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1、等待时间的礼物 ...

  •   今天,一大清早,若星刚到学校就感觉很不对劲。周围的同学都莫名有点兴奋。
      
      若星刚要去问问同桌咋回事的时候,只见一钢炮直接冲向了自己,定睛一看,原来是刘红,虽然不知道怎么了,但是,若星直觉不是什么好事。
      
      “李若星!”刘红大吼一声。
      
      “怎,怎么了?”
      
      “我喜欢马俊宇,我要和你决斗!我们去操场吧!”说着,她还兴奋地快要跳起来了。
      
      “Excuse me,what?”若星真是超级尴尬又无语,看着眼前这个大傻妞,说不出一句话。
      
      青春期的少男少女们更是炸开了锅,激动不已,周围的空气都因为这个爆炸性宣言而涌动不已。
      可是大大咧咧的刘红是察觉不到这些的,反而再一次大声宣布:“我就喜欢他,我已经给大家都说过了,让他们来观战!”
      
      此时,若星已经无力吐槽什么了,她甚至可以预见未来一周校园头条绝对是这个,别人都霸占不了。
      
      “大姐,你要是喜欢他就去给他讲,可千万不要扯上我。”若星心里苦兮兮,继续劝说这单纯小孩,“再说,现在咱们才六年级,咱们最重要的是学习,你要是有学习上的问题绝对可以找我,其他可千万别。”
      
      “可是……”刘红还想继续游说若星。
      
      若星扶着刘红的肩膀,低声说道:“你要是有什么话,就对你的偶像去讲。”然后又提高声音说,“不过记得什么都比不上你的学习重要!”
      
      说完,若星伸手拍了拍刘红的肩膀,给她加油打气,然后一扭头,无比端庄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尽量无视大家八卦的眼神,希望以不在意的态度化解大家的好奇。
      
      同时,她也是故意提高声音去说,不单单是给刘红讲,也是给大家提个醒,同学们都正是对这好奇的年龄,她并不希望一起相伴的伙伴们功课落下。
      
      同时,她更是在向马俊宇表明态度,什么才是最重要的。也许,别的同学不清楚,但是她相信,马俊宇一定明白。别以为她刚才没有看到远远站着的他。
      
      青春期少年少女的心脏,不知道是更容易承受懵懂的失恋的打击,还是更容易接受说不清道不明的丝丝缕缕逐渐消逝。
      
      这个命题,此时的少男少女可能不会知道,只有长大了,经历了,怀念了,才发现当时应该怎么样去对待、处理那个人、那件事。现在的一切反应都是青涩的、下意识的。
      
      若星希望不要反应过激而给青少年的心里留下伤痕,随着时光的变迁,这些情感都会变化,等到以后回忆起来,发现这都是时间送给我们的礼物,而若星在做的,就是等待。
      
      可是,若星的不作为,在马俊宇小兄弟们眼中,就是大大的不应该。尤为明显的就是刘贤俊,那个对林倩八卦的男孩。
      
      他看着自己的大哥整天默默注视着那个女孩,还不告诉人家,一点都不像之前的领头大哥,心中怎么都舒服。
      
      刚一下课,刘贤俊便走到了若星的课桌旁,十分不高兴地说道:“李若星,你到底在干嘛?你上课哪里有那么多的事情和你同桌做!”
      
      “啊?”若星有点茫然,同桌刚转学过来,所以自习课若星就和同桌说说学校情况。
      
      “我们做什么了?”新同桌相羽也感觉纳闷,又有些上火,语气自然冲了点。
      
      “做什么了?”刘贤俊压根不理新同学,提高声音对若星说,“你难道看不出来吗?马俊宇压根就不是牙疼,他就是看你们俩上课这么闹给气的,你这么对他!”刘贤俊拉着一张脸,口气相当硬。
      
      “那他怎么样了?”若星在心底叹口气,不想理这幼稚男孩,心理嘀咕:我这还不能交朋友了,和小朋友相处到底应该怎么办。
      
      上课的时候看着马俊宇左手捂着牙,听他说牙疼,中午去看,就没怎么注意,没想到惹到了他身边的炮筒子。
      
      若星走过去,说:“马俊宇,你还好吧?牙疼厉害就赶紧去看看吧!”也不知道他到底哪疼,他说牙疼那就按照牙疼处理吧。
      
      马俊宇小哥哥这会儿也不知道怎么反应了,干脆趴在桌子上装死,竖起耳朵听那边的动静,这下子闹得有点大了。
      
      他微微侧一下头,眼睛的余光打量着若星的神情,看到若星走过来了,心里有点慌。若星不会生气吧!
      
      若星看马俊宇没反应,弯下腰,用手晃了晃马俊宇的胳膊。
      
      内心紧张的少年一下子抬起头来,吓了周围的人一跳,愣在那里不知道说什么。
      
      “你怎么样了?”若星又问了一遍。
      
      马俊宇偏头没敢看若星,只摇了摇头。
      
      若星一看这小子没事,说了句“好好休息”,就回自己座位了,那里还有一个新同学搞不清楚情况,需要她的解释说明。
      
      半道遇上“大发雷霆”的刘贤俊同学,若星撇了他一眼,径直走了过去。刘贤俊顿时觉得一股凉气绕身。
      
      在上辈子,这么小的时候,一遇到这种事情,若星都莫名地抗拒它的发生,在她看来,不是应该的时间发生的事情也是不应该的,直到长大后才发现,自己认为的惊慌和麻烦,做出的举动很可能伤了年轻的心。
      
      长大后对于年少的怀念并不是它有多么的刻骨铭心,而是那时的时光是自己纯洁无瑕、成长的印记,对待这时候的萌动,不道破,不过激,多引导是为良方。
      
      等待时间的礼物,现在的努力换来以后的怀念。

  • 作者有话要说:  课后小剧场:
    刘贤俊:大哥,你累不?
    马俊宇:累啥?
    刘:捂了一节课的嘴,皱了一节课的眉。
    马:人家乐意!
    刘:……
    那个羞涩的男孩纸到底是谁?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