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3、第 23 章 ...

  •   卯时时分,懂事的毛球就从窝里爬起来跳上淼淼床一鼻子把淼淼拱醒了。
      淼淼动作迅速爬了起来,穿衣洗漱,净手做饭,床上还有未散的温度,暖和的很,毛球在床上连滚了好几圈,伸出雪白柔软的爪子按着床上的枕头,伸着小懒腰,最后干脆把小脑袋往枕头上一搁,呼噜噜的睡了过去。
      本来淼淼可以多赖会床的,可是想到李城那儿还有个贪吃馋嘴的食客,淼淼就躺不下去了。他在外奔波好几天,肯定累坏了,虽然淼淼觉得他在外面也不会委屈了那张嘴,可是外面做的东西哪有家里的精致美味,况且之前联络的时候他还说想吃她煮的南瓜粥,为了犒劳一下辛苦劳作的师兄,淼淼才特意起早给他准备好吃的糕点。
      新鲜做好的豌豆酥,云片糕,枣泥饼摆了半张桌,东西放在白瓷碟里凉透了淼淼才拿干净纱巾包起来,放进随身携带的包裹。
      淼淼忙里忙外,白梨却还在床上呼呼大睡,原本白梨就懒惰赖床,平时在家没事干时候都是睡到自然醒,淼淼惯着她,持风不管她,她也压根没把自己当外人,随性自在的很,等她睡醒一睁眼,基本都是午饭时间。
      今天可由不得她再这么舒舒服服的睡下去了,淼淼做完早饭就推开了白梨的房间,白梨的睡姿真是称不上优雅,一点都不像个姑娘家。她就那么大喇喇的呈个大字躺在床上,两条腿还叉的老开,被子一半盖在肚子上,一半全掉在了地上。
      淼淼一边帮她收拾地上的被子,一边开口叫她起床:“小梨,起啦!”
      “呜。”被淼淼强行叫醒的白梨揉着眼睛坐了起来,她的头发乱的像个鸡窝,坐在床上双眼呆滞无神,愣愣的看着一个点,那两片眼皮眨巴了两下眼看着又要再次合上了,淼淼无奈苦笑,坐着都能睡着,是有多困?
      淼淼手上加大了力度推着白梨肩膀,嘴上使出了杀手锏:“起啦,我给你包了菜馄饨,你不起来吃我就拿瓦罐装了带去李城给持风了啊。”
      什么?我的馄饨怎么能给持风吃了去,那个渣男只配吃土!绝对护食主义者白梨听到淼淼的话果然清醒了过来,她腾的蹦下床,套上鞋子,穿上外套,牙都没刷,脸都没洗,直接奔去了厨房,拿起勺子舀起一个大馄饨连热气都没吹直接一整个塞进了嘴里,鼓着腮帮子嚼的起劲。
      看着白梨那狼吞虎咽,恨不得把碗都吞下去的架势,淼淼真是哭笑不得,拿起勺子又往她碗里添了两个大馄饨,还要像哄孩子一样的哄着这个大姑娘:“你慢点吃啊,没人和你抢……”
      白梨风卷残云般的吃掉一碗大馄饨,还连啃了两块豌豆酥,这才心满意足的摸着隆起的小肚肚出去洗漱打扮。因为今天要出门,去的还不是啥干净地儿,俩姑娘都没选择穿长裙,毕竟裙子长了行动起来不方便,淼淼找出了两件黑色短衫,和白梨一人一件,这短衫是之前修行时候师傅给她定做的,之前她还觉得黑色衣服比较耐脏,一件都能穿好久,师傅给她做两套真浪费,现在白梨来了,这两件衣服倒是派了大用场,俩姑娘都穿着黑色的衣服,扎了个高挑的大马尾,一个背上背了把剑,一个腰间别了把笛,手牵着手有说有笑的一起走。
      俩姑娘一起骑着一起马,带着从家里带出来的点心,说说笑笑的来到了李城。知道今天师妹会过来,持风倒是表现良好,早早儿就在街口等着两人了,看到不远处师妹的马匹,他立刻笑脸盈盈的迎了上去,欢呼道:“淼淼,你来啦!”说完,还朝马上的淼淼伸出手。
      白梨看着持风的动作,内心狠狠呸了他一口,献殷勤,塞狗粮。
      谁知道持风一脸喜滋滋,热切的问马背上的淼淼:“带吃的来了么?师妹,师妹!”
      “就知道你惦记这个,给你……”淼淼将装着点心的包裹塞进持风手里,满脸宠溺的微笑
      持风接过包裹就进去招呼其他兄弟品尝师妹做的点心,把淼淼和白梨丢在了后面。
      这下白梨内心呸的更狠了,渣男,自家师妹远道而来,不扶师妹下马热茶点心的款待,满脑子就惦记吃的,得亏淼淼心心念念的想着他,还起早给他做点心,换成自己非一脚踹他脸上,渣男,八戒!
      淼淼下了马,将马牵进马棚安顿好,才回来找白梨,拉着白梨进了李城介绍今天行程。
      这破地方虽然叫城,实际上就是条街道,类似于我们21世纪的商业街区,街道两边摆了好多摊子,什么东西都有,只不过这里的东西都是给死人食用的,所有店铺小摊的装饰清一色都是白布飘飘,这地方是专门搞了来给鬼魂过鬼节的,地方很偏僻,地处北面的山脚旮旯,风景却很好,每年一年一度的鬼节,除妖师们都会早早来这里布置街道,搭建小摊,布置场地,工程还真是挺浩大,难怪累瘫了持风那个渣男。
      最累的搭建工作持风和他朋友全包办了,剩下的活儿其实很简单,晚上鬼门一开鬼魂们才会来人间,跟普通人类一样逛街看歌舞表演,品尝美食,对于持风这种汉子,搬木头搭摊子还是行的,煮菜做饭那就算了,估计他切个菜都能把自己手指剁了,没办法只能招出了家里的大厨淼淼来帮忙。
      白梨跟着淼淼逛着街,好奇的看着摊位上冒着热气的点心问道:“这东西人能吃么?”
