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第二章 ...

  •   新航路的开辟使世界连成一个整体,资本主义的萌芽在大航海时代孕育,于是奠定了西方称霸世界的基础;美国在信息革命时绽放了绝艳的科技花,互联网将蛛丝笼罩了整个地球,于是这个超级大国当太平洋巡警的底气更足;中国一头扎进“改革开放”倔强的一路走到底,拽着世界特快死不放手,开挂似的连跳带窜扒着世界第二经济体的地位不动如山,并跃跃欲试老想着干脆再蹦一下试试第一的反应:反应不大就趁机掀了。
      综上所述,我们要紧跟时代的潮流,要开放,要包容,要与时俱进。不然你就会落后,会挨打,会被指指点点围观群嘲。
      然而,有那么一个特殊的行业,它封闭又固执,它排外又古板,它变化无穷又墨守成规。可它依然是世界第一大体育运动。
      是的,足球。
      这里的封闭固执不仅仅指外人进军足坛的困难和十年如一日的恐同——胡先生觉得这是一个“有生之年”的问题——而是指其他的一些什么。
      例如,经纪人。
      是的,据胡长白所知,五年前,博斯曼法案前①,仅单指英国,是禁止经纪人插手转会市场的。那时经纪人的作用小的可怜,但若说当真没有经纪人再转会市场分一杯羹的话,可能性也是微乎极微,不过也只是被厌恶的称为黑市交易。
      近年来情况好转——谢天谢地足坛并不是真的一成不变!——尤其是95年博斯曼法案后,不仅将各国足球人才市场间的壁障打破,使球员转会流动更自由,而且经纪人的生存空间也得到极大扩张,他们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更何况近年来日益飙升的巨额转会费也让人看到其中蕴藏的巨大利润。
      经纪人开始活跃,开始抢夺人脉、资源。年轻力壮、当打之年的球星固然受人追捧,可未成熟的天才小球员也是可遇不可求。
      几个经纪人为了抢夺某某明日之星而上演撕逼大战也是很常见了。
      毕竟,万恶胡先生刚刚用自己法学院高材生的优势跟麦金托什先生撕完。
      胡先生完胜。
      所以,胡长白一点也不惊讶的听说有个人在自己成功接触鲁尼后,也蠢蠢欲动的找上了小鲁尼先生了呢!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胡长白从中插手使鲁尼和麦金托什解约,但两人还没有正式签约。这种涉及法律条例的文件胡长白总是严阵以待,杜绝一切被人钻空子的可能——毕竟他刚钻完别人的空子并取得了令人满意的结果。所以,这时候如果有人黄雀在后的话,胡长白也只能是为他人做嫁衣裳了。
      不,怪我。我不该放松警惕,不该骄傲大意。
      差点被反挖墙脚的胡先生捏着手机笑容柔和。
      ——真是,太久没吃亏,松懈了呢!
      “……说说看,那位先生尊姓大名?”胡先生笑吟吟的问电话那边的小鲁尼先生。
      一旁敏感的小霍尔果斯先生毛骨悚然的看着他。这个衣冠禽兽表情这么生动一定没什么好事!
      迟钝的韦恩*鲁小尼把脑袋凑到小小的名片前,回答道:“保罗……嗯,保罗*斯特雷福德。”
      小霍尔果斯先生看到胡长白在笔记本上刷刷两笔记下了一个名字,并加了着重符号。#
      他兴致勃勃的补充:“你知道么,他以前是曼联的球员。不过我没有听说过。但你知道,即便这样,斯特雷福德也有很大优势。我是说,你,布拉吉,却赤手空拳。”
      “那么,”鲁小尼先生挑衅的问:“我为什么要跟你走呢?”
      胡长白“啪”的一声盖上笔盖,沉甸甸的钢笔在修长的指节间灵活的转了个花。
      他嗓音淡淡:“因为——人以群分。”
      鲁小尼皱巴着一张丑萌丑萌的圆脸,满头雾水。
      “什么意思?”
      “优秀的人总是和同样优秀的人一起。你很棒,而我向来是最好的。斯特雷福德先生或许处在及格线上,但也仅仅如此.。”
      所以,你注定是我的。
      也是相当自信了。
      鲁尼低头沉思,觉得这逻辑听起来没毛病。
      “你自信比他好?”
