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01 ...

  •   第一章
      
      申城的冬天天气干燥,气温急转直下降到了零下二十几度。雪从凌晨就开始下,有愈来愈大的趋势。
      
      上午十点多,天空却是灰蒙蒙一片。一辆加长型黑色劳斯莱斯迎着风雪驶进申城最好的私人医院。
      
      雪花簌簌从眼前落下,欧式风格的建筑安静矗立其中。视线之内一片银白,被碾压过的路面留下几道显眼的车辙。
      
      车子停好,司言柏解开安全带,瞥了一眼面色冷淡的沈轻寒。
      
      这样的温度下,他只在衬衫外面套了一件黑色羊绒大衣。宽厚笔挺的肩膀抵着椅背,薄唇紧抿,眼色清冷。强大的气场就跟这气温一样低。
      
      司言柏从小跟在沈轻寒身边,从陪读到私人助理,已经足够了解他的脾气。知道沈轻寒是个惹不得的,特别是在他心情明显不好的情况下,所以说话格外谨慎。
      
      “今天预约的这位教授在脑科方面国际知名,有没有问题他一看就清楚。您如果再不相信……”
      
      剩下的话被沈轻寒冷冷一瞥给冻住了。
      
      一个星期前沈轻寒出了车祸,昏迷两天才醒过来。经过各项检查,奇迹般的没有任何问题。只住院三天就回家了。
      
      但在昨天,沈轻寒忽然提出要找其他医生重新做检查。司言柏没敢多问,用最快的速度预约了这位脑科方面的权威教授。
      
      办公室在十楼。按照约定好的时间,李教授正在等他们。
      
      司言柏将沈轻寒脑部片子拿出来,李教授仔细看了半天,有神的目光透过镜片落在沈轻寒身上。
      
      “看你的脑部CT确实是没有任何问题。”苍老的声音缓了缓,问到,“沈先生是觉得自己哪里不对劲?”
      
      沈轻寒一时没说话,漆黑清冷的眼眸望向被照亮的片子,片刻薄唇轻启:“记忆缺失。”
      
      司言柏站在一旁,听见这个回答不由讶异挑眉。
      
      出院几天,该见的人沈轻寒都见了,看反应没有出现任何异常。不过说起来,自从车祸后他好像跟之前有些不一样。
      
      似乎……更加难以捉摸。
      
      听了沈轻寒的答案,李教授又询问了其他情况,最后保守的建议吃一些有助于记忆力的药。
      
      从门诊部出来,原本跟在后面的司言柏大跨步走到车前打开车门。
      
      雪依旧在下,无声落到身上,片刻就融化。沈轻寒瞥见司言柏手里的白色药袋,不冷不热丢下两个字:“扔了。”
      
      司言柏:“……”不吃还开,浪费钱啊老板!
      
      车内十分安静。司言柏开着车,不时透过后视镜朝沈轻寒的方向瞥过去。
      
      后座男人慵懒抬眸,唇角轻勾:“眼珠子痒痒?”
      
      司言柏轻咳一声收回视线,谨慎到:“沈让最近动作很频繁。”
      
      他并不想打探沈轻寒的隐私,但作为助理,司言柏必须了解情况。如果沈轻寒说的“记忆缺失”是真的,这件事绝对不能让沈家任何一个人知道。尤其是他的继母和弟弟。
      
      “一个女人。”
      
      沈轻寒的侧脸线条凌厉硬朗,开成扇的桃花眼微一动,像是有人朝着冰封的湖面投了一颗石子。
      
      司言柏没反应过来,“什么女人?”
      
      沈轻寒靠着座椅靠背,眼尾轻挑,难得好声解释:“记忆缺失。”
      
      司言柏不禁疑惑:“既是忘了,怎么会准确的知道是一个女人?”
      
      “我在梦里把她弄到高潮。”
      
      那销魂的感觉太真实,仿佛有似曾相似的场景发生过。但画面太模糊,像是牢牢藏在他的记忆深处。她的软糯抽泣声就在耳边,熟悉的声音挠得他心痒难忍。
      
      沈轻寒喉结滚了滚,感觉浑身血液又沸腾起来。
      
      司言柏一时无言。一个梦引申出的场景可能是真实的吗?最主要的是沈轻寒虽然花边新闻多,但从没对哪个女人产生过这样的执念啊。
      
      这个答案既玄幻又无法探究,他还是转开话题好了。
      
      “我现在送您回家,今天上午还约了人来给您做衣服。”
      
      对方是一家定制老店,从沈轻寒太爷爷那一辈就开始在那里做西装,至今已经有几十年。但听说从今年起颜家店铺被传承人接手了。
      
      沈轻寒没有在意,闭眼假寐:“做寿衣么?”
      
      ——
      
      “师姐,师姐!”
      
      颜俏被一道急切的男声唤醒。皱了皱眉头,迷迷糊糊睁开眼。华丽的吊顶一时让她有些回不过神。
      
      等视线恢复清明,周扬那张娃娃脸凑了过来,“你终于醒了。我刚才怎么叫你都没反应,差点吓死我!”
      
