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雪女与口头禅 ...

  •   
      对于醒来的场景是医院的这一点,泉涧樱还是挺惊讶的。
      
      毕竟就之前的遇到的那个男人……
      
      她还以为对方会把她直接带到那个所谓的地狱呢……
      
      “樱!”床头守候的女孩醒来了,看着她露出喜悦的笑容,“你终于醒啦!”
      
      “橙子。”看见她,泉涧樱也松了口气,“事情都解决了吗?”
      
      “嗯。暂时脱离危险之后,我打电话给我爸说清楚了,被好好骂了一顿呢。”藤堂橙子很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后脑勺,“他说会找专人解决的。嘿嘿,”
      
      泉涧樱轻轻点了点头。
      
      “这次的事情真的对不起,樱QAQ”藤堂橙子一脸哭唧唧的抱着她撒娇,“还有谢谢你!我妈妈说,还好这次多了你这么一个‘意外’,导致‘仪式’出现了偏差,不然我可能真的会死在那间仓库里!”
      
      “你还记得我腰部受伤了么?”泉涧樱虚着眼看着她,露出一脸鄙视的表情。
      
      “嗷,我错了。”橙子自己打了自己一下,老老实实退回座椅上。
      
      泉涧樱不由笑出了声:“好了,我原谅你了。”
      
      能在最危急的时刻挺身而出为她引开敌人的藤堂橙子,她就是想恨也恨不起来啊。既然已经将她视作朋友,那么自然连朋友带来的麻烦也只能一并承担了。
      
      “嗷!樱我爱你!啾~”藤堂橙子欢呼一声,再次跟头撒欢的哈士奇一样扑了上来,抱住病床上的少女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
      
      “嘶!”泉涧樱还没来得及吐槽,橙子倒是先打了个冷战,“樱,你身上好冷哦。”
      
      泉涧樱愣了愣,捂住嘴撇开脸:“可能是失血过多吧……”
      
      两人聊了好一会,本来想在这里陪好友过夜的藤堂橙子被家里来接的管家直接带走。
      
      拎着张牙舞爪的少女站在门口,那位藤堂家的年轻管家面不改色,略带尊敬地对泉涧樱行了半礼之后,才优雅地合上门离开。
      
      泉涧樱一直保持着礼貌的微笑,直到所有人离去后,才卸下了那虚伪的面具,重新变得面无表情。
      
      “你在这里吧?出来。”她朝着空无一人的前方叫道。
      
      从醒来之后,不知为何她就隐隐能感觉到一个和她有着联系的存在,就在这病房里。原本好似冻僵的脑子也变得清醒许多。
      
      随着她的低喝,一道清冷冰蓝的身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她的床位边,姿态娴雅地坐在藤堂橙子刚才坐着的位置上。
      
      “你是谁?”泉涧樱盯着她。
      
      “雪女。”即答。
      
      “雪女……”泉涧樱此时的心情意外的平静,大概是昨天收到的冲击太多,整个人都(被·迫)成长了的关系。
      
      她揉了揉额角,问:“所以……昨天那个召唤阵真的生效了?但是召唤阵是橙子用鸡血一笔一划弄出来的,为什么你出来以后会跟着我?”
      
      “召唤出我的,是你的血……阴阳师。”雪女沉默片刻,第一次开口说了长句,“因为是你,我才会响应召唤。”
      
      “我不是阴阳师,只是个普通人。”泉涧樱听得有点不对劲,忍不住挑了挑眉。
      
      “你是。”雪女深深凝视着她,那没有瞳孔的冰蓝眼眸给泉涧樱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压力。
      
      不过,雪女似乎挺遵守契约关系的,有问必答,很不错。作为召唤物的话应该不会突然反噬主人吧?
      
      “好吧……随你怎么说。”病床上的少女脸色依然苍白,微微耸了耸肩,深蓝如海一般的长发从肩头垂落,宽大的病号服衬得她更显瘦弱。
      
      雪女目光贪婪地追随着她,曾经记忆中强大恣意的阴阳师现在柔弱得惹人生怜。她已经忘了阴阳师死去后,在雪原无望地等待了多久。一年又一年,雪女小心翼翼地维护着与阴阳师生前结下的‘缘’,等待着她的转世再一次的召唤。
      
      然后,终于得偿所愿的雪女,就听见少女冷酷的声音。
      
      “那么,我再问最后一个问题,要怎么解除召唤?”
      
      雪女张了张口,半天才出声:“……为什么?”
      
      “我不是傻瓜。”泉涧樱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虽然只是个普通人,但身体里的某种东西源源不断地被抽走……这种感觉还是能体会到的。你既然是被召唤出来的,那必然需要由我供给能量对吧?叫什么来着?灵力?魔力?”
      
      “灵力。”雪女回答。
      
      “随便什么都好,那玩意儿流失的太快了。在这样下去,会被榨干的!我会死的吧?”泉涧樱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那不容置疑的目光毫不留情地摆出了一个事实——
      
      亲你太耗魔了!养不起!
      
      从未想过会因为这个理由被嫌弃的雪女深吸一口气,轻启薄唇:“MMP。”
      
      泉涧樱:“……”
      
      泉涧樱:“等等?不好意思?你刚才说了什么?!!”
      
      “这是阴阳师你以前一直爱用的口头禅啊。”雪女难过地看着她,因为情绪过于激动导致房间内开始结冰,“你都忘了吗?当初带着酒吞童子、茨木童子、鬼切、玉藻前、花鸟卷、大天狗等等强大妖怪讨伐祸乱京都的八岐,在人间冥界来去纵横,后来甚至连八岐大蛇都收入麾下的那份强大、那些事迹……”
      
      泉涧樱越听神色越是微妙,越听眼睛睁得越大,最后上上下下重新打量了一遍雪女,忍不住打断道:“等等!你是雪女?!阴阳师里的雪女?!!”
      
