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1、尴尬和体贴 ...

  •   
      尽管离竞赛没有多长时间了,但是家教还是没停下。
      
      周天,若星依然去学生家。从张甜甜家出来的时候已经下午了,五月的天已经热起来了,太阳有点晒。
      
      刚没走多久,若星就热得满头大汗,有点虚。这时,肚子突然抽痛,痛得有点厉害。她捂着肚子扶着路边的电线杆,低着头缓一缓。
      
      一会儿,觉得好点了,又继续往前走。但是肚子还是时不时痛一下,可能最近太累了,身体有点吃不消。
      
      还没觉得自己这么虚,若星这时候还有心思开自己的玩笑,平时锻炼已经够多了,难道还不够?
      
      她擦擦汗,看看前面的公交车站,离得不远了,鼓鼓劲,往那里走。
      
      突然,从身后伸过来两只手,吓了若星一跳,心脏有一瞬间都漏跳了。
      
      “是我。”身后传来熟悉的男声。
      
      是韩将越。李若星顿时松了一口气。
      
      还没等她缓过这口气,就发现自己被韩将越在腰上围了一件外套。
      
      她刚想说话,就被截断了话头:“抬胳膊。”
      
      依言抬起了胳膊,之间韩将越绕到李若星前面,正低头给衣服袖子打结。睫毛颤动着,看不清神情。
      
      若星愕然地接受这一切,才犹犹豫豫地问出口:“围衣服干嘛?”
      
      韩将越猛得抬头,轻看了若星一眼,立刻移开眼睛,挠挠头,脸上不自然的表情怎么都忽略不掉。他挠挠头,说:“那个,若星,你那个……”
      
      “什么啊?”李若星见他吭哧了半天,也没说出来。
      
      “那个……”韩将越有些尴尬地用手指了指若星裤子。
      
      若星突然反应过来,顿时脸通红,羞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也不敢看韩将越。
      
      真是的,她重生以来,把这件事情已经忘在脑后了,原来自己已经到了来例假的年纪了。
      
      太尴尬了。
      
      两人一时相顾无言。
      
      后来还是韩将越打破了寂静。“要不去我家换洗一下吧,待会儿我再送你回学校。”
      
      看若星没说话,赶紧说:“我家离这里不远,这样回去也不方便。”
      
      看若星点了头,赶紧过来带着扭捏走路的若星坐上他的自行车,往家里赶去。
      
      张启在家看电视,没成想门铃一响,除了少爷竟然还跟着一个小姑娘。
      
      这不就是他调查过的那个小姑娘吗?他家少爷不远千里将暗恋转为明恋的那个,活的姑娘。
      
      他瞪大眼睛瞧着,敏锐地接收到自家少爷的一枚白眼,收敛了一下,笑容满面地迎接小客人的到来。
      
      而后,他让客人坐沙发的时候,又收获了少爷的警告的眼神,疑惑地转头看向小姑娘,目光一触及腰上熟悉的外套,立马明了了事态。
      
      这小少爷可能不明白,他是清楚的,哎呦喂,他偷瞄了少爷一眼,这感情好呀,是老天爷都在帮自家这个情窦初开得吓人的少爷。
      
      看来人在做天在看说得一点都没错。
      
      心里戏再多,看到少爷也不知怎么办的请求之后,主动示意让他带姑娘去房间先坐一会儿。
      
      过后,他赶紧叫少爷出来,细细叮嘱一番,自己出门了。
      
      “喝口热水吧!”韩将越端着白开水,看着还在害羞的若星说道。他极力保持着正常状态,以此减轻若星心中的介意。
      
      “嗯。”若星就站在那里,也不敢坐下,只能眼睛瞅着墙壁上的装饰品,端着水杯小口啜饮着。
      
      “启哥出门买东西去了,一会儿就回来。”
      