      “我向来是最好的那一个。”
      他这样冷静的回答。胡先生不接受质疑,但他决定为鲁小尼同志稍稍忍耐,毕竟,鲁小尼同志是他手上第一颗、也是为他敲开英国足坛乃至世界足坛的作用巨大的珍宝。
      而尚且稚嫩、头脑并不怎么发达的鲁尼觉得自己被说服了。
      一次阴险的挑拨离间就这样被轻描淡写的碾碎。
      不过韦恩-不怎么聪明-也绝对不傻-鲁尼咂摸咂摸嘴,摸了摸额前浓密的金发,他决定给自己增加些筹码,“总之,我决定保留这个人的名片。要是你对我不好,我就把这个号码拨出去。”他以此要挟胡先生。
      胡先生毫不在意。
      “我的韦恩,一切随你怎样。不过,好孩子,想想你的要求和条件,这事关你的利益——等我聚完会就着手签约文件的事。”
      “这么急?”鲁尼惊讶,“我以为你这个什么同学聚会很重要?”
      “当然重要。”胡长白没有否认,毕竟是毕业后第一次聚会,关系着人际关系网的巩固拓张和社交圈子的淘汰。
      “但是,我亲爱的韦恩,请相信,我现在做的每一件事,都与你切身相关,在日后都会化作切实的好处加著与你。”
      他语带笑意, “毕竟,亲爱的,为你服务,助你成功,是我的职责所在。”
      鲁小尼默默挂了电话。
      把那张可怜的名片揉巴揉巴胡乱塞进了床垫下
      噢,他这位看起来相当正经的经纪人,说起话来嘴上跟抹了蜜似的,怪让人不好意思的——鲁小尼同志这样想。
      “所以说,布拉吉,”好了伤疤忘了疼、吃一蟹并不长一智的小霍尔果斯先生再次不甘寂寞的凑了过来,“经纪人生涯还算顺利?第一位顾客这么快就撬到手了?”
      “嗯。”
      布拉吉*嘴上抹了蜜*胡此时显然被蜜粘住了嘴唇,漫不经心的模样让人恨得牙痒痒。
      但小霍尔果斯表示自己身经百战,体内早已产生了名为“布拉吉*胡”抗体,他无所畏惧。而为了打发等待飞机这一段无聊的时光亦或是出于某种原因,小霍尔果斯显然愿意和可恶的胡先生唠唠嗑。
      “哇哦,不愧是法学院的NOT.1。”他毫无意义的感叹了一声,忽视了胡长白冷漠的神情,自顾自的说了下去,“说起来,我对足球倒还有几分了解,也知道几个球星……”
      哦?
      胡长白略一挑眉,稍稍感兴趣扭过头,正正经经的看着出人意料的小霍尔果斯先生。
      小霍尔果斯先生被胡长白脸上难得的惊讶表情和眼神鼓励了,他备受鼓舞,张嘴就来——
      “法国的贝克汉姆……”
      冷漠的胡先生毫不犹豫的翻了个白眼。
      他果断的扭过头,并深深的为刚才搭理小霍尔果斯的行为而懊悔,同时发自内心的怀疑小霍尔果斯先生的智商。
      这人怕不是个智障。
      时刻观察胡长白脸色的小霍尔果斯先生果断又明智的闭嘴了。
      然而胡先生并没有为小霍尔果斯先生的识时务而感到欣慰,他在听到机场广播中关于“美国纽约航班”的提示音时,干脆利落的迈着大长腿绕过了小霍尔果斯先生,打算独自登记机、眼不见心为静。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胡长白看着隔着过道笑眯眯的冲着自己“嘿嘿嘿”的小霍尔果斯先生,沉默了。
      眼见胡长白果断地抬手摸上了眼罩,小霍尔果斯先生脸色一变,急切的打断:“等等!”
      胡长白微微扭头瞥了他一眼,手依然按在额上的眼罩上。
      只见满脸严肃的小霍尔果斯深吸一口气 ,神态凝重,酝酿了一番,猛地抬头嘴一张!
