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8、迢迢不断如春水 ...

  •   白济写了方子,罗家在杭城就有生药铺子,一时抓了来,在银吊子里熬上。
      罗慕之看着那一碗早已冷掉老鸭汤,问道:“这道汤是府中常用的,怎么会......”
      白济道:“这碗汤里放的肉豆蔻,比平常煮汤多出两倍的量,这还不打紧,里面又加了人参,公子可知道人参有提升药力的功效么?”罗慕之茫然,白济低声道,“宫人赐死时,为了减轻其痛楚,犯人往往会买通汤药女官,在死药中加入人参,这样,喝下去就可速速了结,免得受肠翻胃绞之苦。”白济一边说,一边想起宫里的韦贵妃,去年就是用这个法子弄掉了一位贵人的孩子。
      罗慕之还真没听说过,皱眉道:“不是听说朝廷的赐的死药,都是鹤顶红吗?”
      白济摇头道:“那是皇族重臣才有的荣幸哩!鹤顶红提取不易,哪有那么多来做死药?当初因为在丙辰之乱中没照顾好长宁公主,致使公主夭折的宫廷内官何良,赐死的时候,就是喝的加了人参的□□。”
      
      白济一走,罗慕之转身回到正屋,坐在白酸枝细刻墨色蟒纹椅上,青色的瞳仁里闪出灼灼的恨意,咬牙道:“把云秋蘅给我带过来。”
      叶绮一昏倒,罗慕之早吩咐闰徵,找几个心腹小厮,盯紧洗心居的下人,罗慕之一声令下,早有两个粗壮仆妇将五花大绑的云秋蘅拖进来。
      “说!说出慕后主使之人,我还可以放你一条活路!”罗慕之眉心里隐隐透出凛凛寒光。
      云秋蘅泰然自若,丝毫没有惧色,她不屑地笑道:“三爷不问,奴婢也自会招认,这事儿是二夫人叫我干的,这样的老鸭汤三爷不是喝了一日两日了,秋闱之前三爷忽然病倒,就是这个汤的功劳!”
      
      “什么?”罗慕之紧握双拳,狠狠凿在身旁的鸡翅木镂花小几上,琢言过来劝道:“三爷,仔细手疼!”
      罗老爷有三个儿子,长子罗羡之早逝,只留下一个女儿罗晴,罗家只有次子罗应之和姚氏生了一个儿子,姚氏早就觉得这个小叔子碍眼了,若没有罗慕之,罗老爷身后的大半财产都会是罗应之这一房的。裴氏怕她愚蠢鲁莽,若留下什么把柄,反而会连累罗应之父子,时常提点着,姚氏才没捣腾出大事。可是事有凑巧,姚氏不知从哪里听来这个肉豆蔻的方子,可以杀人于无形,于是重金买通洗心居厨房的云秋蘅,欲置罗慕之于死地。
      
      云秋蘅行事谨慎,只敢将肉豆蔻一点点加入老鸭汤里,去年罗慕之因病误了秋闱之后,她也怕东窗事发,好一阵子没敢下手。直到罗慕之娶了亲,她才故伎重施,却没想到三爷病了之后,大半时候都吃叶绮做的菜,云秋蘅倒没机会下手了,这肉豆蔻的毒性只有积聚到一定程度才会发作,她只好假作忠于职守,仍旧日日做了汤菜在那里,只盼罗慕之能吃一点是一点。也是合该她有事,谁能想到叶绮为了汤品更滋补,在老鸭汤里添了人参,一下子被毒倒了,罗慕之关心叶绮,更胜关心自己,只怕有人会对叶绮不利,守住人守住饭菜,非要查个水落石出不可。
      一缕冷森森的微笑凝在罗慕之唇角,抬眸望着窗外的干枝梅,虬劲的枯枝上擎着半放的香苞素质,迎着冽风,绽开娇媚如暄的花颜。
      
      瑞萱堂耳房内室之中,下人仆妇一应被屏退,气息凝重如僵,沉香木嵌冻石绘百寿如意的插屏上,疏疏几枝长春蕊仿佛被冻在了上面。
      裴氏捶床怒道:“这就是你干的好事!连累我在老三跟前失尽了颜面!”
      姚氏鼻涕眼泪糊了满脸,哀求道:“是媳妇无能,累及母亲,可也是运气不好,还求母亲看在昙姐儿和昌哥儿的份上,救救媳妇!”
      裴氏冷笑道:“是你偷鸡不成蚀把米,我还怎么救你?如今他一定怀疑我与你同谋了!”
      姚氏扑到裴氏脚边大哭道:“不管怎么说,下毒的人是云秋蘅,不是媳妇,要治罪也该先治她的罪!”
      
