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0、第 10 章 ...

  •   第十章
      
      卯时刚过,便有车队进宫。
      “何人?”宫门侍卫拦下了车队。
      一个坡脚老头从最前方的马车檐上小心翼翼跳下来:“大人,我们是昨日宫中外出采买的车队,手牌在此,大人行行好。”说完从胸前摸出一个令牌。
      那侍卫接过看了令牌,抬头转身对身后的其他人说:“搜。”
      那跛脚老头见默默退到一旁,等着这些人搜完。
      “这是什么?”一个侍卫问。
      “这是枫宁宫要的杏仁核桃粉。”那老头颤颤巍巍走到发声的侍卫面前。
      “这个呢?”又一侍卫发问。
      “这是兹羽宫要的南疆磁石。”那老头缓缓来到侍卫面前。
      “这又是什么?”只见一个侍卫走到车尾,看着被布蒙着的东西。
      还不待那老头开口,便有一女子走近来:“这是太子妃娘娘要求用来布置后宫给皇上贺寿用的东西,你们侍卫手劲大,若是弄坏了,到时太子妃娘娘怪罪下来,你们谁能担待起这个责任?”
      那几个侍卫一听,确实是这个理,便都靠向两侧:“走吧走吧。”
      那老头听了,费劲地爬上马车,对那女子拱了拱手,便进了宫门,把马赶向后宫各司。
      那女子见了,点点头,与那老头分道扬镳了。
      
      弋未央今日起得早,醒后,她自己胡乱洗了把脸,抓来自己的素色中衣,套上,从旁拿起自己的剑,便出门了。
      站在庭院中,她活动活动了手脚,拔出剑,剑若霜雪,她试着挽了两下剑,活动了一下脖颈,便开始舞剑。
      霎那间凌波微步,花飞蝶舞。她周身轻盈,剑气犹如被她赋予了生命,在她身边游走,肆意犹如飘忽浮云,须臾飘渺,变化万千。她衣袂乍飘,衣带欲动,脚步翩跹,似飞燕游龙,袅袅婷婷。忽然间,弋未央点剑而起,骤如闪电,疾走如飞,剑气隐隐有翻云覆雨,气吞山河之势,气贯如虹,势如破竹,指点江山,挥斥方遒。
      千陌早就闻声而来,见她足不沾尘,惊鸿艳影,心中满是惊艳与欢喜。
      弋未央见到千陌在不远处,心中有些尴尬,脚步微滞,为了掩饰错乱的脚步,继而弋未央用了一个完美的转身,抄起石桌上的剑鞘,收剑,一气呵成。
      千陌忙从远处走来,拍着手:“阿央的舞剑甚是灵动,以后日日为我舞剑如何?”
      弋未央没理他,抓着剑就往室内走。
      千陌足下发力,追到弋未央身侧,“阿央今日怎的不理我了,昨日不还是想我的紧,去偷瞧我了...”
      弋未央实在忍不住了,打断他的话“你有完没完了,我还有正事要做,你别来烦我了。”
      “你若有事做,不如先用早膳。阿央你起得早定是没吃早饭,正好我叫人备了早膳,不如用过后再做事也不迟。” 千陌朝她笑笑,转而转身喊了一声:“君安,早膳布上来!”不由弋未央反驳,接着拉着弋未央的胳膊坐在桌前。
      弋未央听他一口一个“阿央”,听的自己鸡皮疙瘩四起,她抖抖肩膀,坐的离千陌稍微远了点“我不吃早饭的。”
      “阿央,怎能不吃早膳,这样对身体不好的。你看,你若是不吃早膳,以后日日舞剑会头晕的,我怎舍得你难受?”千陌毫不在意弋未央的小动作。
      “???” 弋未央实在不知今日千陌到底怎么了,她心底暗恨自己,昨日就不该好奇去沁观轩,不然怎会给自己惹上如此麻烦。
      “阿央,你不说话,便是默认了。”千陌脸凑到弋未央脸正前方,“默认要给我日日舞剑!”
      “啊?我..我何时说过...我..我答应你吃早饭便是。”弋未央见千陌脸在自己正前方,脸颊一红,磕磕绊绊说出这句话后,扭头不看千陌。
      千陌换了个方向又凑向弋未央:“阿央当真的答应我了?”
      “吃早饭!” 弋未央咬牙切齿说出三个字。
      “好好好,用早膳。” 千陌笑着转向外面“君安!早膳还没好吗?”
      “殿下,早膳备好了。”君安说着,身后领着一群内监进屋。
      待内监布好早膳,所有人都退去,留千陌弋未央二人在屋内。
      “阿央,你爱吃什么,日后我让内监做给你吃。” 千陌夹了一块芹心放到弋未央碗里。
      “不必了,我吃什么都可以。” 弋未央淡淡地说,之后把千陌给她夹的芹心夹出来,放到桌面上。
      不过还没等放到桌面上,千陌的碗就出现了,那块芹心便直直地掉进了千陌的碗里。
      “谢谢阿央给我夹菜!”千陌语调洋溢。
      “...” 弋未央决定不理他。
      一顿早饭吃的弋未央甚是糟心,想到千陌,弋未央头就大,她现在本就忙的焦头烂额,天天为皇帝寿宴的事,事无巨细的操心,结果现在还要分心神对付千陌,想到此,弋未央叹了口气,摇摇头,放下碗筷,起身对千陌说:“我吃完了,我还有事先走了,你随意。”
      千陌眼疾手快抓住了她的胳膊:“你去忙什么,带上我呗。”
      弋未央挣脱无果,只得说:“你做你的事去吧,我真的有事要忙。”
      “我不忙的,再说了万一我去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千陌依旧拽着弋未央不松手。
      “千陌!你...你不用早朝的吗?” 弋未央皱起眉头。
      “今日我休沐,你别管那么多了,快走吧,你今天是不是要去钟鼓司,走吧,走吧,一起去吧。” 说完不等弋未央搭话,便拉着她走了。
      “哎?”弋未央被千陌拽着,只得跟上他的脚步。
      
