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0、如何是好 ...

  •   
      一如往常,学习的日子似乎在白雪的覆盖下,显得寂静而有序。
      
      一个个的,不知道是受到了期中考试成绩的刺激,还是知晓了高中时期的重要性,对于学习上心了不知道多少倍。之前在心底赞叹过的学习状态,在眼下的七班来说,是压根不够看的。
      
      离期末考试还不到月余,即使准备选理科的同学也没想着放弃文科,毕竟寒假意味着春节,考不好过年的时候见不得人。
      
      若星的身边变围了一群同学在请教不会的题。在大家看来,文理兼修,而且所学内容远超正常课时的若星,那是名副其实的学霸,甚至有的时候,他们也在暗暗露出那么一丝得意,尤其在和旁的班讨论学习成绩的时候。
      
      别的班不知道,他们班慢慢地大家都知道,李若星有一半时间都用来学习高二课程了,如果她也用同样时间来应付考试,这次的期中考第一非她莫属。
      
      当然,这些话,也仅有个别实在忍不住八卦的同学透漏出去一点,大多数同学还是在暗喜中隐瞒了下来,以后绝对会让大家大吃一惊的。
      
      其实对于若星来说,除了一些知识有些模糊,高中的这些知识点对她来说不算什么,上辈子不算太难,现在更加通透了很多,每天查漏补缺,不断巩固,这些时光可以说都是偷来的,是天大的运气,怎么坑不去珍惜。
      
      给同学们讲题的时候,若星也格外认真。上辈子时,她便是如此,除了自己性格宽容不说,给别人讲题也有很多好处。
      
      自己的力量和角度毕竟有限,有时候同学来问题,很可能就是自己没想到的角度,有些许模糊的地方,也会讲着讲着便讲开想通了。
      
      而且来问问题的同学,学习成绩更是千差万别,有的一点就通,有的需要娓娓道来,有些同学基础不好,他们问的问题涉及到概念推导方面,对于若星自己来说,也是又复习了,受益颇多。
      
      还有一个月的时候,各科老师就开始抓紧时间让大家复习了,所有的自习课几乎都给了各科老师来复习考试。
      
      这种忙碌的日子让大家过得今夕不知何夕,能看到的就是手边一张张卷子,早上起来一本本需要背诵记忆的书本,忙碌间有点顾不得其他。
      
      所以,当韩将越出现在若星面前的时候,就见到心心念念的女孩右手支着脑袋,困顿地在那里一下下点着脑袋。
      
      周五晚饭后,七班教室里并没有多少同学在,就算都在,也无妨,韩将越在七班那算是过了明路的,可以自由出入。
      
      韩将越走过去坐在林倩的座位上,感觉没有坐好,这桌子间的距离有点太近,想动一动,但是又害怕吵醒若星,就着这别扭的坐姿,不敢动,只放柔了目光,看着女孩一个劲朝他点头,嘴角禁不住扬起笑来。
      
      突地,女孩的头失去了支撑,从右臂滑了下来,桌子被砸得“咚”一声,女孩皱皱眉,眼睛还没睁开,左手先抚到额头上揉了揉,嘴里发出轻微的抽气声。
      
      意识稍微清醒了点,她似乎感觉有点不对,睁开眼,正对上一双含笑的眼睛,亮晶晶的,盛满了宠溺的味道。
      
      这双眼很熟悉,自从上次街道事件之后,这个家伙似乎认定了心照不宣,眼神慢慢大胆放肆起来,不知是自己没察觉还是也跟不想收敛,昭告全校园一般。
      
      不知道存了什么心思,也不到若星跟前提这些话,这样一来,若星也不提,果真心照不宣起来。
      
      韩将越,就是这家伙。
      
      看到若星醒了,揉揉若星的头发,笑出了声。周围还在的同学,有意无意也都看到了这一幕,抿着嘴偷偷笑。
      
      若星瞪了韩同学一眼,眼珠一转:“表哥,你怎么来了?”
      
      韩将越还没怎么呢,结果七班生活委员马若兰,这是个最爱八卦的同学,大声喊出来:“表哥?!”说着疾步过来,来着若星的胳膊问,“韩将越是你表哥?”
      
      韩将越刚准备说话,没想到马若兰压根没等他开口,大声说道:“原来你们是表兄妹,韩将越是你哥呀,我们还以为你俩是一对呢,哈哈……”
      
      笑着,觉得自己今天发现的事情真是太有趣了,回味了一番,嘴里念叨着“太好笑了”。说着着急忙慌地往外走了,至于干什么去了,大家心知肚明。
      
      韩将越愣在那里,和若星两人,大眼瞪小眼,无语极了。本来就是个小玩笑,怎么现在好像是误会了。
      
      因着若星有时候开玩笑的的时候,会跟着陶婷婷一起叫韩将越表哥,没想到……
      
      希望别出什么流言蜚语。
      
      事实总是给人以暴击。
      
      周一,全校都知道了高二男神韩将越是高一女神李若星的表哥,原来是人家一家子基因好,怪不得才貌双全呢。
      
      现代社会,表兄妹是不可以结婚的,一票人都松了一口气,这下子男神还在,女神也还在。
      
      在应付走了不知多少个好事的女同学之后,高老师也和蔼可亲地对着若星说让她继续努力,要和表哥一样优秀。
      
      林倩在若星的暗示下,死守住想要吐露事实的嘴巴,笑得快岔气了。
      
      “你到底什么时候有的表哥,是我家的,还是哪个姑妈家的?”林倩上来凑趣。
      
      周围几个也按耐不住好奇心,难道之前他们的认知都是错的?这会儿正想找正主解答。
      
      “其实,”若星说话间,看看四周,朝周围招招手,几个人凑到一起,若星压低声音说:“其实是捡来的。”
      
      “啊?”周围几个惊疑不定,似乎要知晓什么大秘密般,求知渴望的眼神齐齐看向几人。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外面突然刮起了大风,一会儿,就听到有人在使劲敲我家大门,我们开门一看,是一个僧人,扶着一个男孩,说是我家表亲托他送来的。”
      
      “然后呢?”
      
      “然后,我们留他们住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那个僧人就不见了,只留下一张字条,还有那个男孩。”
      
      本来几个人将信将疑,看若星讲这么顺畅,顿时更加信了几分,这种身世和故事曲折离奇,正是这个年纪喜欢的。
      
      “字条上写什么呀?快说快说。”大家催起了若星。
      
      “字条上写着:上古天外仙,下落凡尘间,本是富贵命,经此一磨难。”
      
      “哇!”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种离奇的事情,真是太过瘾了。
      
      就连林倩都有点怀疑了,但是想一想韩将越去若星家的时候,姑妈姑父说了是若星朋友呀。
      
      “若星,韩将越到底是谁呀?”林倩拉住若星的胳膊,悄声问道。
      
      “他是谁,你不知道吗?”
      
      “那……”
      
      “我骗大家玩呢!这复习的日子多无聊啊!”若星笑着推了推林倩,让她看好戏。
      
      可不,没多久,韩将越和李若星的复杂关系就出现了另一种说法。
      
      当冯一程几人把那句难记住的诗学给韩将越的时候,脑细胞不知死了多少个,还肯定地说这是最准确的说法,因为这是李若星本人说的。
      
      对这种消息,韩将越也无奈了,现在要好的几个人总是围着他看看,他什么时候散发仙气出来。
      
      这该如何是好。这种时候,得去找始作俑者算算账了,这丫头,编排到他头上了。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