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第 14 章 ...

  •   第十四章
      
      千阳和柳丞相出了御天殿,二人并肩回到了坛阳宫。刚一进殿,千阳脸上一下子涌现出许多不悦。
      “舅舅,压得好好的西南,怎的突然就被千陌翻了出来。”千阳十分恼怒。
      “阳儿,千陌若没有这点本事,怕是也坐不稳这些年,不过我没想到的是,千陌得知消息如此之快,得知后也是如此迅速禀报皇上,难道不怕惹怒皇上?”柳丞相皱皱眉头。
      “他若想抢风头,那便让他去西南,为何让我去西南?”千阳听到柳丞相一顿话后,仍是生气。
      “这件事当时被我们压着,想要等寿宴过了再向上禀报,没成想,这次灾情来势迅猛,无法再拖。但既然我压下了此事,皇帝就绝对不可能知道。如今他通过千陌得知自己江山有恙,皇帝重面子,那便绝对不可能让千陌再去了。”柳丞相一番解释。
      “我若去了西南,过些日子的皇帝寿宴便参加不了,岂不是让我的好皇兄出尽了风头?”
      柳丞相摇摇头,心下觉得,自己的外甥格局还是太小,但只得接着说:“阳儿不妨这么想,若是在西南立功了,不比在寿宴上好百倍万倍吗?”
      “可我并没有把握安抚西南之乱。”千阳仍是咄咄逼人。
      “舅舅会给你安排人手的,不过不是现在,皇帝在暗中也会派人,所以此次西南之行,你言语行为务必谨慎,万万不可出差池。”
      “知道了。”千阳及其不耐烦。
      “你不去皇后宫中?”柳丞相心里也十分不耐烦了,小家子气,拿什么资本和千陌争?但语气并未表露出来。
      “舅舅你自己去吧,我稍晚再去母后哪里。”千陌摆摆衣袍。
      “好,那你在西南万事小心,我派去的人手到时候会与你联系。”说完柳丞相甩袖子走了。
      
      此时沁观轩内,弋未央脸上依旧笑嘻嘻地说:“七年了?这么久吗?”
      “小未央,你的记性可真不好呢。”穆逸辰扇了扇扇子,又“啪”地一声合上了。
      弋未央心中传来钝钝的痛,但还是强装笑意:“我还记得岳苓草,红背白环蛇,雪灵狐,不知你可还记得。”
      “那我自是...”穆逸辰话还未说完,便被打断
      “穆公子,还请您先为我家殿下把脉。”君宇出声了。
      “君宇啊,那么凶干什么,我见到故人,心中难免高兴,小叙几下,你管我?”穆逸辰笑着说,边说边走到千陌床边,伸手把脉。
      就在把上脉的瞬间,穆逸辰满脸的嬉笑被严肃代替了。
      “君轩,何时把天山雪莲给他吃的。”穆逸辰一脸严肃。
      “在我把完脉后,便把天山雪莲喂给了殿下,约一炷香的时间。”
      穆逸辰点了点头。那天山雪莲是他亲自上天山摘的,混合了凤尾草,野天麻等无数名贵药材,经三年方才炼制好的药丸,可解百毒。寻常情况下一盏茶的功夫毒就会祛除。但是如今...穆逸辰不由得皱了皱眉。
      穆逸辰沉默了一会,谁也不知道他脑海里千回百转想了些什么。
      弋未央此时捕捉到了穆逸辰的微表情,但此时她心里乱糟糟,脑子也昏沉沉。她甩了甩头,出了沁观轩,站在了廊下,踢了踢路边的石子,看了看周围,闻到了一股花香,一看是灌木开花了。
      她凑到花附近,想借助花香来掩饰自己的慌乱。
      闻了一小会,弋未央却觉得不对劲,脑子越发昏沉,头也有些眩晕,慌乱中她挣扎起身,但还是无力坐到地上,君安看了忙闪身出现扶住了她,而穆逸辰从沁观轩出来便看到弋未央跌坐在地上,连忙上前推开君安,把住她的手腕。
      弋未央却是使劲反抗,不让穆逸辰抓住她的手腕,但昏沉间,穆逸辰还是控制住了她,紧接着,从怀中掏出瓷瓶,倒出一粒药丸,塞进了弋未央嘴里,而后抱起弋未央,问君安:“她住哪?”
      君安指了指面前的无忧阁:“这边就是。”
      话音刚落,穆逸辰便把弋未央抱进了无忧阁。
      一盏茶的功夫,弋未央悠悠转醒。
      “小姐,您可算醒了!”弋未央一睁眼便看见流暖流染。
      “我这是怎么了?”弋未央抬抬胳膊,胳膊仿佛有千斤重。
      “穆公子说您中毒了,但中毒尚浅,给您服用了天山雪莲,说一盏茶的功夫就好,果然如此。”流暖喜上眉梢地说。
      “那千陌呢?”弋未央又问。
      “太子殿下还未醒,听君宇说是中毒颇深。”流染说。
      “外面为何又吵吵闹闹啊?”弋未央揉了揉眉心。
      “孙总管禀明了皇上皇后,现在后宫的人基本都在东宫聚齐了。”流染接着说说。
      听罢,弋未央就要翻身下床。
      “小姐,您还是歇着吧,刚刚君宇来过了,说穆公子的意思是,若您转醒不必直接出去,让奴婢出去禀报一声,穆公子进来便是,不然您出去,就得应付后宫众人。”流暖扶住了要下床的弋未央。
      弋未央听了脸色一凝,心道:“既然皇上都知道此事,那穆逸辰不躲反而大摇大摆出现,难道是...想进宫?”
      弋未央眼神暗了暗:“既是如此,流暖,流染,去请穆公子进来吧。”
      不久,门口珠帘攒动,穆逸辰进屋了。
      “小未央这么快醒了,得益于我啊,你要怎么感谢我啊?”穆逸辰笑嘻嘻地说。
      弋未央想过无数次二人单独相见的场景,唯独没想到是穆逸辰又一次救了自己。她看着穆逸辰的脸,思绪有些翩跹。
      “小未央,想什么呢,真的是,我这么一个大善人,既往不咎,还对你出手相救,你却连杯茶都不肯给我喝。”
      “要喝就自己倒,我可没有多余的力气伺候你。”弋未央心下有些乱,她没想到穆逸辰依旧可以如原来那般待她。
      “你看你,许久未见,我甚是想你,你呢?”穆逸辰摇了摇手中的扇子。
      弋未央整理了自己的心情,可不能让他再牵着自己的鼻子走。于是装出一副柔弱的样子:“穆公子,您救过我三次性命,如此大恩,不若,小女子以身相许,以报公子救命之恩。”
      “呦,你夫君躺在病床上,你就这么要跟别的男人走,你夫君醒来会难过的。”穆逸辰嘴角抽了抽。
      弋未央说完挽起袖子,露出右前臂,白皙的皮肤上,有一点殷红守宫砂。
      这回轮到穆逸辰心乱了。他没想到,二人大婚半月有余,竟还不曾同房。他可是深深记得,当日听闻圣苍节拔头筹是弋未央之后,千陌便与自己在风轻馆天字一号房内大醉一场,虽千陌未曾明说,但是他清楚地感知到了千陌的意思。
      见穆逸辰许久不开口,弋未央又小声说:“穆公子,可是同意了?”
      “大恩不言谢,你我性情相投,不如...我们结拜吧。”穆逸辰思索了一下。
      “啊?”弋未央万万没想到,穆逸辰是这样的答话。
      “若是你不愿那便算了...算了,你好好休息吧,我明日再来看你,另外,你与千陌中的是同种毒。”说完,穆逸辰不容弋未央回答,只留给她一个背影。
      