      围巾捂得她喘不过气。将挡在鼻尖的布料轻轻往下扯,颜俏仍旧有些茫然。
      
      一位老妇人端着茶盘走过来,慈祥地笑着,将一杯温水递给她,“对不住啊颜小姐,助理刚刚打了电话过来,现在应该快到了,麻烦你再等等。”
      
      “这都快一点了,本来定的时间是十一点……”周扬喝着水,小小声抱怨。
      
      颜俏看着有些面熟的老人,机械性地接过水杯。温度透过玻璃杯传到手上,她猛地打了个激灵。
      
      环顾四周,入眼的环境无比奢华,有种诡异的熟悉感。
      
      颜俏蹙眉,她最后的印象是自己被一场大火烧死在家里,怎么一睁眼变成了现在的情况?
      
      王嫂见她脸色不怎么好,立刻解释:“司助理陪少爷去办事,才耽误了时间。”
      
      “司……助理?”
      
      “就是沈先生的助理司言柏啊!”周扬狐疑,上个星期才跟人约定过时间,怎么现在就忘了,“师姐你不是睡傻了吧?”
      
      颜俏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在她被大火烧死之前的一个星期,沈轻寒就已经出车祸死了。现在她站在这里,来给他量尺寸?
      
      脑子像塞了一团浆糊,将水杯胡乱塞给周扬,她白着一张脸说:“我去洗手间。”
      
      厚实的木门从里面被反锁上,颜俏透过墙镜看见自己。
      
      肤色白净,眼瞳深黑水润,鼻子挺巧精致。如墨一般的头发还没长到肩膀。她将格子围巾摘掉,尖尖的下巴露了出来。
      
      身上这件大衣是过年前她给自己做的,喜欢的不得了,穿了一整个冬天。昨天她葬身火海时明明是穿着裙子的夏天。
      
      颜俏打开水龙头,冰凉的水淋到手上激得她身子一抖。她装了一捧水泼到脸上,冰冷的温度让她彻底清醒过来。
      
      这一切都是真的,并不是幻觉,也不是梦境。
      
      呼吸窒了窒,颜俏从大衣口袋里拿出手机。按亮屏幕,看清了今天的日期。
      
      她明明在自己生日那天和父亲一起被烧死在家里,现在时间竟然退回到了一年前。
      
      接着颜俏很快意识到现在的处境,心里立时一紧。
      
      上一世的这一天,也是这个时间她同样来了沈轻寒的别墅。
      
      因为沈家有传统,年前沈氏掌权人都会定做一套西装做来年的新衣服。所以上一次也是她带着周扬来给沈轻寒量尺寸。
      
      想到这,颜俏脸色又白了几分。
      
      自从那次见面后,她莫名其妙入了沈轻寒的眼,被他看上,然后她的生活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沈轻寒对她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占有欲更是强的可怕。他有权有势更有钱,一直是上位者的模样,做事跋扈又霸道。
      
      她不愿意沈轻寒就耍各种手段,逼得她不得不虚与委蛇。
      
      后来一次偶然,她才从沈轻寒嘴里得知,最先吸引他的是她身上特有的味道。普通的体味到他那里变成了蚀骨的催情剂。
      
      酒店顶层里那次擦枪走火,沈轻寒更是说了让她脊背发凉的话:就算下辈子你也别想从我身边逃开。
      
      然而现在竟然真的有了下辈子。她还没被那男人认识。
      
      颜俏做了个深呼吸,擦干脸,将围巾重新围好。特意拉高了一些,挡住了鼻子以下的部分。
      
      她决定在沈轻寒回来之前离开别墅。只要避开,不见面,沈轻寒不会知道世界上有她这个人存在。
      
      思绪刚到这,突然响起的电话铃声把颜俏吓一跳。她手忙脚乱将铃声转成震动,然后接通周扬的来电。
      
      “师姐你还没好?”周扬在那端说,“司助理和沈先生回来了。”
      
      她呼吸一窒,“回来了?”
      
      周扬啊了一声:“刚上楼。”
      
      听见上楼了,颜俏一颗心稍稍平缓下来。她靠在门板上,想了想,还是决定撂挑子走人。先躲过今天,其他的再走一步看一步。
      
      “周扬,我有点不舒服,没有办法去量尺寸。你自己去,我在车里等你。”
      
      敢让周扬一个人去,是因为她清楚的知道沈轻寒对男人没兴趣。总不可能重来一世,他的性向也跟着变了。
      
      周扬连忙问:“哪里不舒服?严不严重?”
      
      颜俏只好胡乱说:“头疼的厉害,我去车上躺一会儿。你量完就下来。”顿了顿添一句,“别做任何多余的事,动作快点。”
      
      结束通话,颜俏又在洗手间等了一会儿。听外面没有声音才打开门快速走出去。
      
      大厅的沙发上只剩一件周扬的羽绒服,人应该是上楼找沈轻寒了。颜俏下意识把围巾往上拉了拉,路过楼梯的时候不着痕迹瞥过去一眼。
      
      空空荡荡,没看到任何人。
      
      不再耽误,她轻步朝大门走去,如果有一双翅膀怕是恨不得直接飞出去。
      
      就在握上门把的瞬间,一声痛叫从楼上传出。
      
      听出是周扬的声音,颜俏停下动作,脸色一变。

  • 作者有话要说:  一激动我就开坑了。求收藏评论ヾ?≧?≦)o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