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路遇 ...

  •   “一辈好女人,三代好子孙”老人的这个传言,李金凤一直深信不疑。因为自己的儿子张小宝有些地放不太尽如人意,而且还有一种可怕的怪病。这种病将导致没有生育能力。她心里很害怕。这种情况给老人精神和家庭都会造成极大的痛苦。会让他们一家对生活前途丧失信心,干活没有心劲,生活对他们来说就简直就是一种折磨。这种痛苦对金凤的打击胜过生活上任何一种,对她精神上的折磨是很残酷的。不过她从来没有对人说过她儿子有这种病。这绝对要保密,这件事只有她和她男人知道。可是小宝倒是长得很帅。可以说是一个美男子。就凭这一点金凤的心里感到还很欣慰。如果努力的话还可以找到一个好媳妇。所以金凤一边密秘地给儿子看病。她相信自己儿子的病会好的。不管花多少钱她都愿意。一边为他找一个聪明、漂亮、头脑聪明的姑娘来做她的儿媳妇。不管怎样她都要想尽一切办法让她的家有一个好孙子。她认为:子孙不能荣光耀祖是族门的不幸,也是父母的耻辱,她非常看重这些。尤其是一个优秀的儿女、成工的子女、能够给父母脸上增添无限光彩,能够让他们在人前抬得起头,能够让父母感到骄傲光荣和自豪。李金凤心里非常明白这些。世界上最聪明的女人也最懂得这些。金凤就是其中的一个。她很漂亮也很能干在村里威信也很高,可是她给这个家庭生的儿子不但不优秀而且很还有一种怪病,这会让人看出他们家族命运是可怜的,悲惨的,前景令人担忧!那么她的心情能不痛苦吗?金凤被这个包袱压得实在喘不过气来。她在这种致命的精神打击下生活失去了快乐,家庭没有幸福!但金凤没有屈服。她还要继续挣扎挽回败局。因为她是一个漂亮好强能干的女人。她不愿意败在别人的手下,更不愿意让人耻笑。她的纯正的种族需要继续繁衍下去,继续继承过去的光荣。所以这一切都需要给她的不幸的儿子找一个好姑娘,即当地最美最聪明的姑娘做她的儿媳妇,让她给自己生一个好孙子。既然自己在这方面犯了错误所以就必须在儿子身上下功夫。在做这件事的时候做母亲的当然要隐瞒了自己儿子所有缺点。她的小宝生来就长了两个让丈母娘一看就喜欢上的白里透红的脸蛋。他的脸蛋圆圆的,有幼稚天真的色彩。这种色彩在他这种年龄是不该有的。但这会更加吸引姑娘的眼球。他的眼睛大大的但眸子不太灵活显得有些迟钝。高高的鼻梁,厚厚的嘴唇,体魄魁梧。从表面上看去一定会让天真幼稚的姑娘大饱眼福。如果让聪明谨慎眼光敏锐的姑娘看了大概不会喜欢。他的智商不高,在学校里考试如果没有别人帮忙他肯定是中等偏下的学生。有时还说些蠢话。这些话不能用没水平和粗俗来解释。同伴们说它:不中听。而且他还有一个致命的缺点,他对漂亮的女孩子爱得发疯,但不能给女人带来幸福和快乐。时间长了女人就开始讨厌他不再爱他了。金凤对自己儿子这些缺点的发展后果是非常清楚的。但是即便是毁掉别人的一个好姑娘,金凤也要这样做。因为她还想看到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奇迹出现。她相信仁慈的上帝一定会给她们家送来一个优秀的孩子。她一定能够娶一个漂亮的姑娘做她的儿媳妇。但是这一定要努力和付出代价的。半年来,她的确是专门做这件事的。她几乎什么事都不干。假如有一个和她豪不相干的人偶尔谈起什么村有一个好姑娘,她就从头问到脚,第二天准会骑上行车去打听了。不过她做得很秘密,绝不会让人知道。有一回她也因为天热,她是专门去打听,路过柳沟村在一棵桐树下歇了一会。该村是一个小村,住着三四十户人家。这是一条被山水冲刷出来又宽又不太深的沟村。沟底小溪常年流水,两岸阶梯平缓,人们只要在崖上裁出一块地,打几个窑洞就可以住下。所以房子很少。梯田里庄稼郁郁葱葱;快到沟底,绿树成荫。人们都在上面住着,弯弯曲曲的小路愈往下走愈是曲径通幽了。
      “老果,你在家里干什么呀?-------”
      忽然就在金凤头顶高高的土崖上,有一个粗壮的姑娘,两只手捂在嘴上做成喇叭形朝对对方远处喊道:
      “我有事,你来一下吧……”因为沟的东西两边看似很近,但走起来路却很长。所以人们常常用这种方式呼唤同伴。
      过了一会,还不见那边的人出来,这个粗壮的姑娘生气了:
      “你死啦!嗅啦!怎么不吭声?”过了一会从对面院子里走出一个姑娘也朝对面喊道:
      “你才死啦!嗅啦!”