      东宫内如今甚是热闹,前朝后宫的众人基本都来了,乌泱一大片,坐在东宫的主殿,最上首便是皇帝。
      穆逸辰出了无忧阁便直接前往主殿。
      他径直进殿,只微微点头,不曾行跪拜之礼。周围人内心都暗暗吃惊,但脸上也不曾表露半分。
      “太子与太子妃如何了?”皇帝倒也是没追究。
      “不如何,中了同样的毒,怕是有人专门要对付他们。”穆逸辰边说着,便环顾殿内四周,“我现在只能用天山雪莲吊着二人的气,若是解毒,怕是还得需些时日。”
      皇帝的眼睛轻轻眯了一下:“天山雪莲都不能救好?”
      “正是,所以,皇上可要小心了,幕后之人,图谋的可不只是太子与太子妃啊。”穆逸辰看见皇帝的微表情,决定添一把火。
      皇帝眉头微不可微皱了一下,旋即说:“穆公子,朕封你为正三品太医,留在宫里,好好治疗太子太子妃。”
      “是。”穆逸辰点点头。
      “九皇子在哪?”老皇帝突然问。
      “回皇上的话,臣妾也不知,九皇子生性顽劣,前些日子说是外出游历,招呼都没打,便走了。”德妃一直盯着穆逸辰,忽然听闻皇帝问话,急忙强稳住心神开口。
      “算了,就算他在也不能处事,”老皇帝思索了半天,“吩咐下去。禁卫军张统领,即日起加强宫内防守,大理寺立案,彻查此事。”
      穆逸辰眼中一闪而过不屑,但也点点头。
      “今日便散了吧,还需穆公子多费心了。”皇帝看向穆逸辰。
      “那是自然。”说完,向皇帝颔首,便走了。
      皇帝望向他的背影,眼中一划而过一抹深幽。
      

  • 作者有话要说:  啊,我最近真的越发觉得我的男主好可怜,出场次数还没有配角多,天哪
    可怜的千陌
    最近终于没有什么电钻声,空调外机声了
    开心
    继续码字
    告辞(?ω?)?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