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7、不同的青春 ...

  •   
      对于这次考试,最开心的还是家教学生成绩提高了。
      
      两个小学生成绩提高好说,初一的甜甜提高太多了。这也可能是之前的学习不得章法的缘故,这下子被若星领上路了,那渣渣的三科成绩上来了。
      
      张爸爸明显不同于之前的热情程度,直接将课时费调整为每小时四十块钱,还介绍了一个张甜甜的同学过来,一对二也不压费用。每天两个半小时,十五天时间,这样一人一千五。
      
      这对若星来说太可观了。家长们对于孩子真能下本,这价格和大学生家教快差不多了。
      
      投桃报李,回报得到这么多,若星也愿意下功夫教。甜甜尝到了考好的甜头,也下功夫跟着学。
      
      至于那边,医院家属院的几个孩子家长一合计,直接弄了个小班,就五个学生,都是要上四中的。课时费变成一小时二十,每天上午两小时,半个月下来一共三千。
      
      这样的安排还是很轻松的,余下的时间,若星就准备做作业,学习新课了。
      
      当陶婷婷听到若星的假期安排,直呼无趣。她一放假就要去京都外公家了,当然碰面的还有表哥。
      
      当然,还有粘着的另外三兄弟。
      
      外公外婆家离韩家并不远,只是风格更加的田园。陶外婆上岁数以后,不但喜欢重花草蔬菜,更喜欢对着它们画画弹琴,这种趣味直接升级为冬天的花房,温室蔬菜。
      
      对于看了一冬天萧瑟的几个孩子来说,这样的景色还是颇有几番趣味的。高兴之下,就连外婆抓着他们画白菜,外公让他们翻地也不喊无聊了。
      
      更不用说亲自摘的菜,再在外婆的指导下做出家常菜,日子还是充满挑战和乐趣的。
      
      下午,外面天气不好,陶外公不让他们外出,几个人被圈在家里。
      
      那几个拿着游戏机比赛,陶婷婷不喜欢,只好打给好朋友诉诉苦。
      
      于家姐姐这几天单位还没放假,就把孩子送到于老师那里了,所以家里经常都只有若星一个人。
      
      陶婷婷来电话的时候,若星正在啃一道数学题,这是昨天去二姐那里,她的数学老师留下的。
      
      “若星,你又在做题?”陶婷婷吐槽。
      
      “嗯,正想着呢。”
      
      “我?我已经被他们无情地抛弃了,他们几个都在玩游戏。对了,你在做什么题啊?”
      
      “数学题。”
      
      “数学题?很难么?虽然我不想做题,但是更不想过去被人嫌弃。”陶婷婷说得有气无力的。“要不,你说说是什么题,我帮你想想?”
      
      “你确定?”若星在那里笑着说,“高二的。”说完,还恶趣味地笑了笑。
      
      “什么?若星,你在做高二数学题?变态程度堪比某人。”说着,横了表哥一眼。
      
      那边游戏告一段落的某人和其他人,早在陶婷婷通话时就在关注,此时听到这个消息,更是凑过来。
      
      “怎么了?”韩将越边往这边走,边问陶婷婷。
      
      陶婷婷生无可恋地把话筒递给韩将越,说:“若星有道题不会解。”
      
      若星一听就知道换人了,本来趴在床头,这下子赶紧爬起来,坐端正。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只要一听到韩将越的声音,她就感觉命令到了。
      
      “若星?”韩将越一拿电话就放射声音电流。
      
      “啊?哦。”若星又处在了呆傻模式。要是韩将越是个公鸭嗓多好,就不会这么紧张兮兮地了。
      
      “你把题目告诉我,我帮你看看。”韩将越示意陶婷婷去拿纸和笔。
      
      “不用了。”若星一边拒绝一边还摆着手,好像这样能让对方看到她的拒绝之意似的。
      
      韩将越听到这话,皱皱眉头,刚想说话,就听女孩又开口了。
      
      “我只是瞎做看看。昨天跟着我姐上了节课,她数学老师就留了几道题让我思考思考。不用麻烦了。”
      
      还重复拒绝。
      
      韩将越眉头皱得更紧,说:“说题。”
      
      这下子,若星不好意思再拒绝了,絮絮叨叨说起了题目。
      
      韩将越在这头边记边画图,有时候询问两声,有时候静下来听,时不时说两句,没几分钟,就给讲明白了。
      
      他舒心了,笑了。
      
      可是,这边的孩子震惊了。天才吗?她是经过高考的磨砺,才对高中知识捡起来容易些,他是什么鬼?
      
      有些人,比不起啊!
      
      于是,严重夸奖使韩同学心花怒放后,李同学又进入了啃书模式。
      
      这起因还是李涵月期末成绩大爆,成功引起了老师的注意,所以在假期留校复习的一批人中,李涵月同学当选。
      
      若星去找二姐的时候,正赶上数学老师在楼道里和李涵月闲谈,见到一个貌似智慧型女孩,变多问了几句,这一问可了不得,原来这就有可能是自己未来的学生。
      
      按照李若星的成绩,肯定要进尖子班的,那几乎就是准亲学生和亲老师的初次相遇了。
      
      准亲老师一声令下,若星就顶着一众大哥哥大姐姐的看大猩猩目光,跟着上完了一小时的数学课。
      
      而后,她发现还可以,虽然还有知识点模糊,好在边看边听,也算大体上整明白了。
      
      不知这准亲老师怎么看出来女孩的眼神透漏着我听明白了,于是乎,几道题拍在了若星面前,让她做一做,下节课给他。
      
      所以,无力拒绝的若星开始了一周的跟学旅程,韩将越的一周也变得烧脑而心潮澎湃。
      
      其实,对于这位准亲老师来说,他并不是像李若星想的,脑子坏掉还是神经错乱,这件事源于一个习题本。
      
      那天,他刚给李涵月讲过题之后,就发现学生把笔记本落在办公桌上了。翻开看着看着,他就忍不住点头,这孩子之前没跟上,这后半学期确实够下功夫。
      
      翻着翻着,不小心翻到后面,发现了写着的一段话。
      
      是这样写的:每个人的青春好像都不同,但好像都相同。至少学习中的青春,都是一样的。
      我知道这次没考好,如果期末继续,那么又是一大笔支出。我发现自己上高中后变得怯懦了,不自信了,是不是成绩导致的,我不敢完全确定,但是,□□不离十。
      妹妹是优秀的,是自信的。成绩从小好到大,现在依然好,这样多好啊。但是,后来我才知道,努力才换来好。
      那天闲聊中,爸爸说妹妹考了年级二十二,前二十的家长才可以坐到主席台。开完家长会,妹妹告诉爸爸,她一定在期末让他坐在那里。
      我想要这样的语气,我想要这样的青春。
      
      胡老师,就是这准亲老师,内心震撼而感动,他默默地收好笔记本,抹抹眼角,又从办公桌上抽了一张卷子,就出门去李涵月班了。
      
      那天,他见到那个文字中的女孩,真的是忍不住,像推导数学公式一样,揣着好奇,拽着人家走到了自己的推导过程中。
      
      青春真好。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