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0、广播站 ...

  •   
      广播站的复试照样是漫不经心中又增添了些许正式,尤其是其中一个负责人,杨艺。
      
      若星推门进去的时候,昨天那个懒懒散散的面试官斜靠着椅子,翘着二郎腿,大概是手中没有笔,整个人闲来无事,所以一个劲地晃悠他的脚尖。
      
      在他胳膊搭着的办公桌对面,坐着一个奋笔疾书的女孩,听到里面传来进门许可的时候,若星还觉得怪不得是广播站的呢,这声音确实不错。
      
      胡杨一看是昨天特别关照的女孩,瘫倒在椅子上的身体直了直,那女孩倒是没有抬头,不知道是不是笔记没记完。
      
      其实在她看来,他们几个人也可以忙过来,一旦进来新人,意味着现有结构被打破,她不喜欢这种感觉。所以,对于这次的面试,莫名在心底里就有点排斥,不想这样,但是忍不住。
      
      有人进来了,虽然没抬头,但是胡杨一直在视线内,所以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胡杨的不对劲。
      
      他们在一起共事两年了,这人对一切都不在意似的,值得他注意的也就是广播站这点事情。
      
      现在高二,高三他们几乎就要从这里退出去,不过胡杨是站长,还得监管这里,胡杨以后是要考传媒的,可是现今这唯一似乎有点打破的痕迹。
      
      不受控制地,她抬头看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身量苗条的女生,第一面的感觉就是美,似乎没什么形容词能够完全表达她此刻的感受,一向被捧着的她,此刻却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威胁直面逼来。
      
      几乎不用想,她都能知道这女孩平时是怎么样的前呼后拥。心里的那股别扭劲怎么都压不下去,尤其是看到胡杨软下来的脸部线条。
      
      “介绍一下你自己吧!”话出口的瞬间,她就发现自己的声音里充满了冷意。
      
      不过若星也没有在意,她表面再亲切,骨子里也不是那么容易接近,所以别人怎么样对她,也不是什么大事。
      
      “李若星。”若星说着,也没等人家说话,就先一步拉开前面的椅子坐下了。
      
      “不好意思,关一下门。”杨艺开口说话了。
      
      转头一看,门还有一个小缝隙,眨眼间,若星就明白了是什么状况,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女生会针对她。
      
      胡杨也觉得不对劲,看了眼杨艺,但是什么都没有说,共事这么久,杨艺还没有这样过。
      
      若星没说话,只是点点头,起身去关门,刚才没有注意,小事。
      
      关好门,若星再一次坐在办公桌前,开口说道:“你好。”淡淡地笑了笑,她没再说话,等着对方开口。
      
      接下来的面试中,杨艺没有多热情,但是也没有再为难若星,当然,这少不了胡杨在旁边盯着。
      
      直到结束的时候,杨艺心里更加不舒服,她一直期望若星能够在这过程中表现得不如意,但是事与愿违。
      
      尤其是听说人家三年级开始就做广播站,胡杨立马来了兴趣,凑上去和人家讨论广播站的运营。杨艺在旁边插不上话,也不想说话。
      
      知道后面,她示意时间超过很久了,才打断胡杨的询问,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若星的录取几乎就是板上钉钉了。
      
      这个事实杨艺改变不了,其实她也不知道怎么了,这段时间在班里好多男生都在讨论李若星,就连高二男神韩将越也是任由身边的朋友打趣他们俩。如今,连一向玩世不恭的胡杨也变成了这样,她控制不了自己对她冷脸相向。
      
      “小学妹,非常期待你能加入。”瞧,胡大站长就是有这么明显的喜好。
      
      “嗯。”若星笑笑,起身要告别。
      
      胡杨是满面笑容,还有点谄媚,杨艺虽然没有表现出不开心,但是脸色还是差得很。
      
      “出去把门关紧。”得,这句又影射进门的时候。
      
      真是不知道犯着这位美女哪一点了。
      
      “好的。”若星提唇客气地笑了笑,转身走出去,把门轻轻带上。
      
      这点小儿科的冒犯在她眼中什么都算不上,如果不是自身对他人感受敏感,她可能都发现不了。
      
      一点都不影响心情,这会儿已经最后一节自习课下课了,明天是周六,所以今晚只上两节晚自习。
      
      刚一出门,就看到韩将越站在广播站前面的大树下,偶尔有几片黄叶落下,在高大的男生身边翩翩起舞,试图引起他的注意,奈何那个男生一点都不在意,只是一心一意地注视着那个走出楼们的女孩。
      
      其实身边已经流言四起了,若星没说什么,他也乐得装傻,一直以来小心维护着,随着若星一点点更加优秀,倾慕者越多,他也会焦虑,虽然没法名正言顺,但至少要绝了别人的心思。
      
      毕竟是男孩,不够足够成熟,小心和心急都是非常正常的。
      
      “你怎么来了!我都说了,这是小事,还劳你大驾!”若星嘟嘟嘴,韩将越是不是太小看她了。
      
      最近越来越紧张她,一点小事也亲自到场。
      若星接过韩将越递过来的水,喝了口,又递给韩将越。
      
      接着吐槽:“我觉得你现在在向管家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你准备大学考这个专业吗?”
      
      “如果你需要也可以呀!”韩将越一边拧瓶盖一边回答。
      
      “嘁!”若星撇撇嘴,率先往校门外走,韩将越几步走上前去,捏着若星的脖子,让若星顺着他的力道往前走。
      
      若星舒服地仰仰头,酸酸的脖子感觉舒服了些。
      
      重新活一世,唯独这颈椎还是老毛病,学得比上辈子更用心,这状况也只增不减。
      
      韩将越也发现这个了,一安静下来,若星就总是抬手捏脖子缓解,韩将越上了心,只要两个人在一块,他总是有意识帮若星捏捏。
      
      看着女孩舒服地眯眯眼睛,他心情也好了,女孩还没有意识到他的动作的含义,只是在那里小心放松着,心情愉悦从脸上就可见。
      
      这就好了,手上力道拿捏好,不敢放松。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