      这边终于应声了:
      “母猪?你喊我有什么事吗?”
      她也朝她喊起来。
      金凤这才看见从对面的小院里走出一个姑娘。她手里端着一个盆子,里面放着一大堆衣服,一边向小溪走去,一边向那粗壮姑娘招手:
      “母猪,对不起!我今天去不了你家啦,你瞧还有这么一大堆衣服,都是爸爸的,我趁早洗了它,下午还要到学校去呢!下次再见吧!谢谢……”
      这一幕简直让金凤惊呆了。远远地看去姑娘身段不用说,漂亮更不用说,就这几句短短的话就让人惊叹不已。她身材苗条,高高的个子,走路的样子非常优美。金凤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到那姑娘面前。她似乎觉得自己的身子并没有动,可是她已经看见她的真面模了:在弯弯地月牙眉下面长长的睫毛覆盖着一双乌黑美丽的杏仁眼,水汪汪的,还带着一股温柔的调皮劲,显得格外精神。这张淘气的脸和优美的胸脯焕发着生命和青春的光辉。她的皮肤细嫩白净光滑得像绸缎一般。鲜红的脸蛋像朝霞一样。眼珠子转动起来炯炯有神。聪明、智慧、善良和美丽都从面目特征上充分地显露出来了。金凤心里十分喜欢。她把这姑娘看了又看笑道:“孩子,这么辛苦!一边上学一边还要侍候老人。你家里再没有别的人了吗?这些活应该让他们去干好让你腾出时间好好学习。你母亲呢?”只见那姑娘说:“这位妈妈,可能你还不知道我家里再没有别的人了。就剩爸爸一个人。他老人家的衣服我不洗谁洗?这是我的任务一定要完成。”说完就朝水边走去。金凤一边把这姑娘看了又看,一边也跟着她后面走。“怎么?家里就剩你爸爸了?妈妈呢?”“妈妈早就去世了。这些年就是爸爸把我拉扯大。爸爸太辛苦了!也太可怜了!他把手里的积蓄都供我上了学。他平时舍不得吃舍不得花钱都是为了我。妈妈,请你想一想我还能为他做些甚么呢?”金凤听了这番话心里更加感动。她更加喜欢这个姑娘了。因为说了会子话,也熟了。金凤说:“姑娘,瞧你这么多衣服让我也帮你洗吧。”那姑娘急忙说:“妈妈,这是我的事。怎么能麻烦你呢?”金凤笑道:“不麻烦。你不是还要上学吗?早点洗完你就可以上学了。功课可不能耽误。”这姑娘也把这位妈妈看了又看。她觉得这位老人不错。她想:如果自己家里有这样一位老人多好呀?因为有老人的帮忙衣服很快就洗完了。姑娘很感谢。她笑嘻嘻地说:“谢谢妈妈的帮忙!再见!”金凤也笑着说:“姑娘,不客气!赶快收拾收拾上学去吧。”从此以后金凤老忘不了这件事。好像她与这个姑娘有缘似的。她很喜欢这个姑娘,后来她真的去打听了。
      因为柳沟村离她们李庄很近,只四五里的路程。只要一问她爸爸叫什么名字她就会明白的。这个村大凡上了年纪的人她没有一个不认识的。她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她就是杨焕章的女儿。过去在公社时代,李金凤也是当地出了名的风流人物。人也长得漂亮,大多数的人都认识她。后来她在村里当了妇女主任。那时杨焕章也是村里的干部。他和她常常到公社开会。焕章又是个爱弄风情的人,他俩又是同路;开完会他总是要等她出来,和她相伴一块儿回家。好像没她做伴心里就不舒服似的。
      “金凤?等等!”他嫌她走得太快从后面追上来。“你怎么不等一等就一个人走了呢?我们两人相伴回家不好吗?你长得这样漂亮我怕坏人缠你,我来保护你!”
      他总是走得离她很近,显得很亲热的样子。
      “各走各的,等什么呀!你又不是不知道路!你别嘴里没说的。我怕过谁呀?谁缠过我?我不要你保护!”
