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一章 ...

  •   两个命运完全不同,从骨子里都不同的人为什么非得在一起?
      顾笙好像永远在一个人努力将他们两个的距离拉近,所有都觉得顾笙不是个倔强的人,她的云淡风清和坦然以对,好像就是贵族小姐生下来就带有的。但是因为段聿,连身份都不要了,更何况是骨子里的性格?顾笙一辈子所有的倔强,都用在了段聿身上。
      段聿从来就不缺女人,更不在乎身边女人的感受。说白了,因为好看的样貌和身材在一起,要是玩得不开心就分,段聿有这个能力去做任何事,因为他的地盘他打下的地,自己可以掌握一切。
      
      茵冰说过一句话:“顾笙,你迟早把命交给他。”
      顾笙只是不当一回事云淡风轻地回道:“我是歌女,只要钱,只能给身体,要我命我能愿意?”
      
      --------------------------------------------
      
      顾笙一身绿色格子旗袍及高跟鞋鞋跟,外套一黑色羊绒大衣,走在上海的路口上,一辆车停在面前,看见车子,双目一愣,接着想要跑开,而后面车的人抓住了顾笙––
      
      接着那辆车上下来了段聿,顾笙的头发因为挣扎有些发丝飘在前面,他缓缓走到面顾笙前,将发丝理好在顾笙耳后,顾笙别过头不买他账,他只是转身一笑,独自上车,而也被顾笙带进那辆车,在车上,顾笙仍旧不看他:“找我有事吗?”
      
      段聿将自己的黑色帽子去下来:“有必要那么冷淡吗”
      
      顾笙只是冷笑一下,理了理袖子:“找我说话,不仅要给钱,还得看我心情。”
      
      顾笙刚想打开车门跳车,手扶在车把手上,段聿直接不分轻重地将顾笙拉回座椅,顾笙狠狠地摔在沙发上,顾笙一下子这么多年的委屈涌出来:“我和你在一起六年,19岁到25岁,我最好的年华都给了你,我对得起你了吧。你甩了我三次,凭什么我就不能甩你一次?”
      
      段聿缓缓点了一支香烟,烟雾缭绕让顾笙厌恶地别过头不看他,他只是说:“每个人都有最好的年华,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你所得到的。”
      
      顾笙看着他,良久,泪水一串接着一串流下,语气呜咽:“我得到了六年的人前显贵,人后谁瞧得起我?第一年我被你兄弟威胁打了一巴掌,第三年因为你,我被斧头帮埋伏绑架,第四年我被日本人关进集中营四天……”
      
      段聿不等我说完,转头用一个深邃让顾笙惧怕的眼光看顾笙,暗示再说下去顾笙承担不起后果。顾笙知道,他最不能提的就是这件事,作为上海王,他让自己的女人被日本人关进集中营四天,这是让他最感到耻辱的事情。
      
      顾笙用手擦拭了一下眼泪,接着说到:“第六年,你终于有了别人。”
      
      段聿将目光看向车外的人来人往:“那都是逢场作戏。”
      
      顾笙情绪激动,车速也放缓了一点:“我怎么知道你和我就不是逢场作戏?!我求求你,我今年25了,我们,好聚好散好吗”
      
      他放佛没有听见这句话,完全没有任何反应,顾笙就这样等了半天他的回答,而他,没有回答。顾笙一下子打开车门,一跃跳下车,车并没有随着顾笙跳下车而停下,正如他没有因为顾笙而停下。顾笙右腿被划出了一条长长的血痕,顾笙勉强撑着一跛一跛自己走回了家,思南公馆门口停着和他的车一模一样的车,而顾笙却知道,绝不是他,段聿绝不可能主动来找顾笙了。
      
      接着,六爷从车上下来,见顾笙腿大衣上的血迹斑斑,忙过来抱顾笙进了家,亲自给顾笙消毒包扎,一切都好之后,他拿毛巾擦了擦手,将自己的外套去下放在衣架上,坐在顾笙对面:“怎么了这是?”
      
