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第 3 章 ...

  •   卢桢入眼就是鲜红的血液,吓了一大跳,赶忙上前看他的伤势,小心翼翼的和小桃把他抬出来。
      
      “哥,你怎么样?”
      
      “先救小石头。”不知是流血过多,还是疼的缘故,卢桓脸色和嘴唇都煞白,可还是挣扎着先把被护在身下的小儿递给卢桢。
      
      一旁的卢大嫂倒在一旁不省人事,也不知道情况如何。
      
      卢桢赶紧给卢桓做了紧急止血。
      
      因为喜欢户外运动,她还特意买了本《米军野外生存手册》,没事就翻翻,出去旅行也带在身边,以防意外。
      
      其中,控制出血是户外运动爱好者必备的一项技能。
      
      出血又分为动脉出血和静脉出血,卢桢通过卢桓的伤口特征判断出应该是静脉出血,直接使用按压法进行简单止血。
      
      她怕卢桓流血时间太长,导致失血过多,等搬出去再止血就来不及了。
      
      见伤口还在流血,卢桢大急,装作从袖袋里掏东西的样子,从空间里找出纱布来,先简单给他伤口紧紧扎上,很快,纱布就被浸染透了。
      
      “姑娘,怎么办?少爷还在流血。”小桃急的手足无措。
      
      “别急。”这时候是不能将纱布拿下的,“来,你帮我把我哥的腿抬高,动作小心点。”
      
      她做出示范的动作。
      
      小桃有些不确定的问:“这……这样能行吗?”
      
      “照我说的做!”
      
      卢桢也不知道能不能行,她们在户外的时候也遇到过成员受伤的情况,也是有过急救的,但是伤势一般较轻,像卢桓这样严重的,她也是第一次处理,属于纸上谈兵,心里没底的很,可再没底,也不能就这样放着不管。
      
      *
      
      孩子被卢桓夫妻俩紧紧护在身下,倒是一点儿伤都没有,卢桢一将他抱出来,就紧紧抱着她大哭。
      卢桢赶紧将他抱到宝珠(原身的女儿)身边坐着,往他嘴里塞了颗糖,浓郁的奶香从嘴里融开,小男孩愣了一下,居然吸吸鼻子,没再哭了。
      
      她摸摸他的头:“姑姑要继续去救你爹娘,你乖乖坐在这里,帮我保护好妹妹,不要乱动乱跑,可以吗?”
      
      小男孩脸上又是鼻涕又是灰,却还是含着两泡泪用力点头,很是乖巧。
      
      卢桢又摸了下小宝珠的头:“宝儿乖,乖乖在这等娘。”
      
      小宝珠人很安静,只睁着大眼睛看着她,不说话。
      
      卢桢放下孩子又赶紧回去将卢桓两口子弄出来。
      
      卢大嫂孙氏头被瓦片砸中,救出来的时候人已经晕过去了,只能和小桃一起先抬到空地上躺着,麻烦的是卢桓。
      
      卢桓身下是大片的血迹,这么多血,如果不是她来得早,她都要怕他失血过多而死了。
      他身上也压了很多东西,就不知道他是只有腿受伤,还是脊椎也受伤。
      
      因为是初秋,蚊虫多,床上支着蚊帐,屋顶的木头瓦片等物落下来的时候,有蚊帐缓了一下,她和小桃两人只需要将重物都搬走后,再把破碎的蚊帐抬走,他们身上基本就清理干净了。
      
      但此时她也管不了太多,将他身下的被子扯出来,一人抓着被子的两端,吩咐小桃:“先把人抬出去,然后你去请大夫,我继续救我爹。”
      
      卢桢完全是凭着一股毅力在做事,本身就抱着孩子走了一个时辰的路,早上没吃早饭,又要挖掘,等把卢桓从废墟中挖出来,她早已累的抬不动胳膊。
      
      小桃才十五岁,和卢桢一样,非常疲累。
      
      但此时她们根本不能歇,只能硬撑着干。
      
      两个女生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小心翼翼的将卢桓从废墟血泊中太到空地上,落地还要轻轻的放。
      
      卢桓刚一落地,小桃就再也支撑不住,一屁股坐到地上。
      
      卢桢赶忙拿出早已趁着的夜色拿出来凉在那的馒头,递给小桃和卢桓。
      
      小桃还有些疑惑馒头是哪里来的,以为是她进去拿木匣子的时候,卢桢去倒塌的厨房里拿的,至于厨房里还有没有剩下的馒头,有的吃她也不想那么多。
      
      跟着卢桢一起穿来的房子,像是一个静止的独立空间,拿出来的馒头也和她爸妈早上刚进货回来的一样,还是热的,所以她只能提前拿出来将它晾冷了再给他们吃,不然她没办法解释为什么会有热馒头。
      
      她家的馒头分四种,白面馒头、玉米馒头和黑米杂粮馒头。
      
      卢桢拿出来的是白面馒头,之后还要逃荒,玉米馒头和黑米杂粮馒头可以路途中吃,相对不那么显眼。
      
      小桃也不耽搁,休息了没一分钟,就拿着馒头拔腿就跑出去找大夫。
      
      卢桢在她后面喊:“一家找不到就多找几家!”
      “哎!”小桃应声。
      
      现在整个县城都是一片哀嚎悲鸣,还不知道大夫有没有在地震中活下来。
      
      她此时也顾不得别的,小桃走后,她就赶忙跑出去一会儿,做出向别人家借热水的模样,很快就端了一大碗温水回来,水里放了盐糖。
      
      卢桓此时十分虚弱,可能是疼,额上全是冷汗,也没问哪里弄来的温水,只就着卢桢的手就将一碗盐糖水全喝了下去。
      看他还能撑起上身喝水,脊椎骨应该是没有太大问题的,主要还是腿。
      
