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第 16 章 ...

  •   第十六章
      
      弋未央几乎将北苑翻了个遍,除了本就在北苑修行的弟子,根本未见穆逸辰的半点影子。就在她下一秒就要把北苑假山凿个洞的时候,一个一身劲装的人落在她的身旁:“弋二小姐,我家公子让我转告您,‘山高路远,后会有期’。”说完,那男子足尖轻点走了,留弋未央自己瞠目结舌。
      半晌,整个玉衡山都听见了弋未央的声音:“穆!逸!辰!”
      而穆逸辰此时则站在世亭旁边,抚扇轻笑。
      “逸辰,你若是做了决定,便别再招惹未央了。”世亭十分郑重地看了一眼穆逸辰。
      穆逸辰脸上的笑容瞬间凝滞了:“现在的我如何能自己做决定...”他摇了摇扇子,稚嫩的脸上浮现出不同于年龄的深沉:“我定会护着她便是了...”
      “逸辰,你下山之后,时刻要记住,为天地...”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除此之外...”他顿了顿,接着道:“杀妻求将,被利锁,为名缰,弃彼我取,和其光,同其尘。”
      世亭长叹一声,刚要再说话,穆逸辰便接着说:“我就是我,不管怎么变,时过境迁,时移世易,我依然是我。”
      世亭看着这个刚及他肩的少年,眼中满是敬佩与向往,自己当年就是没有他的坚定,才落得如今苟且在玉衡山,再没有下山入世的魄力。世人多赞江湖之远玉衡山,其中真正的缘由,只有自己知道。
      “我会让他明白,我与他不一样。”穆逸辰的眼中划过清冷,旋即抬头:“告辞。”话落,足尖轻点,飞身而出。
      弋未央在北苑寻找无果,一气之下,招呼都没和世亭打,直接下山了。世亭感觉到二人前后下山后,抬头看了看天,没再说话。
      
