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第 18 章 ...

  •   第十八章
      
      无忧阁内,弋未央坐在床上,思索着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似乎再睁眼,就看见了师父。
      就在她回忆中,门帘声响起,流暖进来了:“小姐,穆公子让人传话,说皇上与皇后娘娘都走了,那奴婢便为您传膳了。”
      “好。”弋未央点点头。
      
      沁观轩内,穆逸辰把所有人都赶了出去,看着床上脸色苍白的千陌。
      “喂,醒醒来,骗得了别人,骗不了我。来,醒了。”穆逸辰边说边使劲摇晃着千陌。
      千陌睁眼,打掉了在自己胳膊上的手。
      穆逸辰也不在意:“就是嘛,好人不长久,祸害遗千年,你当然...”
      “还不是因为本殿下机警,不然就着了他们的道。”千陌坐起身。
      “那你骗着你的暗卫做什么?”穆逸辰摇了摇扇子,“不过似乎没骗过小未央。”
      千陌听闻皱了皱眉:“她是我名正言顺娶进来的太子妃,你还是注意点措辞。”
      “也没同房,再说了,我还是你...”穆逸辰刚说完,千陌便竖起食指放在嘴边,打断了穆逸辰的话。
      紧接着,千陌滑回被里,穆逸辰收起脸上的玩笑之色,对外面喊到:“君轩,你进来助我行针。”
      “是。”君轩道。
      君轩开门进了里屋,只见穆逸辰已经准备好银针,便道:“公子...”
      穆逸辰看他一眼,又微微向上使了个眼色,君轩瞬时明白,于是走到穆逸辰旁边,接过穆逸辰递来的银针,刺破自己的手指,下一秒却是将那银针直冲房梁。
      “君宇,抓人。”君轩说完,直接冲了出去。
      外面候着的君宇早就察觉不对劲了,立刻堵在门口,但是周围空气波动瞬间,便逃脱了。
      “无碍,”屋内穆逸辰的声音响起,“他可不是寻常的人,是被南疆咒术控制的纵尸,你们抓不住也正常。”
      穆逸辰关上门,嘱咐君宇君轩看守好门后,转头对着床上的千陌说:“对了,刚刚有你的纸灵鹤来传信了,你是不是要看一看呢?”
      “今日你倒是不偷看了?”千陌睁开眼瞥着他。
      “本公子怎会做那等偷鸡摸狗之事?本公子早就正大光明看完了。”穆逸辰说着,把一张纸扔到了千陌手里。
      千陌看毕,眉头紧锁:“几日的功夫,西南八郡的灾情已经如此严重了吗?。”
      “我可是还听闻了,千陵去了樊阳城。”穆逸辰摇了摇扇子,抿上了嘴唇。
      千陌道:“那就让他锻炼锻炼吧。”
      穆逸辰看着千陌说:“可是千阳去西南了啊。”
      “你可知我这次中毒幕后主使是谁?”千陌换了话题。
      穆逸辰没顺着他的话题走:“你不派人半路拦着千阳,难道还要让他白白捡个功劳啊?”
      “这京中怕就是有人要坐不住了。”千陌自顾自说下去。
      “那我便派人去了啊。”穆逸辰撇撇嘴。
      “皇帝寿宴上肯定出事,你看着吧。”千陌还没理穆逸辰。
      “我当然知道,所以我才决定进宫,帮你淌这摊浑水,怎么样,感动吗?”穆逸辰摇摇扇子,十分自信地撩了撩自己的头发。
      “不止,千阳去西南八郡是柳丞相亲自举荐,为何皇帝同意了派千阳去西南?”千陌说。
      穆逸辰不带半点温度说:“呵,就像二十年前一样,同样的手段,有什么稀奇。”
      此后,沁观轩寂静了许久。
      
      清心阁内,德妃紧捏着手绢,来回不停地绕着。
      “画眉,你说,陌儿和未央他们怎么会...”
      画眉则是轻拍着德妃的后背道:“娘娘您放心,太子殿下太子妃娘娘吉人自有天相,不会出事的,娘娘您放心吧。”
      “儿女受伤,这让做娘的怎么放心?”德妃说着说着眼泪掉落:“听那穆公子说极为凶险,若他们真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还怎么过啊?”
      画眉看着德妃的样子,忍不住也落泪:“太子殿下也是奴婢自小看着长大的,太子妃娘娘进宫时日不长,但是也是极为聪慧的,二者都是有福之人,娘娘你且放心,待会老奴便亲自去东宫...”
      “别待会了,你现在便去吧,顺便看看清心阁里有什么灵芝,人参,都拿着点吧。”德妃急急忙忙地说。
      “娘娘,您放心,老奴这就去。”画眉行了个礼,又安抚了一下德妃,便出了清心阁,前去东宫。
      
