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我们……是不是遇上鬼打墙了?”
      天刚蒙蒙亮,持风就把白梨叫醒打算带着她出村去,持风原本打算早点把白梨送出去,自己再回村来抓鬼的,这女鬼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带着白梨这个文不能文,武不能武的拖油瓶实在不方便,白梨自己也很想赶紧离开这个鬼地方,持风一说走,她就把瞌睡虫全赶跑了,特别积极的爬了起来,迈着那双还在酸疼的双腿紧跟着持风走,怕打搅到持风找路,白梨一路特别的安静,就等着快点出那鬼村子还自己一片自由天。
      只不过白梨平时虽然是个大马虎眼,可是事情只要牵扯到自己身上,她就格外的细心,虽然她一路都很安静的跟着持风,可是眼睛还是有仔细观察周围的,当两个人第三次路过昨天烤过火的木柴堆时,白梨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嘿……”白梨一询问,持风倒是诧异了,他停下脚步扭过头来瞅着白梨说道:“小姑娘原来不傻啊,还知道鬼打墙。”
      呸,你才傻,你自己最傻!听到别人说她傻,白梨在心里不满的大啐了持风一口,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她10几年恐怖片也不是白看的,鬼打墙可是众多恐怖片的常驻宠儿,她怎么可能不知道。
      她别过头,对着烧成灰烬的柴堆努了努嘴:“看到三次了!”
      持风默默的收起指尖的风水盘,他自己是早就发现不对劲了,那女鬼竟然设了个结界把他们两人都困在了清溪村,无论怎么走,都是在村口打转转,他没有直接告诉白梨这事,一来是因为白梨肉骨凡胎,压根帮不上他什么忙,二来这丫头是个老鼠胆,要是告诉她他俩被鬼困住了,这女孩子肯定又要害怕的往他身上挂,他又不是颗大树,可不想带着这么重一个猴子上路,只不过持风也没想到,白梨竟然自己发现了。
      “是啊。”既然白梨已经发现鬼打墙了,持风也懒得再瞒她了:“那鬼设了个结界,把我们困这里面了,不除掉她,我们俩是出不去了。”
      说完,持风竟然踱着步子绕着白梨转起圈来,他走的很慢,一步一步,边走还边认真的观察着她,那眼睛在她身上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扫视,好像要把她盯出个窟窿来,看的白梨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特别的不自在。
      “干嘛啊?”看着持风那审犯人一样的目光,白梨连忙后退了一大步,总觉得持风这么看她没什么好事。
      “没什么。”持风收回贴在她身上的目光随口回道:“就是好奇,那女鬼干嘛费那么大劲设了结界也要把你留在这破村里。”
      “留我?”白梨伸出手指指了指自己鼻子问道:“大哥,我们现在是两个人被她留在这里出不去,怎么成了留我了?”
      “我是谁?”听到白梨的问题,持风特别鄙视她的智商:“我是抓鬼的,她是谁?她是鬼,我就是来收她的,我们两个水火不容,天生对立,你说哪个鬼会傻的费那么大妖力留个捉妖师在自己身边坏自己好事啊?她巴不得我有多远滚多远呢,她知道我在你身边,近不得你身,又不想平白无故放你走,才设了这么个破结界把我们俩困在这里面。”
      听到持风的解释,白梨恍然大悟:“所以,她的目标是我?”
      “嗯。”持风点点头
      “那我怎么办啊?”一想到女鬼目标是自己,白梨那两条大白腿又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昨晚那女鬼阴冷潮湿的手骨在自己脸上摩挲的触感重新爬上心头,冷冰冰,阴森森,她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恶寒,在太阳光照射下全身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脑子里想着那个女鬼,白梨的双手已经不受控制的攀上了持风的胳膊,身体也紧紧的贴近了他。
      “出息。”持风不客气的一把推开白梨,指指天:“大白天,阳光属阳,鬼属阴,除非是特别厉害的鬼魂,否则顶着这么重的阳气现身还是会耗损自身不少阴气,那女鬼昨晚才被我打伤逃跑,哪受得了这大太阳照…”
      “哦,这样啊。”听到女鬼白天不敢现身,白梨一颗心下了肚:“早说嘛。”
      “别开心太早。”持风拉住白梨的手抬步就往清溪村里走,边走边说道:“天会黑的,没了太阳她就敢出来了,她都设了结界困住我们,肯定不会轻易让我们走,只要我们松懈下来,她就会来杀我们个措手不及,敌在暗,我们在明,在她的地盘持久战对我们太吃亏了。”
      “嗯嗯。”听着持风的分析,白梨头点的如捣蒜:“那我们要怎么办?”
