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小妖老妖 ...

  •   ·
      “哎呦——!”不出意外地她摔了个狗啃泥,周围扬起的尘土四散开来钻进鼻孔里,呛得她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灵秀踉跄地站起身,扯扯耷拉在身后的布条,这一摔衣服不知道被什么勾住划烂了,这可是新做的衣裳啊,灵秀心疼地拉过裙纱,嘟着嘴傻站了一会儿,自知已经坏了的东西也修补不回来,索性直接把那碍事的碎步从裙纱上撕了下来。
      院子里静悄悄的,借着月色大致能看清院子里空荡荡的,一点也不像是繁华铺子的杂乱。灵秀踮脚走到房门前,屏住呼吸轻轻一推看上去像是新装好的木门,竟然推开了。
      灵秀后颈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自己就这么一试竟然那么容易就把门给推开了?
      木门很有分量,但又不是那种陈年老木,每个金属件都好像刚上过腻子一样崭新的,开门的声音也只有间隙带过的一阵风,一点声音都没有。
      说不害怕都是假的,但事已至此也只有硬着头皮上,灵秀踩着从窗户透过的月光一小步一小步挪着走上了去二楼的楼梯。
      
      房间很大,窗户大开着,夜风顺势吹进来,灵秀感觉自己胳膊上的鸡皮疙瘩也顺着起来了。她缩了缩脖子,猛地瞥见靠门的榻上躺了个人。
      “!!——”她捂住嘴才好容易没喊出声。
      一点声音一点呼吸都没有,好像死了一样。
      
      她不害怕死人,自己从小也是踏着无数死人的尸体才活了下来,就算眼前这个人血肉模糊她也不一定会害怕,只是这阁楼的气场奇怪得很,阴森森的。
      她定定神,使劲搓了搓手,最后还是大着胆子凑了上去察看。
      床榻上躺着的是个男人,月光顺着窗户洒在昏黑的屋子里,灵秀看得出这是个长的很气派的男人。也不知道“气派”这两个字从脑子哪个角落冒出来的,可看他的长相这个词贴切的不能再贴切了。
      男人的脸本来就苍白,月光一映显得更是惨白了,灵秀伸出两根手指慢慢地放到男人鼻子底下,然后一瞬之间身子从头顶顺着向下到脚都僵硬了。
      没有呼吸。
      死了。
      “怎、怎么死了……?”从喉咙里挤出来的几个字颤颤巍巍,“小四……也没说会死人啊……”
      
      她咽了口唾沫。
      可是都到这一步了,哪里还有回头这一说?
      她站直身子,把男人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真是可惜,这么年轻还这么好看。
      哎呀不管了,先把东西拿到再说。
      她伸出有点哆嗦的手,咬咬牙闭着眼伸进了男人半敞的衣襟里一阵摸索。咦?
      突然之间好像发现了什么,灵秀一下子睁开眼,指尖传来的温热让她一愣神。
      
      怎么不是凉的?
      “我说,”
      倏地一只温热的手掌抓住了自己伸进衣服里的手。
      男人睁开眼睛,斜勾起嘴角语气冷淡:“灵秀姑娘还没摸够吗?”
      
      ·
      头疼。
      “啊……”相脩低声哀嚎,扶着脑袋坐了起来,头骨内侧传来的炸裂感一涌一涌地往外冒,他狠狠地搓了搓眼睛,酸痛感还是一点也没减少,视线所及之处尽是模模糊糊的一片,但隐约还能看出这还是绣春楼的包厢。
      我记得自己是装睡的啊?
      黎巳勾勾唇角扬了扬下巴:“哟,醒了啊?”
      一股难闻的腥味钻进鼻腔,相脩抬头只看见一个穿了红衣的少年翘着二郎腿坐在自己对面,十六七岁的样子,一脸让人讨厌的跋扈表情。
      “你是谁?”
      “我是谁?我是谁一点儿也不重要……但是出于礼数我还是得自我介绍一下,我呢叫黎巳,江湖人称四爷……”少年打了个哈欠,“不过相公子不觉得自己现在的处境有点危险吗?自顾不暇了都还管我是谁。”
      危险?你一个小破孩我还怕你不成?
      相脩使劲晃了晃脑袋,眩晕感还是没有消退,猛地他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一下子掀开衣服察看。
      还好……自己这貌美□□没被糟蹋了。
      “你想什么呢你!”黎巳抓起桌上的茶杯就往相脩身上砸去,“我铁骨铮铮一汉子可没你那么龌龊!”
      “切,龌龊的人才会觉得我在做龌龊的事情……”相脩一闪身躲开了飞来的茶杯,鼻子一哼气,“我说小孩儿,这青楼也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吧?”
      “哦?是吗?”黎巳伸出左手,从袖口里勾出一条挂着一个金色锦囊的红绳在相脩眼前晃了晃,“我怎么记得我这个小孩儿还被人送过情诗呢……”
      
      相脩一下子感觉全身血液都倒流了,脸红到脖子根。
      他“噌”地起身去夺那布囊,一边动作还一边发了疯一样地喊:“你把它给我——!!!”
      黎巳向后一闪,“别人送给我的东西我怎么不能收着了?怎么,你还想硬抢啊?”
      相脩脑门上的青筋暴起,他咬着牙指着黎巳的鼻尖说:“你!把灵秀姑娘怎么了!”
      “哟,”黎巳一撇嘴,“脾气还挺大。”
      你他妈的个小屁孩敢这么跟老子说话,反了你了!
      相脩扑上去准备把对方打个屁股开花,没成想却被什么东西一绊脸正面向下“哐”地摔到了桌面上。
      “操!”
      本来还昏沉沉的脑袋被这撞击一下子摔清醒了,他大声骂了句脏,低头才看到脚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麻绳缠了几圈拴在了一起。
      “哈哈哈哈——”黎巳毫无遮掩地笑弯了腰,笑了半天才一脸得意地抬头冲相脩说道:“怎么样?啊?相公子?您还觉得自己很厉害吗?一条老长虫有什么本事跟我四爷斗。”
      长虫?老子堂堂一条帅蟒居然敢叫我老长虫?!
      听过这话本来还趴在桌子上的相脩一下子手撑身子来暴吼:“我去你丫的长虫!你他妈是不是想死!”他唰的伸出手去掐住了黎巳的脖子,“我他妈……哎?”
      相脩的手倏地停在半空。
      黎巳,哦不,是灵秀一脸无辜地等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相脩:“相公子你舍得打我吗?”
      相脩的脑袋卡机了足足有三分钟。
      半晌他才从巨大的震惊中缓过来,憋着一口气堵在胸口上不来,半天愣是张着嘴没吐出一个字来。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