      樊阳城内,千陵四处看了看,找到了一处米铺,走进去问:“你们掌柜在哪?”
      须臾,一个老者走出,打量了一下千陵开口道:“可是殿下的胞弟?”
      “正是,在下有一事相求。”说着,千陵拱手。
      “不敢,”那老者还了礼,“请问殿下有何指示,小老儿定当万死不辞。”
      “在下见樊阳城如此境地,想要兵行险招,激起民怨,让朝廷不得再无视。”
      “殿下是想让小老儿这几日减少施粥?”那老者开口。
      千陵道:“正是,若一直由皇兄和我来施粮,灾情肯定控制不住,若是朝廷开仓放粮,灾情肯定会得到有效的缓解。”
      那老者思索了一下:“殿下说的不错,可与其他布施之所联系。”
      “不曾,因你是我皇兄的人,我便先来与你联系。”
      那老者点点头:“那好,明日我便张贴告示,说存粮不多,减少米粥供给数量。”顿了顿接着说:“殿下可用小老儿派人...”
      话未说完便被千陵打断:“不必,我今日去联系完各个米铺之后,直接进西南。”
      “好,殿下保重。”那老者对千陵行礼。
      “告辞。”千陵回礼,转身离开了。
      出了米铺,千陵开口:“花影,拿着我的腰牌,去各个施粥处,按照我刚刚说的做,我先去西南八郡了。”
      花影现身:“是。”
      千陵则是足尖轻点,直奔南城门,准备进入西南八郡。
      他来到南城墙边上,不同于北城墙,南城墙守卫极严,千陵刚一靠近,便被拦住了。千陵刚想拿出腰牌,却是想起腰牌给了花影。千陵无奈,只得双足轻点,直接越出城墙,不理身后。落地后,千陵看见,南城墙外是绵延数十里的灾民,途有饿殍,怨声载道。
      千陵忍住不去看他们,足尖轻点,直奔西南八郡。
      西南八郡呈扇形排开,千陵思考了一下,决定先去离樊阳城最近的洢水郡。
      樊阳城东边的山名宁山,宁山脚下发源了南北两条河,北边的河名为宁北河,流经樊阳城,洢水郡,山南郡和凭湖郡,稍南边的名为南宁河,流经阴山郡,傍林郡,水湄郡,围城郡。唯有最南边的流边郡不曾依河傍湖。但是流边郡地处西南边界,比邻西风关,是朝廷重兵把守的位置,向来粮草较其他郡县充足。
      千陵还在思索中,却已是到了洢水郡。
      洢水郡郡门大开,但郡中较樊阳城却是极为井井有条。千陵见状,不由得好奇,当下拦人询问:“郡守府在哪里?”
      那人听到郡守二字时,眼中绽放出了光芒“郡守就住在这附近,就是前面那条街,右拐就是。”
      千陵点头致谢,飞身前往郡守府。
      到了那人说的郡守府门口,却见门上写的是:“靳府。”千陵看了看周围,确定此处就是那人给他之路的地方,便抬步走了进去。
      一只脚刚踏进门槛,就有人迎了上来:“这位公子,我家公子不在府中,若是...”
      千陵点头:“那你家公子去哪了?”
      “我家公子每日酉时前后都会在郡中查看,所以...小的也不知我家公子去哪了。”
      “既是如此,那我便去随缘碰碰他吧。”话落,千陵转身便走了。
      千陵在这郡中四下逛了逛,只觉得郡中的人略显羸弱,除此之外郡中看不出任何的干旱的迹象。千陵不由得好奇这洢水郡的郡守了。
      
      画眉来到东宫门口就被拦住了。
      “画眉姑姑,实在是不好意思,奴才知道你是德妃娘娘身边的人,但是,穆公子有令,任何人不得进入东宫,这...奴才也很为难啊。”孙总管边说边作揖。
      画眉见状也不为难他,悄声问道:“那你可知,太子殿下与太子妃娘娘...”
      “穆公子说,定当竭尽所能,全力救助殿下与娘娘,还望德妃娘娘放宽心。”孙总管说完之后,顿了顿:“画眉姑姑还是请回吧,若殿下与娘娘醒了,奴才会派人传话的。”
      画眉见状,见也问不出什么,便点点头,离开了。
      孙总管则是来到沁观轩门口道:“清心阁画眉姑姑刚刚来了...”
      话还没说完,屋里就传出了声音:“孙总管没让他进来吧。”
      “奴才把她打发走了。”孙总管说到。
      “好,你下去吧,记住,谁来都不能进来,就是天王老子,你也要给我守住了。”
      “是,穆公子。”孙总管说完离开了。
      屋内,穆逸辰看着千陌说:“你连德妃都不派人告诉?”
      千陌沉默了一下:“皇帝肯定会通过观察母妃的状态来判断东宫的情况,还是先瞒一阵吧。”
      穆逸辰沉默了一会,“那你还瞒着小未央吗?”
      “她...她若是来问,我定不会瞒她。”千陌语气有些沉缓。
      穆逸辰笑了一下说:“你对她也是不同。”
      “你也是。”千陌眼皮都没抬回到。
      “当年是我...如今我想补偿她。”穆逸辰语气中有些惆怅和隐忍。
      千陌抬眼看着穆逸辰:“从你当着她的面选择了林尽安的时候,你就该知道,你与她再无可能。”
      “...”穆逸辰没说话。
      “我是亲眼看着她周身的气息瞬间幻灭,看着她的眼中失去了神采,看着她...”
      这次千陌话没说完便被打断了:“好了,你不要再说了。”
      “过几日皇上寿宴,玺国来的是林尽染和林尽安。”千陌看向坐立难安的穆逸辰,“你应该知道,林尽安是来联姻的。”
      穆逸辰的心中翻涌不停,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是何感受。他安静的望向无忧阁的方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作者有话要说:  啊走过路过 留点笔墨 嘻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