      “嗯。”若星也不敢看韩将越,只是低头应着。
      
      韩将越也不知道说什么,说是给若星准备毛巾就赶紧找借口出来了。
      
      一直等张启把东西买回来,若星进去清洗,韩将越都没有从这个状况中出来,有些紧张,又有点开心,若星来家里了。
      
      倒是张启嘱咐韩将越,去准备红糖水,等若星出来了喝。
      
      韩将越边搅拌红糖水,边想启哥的话,很多女孩来例假都会肚子痛,怪不得刚才若星一直捂着肚子。
      
      若星翻看启哥买的东西,内裤、姨妈巾、还有一套运动衣,也是自己穿的号,应该不会差。
      
      等若星磨磨蹭蹭将自己和自己的衣物收拾好,浑身不自在地走了出来。
      
      本来要立刻就走的,但是启哥已经开始做饭了,两人极度挽留,又加上若星现在确实是肚子疼腰酸,就顺势坐了下来。
      
      反正已经丢人到家了,也不在乎一星半点的。
      
      两个人坐沙发上还是有点微妙的尴尬,韩将越赶紧把电视打开,有了转移注意力的事情,两人的沉默也打破了,最重要的是若星的痛感减轻了很多。
      
      “对了,韩将越,赵老师怎么会找你来给我们辅导?”之前一直想问来着,但是总没找着机会。
      
      又听到若星叫他的名字了,一般人们都会觉得称呼全名会感觉疏远,但是每每若星叫他全名的时候,他总觉得每个字都拐了好几个调,拨动心弦,煞是动听。
      
      这和其他人叫的完全不一样,和朋友们称呼的越哥也不同,别有一番亲昵在里面,若星声音甜美,每当这时候,他就觉得似乎在和他撒娇似的,心一瞬间变得柔软。
      
      “是我们班班主任,赵老师老婆,她给讲的。”沉浸在刚才的旖旎中,韩将越三言两语概括了整个事情。
      
      “哦。”点点头,若星又说道:“我觉得你似乎有一项神技,时不时出现吓唬大家一下。”
      
      “没想吓唬别人。”
      
      “哈哈,那你就是炫技,学神的学技。”若星聊得有点笑意了。
      
      “就只有你。”
      
      “啊?”莫名其妙冒出了这么一句。
      
      “我就是专门跑上去吓唬你的。”
      
      “呃。”笑着的若星顿时卡壳了,瞪着眼睛看着韩将越。反应过来的一瞬间站起来绕过茶几就朝韩将越冲去,握起拳头给了韩将越一拳。
      
      “你怎么这么坏呀!”若星边打边笑骂道。
      
      挨打的韩将越顿时愣住了,这样子的反应是压根没有预料到的,他没见过这样嬉笑怒骂的若星。之前的若星或理智或幽默或文静,但是此时的若星真的亲近了。
      
      若星也顿住了,赶紧收回跪在沙发上的腿,站在韩将越旁边,手举起又放下,嘴张了张,眼睛更是不知道往哪里看。
      
      韩将越一把拉住若星的手,拽进沙发里,压着她的胳膊,就在她的脑门上弹了个脑瓜崩,也没敢用力。
      
      不过,这让停顿顺势打破。
      
      两人之间似有似无的隔阂也消失不见。
      
      闹作了一团。若星不满被压制,手脚并用,看韩将越也不敢使劲对她,立刻趁机上手挠韩将越腰间的痒痒肉。
      
      韩将越哪里被如此对待过,笑个不停。这一时不备,又加上故意放水,被若星占了上风,一个劲被逼问“认不认输”。
      
      哪有男子汉轻易认输之理,后来实在是若星没有力气压制了,两人才气喘吁吁停止战斗。
      
      不知道观看了多久的张启这时才咳嗽又咳嗽,提醒两个大小孩饭已经上桌了,就餐时间到。
      
      这一个下午是充满欢声笑语,张启也是惊奇地看着少爷的新一面。
      
      初次来例假,虽然满满都是尴尬,但是韩将越却是很感谢这几个小时的时光,共同拥有秘密时刻的两人好像就是能比其他人多一层关系,瞬间不一样。
      
      在对方面前开始展示出真正的自己,很多面的自己。
      
      直到临睡前,韩将越心里也是美美的。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