      月余后,弋未央又离开了弋府,只身前往南雪岭,南雪岭在北戎北部,积雪四季不融。她如今前来,是听闻南雪岭有雪灵狐出没。雪灵狐三十年一遇,是灵宠,极通人情,但南雪岭气候恶劣复杂,让许多人望而却步。
      弋未央出了鎏国便直奔南雪岭,一路上靠着各个酒馆茶馆的说书与小道消息,找到了南雪岭所在。
      南雪岭被积雪覆盖,地势起伏落差极大,稍不留神便会掉入雪坑中,毫无生还可能。
      弋未央小心观察着四周的地势走向,每走一步都甚是小心。
      “走了半天了,还未遇见雪灵狐,哪东西究竟藏在哪里了?”弋未央摸摸额头浸出的汗。
      她没放弃,继续寻找,四处查看。就在她一步自以为迈到岩石上的时候,忽然身子一轻,径直掉下去了。
      弋未央掉到洞低后,凝神环顾四周,这一处不同于外面的干冷冰天雪地,而是温暖干燥的天然洞穴。她站起身,四下打量着。忽然一处传来细碎的声响,弋未央屏住气息,放缓脚步,向那处发声的地方走去。
      只见一只雪白的东西窜了出来,弋未央一看,心情顿时大好,“踏破铁鞋无觅处!”她轻呵一声,足下发力,直冲着那雪灵狐奔去。
      那雪灵狐见她跟上自己,吱吱叫了两声,撒腿跑去。一人一狐就在这洞里四下奔走。终于,那雪灵狐跑到了一处尽头,停在墙壁面前,似乎在寻找别处的通道。弋未央见状,笑了:“跟我走你就这么不情愿吗?”
      那雪灵狐叫了一声,甩了一下小小的耳朵。
      “不愿意你也跑不掉掉了。”说着,弋未央上前要抓住那雪灵狐,就在马上要碰到那雪灵狐的时候,那雪灵狐身后的墙壁突然转了一面,连带着他,摔了进去。
      弋未央“哎呦”了一声,拍拍屁股,站起身,抬头望向前方,一片雾气腾腾,可见是一处温泉,她再一仔细看,温泉中有一个人,那个人长了一张她不会忘记的脸。她瞬间明白了,都是圈套与陷阱。
      “穆逸辰!”弋未央恨恨开口:“你把我引到这里来,所为何事?”
      “我可没有,你可别乱说。”穆逸辰在温泉中轻笑出了声。
      “你!”说完弋未央就冲上去掌风凌厉。
      “小未央,你确定要来与我共浴?”穆逸辰迎上她的掌风,须臾化解,拽着她的手腕让她直直栽入了温泉之中。
      “你...”弋未央听闻他的话,下一秒便落入温泉中,脸瞬间红透了:“你...好不知羞...”说话声音中带上了一丝颤抖。
      “放心,你看你一副未长成的样子,我对你没兴趣。”说完,穆逸辰抓过池边的衣物,衣袂飘动,凌水而起。
      “你...”弋未央瞬间拍水而出,一掌拍向穆逸辰。
      穆逸辰在空中转了个弯,躲开了弋未央的招数,嘴里还念念有词:“师兄怎会教出你这样的徒弟...”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弋未央手上发力,只堪堪抓住了衣角,随着穆逸辰的动作,撕拉下了一块荼白色的布料。
      穆逸辰笑了:“你就是这么对待你师叔的?”话落,穆逸辰足尖落到了地上,一个响指,那雪灵狐又跑了进来,他抱起雪灵狐,在石壁上轻拍了两下,人影消失不见。
      弋未央落在原地,看着穆逸辰离开的方向,骂了一句,随即内里周游全身,烘干自己的衣服,顺着刚刚穆逸辰消失的地方仔细寻找机关。
      小半柱香后,弋未央终于弄明白这个机关的弯弯绕绕,打开了石壁,却见穆逸辰正坐在其中,优雅地吃着饭。
      “你这个到会享受,冰天雪地,还能有如此菜式。”弋未央看着吃饭的穆逸辰发声。
      “你若是在这北戎住上年八,你也会有这么个地方让你吃饭的。”穆逸辰吃完嘴中的饭说到。
      “你为何住在北戎?”弋未央没在意他的抨击,抓了重点来问。
      “呵,”穆逸辰冷笑了一声:“身不由己罢了。”说完,抬头看着弋未央,语气又软了下来:“一起吃吗?”
      “吃!不吃白不吃!”弋未央走上前坐了下来,穆逸辰低笑了一下:“安歌,去添双筷子来。”
      只见一身劲装的人闪身而出,递了双筷子,便又消失了。
      弋未央抬眼皮说了句:“他叫安歌。”
      穆逸辰没说话,把筷子递给她,自己接着吃起来。
      弋未央很想问问他为何会住在北戎,还是这地洞里。但见穆逸辰没有开口说话的意向,便不再问,专心吃饭。
      吃饱后,弋未央摸摸肚皮:“穆逸辰,那只雪灵狐是你的吗?”
      “正是。”穆逸辰一脸笑意。
      “...”再一次被他捷足先登,弋未央心中有无数怒火,但想到刚刚自己吃了他的饭,又不那么好意思发火,登时小脸憋得通红。
      “你若是实在喜欢,我可以送给你。”穆逸辰见她想说又不说的样子,心情十分好。
      “不用!大不了三十年后,我再找便是了。”说完,起身便要走。
      穆逸辰拉住了她的胳膊:“你知道怎么走,就要走?”
      “那你知道我怎么开石壁,就要走?”弋未央狠狠挖了他一眼。
      穆逸辰又笑出了声:“那好,你便自己走吧。”说完放开了弋未央的袖子,一甩袖子,坐在了石凳上。
      “自己走便自己走,怕了你不成。”说完弋未央拍拍自己的胳膊,“山高路远,后会无期!”
      穆逸辰看着她的背影,笑意蔓延了全身。
      两个时辰后。兜兜转转的弋未央又回到最初离开的地方,她看见穆逸辰还坐在自己离开的地方,心中十分气恼,不由得上前拽起穆逸辰:“走,带路!”
      “你自己说后会无期,为何又回来,还有求于我。”
      “你就说你帮不帮吧。”穆逸辰此时都听见了弋未央的磨牙声。
      “那就走吧,反正我也要离开了。”说着,打开了弋未央拽着自己的手,走了。弋未央盯着自己被打开的手,接着便追上去,跟在穆逸辰身后。
      走了约一个时辰,弋未央终于上了地面:“穆逸辰,你是把南雪岭地下都凿空了吗?”
      “差不多吧。”穆逸辰说话模棱两可,“你接下来去哪?”
      “要你管?”弋未央白了他一眼,“我先回趟家里再说。”
      “要我管你还说出口?”穆逸辰笑了。
      弋未央瞬时大窘,足尖轻点,瞬时不见踪影。
      穆逸辰见状,对着身后的一处开口:“林尽染,你又跟着我作甚?”
      “本王不过是好奇能让忘尘散人再入红尘的人罢了。”接着,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出现了。
      “从我离开师父你便一路跟着我,我去哪你跟到哪,难道你在玺国无事可做了?”穆逸辰露出了假笑。
      “你看你对着那个小丫头片子就是真笑,为何对我就充斥着假笑?”林尽染足尖轻落,站在穆逸辰的旁边,顺势用肩膀怼了怼他的肩膀。
      “她自是与你不同。”说着,露出一抹温柔的笑容,而后大步向前。
      弋未央走后,又回到了离开的地方,鬼鬼祟祟,看穆逸辰接着要做什么。听闻这句话,弋未央瞬间觉得心中莫名暖洋洋的。
      林尽染耸耸肩:“那我倒是好奇了。”说着连忙跟上穆逸辰的脚步。
      穆逸辰向前走着,但头却微微转后,看向弋未央所在的地方,低笑了一声。
      

  • 作者有话要说:  天哪,不论我怎么回忆,大家都要相信,千陌是我的男主角啊!
    另外希望大家可以给我评论评论意见嘛嘻
    加油码字喽
    ┏(^0^)┛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