,吃饭时沈轻寒很少说话。这正合了颜俏的意。因为他再开口,她不知道会不会将眼前的盘子扣到他脸上。
      
      沈轻寒将雪白的餐巾随手放到桌上,把一张烫金名片被推到她眼前。上面写着会所负责人的私人电话。
      
      颜俏没有去拿,不明所以地问:“给我这个干什么?”
      
      “想找什么布料,可以联系她。”
      
      颜俏看了他一眼,也没客气,收下名片。
      
      沈轻寒看着椅背,懒洋洋问她:“这次不谢了?”
      
      “这是条件。”她提醒道,“来之前我们讲好的。”
      
      他冷笑:“呵。颜小姐真是拎得清。”
      
      ——
      
      颜俏到家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
      
      她回到房间换了一套家居服,然后走进厨房给自己倒水喝。门铃正是这个时候响起。
      
      颜俏放下水杯去开门。门前,秦恪长身而立,唇边是清隽笑意,看见她时,眼神温和明亮。
      
      颜俏心里没由来一晃。凝滞几秒,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请人进门。
      
      “怎么有时间过来?”
      
      两人来到客厅,秦恪从她手里接过水杯。漆黑的眼眸认真地看了看她,随后缓缓说到:“联系不上你,所以过来看看。”
      
      颜俏坐到秦恪对面,斟酌着开口:“我手上有活,白天比较忙。”
      
      “刚才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以为你已经从店里回来了。”
      
      “五点多我……还在做事。”
      
      秦恪没多说什么。将水杯放下,身体微微向她的方向倾过去,“我妈上午从云南回来了。她说几个月没看见你,明天想你过去吃饭。”
      
      秦家和颜家以前是楼上楼下的邻居,颜俏从小跟着颜宇华过着没妈的生活,日子自然比家里有女主人的粗糙。
      
      就连初潮,都是秦恪妈妈在照顾颜俏。时间久了,早把她当成自己的女儿。
      
      秦妈妈娘家在云南,申城待腻了就回去个一年半载。回来后想见见她是无可厚非的事。
      
      颜俏无法拒绝,但只坚持自己过去。
      
      秦恪微微拧眉,“我过来接你也是顺路。”
      
      颜俏坚持:“我明天要去其他地方。”
      
      秦恪脸色变淡,但也没再勉强。
      
      自从上次被沈轻寒拦路抢人后,今天是他们第一次见面。而在这之前,他还被颜俏挂了电话。
      
      那日的情况每次一想起,秦恪心中总是紧抽。颜俏选择跟沈轻寒走,这是他不放心的根源。就好像,眼前这个人他就要抓不住了。
      
      两人又聊了会天,说了些近况。秦恪离开前提出了一件让颜俏意外的事:“公司上市,我想带你去敲钟。”
      
      敲钟是件大事,无论如何也不该她去。颜俏当即拒绝:“我去不合适。”
      
      他的公司,合不合适只有他说了算。秦恪扯唇,站起身来。到门口时他看着颜俏前所未有的认真:“有什么麻烦,一定要告诉我。”
      
      颜俏垂下眼眸,没说话。
      
      秦恪扯扯嘴角,抬手摸她头发,“早点休息,明天见。”
      
      ☆
      
      酒吧里,音乐夹杂着男男女女的嬉笑声,强烈冲击着耳膜。
      
      吧台边,迷离的灯光照着玻璃杯里的鸡尾酒,折射出璀璨的光亮。
      
      韩柠撑着下巴一页一页划着手机屏幕。卡其色风衣披在椅背,身上只穿了一件风情万种的酒红色抹胸长裙。再加上脸上精致的妆容,让她在一群小妖精当中丝毫不逊色。
      
      “自己喝上了?”
      
      沈让解开大衣衣扣,自顾坐到她身边。跟酒保要了酒后,探头看向手机,“什么好东西笑的这么开心?”
      
      韩柠抬头,讥诮地撇了撇唇:“你以前对我可没这么热络。”
      
      沈让晃着酒杯,慢悠悠喝下一口。似真似假到:“小柠柠,你可不要冤枉人。”
      
      韩柠嗤了声,将手机扔到他眼前,“你要的好东西。”
      
      沈让看见里面的照片,立时眼睛一亮。
      
      “你哪找的人,都拍到人家家里去了。”沈让一张一张翻看,“角度挑得不错。”
      
      这夸赞令韩柠受用。她抬了抬下巴,拿眼瞟着沈让:“又是拍照又是透露标书,你还没告诉我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沈让哪里不明白她的想法,狡猾的直接往关键点上戳:“你不想颜俏从你眼前消失?”
      
      “这两者有什么关系?”
      
      沈让笑着点她鼻尖,“你只要知道,照片上这两个人有不同寻常的关系就可以了。”
      
      韩柠蹙眉,“就这么简单?”
      
      沈让将照片打包转发进一个秘密邮箱,阴鸷的目光一闪而过。他冷冷勾起嘴角,对韩柠说:“你想想凭沈轻寒的性格,眼里能容得下沙子吗?宝贝,这是踢走那女人的好机会。”
      
      沈轻寒在这个项目上投了那么多钱,失去这块地就会功亏一篑。当然,项目搁浅,公司损失多少那也不关他的事情。
      
      韩柠撇撇唇:“沈让,你可真是阴险啊!”
      
      “承蒙夸奖。”照片全部发送完毕,沈让将韩柠的手机格式化后还给她。暧昧地眨着眼睛,“别不承认,你比我更期待沈轻寒看见照片的反应。”

  • 作者有话要说:  和编辑商量,明天入V。当天上午更新肥章。
    首章VIP留言有福利,留就送!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