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第 15 章 ...

  •   白梨和持风跟随村长走进树林,耳边树叶沙沙响,黄鹂林间鸣,白梨提着自己的长裙子,踩着小碎步走在林间,时不时捻一张树叶,摸一摸树上的野果,还有小白兔离的远远的悄咪咪的探头看他们。
      唉,现代人类生活和古代人类生活的最大区别就是这生活环境了,古代人虽然生活艰苦了点,但是身边处处绿荫环绕,高山流水,蓝天白云,山花烂漫,随便找个地儿拿个手机拍张照,每一帧都美的可以拿来直接当壁纸。
      越是接近瀑布,空气中的湿度就越大,瀑布水从山顶倾泻而下发出的哗哗声也越来越大,村长站在一棵树边,朝着前面的镜面大湖拱手道:“到了,就是这里。”
      “哇塞。”看着面前的清澈湖水,白梨忍不住拍着手大声赞叹道:“壮观。”
      白梨以前也是见过瀑布的,不过她看的都是苏州园林那种小型瀑布,小桥流水人家式的布置环境,跟青龙泽这的大型瀑布自然没法比。
      看着那倾泻而下的河水,她终于理解了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是什么感觉,那清澈的湖水从山顶奔腾而下,就像一张巨大的银色水幕,湖水落到湖面,激起大大小小的银色水花,在太阳光的照射下折射出七彩的光芒。
      持风显然没有把心思放在欣赏美景上,他抽出四张符念了声:“去。”
      四张符纸散发着红色的光芒,嗖的飞向湖中心。以湖心为点,又向四方散开,在湖的东南西北四个点停了下来。
      这时持风才对村长道:“我在湖上设了结界,那妖龙在结界里是出不来的,你可以放心回家去了,接下去的事情交给我们就行了。”
      “诶,好好。”村长连忙朝持风作了个揖:“这就辛苦法师了。”说完转身离开。
      持风转头看着白梨问道:“你会游泳?”
      “不是早跟你说了嘛,我不会游泳。”白梨回他
      “这也不会,那也不会,游泳也不会,你会干啥?”持风特别鄙视的说她
      “我虽然不会游泳……”白梨贼兮兮的笑着,边说话边把手伸向持风腰间:“可是我知道你有避水符啊,我之前画符时候见过的,赶紧贡献出来。”
      “嘿,行啊,倒霉蛋还知道避水符了啊。”听到白梨的话,持风似乎很讶异,不过讶异只是一秒钟,很快他就恢复了那欠扁的德行,摸着下巴,自我陶醉道:“你还不赶紧谢谢我,谢我让你画了那么多符,你看你成长的多么迅速,这都归功于我的正确指导,你看你现在连避水符都知道了,再也不是之前那个小白菜了,啧啧啧,除妖之道,幸甚有我!”
      “滚吧你,你脸皮厚的都可以拿来当盾了,谁都捅不破。”
      持风将符纸递给白梨,白梨拿在手里下了水,避水符一遇到水,就会在人的身上形成一个透明的隔离膜,在隔离膜里可以隔离掉外面所有的水,而且还可以正常呼吸,真是潜水好利器。
      白梨跟着持风一路往下游,这个湖底很深,因为湖水清澈,能见度很高,白梨还能看到身边时不时游过几条小鱼,几只透明的小虾。
      两个人一直潜到湖底,才在湖底山壁上看到有个能容一人进去的小山洞。
      “我们进去?”白梨指了指洞口问道
      “废话。”持风白了她一眼:“不进去怎么除妖,你走前面,我走后面。”
      白梨听话的一脚迈了进去,进去洞里,白梨发现,这洞和外面的湖水应该也是用结界分隔开的,外面的湖水并不能流进洞里,洞内很干燥,又特别的黑,白梨摸着黑小心翼翼的走着,不小心就被地上突起的一块石头绊了个趔趄,就要摔倒。
      “你小心点,慢点儿走,别等下没被龙咬死,先自己摔死了。”幸而持风在白梨身后揽住了她的腰,才避免白梨摔个华丽丽的狗啃屎。
      “呸,乌鸦嘴。”
      石洞里面黑乎乎的,能见度特别低,洞里安静的只能听到双方的呼吸声,白梨和持风就这么摸着黑,在石洞里绕了个九曲十八弯,不知道走到第几个拐弯时才感觉眼前突然豁然开朗。
      面前是一个大大的钟乳石窟,一条长长的石阶从东面一直延伸到西面,地上高高低低的钟乳石层层叠叠,巨大的石窟里还闪着红色绿色的光点,看着煞是诡异,一走进这个石窟,空气中就泛起淡淡的血腥味,闻着令人作呕。
      白梨就着洞窟里彩色的光点环顾了下四周,并没有看到类似于龙的生物在洞窟里啊。
      “那龙呢?怎么不在这里啊?它出去了?”