      “?”雪女歪了歪脑袋,对她奇怪的说法难以理解。
      
      什么叫阴阳师里的?
      
      “你是我的初始SR?”泉涧樱吸了口气,换了个说法,“……是我召唤出的第一个强大妖怪?”
      
      雪女点头,有些欣喜地看着她:“你想起来了?”
      
      泉涧樱头皮发麻,她现在真的越看这家伙越眼熟,该不会这只雪女真的是她前世玩的手游阴阳师里的式神吧!当然,当初手机里人物建模再精美,转换成这种大小都会显得失真,所以她一直没反应过来,现在仔细看就发现细节都对上了!
      
      “我问你,当初我第二只召唤出的和你差不多等级的妖怪是谁?”泉涧樱垂死挣扎地问。
      
      “是白狼。”雪女毫不犹豫地回答。她们缔约后的所有记忆她都记得清清楚楚,丝毫不敢忘。那就是她和阴阳师的‘缘’,一旦忘记,就是缘分消失的时刻。
      
      “呼。”泉涧樱放弃挣扎,仰头倒在柔软的病床上。
      
      “阴阳师。”雪女往前凑了凑,殷切地望着她。
      
      泉涧樱恹恹地侧过脸看她一眼,顿时倒抽一口冷气:“你做了什么!病房都冰封了啊!快点解开!”
      
      雪女乖巧地点了点头。
      
      带着长袖的素手一挥,墙壁、地面的冰晶如同化掉一般飞快地消失。
      
      “唉。”泉涧樱心累地叹了口气,知道了真相之后,她似乎对于眼前的雪女也不太能冷下脸说话了,毕竟是前世(游戏里)相处了那么久的式神啊。
      
      但是,该说的话还是得说。
      
      泉涧樱:“那个……雪女啊。虽然,我们前世是很熟悉啦,但是维持你的存在需要的灵力也不会因此减少啊……你懂我的意思吧?”
      
      雪女眨了眨眼:“这个问题,有办法解决。”
      
      “什么办法?”泉涧樱好奇地问,“你可以自己出去觅食吗?”
      
      “这里不是雪山。”雪女微微摇头,“但是我可以最大程度的为你节省灵力,只要进入你的身体……”
      
      她的身形突然消失,与此同时,泉涧樱骤然觉得呼吸一紧,身体莫名的沉重,思维运转似乎都变得缓慢了。
      
      这种熟悉的状态……
      
      泉涧樱艰难地深呼吸:“你……先……出……来……”
      
      话音落下,她感到身体一轻,那种麻木般又渐渐消褪了。
      
      雪女重新出现在她面前,冰蓝的眼眸望着她:“怎么了?”
      
      泉涧樱满脸黑线:“好啊。原来我之前那种奇怪的状态、还有身体冰凉什么的,都是因为你附在我身上?!你丫是背后灵吗!MMP!”
      
      “因为阴阳师你这次召唤我的时候,没有安放我的庭院……以前有庭院的时候,我们待在里面,也不需要消耗阴阳师太多的力量。”雪女感到一丝丝的委屈。附在阴阳师身上也很挤的好吗,虽然可以距离阴阳师很近,虽然可以近距离触碰到她的灵魂……
      
      “总之,不经我的允许,绝对不许再进来!”泉涧樱瞪她。
      
      还好雪女是女性,要是换成男性式神这么随意地进出……哇!想想都要崩溃了!
      
      “当我凭依在你身上的时候,就可以保护你了。”雪女眼巴巴地看着她。
      
      泉涧樱:“你在外面也可以!”
      
      “当我凭依在你身上的时候,你可以借用我的力量。”雪女再接再厉。
      
      泉涧樱挑了挑眉:“什么程度的力量?”
      
      雪女想了想:“夏天的时候,不会感到热……”
      
      她记得以前阴阳师经常抱怨夏天有多讨厌的。
      
      泉涧樱:“……哦。人体空调?”
      
      雪女可怜巴巴地说:“冬天的时候,也不会冷。”
      
      泉涧樱:“因为身体已经先一步冻成冰了吧。”
      
      雪女绞尽脑汁:“……还有,雪的纯净可以净化一些负面污染!”
      
      “哦?”泉涧樱有些好奇了。
      
      “你之前被魔物所伤,伤口就被一股恶意的力量污染了。”雪女小心翼翼地说,“因为有我在你的身体,所以污染源直接被净化了。雪的力量还有微弱的治愈作用,你的伤会好得比较快。”
      
      她说的有点心虚,因为这些事她不进入阴阳师的身体其实也能为她做到。
      
      泉涧樱却愣了下,不由叹了口气,真挚地说:“谢谢。你救了我两次啊。”
      
      之前的魔狼应该也是被雪女解决的,否则不能解释为什么橙子能带着她一个昏迷不醒的累赘逃离狼爪。
      
      “这是分内之事,不必道谢。”雪女不太能接受阴阳师因为这种理由道谢,这样疏离的态度令她难受,“保护阴阳师是式神的义务。”
      
      泉涧樱不再提及让她接触契约的事,虽然灵力的不断流失还是令她非常困扰。但对救命恩人用完就扔也不是她的风格。
      
      雪女作为她的式神是一回事,但不代表她能心安理得地接受对方的付出,这毕竟已经不是游戏了。
      
      至少,找到多少能回报她一二的方法再说吧。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