      金凤撒了他一句。那时她并不喜欢他。因为他的名声不好,和他走近了怕别人会说闲话,而且有失自己的身份。可是焕章不管这些,他很喜欢她,总想和她走得近一点,这下就喜皮笑脸地说些不着边的浑话。他说:
      “你不听人常说男女混杂,干活不乏。和你相伴,好象这路都短了许多,时间也过得真快!我真想和你多待一会……真的!”金凤是什么人。她真的不想和他走得太近。
      他的眼睛总是盯着她。仿佛是在欣赏一朵美丽的花儿。金凤有时搭理一下,有时爱理不理的。焕章却不管这些,只管说他的——
      原来,这就是他的女儿,金凤想。
      焕章这个人瘦高瘦高,和金凤的年龄差不多。他头脑灵活,是精明强干的男人。他会做一手熟练的木匠活,常常给人做一些家具之类的东西。他妻子十年前死于癌症。由于家底穷,自己脾气又不好,有些女人都不愿意和他一块儿生活,所以就没有再续。他一直和他的女儿杨果生活在一起。
      他只有这么一个女儿,他非常爱她,一直视为掌上明珠。因为杨果很聪慧,他常常在人前夸她:
      “我的女儿把我都管很严呢!她虽然在学校里读书可是对我过日子也很操心。她说:‘爸爸,你可别乱花钱,你年纪大了,给你攒点钱;现在就挣一个花一个,我看你老了可怎么办呀!我一个女孩子家,比不得人家顶天立地的男人……要是我妈还在的话!’我那女儿说着眼圈就红了,我听了也心酸呀!你们瞧瞧,这么一点小小的年纪就知道操心,真难为她!我这一辈子真离不开我那女儿了。我老了就靠我这个女儿养活------”他说着自己的眼圈儿也红了。
      这些事金凤也是从别人那儿打听到了,她心里十分震撼。心想:焕章这么个人倒生了个好女儿,真难为他。这也许是前世修来的福吧!这些天她开始想他了。金凤真想和焕章见上一面。过去她讨厌他,现在她为了儿子的婚事她不能不喜欢他了。她也不嫌他的名声不好,也不怕别人说闲话了!
      她下定决心,排除万难,一定要让杨果做自己的儿媳妇。不管有多大的困难,不管有多大的风险,她都要得到她。因为她太喜欢杨果了。她觉得杨果十分适合做自己的儿媳妇。另外她觉得她有办法对付焕章,让他决心把女儿嫁给她的儿子小宝做媳妇。她觉得自己有这个把握。她有能力征服他。因为她太了解他了。
      金凤也不是一般女人。当她风华正茂的时候,她的名字就响彻四方,如雷灌耳。在那个特殊时期,她是公社宣传队里的主要演员。她的舞跳得非常棒。直到今天,人们还记得她那英姿飒爽的舞台形像。她今年四十五岁但风韵犹存。粉红的脸蛋春色不减。身材窈窕体格风骚,一双丹凤含情目,两弯柳叶吊梢眉。聪明系在眼神,机智深藏不露。说话悦耳中听,处事计谋多端。在田间干活也是一把好手。那时村里的小伙子如果偶尔遇上金凤,能和她说上几句话,那他就会感到这是莫大的幸福,全身都感到鼓舞。就象省上领导下来视察和你谈话握手时的那种感觉一样。
      金凤决定亲自出马到他家去一趟。焕章又是熟人,也很习惯。自从责任制以后,他们都不再是村里的干部;又都各在各的地里干活,有好几年没有见面了。
      但她为什么不央个煤人而要自己亲自出马呢;这里也有诸多原因。其一,她知道自己的儿子上的县二中,杨果上的是一中,比她儿子高一个档次。其二,杨果的学习成绩在学校里是拔尖的,而她的儿子只不过是个中等生。其三,她的儿子不爱多说话,人又老实。现在人视老实为傻子。他胸无大志没有头脑,不懂生活,对女人没有体贴入微的感情。而且他还有病。她不能让焕章知道自己儿子的情况。她知道这个人很聪明,一旦知道了她儿子在各方面都不如他女儿,一定不会同意这门亲事。另外让媒人去说焕章要是不同意再就没法说了,自己亲自登门可就不同了,他们俩个人可以面对面地谈,她也能摸清焕章的心事,咋来咋对付。她相信自己有办法让焕章死心踏地的同意这门亲事。金凤觉得她有这个能力。今天,她先摸摸他的情况;但决不能让他知道自己的来意。因为在那个时代父母基本上就可以定下儿女的婚事。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