      淼淼还没回答,持风吐槽声已经在身后响了起来:“吃吃吃,你满脑子就只剩吃啊,平时在家跟我抢东西吃,今天出来还想跟鬼抢?”
      淼淼和白梨一起回头看他,持风两手一伸,一人一块云片糕塞进了嘴:“别的都给我们分完了,特地给你们一人留了一块,别说哥不疼你们。”
      呸,蹬鼻子上脸自称哥,要脸不要?白梨狠狠瞪了他一眼,没说话,嘴巴里嚼巴着云片糕,香香脆脆,真好吃。
      白梨跟着持风淼淼一路走到街尾,朝左一拐有条林荫小道,这小道上清一色被他们挂上了白布,微风一吹,白布迎风飞舞,林荫小道走到底就是片湖泊,水面上搭建着一座七彩莲花台,一个穿着粉色纱裙的女子踩在莲台上翩翩起舞,那女子纤细高挑,舞姿曼妙,不停在莲台中央转着圈,粉色的纱裙层层叠叠,飞散开来,如同一朵娇艳的粉嫩桃花,白梨瞅着她,啧啧,那舞姿,那身段,跳给鬼魂看真是浪费。
      白梨靠着棵大树看着舞蹈表演,纳闷的问道:“持丑丑啊,你说你们除妖师,收着别人的钱,手上杀着鬼魂和妖怪,你们天天靠杀鬼魂赚钱怎么现在反倒给鬼过节啊?这不多此一举啊?”
      “你懂什么?”持风狠狠白了白梨一眼道:“我们杀的都是不能投胎转世,遗祸人间的厉鬼,而且你以为每次抓鬼我们都能一帆风顺啊,总会遇到点麻烦要求助地下那位,当然要搞好关系了,我们每年给鬼过节,地下那位自然也会记着我们的好,偶尔帮帮我们忙啊。”
      白梨疑惑的问道:“地下那位?搞好关系?”
      “是冥王。”淼淼解释道:“掌管地府的冥王,以前鬼节他还会跟着地府的鬼魂一起来人间看看,最近可能地府公事太多,抽不开身,好几年没见过他来人间了。”
      “冥王!”白梨呐呐的重复了一遍,瞬间脑海蹦出了三个字哈迪斯和那五只永远打不死的小强,想当年那五小强也是她热血追过的动漫啊。
      淼淼跟着持风去准备晚上做菜用的食材了,剩下白梨一个人无聊的在街上乱晃,持风交代给白梨的事情很简单,晚上守好鬼城,送鬼魂回去,确保没留一个鬼魂在人间,很简单的任务,其他忙他都没指望白梨能帮得上,白梨也乐得轻松,一个人晃晃悠悠的晃进了树林。
      最近天气还很热,树林里叶子密集,层层叠叠的树叶遮挡住了阳光,比较凉快,白梨瞅着一棵高大的杨树就走了过去,一屁股坐在树下舒舒服服的乘凉,耳朵边时不时传来几声鸟儿的啼鸣,微风拂过,树叶沙沙作响,人一过午时就容易犯困,何况白梨今天还起了个大早,周遭没人吵她闹她,太阳光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更让人困倦,白梨干脆闭上眼,小憩一会。
      等到白梨呼吸平稳,整个人沉沉睡过去之后那一抹纯白才出现在白梨身边,从鬼刹林消失之后苏言依然是跟着白梨的,只是他一直都在养伤没有出现,在他养伤期间之前那点不愉快也被他自己默默消化了,好不容易才等来的姐姐他又怎么真舍得生她气。
      苏言轻手轻脚的在白梨旁边坐下,看她睡得香甜也没舍得叫醒她,只是安静的瞅着她的睡颜,时不时的给她赶赶蚊虫,夏天的蚊虫格外多,个头还大,白梨是个0型血,这个血型特别招蚊虫,时不时就有蚊子光顾她的脖子胳膊脸颊。
      这里蚊子那么多,她怎么还能睡得那么香?对于睡得不省人事的白梨苏言真是发自真心的佩服。
      伸手半路截杀了一只肥大的蚊子,苏言拇指食指一用力,那蚊子就在他指尖香消玉殒了,头首分离,全尸都没保住,还留下了一点点灰色的痕迹,苏言厌恶的皱起眉,从怀里掏出一方白帕子认真的擦着手。
      原本靠着树睡得香甜的白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此刻正靠着树,怀里抱着剑,一脸兴致勃勃的看着面前的男人,她眼睛黑白分明,神采奕奕,哪有半分刚睡醒的朦胧。
      苏言将手擦安静,回身去看白梨,哪知道刚转头,那红润的小脸已经蹭的伸到了他面前,两人四目相对,靠的极近,白梨那黑白分明的瞳仁里倒映着他的脸,满脸的紧张和错愕。
      苏言慌乱之下手都颤抖了,指尖的手帕掉在了地上,他连忙低头去捡。
      白梨看着慌慌张张的他,忍不住咯咯笑了起来,开口招呼道:“嘿,小哥哥,好久不见,十分想念……”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