      皇后的重华宫中,一个女子跪在下首位:“娘娘,您让奴婢做的事,奴婢做好了,是以太子妃娘娘的名义拦下的。”她努力的低头,不敢看皇后。
      “嗯,你倒是机警。”皇后赞许的点头。
      “那...那皇后娘娘能否...能否按照所说的,放...放了奴婢的家人。”那女子跪在地上颤颤巍巍地说。
      “本宫向来是说话算话,金嬷嬷。”皇后的眼神传达给了金嬷嬷,金嬷嬷心领神会,对身后的太监使了个眼色,那太监跛着脚,悄声走到那女子身后,手起手落,那女子便倒在了地上。
      “拖出去解决了,别脏了娘娘的地。”金嬷嬷嫌恶地对那太监说。
      “是。”那太监回答。
      “慢着,郝公公,运到宫外再行处置。毕竟今日还是有不少人见过她,倘若贸然死在宫里,被人察觉可会坏了大事。”金嬷嬷想了想叫住了郝公公。
      郝公公看向皇后方向,见皇后点了头,郝公公沉声应了。
      
      千陌拉扯着弋未央往钟鼓司走,不论弋未央怎么使劲也未能挣脱千陌的手掌。索性一路上宫人不多,未被旁人看了去。
      到了钟鼓司门口,千陌止住脚步说:“阿央,我们到了。”
      弋未央终于挣脱了他的手臂:“你手劲可真大。”
      “我还有好多事情是你不知道的呢。”千陌戏谑地看向她。
      “...”弋未央无语,径直进了钟鼓司。
      千陌望着他的背影,笑着摇摇头。
      二人一前一后进了钟鼓司,有宫人通报:“太子殿下,太子妃娘娘驾到。”
      千陌手一挥:“都起来吧。”
      “是。”众人都起身,待太子殿下和太子妃娘娘发话。
      千陌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把话语权让给了弋未央,但宫人却觉得太子妃好生厉害,进宫没些时日,便让曾经桀骜不驯的太子殿下如此以礼相待,当真是不容易,日后万不可得罪了。
      弋未央却没想到这些个弯弯绕子,开口道:“皇上六十大寿想必你们早有耳闻,可否有排新的戏本子以及乐曲?”
      “回太子妃娘娘的话,前些日子奴才们排练出了几个新的戏本子,如今已是练的十分娴熟,就只等着殿下与娘娘前来检验了。”开口说话的是钟鼓司李总管。
      “既然如此,那不必废话,快点呈出来吧。”千陌急声道。
      “是,太子殿下。”那李总管又躬了躬身,继而转身向身后的人发声:“快去准备着,太子殿下与太子妃娘娘要过目。”
      “是。”下面的人纷纷应和。
      
      司苑局此时正在布置采买进来的花草绿植。
      “这个是给皇上御天殿摆设的,哎呦,小心点,别磕到了,这个是御花园要新引进的,看仔细了,别弄坏了,这个是宁寿宫要的...”一个太监在园中呼来喝去。
      “温公公,那这个呢?”只见一个小太监指着几株及腰高的正靠在廊边的灌木。
      “这个,”温公公不耐烦地看了一眼,“这个是东宫的,昨日东宫的灌木被猫弄坏了几株,一会你们随我去修缮一下。”
      “是。”几名小太监应下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忽然间,点击量便超过了一百,有些激动,我会老实码字的
    加油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