      胡先生眼神凉凉——
      他又给闭上了。
      小霍尔果斯先生在胡长白凉嗖嗖的眼神中耷拉着脑袋,权衡再三,迅速抽出一张纸龙飞凤舞的刷刷写了几笔,然后再抬头,讪笑着把纸递了过去。
      胡长白不耐烦接,但他还是接了。
      柔韧洁白的纸张上一行简单又潦草的字。
      “帮我搭线Eversheds。作为回报,我会给你介绍德国的沃尔法特医生。”
      视线仿佛凝固在那行飘在纸上的句子,细细的琢磨着,胡长白眼中浮现几分了然。
      怪不得要到利物浦来堵自己,急切的连正式聚会的开始都等不了……
      Eversheds,一所位于伦敦的律师事务所,世界排名第三,自成立起打赢1653件官司,擅长诉讼和非诉讼所有领域。胡长白的导师跟Eversheds里的那位大律师有着深厚的友情……听说,霍尔果斯家的那位,不行了?这是急着分家产呢……
      看来身为长子的小霍尔果斯先生被他的胞弟逼得急了眼啦!
      胡长白不动声色的盘算着。
      至于德国的沃尔法特医生,著名的运动医学专家,有神医之称。对于运动员来说,搭上这条线好比职业生涯有了第二条命。
      但胡长白自己也不是不能结识这位德国神医,相比要他劳动他的导师为他人搭线,小霍尔果斯先生出的这个筹码,有点不识时务了。
      更何况,胡长白瞥了一眼怂哒哒的小霍尔果斯先生,相比这位,那位更小的听说能力出众,已经有了自己的势力,小霍尔果斯也就占了个长子的优势。如果这场官司小霍尔果斯先生赢了的话,双方利益所得相比,胡长白就亏的底朝天了。虽然赢得几率也不是很大吧……
      胡长白琢磨了一会儿,在小霍尔果斯先生千呼万唤的眼神下,慢吞吞的回了一句:
      沃尔法特医生就不劳你出力。事成之后,霍尔果斯家族旗下所有品牌的代言,我要优先权。
      小霍尔果斯先生楞楞的看着多出来的那行字,不禁抬头看着一脸风轻云淡的胡长白。这人果然比他聪明啊!小霍尔果斯皱着眉权衡着,他焦虑的咬着指甲,显然不知如何是好。
      胡长白索取的代价,在他看来有些高了。
      胡长白微微摇了摇头,拉下眼罩闭目养神。这么个单纯不知取舍的人就算成了霍尔果斯家族的继承人又能怎样。一个搞科研的研究生,硬往商场里钻,啧。
      他还是好好想想能从他亲爱的校友们那里交换什么有力条件来为他可爱的鲁尼小同志铺路吧。
      从利物浦到纽约,胡长白睡了一路,小霍尔果斯先生纠结了一路。
      凌晨三点,飞机着陆。
      胡先生神清气爽的摘了眼罩,松松快快的下了飞机。小霍尔果斯先生支着眼皮子一脸欲言又止的跟着他直到酒店。
      “我们先说好,我不能损害家族的利益,”小霍尔果斯吞吞吐吐又罕见坚决的说,“如果你的球员不能为霍尔果斯带来商业利益,我必须有权利要求停止合同。”
      他想了想,紧张的补充:“这点必须明确写在合同里。我知道你擅长这个。协定起草后,为了保障我的利益不受损失,我会把合同给其他律师过目。”
      胡长白假笑了一下。
      还不算太蠢。
      “成交。”他言简意赅,并上下打量了一下一脸小白的小霍尔果斯先生,难得好心的提醒,“另外,为什么不好好想想中午的聚会怎么和罗伯特先生们打好关系?如果你执意要加入商业圈,并打算在霍尔果斯家族内组建班底的话。”
      “看在校友的份上,这群野心勃勃的商学院的精英们会乐意帮你一把的。”
      小霍尔果斯先生陷入了沉思。
      胡长白微微一笑,轻轻阖上了门。
      这又是一个人情。
      ………………………………………………………………
      明亮柔和的灯光下,胡长白坐在宽大的沙发上手指在键盘上噼里啪啦飞快的敲打。
      一份简讯成功发送到他那位德高望重的导师手里。
      赶赴这次聚会,一是对特仑苏*罗伯特先生的收购计划感兴趣,二是奔着其中的多塔*雨果来的。雨果本人并没有什么值得胡长白结识的,但老雨果先生是英国《泰晤士报》的主编,这就意义重大了。《泰晤士》是英国发行量最大、影响最大的综合型报社,如果和这张嘴巴建立起良好的关系,利益是巨大的。例如,同龄的天才球员中,鲁尼和未来其他收归胡长白旗下的球员,会拥有更高的曝光度,更多的维护,更具善意的评价。
      你无法想象这些在一个球员的职业生涯中会起到多么巨大的作用。
      胡长白不担心他的球员得不到世人的关注——只要他们的确天赋卓绝、勤奋努力。他是在为日后的“错误”做打算。如果有人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坏事儿,胡长白需要有个足够权威的声音来确保他的球员不会真的被千夫所指、来给他掩护公关的时间。
      胡长白习惯深谋远虑、面面俱到。
      六点清晨。
      胡长白悄无声息的合上电脑,摘下眼镜,站在半开的窗前往肚子里灌咖啡,纽约清晨潮湿的凉风吹的他无比清醒。
      “扣、扣”
      敲门声响起。
      小霍尔果斯先生顶着黑眼圈满脸疲惫地站在门口。
      “我想了一个晚上,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布拉吉,”他声音飘忽忽的,“你提的要求有一个前提,‘事成之后’那要是我没成呢?你要索取怎样的报酬?”