      “不可能。”持风回答:“你没听村长说么,那龙神从醒过来开始就没见过它的影子,如果说这龙神真的是蛟,是因为犯了什么错而被封印在这湖底,如今封印解除,它应该第一时间就会冲出湖底,怎么可能肚子饿了还会叫村民祭祀孩子而不自己出去觅食呢。”
      “那它在哪儿啊?”
      “你看那里。”持风突然指着一块巨大的石头叫道:“过去看看。”
      白梨跟着持风沿着石阶从东面走到西面,石阶尽头竖着一块巨大的岩石,白梨走近一看,发现这石头上贴着两张一人高的符纸,如今已被撕开。
      持风拿着符纸仔细研究了一下。
      “这是上古封印咒术。”持风说道“施术者在使用这种符咒时需要输入大量的灵力。如果耗损太多灵力,施术者可能使用完这封印术就会立刻殒命,伤敌也伤己,不到万不得已,没人会使用这咒术,使用这封印之术来封印邪祟的人必定是道行极其高深的人,可能真的是上古仙人。”持风扭过头瞅着白梨说道:“我师傅也是修仙之人,他都没接触过这玩意。”
      持风顿了顿,继续说道:“用这咒术来封印邪祟,就是想永久镇压恶魂,不存在解除封印一说,如果符咒不毁,封印永存。”
      “可是它现在已经被撕开了呀。”白梨扯了扯那断成两截的符纸:“你看都被撕成两半了。”
      “恶龙一直被封印在湖底沉睡,它不可能从内部破坏符咒。”持风说道
      “那就从外部破坏…”白梨扯了扯符纸,后知后觉的明白了持风的意思:“从外部破坏…你的意思是有人专门来这里破坏这龙神的封印,想放它出去害人?”
      “有可能。”持风点点头
      “谁这么缺德,特地跑到这来破坏封印害人。”白梨看着那符纸,真心替施术者不值
      “会不会是这村子的村民?”白梨问
      “村子我路过的时候看过,没有妖气,他们应该都是凡人。”持风答道:“这湖底那么深,凡人一口气也潜不到那么底,应该另有其人在作祟。”
      “那会是谁啊?”白梨靠着石壁喃喃自语:“会不会和清溪村那事有关啊,你之前觉得清溪村那农妇的符也有猫腻,觉得有人在捣鬼,这次又是有人在捣鬼,会不会是一个人?”
      “有可能。”持风答道:“先不想那么多了,那龙肯定还在洞窟里,先找出来再说吧。”
      “哦哦。”白梨连忙答应着,抬腿就要走
      只是她腿刚迈出一步,裙子后领就被什么东西勾住了,将她定在了原地。
      “什么鬼?”白梨伸出手摸了摸裙子后领,摸到一手湿滑。
      白梨摸了摸那玩意,湿湿的,细细的,仔细感受一下,好像还有类似于鳞片的触感。白梨的身子整个僵住了,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不会吧,她就那么衰?恶龙大佬就这么眷顾她?她知道她这次来找的东西是啥,龙蛇本一族,全都带鳞片,难道在自己身后的会是那玩意?
      虽然知道好奇害死猫,这个时候就应该大喊一声救命,脱掉外衫拔腿就逃,可是心里这么想着,白梨的身体却是不受控制行动,明知道不该回头看,可是脑袋还是僵硬的在往后别,然后……毫不意外的,一双金色的兽瞳突然猛的出现在她眼前,同时出现在她眼前的还有一张血盆大口,那龙神吐着猩红的信子,张着锋利的獠牙,血红的嘴巴已经逼近了白梨面门,白梨甚至都能闻到那嘴里冒出的浓浓血腥气。
      白梨顿在原地,身体大脑全部死机,一瞬间,她根本不知道怎么思考,只能呆呆的原地等待死亡的逼近。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