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第 5 章 ...

  •   
      上海滩从来就不缺长得好看的女人,莺莺燕燕来来往往,谁都想通过一个权势滔天的男人得到整个上海滩无上的地位。
      
      顾笙是,又不是。
      
      顾笙也一直不是个低调的人,就像是上海滩,提到段聿身边的女人,所有人都会想起顾笙这个名字,即便是军统中统,也不得不碍于情面,老老实实叫一声:笙姐。
      
      但其实说到底,顾笙也就二十五岁。
      
      顾笙七年来在段聿身边也见过不少人,经历不少事。她自己的人脉也相当好,以致于上海滩也传着这样一句话:没有顾笙小姐办不了的事。
      
      只有顾笙心里明白,她除了会转身向段聿求救,她什么都不会,顶多,也就是赌博的技术很好
      
      荣老爷子的大寿,场面不仅大,赌局开得也大。荣老爷子靠赌场起家,和平饭店最大的厅房被装饰成奢华至极的赌场,段聿刚下车,就有一队人朝他走来,关上车门,接过段聿扔过去的车钥匙,顾笙自然而然挽着他的胳膊朝大门走去。
      
      荣老爷子的人见段聿来,忙迎接上来递上雪茄:“段爷来了,呦,今儿终于舍得带笙姐来了啊“
      
      段聿仅仅回以微笑,但是说话的语气一如既往的轻柔:“我不说你们都知道她,还需要我藏?“
      
      上了二楼又是人山人海一群,荣老爷子的人领着段聿顾笙来到一个最大的包房,大门打开,仅仅十来个人,顾笙不是没有见过世面,大多数都能认出来是谁,至于谁和谁有过节,自己心里也有本明账。
      
      顾笙双手捧过之前段聿交给她的贺礼,细长的芊指轻轻掸了掸红丝绒礼盒,朱唇皓齿明媚阳光:”段爷年前便四处寻礼,得了对祖母绿翡翠手镯,祝师父师娘白头到老,福寿安康。“
      
      荣老爷子见过顾笙几面,对这个圆润处事但是又自己个性的丫头也挺喜欢,段聿的眼光高,能在他身边七年的女人自有她的过人之处。荣老爷子看着段聿搂着顾笙,坐在位子上不动:“整个上海滩我看就顾丫头长得最标致,阿聿,你舍得今天让她玩几把吗?”
      
      顾笙愣住,偏头看了看旁边军统头子戴局和林辉少将正在赌博,又转首抬眸看着段聿,段聿对自己的师父坦然一笑:“只要您乐意瞧,顾笙输的不还是我来赔。“
      
      顾笙见他语气轻松随和,又听旁人起哄,伸手作势打了段聿一下,娇声道:”你怎么不做好我给你赢钱的准备?”
      
      段聿松开搂着她细腰的手,自顾自抽了口雪茄,随手拍了拍顾笙,将她往赌桌上推去:“带你来就是露两手给师父看的,你要输了看我怎么弄死你。”
      
      虽然话不好听,但是段聿总是用自己随和温柔的语气说得二人格外亲密。身边人开始起哄,戴局首先让出了位子招呼顾笙接过去,顾笙来到赌桌就像是自己的主场,段聿倒也不管她,只走进荣老爷子和他私密地说着话。
      
      林辉少将见顾笙坐对面,忙自嘲地下场:“我不来了我,谁不知道笙姐的能耐啊,我就这点工资还不够人脂粉钱,我让贤。”
      
      顾笙调侃着林辉给面子,接上去的是北平有名的商业大亨,背后是孔家做后台,大约四十多岁的男人。
      
      对手上了年纪的商界大佬气场却只靠身边高大魁梧保镖勉强撑起。荷官发至第三张牌,对手一言不发仅点头示意,保镖将砝码下注一万。
      
      就在这时候老四和老六的到场打断了赌博,一阵客套话过后,两人也围站在赌桌旁,老六轻轻从顾笙的包里拿出打火机点烟,语气亲昵显得二人关系好:“在我的赌场没玩够啊,这要是输了,我可兜不住你啊。”
      
      顾笙瞪了他一眼示意他闭嘴,又不好不理会六爷,便冷笑着回道:“我有段爷捧着,你说这话小心吃枪子。“
      
      说着随手将砝码扔了出去表示继续跟,又一言不发多加了五万,对方对这点小钱好像并不在意,只是想拿个赢了段聿的好名头,随手跟了五万,又说:”我是个外乡人,在上海孤独一人,想要思南公馆一套房子,我拿北平景山的一栋别墅来赌,顾小姐,您跟不跟啊?“
      
      对方明显就是想在段聿头上压一头,顾笙皱眉,老四在一边默默盯住我示意不要跟下去,毕竟这等大佬不是我有能力赢得起的。顾笙转脸面带桃花笑意,扑了胭脂的二十脸庞尽是年轻气息。段聿见围着的人越来越多,走过去自然地将胳膊搭在顾笙肩膀上,随手轻轻将桌面砝码尽数推开,周围遂发出惊叹的语气,段聿微微偏头在顾笙嘴角吻了吻:”你怕什么?我家当还不够你玩的?“
      
      老四气恼似不再有生还意思转身离开。对手抬眸正视面前这个女人,明明年轻稚嫩到极致,除了不可否认的眉毛,也没有什么特别过人的地方,倒是段聿运筹帷幄,他是怎么都不相信这个女人能赢自己。而顾笙却不由自主脸上扯出笑意
      “我跟你。。”
      
      段聿和顾笙暧昧诱惑的气息蔓延赌桌,顾笙一丝罂粟花放佛开在脸庞,段聿却将香烟随意扔下地摇了摇头,顾笙原来细长的手拿过三张牌,眼神如盯着猎物般对准对手
      “你输了。”
      
      牌局不出所料亮牌后顾笙的清一色好看而痛快,伴随着顾笙柔荑挎过段聿,拿起包欲走:”您别忘了过户啊,我今儿就赌这一局。“
      
      满场的惊叹和夸赞不止,顾笙倒是有些得意,但段聿的表情始终看不出喜怒,对待荣老爷子对顾笙的夸奖,他仅仅抬眼又看了看顾盼生姿的顾笙,低头抽了口雪茄:”还可以。“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