      “你觉得,如果你失败了,你能帮助我什么?”
      倚在门框上抱胸而立的胡长白反问。
      小霍尔果斯先生哑然。他显得手足无措。
      “注意整理你的仪容吧,先生。”胡长白神情冷淡的说,“你这幅模样去参加聚会,可不够聪明体面。”
      小霍尔果斯先生嗫喏着回了房间。
      胡长白懒得思考这位霍尔果斯家的长子在想什么,他迫切的需要冲一个热水澡来舒缓全身紧绷酸涩的肌肉。
      热水哗哗的冲下。
      手机也突然叮叮咚咚的抽风似的响个不停。
      胡先生懒洋洋的抹了把脸上的水,打开简讯。
      哦,原来是他亲爱的鲁小尼先生。
      冷漠的胡先生忍不住笑了。
      ‘天哪、天哪!是你给我带来了好运么?’鲁尼这样兴奋的说。
      ‘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布拉吉,我得跟你说说这个;就在今天中午我们训练完,我们教练说——啊,等等,你要不要猜猜他说了什么?’
      ‘其实很好猜,你猜到了对不对?’
      ‘没错!一线队召唤我了!等明年我一成年,我就能上一线队了!’
      ‘我简直要高兴坏了,教练说十六岁就上一线队这还是头一份呢!你不知道我队友们有多羡慕我……’
      ‘对了,你什么时候回利物浦?我爸爸想见见你。’
      胡长白把湿漉漉的黑发扒拉到脑后,盯着手机屏幕沉思。
      看来要再修改合同内容了。不过,十六岁就进一线队……胡长白忍不住皱眉,拔苗助长是个什么后果来着?
      把接触埃弗顿俱乐部提前吧。
      带着水泽的手指在屏幕上敲敲打打。
      “恭喜了,我亲爱的韦恩。我真为你感到高兴。我想,明天下午我们就可以谈一谈新合同了,毕竟,也是一线队的种子选手了,是不是?最后,替我问候老鲁尼先生吧!祝他身体健康。”
      点击,发送,叮咚。
      胡长白闭了闭眼,捏了捏鼻梁。
      好的,好的,创业期间总是这样,充实又忙碌,是不是?胡长白按了按翘起来的嘴角;是的,是的,胡先生喜欢这样,因为他深知,如今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日后的光芒万丈做铺垫。
      胡先生喜欢做最光辉的那个
      
      

  • 作者有话要说:  ①博斯曼法案,应该是一个挺耳熟能详的一个案件了。在此案前球员和俱乐部合同到期,若是想转会,球员得向俱乐部支付转会费。一个叫博斯曼的球员因为支付不起而在合同到期后无法转会,所以打起了官司。95那年打赢了,从此合同到期后球员可以自由转会,欧盟球员不再被算作外援,深刻的改变了足坛。现在的巨星个个能有千万身价得要感谢它,阿贾克斯从欧联第四掉到第九也是因为它。
    霍尔果斯是中国国内一条河的名字,以及一个口岸也叫这个名字。并没有什么霍尔果斯家族。
    Eversheds确实是世界排名第三的律师事务所,很牛叉了。
    至于鲁小胖,也是很可惜了,虽然技术糙到不行,但好歹也是金童呢,过早的透支身体天赋真是害了他啊。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