      裴氏对这个蠢得不可救药的媳妇真是无语了!她没有耐心跟她解释什么“落剑惟戎首,游丝系胁从”,生了一副愚蠢的脑子,还想玩阴谋诡计,真是作死!
      姚氏见婆婆无动于衷,惧意更重,无奈之下抓住两个孩子当救命稻草,哭喊起昙姐儿和晟哥儿来,“你娘要被人治死了!”
      裴氏心中发烦,一边恨不得把这个蠢女人砸碎碾烂,另一边又可怜起自己的孙子来,她聪明一世,却不得不替这个蠢得要死的儿媳妇收拾残局,裴氏强压下心头怒火,道:“这样吧,云秋蘅那里的事,我来给你善后,你暂且去流花庄住下,没了人证,我想罗慕之总不能再逼迫于你。等老爷和应之回来,我会尽力保住你嫡妻的名份。”
      
      这是什么意思?送她去庄子上?姚氏愣住了,她想要婆婆帮她,是想要在罗府继续住下去,不就这么点事儿吗?裴氏是母亲,那罗慕之还敢忤逆不成?有裴氏出面,大不了她在罗慕之面前赔个不是就完了,没想到裴氏却要送她去庄子上,这算什么?姚氏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落了下来,哭天抹泪道:“母亲这是要害死我啊!应之早就有外室,外室还有孩子,我去了庄子上,他还能要我吗?我就一辈子也见不着昙姐儿和晟哥儿了!这不是要跟罗绢的亲娘落得一样的下场吗?”
      
      她蓦得提起罗绢的娘,无异于往裴氏刚刚才压下去的火苗上浇了一桶热油,裴氏使出全力扇了她一巴掌,恶狠狠地斥道:“我要害死你?好啊,那我不管了!我现在就把你送到洗心居去,听凭罗慕之发落,那个混世魔王,我不知道他?你这一回把他惹急了,他才不怕什么家门脸面呢,把你和云秋蘅一绑,送到官府去,我看你还有没有命回来!”
      姚氏求了半日无果,这时也恼恨起婆婆来,冲口顶撞道:“送就送,杀人不过头点地,不过下了点儿毒,他和叶绮又没死,我就不信官府能判我死罪不成!”
      
      裴氏急怒攻心,抓起手边一只硬物,也不辨是什么东西,“呛啷啷”就冲着姚氏砸过去,那东西擦着姚氏的额角甩到一只青花海水琉璃花樽上,几百两银子的花樽顿时被撞了个大窟窿,供花的清水泼银泻玉地流出来,“你这个蠢娘们儿,你这辈子不蠢死真是老天无眼!罗慕之有银子!罗慕之有银子你知不知道!就算你罪不至死,他也可以拿银子给你砸一个死罪出来,就算砸不出死罪,也能砸出一个‘畏罪自尽’或‘病死狱中’,你懂吗?”
      姚氏懂了,在她用愚蠢无极限的言行把一向端庄娴雅的婆婆惹得大吼大叫屡暴粗口之后,她终于懂了。她被人抓住了把柄,而这个人恰好又是个能使鬼推磨的,那么罗慕之当然也不介意用银子,让鬼来推她一把,推下无边地狱。
      
      月亮升起来了,虽然是饱满的上弦月,却白得惨淡,印在淡青灰的天上,像纸片泅了水,于是月亮中央就被染上了几块不规则的稍稍浓于天色的青灰。
      螺髻轻斜,簪环微松,叶绮身上盖着一幅淡妃如意纹的薄被,乌油油的青丝拖在绣枕上,屋里飘浮着浓烈的药气,银吊子里正咕嘟咕嘟煎着汤药。叶绮迷蒙的睁开眼睛,朦胧中只看到帐子上绘着的波谲云诡的祥云阳纹,罗慕之一条胳膊搂着她细弱的肩头,以手支颐,斜斜地倚着榻上的云头打盹儿。
      感觉到叶绮的微动,罗慕之醒过来,笑容纯净温和如春日初阳,“你醒了?”
      叶绮双眼涩然发痛,问道:“我这是怎么了?”
      罗慕之替她抚抚耳边碎发,柔声道:“你睡了一天一夜了,虽然白大夫说你不会有事,可你没醒,我总是不放心!”
      
      “一天一夜?”叶绮目光所及,见绿纱窗外果然透进来第一缕熹微的晨光,才慢慢想起昏迷之前的事,问道,“我为什么会晕倒?”
      罗慕之把昨日之事拣要紧的说了,又安慰她道:“姚氏已经送到庄子上去了,云秋蘅还关在柴房里,你不醒过来,我也没精神处置这些事!”
      叶绮见罗慕之衣裳冠带整整齐齐,肩上还披着件紫貂石青刻丝织锦大氅,就问道:“你一夜都没睡吗?就只守着我了?”
      罗慕之笑着点点头。
      
      叶绮眼眶一热,泪水点点斑斑的打在月白梨花素罗寝衣上,罗慕之心疼,用手背给她擦眼泪,道:“好不容易好些了,又要哭!”
      叶绮摸索到枕边有一条烟红色撒花绢子,执起来拭了拭泪,想起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有人揪心揪肺地彻夜守着她,原以为生命于她,是一个永无尽头的寒冬,叶绮苦苦跋涉,无非只是期盼在这冬日里寻找一丝温凉的淡阳,只是想不到,那个给她一捧春光一天璀璨的人,只是一直没有出现而已,他早已在这如诗如画的江南,翘首顾盼了十六年。
      

  • 作者有话要说:  欧阳修《踏莎行》: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
    “落剑惟戎首,游丝系胁从。”出自唐代 许天正 《和陈元光平潮寇》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