      顾笙眼看着宋妈把顾笙的大衣拿出去之后才回:“我会离开他”
      
      六爷听了之后只是摇头一笑,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下:“离开了他你要是在上海滩能活得过三天,我白字倒着写。”
      
      顾笙不可置否地将沙发上的腿放下:“别人盯着我是因为他,我的荣耀来源于他,我的危险也同样来源于他。”
      
      六爷从桌子上的烟盒中拿出一个香烟,女人吸烟的不少,特别是百乐门的女子,没有不吸烟的,当然顾笙是个例外。这是给他准备的烟盒,里面的烟不多也不少,来的客人够散,给他借烟消愁又少,跟了他六年,连烟盒里的烟顾笙都知道该放多少。顾笙盯着烟盒出神,六爷坐在顾笙身边说道:“你也不是什么低调的人,跟了大哥六年,如果现在和他分开,谁都想抓你,大哥不会管你了,别人想怎么从你口中套话就怎么套,把你做了也行。”
      
      顾笙眼神有些闪烁其词,却仍是回答:“他告诉我他和那些女人只是逢场作戏,我怎么知道他和我就不是逢场作戏?本来我和那些女人就没有区别。”
      
      六爷听了之后似乎有些嘲笑地摇了摇头,拿过衣架上的外套准备离开,说:“跟同一个人逢场作戏六年?我看大哥是病的不轻。”
      
      顾笙若有所思,一个人在沙发上愣了很久。
      
      因为腿伤,顾笙吩咐宋妈打电话和百乐门请假,晚上,顾笙和茵冰在房间里叠衣服,一阵敲门声传来,宋妈隔着门说道:“顾小姐,四爷来看您了。”
      
      顾笙不出声,茵冰挑眼看着我:“呦,顾大小姐连四爷都搞定了?”
      
      顾笙白了她一眼:“他来这,能是来看我的?”她听了之后脸一红,将衣服摔下开门欲出去,正好见四爷来,二人四目相对,十分尴尬,顾笙噗嗤一下笑了出来,茵冰回头瞪了顾笙一眼,跑开了,四爷见状,进来看顾笙,顾笙继续叠衣服:“不追出去?”
      
      四爷坐在椅子上:“追她干嘛,我是来看你的。”
      顾笙疑惑地皱眉:“看我什么”
      他勉强说:“听说你腿受伤了……”
      顾笙摆手打断他的话:“少瞎扯,就你?巴不得我死还差不多”
      
      他一笑:“你死不死和我没多大关系,今晚和大哥小六子他们去百乐门,没看到你,小六子说你腿受伤了,让我替大哥来看看你。”
      
      顾笙内心仍有些期盼,有些断断续续地说:“你大哥……让你来…看我?”
      
      四爷喝了水,爽快地摇了摇头:“那倒没有,今天和洪门那一群人在一块,他们问到当家花旦顾笙,小六子就说了,当时大哥一句话没说,但是小六子却让我来看你。”
      
      顾笙有些失落,倒也说不出多大,段聿一向仅仅能在表面上做到对她好就已经很难。扶着桌边站起,单腿跳着出去,四爷跟着顾笙后面出来,茵冰在吃东西,忙来扶顾笙,对着四爷埋怨到:“你怎么也不扶一下?”
      
      顾笙笑着看向茵冰:“他扶我还不推死我?”
      
      四爷也没有什么话说,意思意思看过顾笙之后就预备离开,看了茵冰一眼,顾笙无奈转身边回房间边摆手:“茵冰你送送四爷。”
      
      老四是向来最讨厌顾笙的,他第一次在百乐门见到顾笙左右逢源就讨厌顾笙,认识顾笙第一年打了她一耳光,所以他六年来最期盼的就是有一天顾笙死了或者他大哥甩了顾笙。可他却钟情于茵冰,说到底顾笙从内心来说并不讨厌老四,他只是对自己大哥忠心耿耿的人。因为茵冰,更因为段聿,他表面上对顾笙总是过得去的,毕竟顾笙跟了段聿也有六年。
      
      次日凌晨四点顾笙就醒了,顾笙披上一灰色纯羊毛围巾坐在房间的花园阳台里,看着灰色的天空太阳还未出来,在百无聊赖的时候,一辆顾笙最熟悉的车开过来,顾笙的眼睛丝毫不眨盯着那辆车,在大门前停下,段爷下了车,在门口停下,良久,还是转身上了车,顾笙又盯着那辆车离开这里。顾笙随意地将头发往后放置,显得无奈又焦躁,转身回了房间。他们的关系向来这样,由不得顾笙说,由不得别人说。
      
      

  •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次写 希望大家能支持啦 当然我一定会认真努力写下去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