      “趁着现在白天那东西不敢出来,翻了这个村子。”
      白梨和持风一左一右的挨家挨户造访了全村的茅草屋,持风说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要想除掉女鬼就要先知道女鬼的来历,女鬼既然常年在村子附近,肯定是村子里的人,把整个村子翻下来,总归能找到点女鬼的线索。
      然而很可惜,两个人认认真真的把几十户人家看了个遍,也没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根本不知道那鬼的来历。
      白梨从纳鞋底的农妇家中走出来,觉得很沮丧,一圈逛下来了,什么发现都没有,那个农妇还是低着头在纳鞋底,口中喃喃念着:“成儿还有七天就回来了,成儿还有七天就回来了…”
      这村里的人应该都是被女鬼杀死的,白梨突然有点点同情这个农妇,那个成儿应该对她来说是很重要的人吧,她在这里苦等着她的成儿回家,却被女鬼无情的杀死了,可能临死之时都没等到她的成儿归来,所以才有那么大的执念,死了之后还在重复呼唤她的成儿。
      白梨同情的看着那个农妇,冷不丁的背上突然挨了一巴掌。
      “啊!”白梨瞬间吓得跳了起来,嘴里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双手伸在半空中胡乱挥舞:“啊……”
      “胆小鬼。”持风一把抓住白梨空中乱挥的手说道:“是我。”
      “你干嘛吓我啊?”听到持风的声音,白梨人是安静了下来,可是怒气也蹭蹭的直往心头上冒,她忍不住大声斥责道:“人吓人吓死人知不知道啊?我心脏病差点被你吓出来……”
      “对不起对不起…”持风连忙道歉,只不过这歉道的特别没诚意,虽然嘴巴上在道歉,可是眼尖的白梨还是看到了他嘴角在抽搐,肩膀也在微微颤抖,使劲儿憋笑憋的。
      “笑吧你,笑死你算了。”白梨愤愤的抽回自己的手
      “哈哈,不笑你,不笑你,哈哈…”持风这个坏心眼,就爱看她一惊一乍的怂包样:“唉,你说你…你说你怎么就那么逗呢,哈哈…拍你一下而已,一蹦三尺高,哈哈哈…没见过胆子那么小的,哈哈哈…”
      持风笑的那叫一个畅快,白梨气呼呼的站在边上一言不发,就等他自己冷静下来。
      “我那边没什么发现…”笑了许久,持风才安静下来觉得自己该干正事了:“你这边有什么发现?”
      “没有。”白梨白了持风一眼回答道
      “嘿,吊死鬼啊!”持风突然说道:“这里的人不都是被女鬼吸干精气死的么,怎么这是个吊死鬼?”
      “嗯?”顺着持风的目光,白梨也回头一望,却呆住了。
      刚刚持风拍她后背吓了她一跳,慌乱中她又是跳脚又是挥手,动作幅度太大竟然碰到了纳鞋底的农妇。
      农妇被她的动作一带,原本一直下垂的头被她打到,竟然昂了起来,迎着阳光,可以清楚看到她上翻的白眼,青紫的脸颊和那吐出来的长长舌头,还有她的脖子间有一道又深又红的勒痕。
      那农妇原本还能说话,如今脑袋被移了位置,她伸长了舌头,喉咙中竟然还能发出嘎嘎的响声,听着着实诡异。
      “为什么她还能说话?”白梨觉得很诧异,一个吊死鬼,舌头都吐出来了,为什么之前她还能发出那么清晰的成儿要回来了。
      持风上前一步,双手捧着农妇的头就开始摆弄起来:“颈骨完全断裂呀,直都直不起来了。”
      持风把她的脑袋往左边推,她的脑袋就往左边倒,往右边推,她就往右边倒,跟个随人摆弄的娃娃一般。
      “你对死者尊重点。”白梨连忙拉了拉持风的衣角,劝他善良:“人都去世了,摆弄人家尸首不好。”
      “哈!”持风冷笑一声,无情的打击起白梨来:“刚刚人家好好的在这里低头纳鞋底,好像是某些人一惊一乍手舞足蹈的把人家脑袋拍飞的吧。”
      “那也是你吓的。”白梨狠狠瞪了他一眼
      “所以,除了知道这里有个吊死鬼之外,还是没啥其他发现…”持风也懒得和她贫嘴,施施然的找了个干净地儿一屁股坐了下来问道:“这村子就这么大点地方了么?”
      “就二十几口人的村子,你还能指望它有多大?”白梨也找了个干净地方打算坐着休息一下,人才刚蹲下,一个念头在白梨脑海中一闪而过,白梨顿住身,瞬间欣喜起来。
      对了,除了这村子,还有个地方他们没去找,东边山上的小木屋,她穿越过来的地方。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