      等她把他裤腿撕开,发现腿骨都快折出来了,看的十分吓人,卢桢觉得以此时的医疗条件,再像过去一样正常行走机会不大。
      
      卢桢有赶忙将废墟下床褥子扯出来,盖到卢桓身上:“哥,你先别睡,大夫一会儿就来了,我先给把伤口处理一下。”
      
      卢桓还有意识,虚弱地说:“先别管我,快去救爹娘。”
      
      小说中并没有提到卢母,但卢父却是通过自救出来的,所以卢父暂时应该是安全的,现在要紧的反而是卢桓。
      
      卢桓此时正咬着牙闭着眼,很明显在忍受着疼痛。
      
      卢桢也不得太多,出去拿了个干净的碗,从装着棉球的碘酒瓶里,夹出几个碘酒棉球。
      
      家里因为她小侄女和她哥的缘故,碘酒是家里最常备的东西,全瓶的碘酒、棉球碘酒、碘酒棉花棒,全都有。
      她小侄女刚满四岁,正是对外界探索欲望最强烈的时候,加上性格活泼的跟个小男孩似的,平时磕磕撞撞摔摔打打,十分平常。
      
      每次小侄女哪里受伤,去医院,家里的碘酒还没用几次,医生又开一瓶新的。
      
      像碘酒棉花棒之类的东西,都是她和嫂子、她哥包里必带的东西,为的就是防止带小侄女出去的时候,小孩子碰碰撞撞,哪里伤到,可以及时消毒处理。
      
      她端着碗进来,看了卢桓一眼:“哥,我给你把伤口清理一下,可能有些疼,你忍着点啊。”
      
      卢桓躺在被褥上,上半身盖着被子,看不到腿上的情况,也看不到卢桢的动作,只撑着说:“你别管我了,快去救爹娘。”
      
      卢桢拿着小镊子,夹着碘酒棉球给卢桓清理伤口上的灰尘,“我来的时候叫了爹,爹说他躲在床腿那里,暂时没事,我先把你这伤口处理一下,你这伤得赶紧止血。”
      
      卢桢并没有学过护理,只会一些简单的清理消毒工作,待将他身上的伤口都用碘酒消毒之后,又拿了白纱布给他简单包扎了一下,又去给卢大嫂将头上的伤口消毒。
      
      她去打了桶水来。
      
      卢家院子里就有井,且没被压在废墟中,木桶滚在了一边。
      
      伤口的清洗一定要彻底,且一定要清水,还不能用擦洗的方式。
      卢桢既没有给她缝针,也没有给她把伤口闭合起来。
      
      她确实不是专业的医护人员,所以,她选择了最保险的开口疗法,因为只要这伤口是开合状态,就可以排除因感染而产生的脓液,只要这伤口逐渐变干,就不会致命。注①
      
      对于古代人来说,炎症也是个严重问题,一旦伤口感染发炎,或许不用等后面瘟疫来临,光是伤口感染,就让他们在灾难中很难活下去。
      
      卢桓是将妻儿一起护在身下的,是以除了头上的伤口外,卢大嫂其它地方基本没怎么受伤。
      
      处理完这些,她拿了两个馒头放在刚才装盐糖水的碗里,给卢桓:“哥,你先吃点东西,大夫马上就到,我去救爹娘。”
      
      卢父因为人是清醒的,可以通过对话来定方位。
      
      卢桢喊了几声,确定了卢父所在后,就开始了营救工作。
      
      在这期间,小桃也终于把大夫给请过来。
      
      卢家的宅子就坐落在这个县城最繁华的商业街的后面,县城里的医馆大多也在这附近,所以不多时,小桃就请了个大夫回来。
      
      卢桢不知道这大夫是怎么在这场地震中幸存下来的,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夫看过卢桓的腿后,发现伤口已经清理过了,他也看不出是用什么清理的,有些伤感地说:“要是老夫的药房还在,还有七成把握,可惜老夫一药房的药,全都毁在地动中了,眼下我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之后,正骨,包扎。
      
      卢桢拿出了她的无菌白纱布,白纱布在袋子里密封的,她此时手全是污脏,在院子的井里打了水,洗干净手,再拆了袋子拿出白纱布给大夫的。
      
      大夫仰头看了她一眼,也没说什么,接过她手中的白纱布给卢桓包扎。
      
      “伤是已经处理好了,不要随意搬动。”大夫说:“此时最忌邪祟入体,你们注意他一下,看今晚会不会发热,若是发热……”大夫顿了顿,“就拿温水给他擦擦吧。”
      
      没有药,也只能听天由命了。
      
      说着就提起药箱走了,这个城里还有太多人等着他去救治。
      
      对于卢桓接下来要面对的情况,在没有药的情况下,大夫并不乐观。

  • 作者有话要说:  本章依然会随机掉落两百个红包哟(*^▽^*)
    注①出自《美军野外生存手册》
    谢谢为我投霸王票和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们~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morgana23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lonely 50瓶;看到我说明我在催更 3瓶;凝脂点7、万物有灵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