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第 8 章 ...

  •   中午宋长郡没去食堂吃饭,而是留在教室老老实实补作业。虽说这会儿检查作业已经成为一种全凭自觉的行为,毕竟她还是想用心学习一下的不是。
      “郡儿——”一个瘦小的身影向她挥挥手。
      “高高?”
      因为教室里有走读生趴着休息,宋长郡见小伙伴在门口招呼她,只能走出去一探究竟。
      “喏。”
      “哇,这么贴心的吗?”宋长郡撕开奶往嘴里倒。
      “少恶心了,放学碰到贺一安、看你俩没一起。食堂又没见你人,就知道你旷课了。”
      她们把没去食堂吃饭叫“旷课”。
      “我这不恶补作业来着。”
      “对了,你跟贺一安怎么回事儿啊?”
      “什么怎么回事儿?”
      “你要是对贺一安有意思,就别招惹陈鹿了。”
      宋长郡摸不着头脑:“我跟贺一安发小啊,我像尊敬亲爹一样尊敬他好么。再说陈鹿我早就不联系了。”
      “上回他还托我照顾你。”还让我带他去你教室找你。
      “得了得了,我俩分的很干脆好嘛。不过你要照顾我,我是没意见的,晚上还要牛奶,谢谢。”
      “滚!”高高直接给她来了一拳。
      笑过闹过后,宋长郡也把这事儿抛之脑后了。
      “高高,我要拼了。”
      “?”
      “我要上大学!我要上一本!”宋长郡一把将奶盒扔到垃圾桶,撕开面包袋恶狠狠咬了一口:“谁也不能打扰我学习!告辞!”
      高高:“????”
      宋·莫名打了鸡血·长郡奋斗了一个中午,勉强在看着同桌的答案的前提下做完了两份理综卷子。她看着满卷的涂涂改改,内心莫名生出一股豪情。抽出最拿手的英语卷子,一口气补了好几个空。哇,这样下去985保底的好吗?
      只是这样的精神力加持在下午上完生物课后就跪了。
      于是晚自习她跟显性遗传、隐性遗传、AABB、ABAB什么的纠缠了一晚上。
      宋长郡表示这是逼她放弃高考。
      一直到贺一安过来要搭便车,她还没回过神来。
      “喂!磨蹭什么呢?”贺一安示意她快点儿开锁。
      宋长郡摸出小钥匙,把锁拿下来挂在梁上。
      “喂,等出了学校你再坐啊。”
      “有什么啊,你这么磨蹭,人都走光了好吗。”
      宋长郡硬是给他拉下来了。
      “恶语伤人六月寒啊哥哥!这都快考试了,万一被同学举报咱俩早恋,那多完蛋啊。”
      贺一安不服气道:“我个男生还没说什么呢,你怎么这么磨叽啊。”
      “行行行我服你了,”宋长郡决定不跟他计较:“快走吧,我还得回去学习呢。”
      “呦,变身学霸啦?”
      “变什么学霸啊,变你爸爸了。”
      “宋长郡你就是欠!”
      “把你狗爪子抓稳了,你郡姐要加速了。”
      “啊——”
      
      宋长郡用一个帅气的姿势刹住了车:“小贺子下车!”
      “又给我起外号!”贺一安揪了一下宋长郡的炸毛,咬咬唇开口说:“你要是有什么不会的,可以来问我。”
      宋长郡笑了:“哇,你个文科生还能给我指导作业?那我还不如问高高去~”
      贺一安气得踢了一脚她的自行车,头也不回地走了。
      “喂、喂,别气嘛,我就那么一说。”
      宋长郡迟疑了一下,没追过去,贺一安向来大大咧咧,不会生她气的,这会儿得赶紧回去学习!
      哐哐哐跑上四楼,用钥匙开了门,就看见客厅大灯开着,姐姐姐夫都在不说,还有几个陌生人。本来面积还算大的客厅简直快被塞满了。
      “郡郡快过来,这是你陆姨、陆叔叔还有你陆哥哥。”
      宋长郡:“?”
      “这就是郡郡啊,”一个慈眉善目的中年男人拉过她的手,给她好一顿夸:“长得真俊秀啊,个子像你姑姑了。这要去部队,也是当兵的好苗子。”
      宋长郡眼睛一抽,不是吧,又来?
      宋江忙咳了一声:“这孩子倔,没你家小语乖巧。”
      两家人又是一波商业互吹。
      等等,宋长郡瞪大了眼睛,陆语?
      眼前这个文文静静、面容清丽的年轻男人是那晚那个社会人士?
      “宋姨,郡郡要高考了,我可以给她辅导下作业。”
      陆语笑得很温婉,但宋长郡却硬生生从他的一双桃花眼中读出了□□裸的威胁。
      “哎!那就麻烦你了小语。”宋江满脸的不好意思:“老陆,还是儿子好啊,你看我这三个女儿,没一个给我省心的。”
      宋长瑶翻了个白眼,母亲这违心话真是顺嘴就来。不过还是得继续和龙凤胎姐姐一起在旁边扮乖巧。听爸爸说这陆阿姨一家都是军医,他以后还想考军医大呢。
      陆建安倒是一副温温和和的样子,还劝说宋江在孩子面前不要吸烟。陆家夫人的脸却僵了僵,他们家是响应了国家政策,膝下只育有陆语一子,可陆爷爷不愿意了,在陆语小时候,没少给他做思想工作。甚至怂恿陆建安跟他离婚,再找个年轻男人给他生孙女。
      陆建安是受过高等教育的,自然会帮着自家夫郎,只是陆夫人心底却觉得亏欠妻主。年轻的时候,他不是没想过辞去工作,再生育一个女儿,跟宋父一样做全职夫人,只是还是有一些不甘心。后来再想要孩子,却因病再也怀不上了。
      宋父和他是高中同学,沧都的圈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一次同学聚会上偶然发现:他们的妻主竟然是大学校友。宋江是政府官员,陆建安是军医院的医生,彼此都有需要的地方,这么一来两家人就熟了。当年宋长霖的病也是陆建安托人给看的,当时宋父怀了次女宋长郡、因配型没配上一度犹豫着想打掉,陆夫人就起了想抱养的心思,还没来得及跟妻主商量,孩子就被宋爷爷带回老家了。后来宋家又得了龙凤胎,陆夫人却没再起这个念头——因为双生子分开养容易夭折,再说那会儿他也看开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无话可说。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