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第 19 章 ...

  •   很快到了周末,高三生们迎来了最后一次模拟考试。
      
      宋长郡的考场正是在三中,她期盼不要遇到陈鹿——听瑶瑶说,三中的前四百名在本校考,后面的则是在十二中考。那陈鹿必定实在三中考试了。
      
      意料之外的是,她并没有在两天的考试中碰到过陈鹿。
      
      这两天过得很平静,无论是在学校考试,还是在家里。
      
      大人们似乎对大姐和姐夫的争吵选择缄口不言,大概是姐夫并不想离婚,或许是为了孩子考虑——无论如何,这件事像是没发生过似的,就这么过去了。
      
      非得说个不同寻常之处,就在于姐夫不是那么急切地要回家了,反而安心在岳家安胎。
      
      而大姐,碍于双亲的极力反对,最终选择继续和姐夫一起过日子。对于外面是不是有人,她似乎不再打算提起,姐夫也不想追究下去。
      
      在这样的氛围之下,宋长郡的三模并没有引起家里人的过多关注。
      
      唯一受到影响的是宋长亭——宋长郡的爱车终于在考试之前寿终正寝,大姐担心她考试迟到,命小妹在这两天将自行车借给她使用。这引起了宋长亭的不满,但碍于大姐的威严,她只好勉强同意了。
      
      于是周日考完试的那个下午,饭桌上宋长亭提起了这件事。
      
      “二姐,我车钥匙呢?”
      
      宋长郡扒了口饭,心不在焉地从裤兜里摸出钥匙扔给她。
      
      宋长霖皱了皱眉,她想说什么,但是忍住了。她用公用勺挖了一勺虾仁添在长郡的碗里,问了句:“这两天考得怎么样?”
      
      “唔,还行。”
      
      或许是陆语押题很准,再加上她答题速度上去了,感觉似乎没有那么难了。
      
      她咽下口中的虾仁补充了句:“这次答完了。”
      
      两人的对话引起了双亲的注意,饭桌上的沉默立刻被打破了。
      
      “看来考得不错啊?”宋父闻言很是惊喜:“那可得谢谢陆建安他们两口子。”
      
      宋长郡有些不解:要谢也该谢陆语哥哥啊。
      
      宋江点点头,如果次女的成绩确有进步,倒是这阵子唯一的一件喜事儿了。虽说宋家要添丁也算可喜,可听夫郎的念叨,心悦这回怀相似乎是个男孩。
      
      “这次模拟你要是能达到一本线,妈就给你买辆新车。”
      
      宋长郡:“?”
      
      母亲什么时候这么大方了。
      
      宋父也愣了一下,他立刻悄悄推了推妻主的胳膊:乱说什么呐,这几个月家里日子过得紧巴巴,郡郡若是真上大学,这学费、生活费还得一大笔支出呢。依他看,那自行车修修还能骑!
      
      宋江态度却很坚决——周五那天她回家路上正巧碰见长郡骑着继承于大姐的那辆小破山地车。亲眼看见车是怎么坏、孩子是怎么从上面摔下来的。出于安全考虑,她决定给次女买一辆价格适宜的新自行车。
      
      她也明白夫郎的担忧,不过她已经决定去银行贷款了。
      
      “郡郡的车也旧了,骑着不安全。”
      
      宋父听了这话,嘟囔了两句,但也不再反对了。
      
      宋长瑶咬着勺子,听完双亲的对话,忙笑嘻嘻接了一句:
      
      “要是给二姐买,那也得给我买!”说着给宋长亭使了个眼色,家里人虽说让双胞胎姐姐骑车顺路带她,可这样的机会实在有限。往往都是一放学这人就没影了,他还不是得走回家。虽说就十来分钟的路程,可走起路来还是恼火。坐地铁的话,还得从他的私房里出——母亲一向不同意孩子们乱花钱。
      
      “尽捣乱!”宋父埋怨地斥了一句。
      
      宋江则是理都没理小儿子的抱怨。
      
      “这次题不难吧?”宋长亭推了一下眼镜,跟双亲解释:“下午我碰到陈鹿学哥了,他说高考应该比这次难些。”
      
      宋父耳朵尖听了,立刻问了句:“陈鹿?刑一庭陈副庭的儿子?”
      
      宋江哼了句:“人家已经是陈庭长的儿子了。”
      
      “陈庭长这官,升得快啊。”
      
      宋父艳羡不已,但也不敢多嘴以惹得妻主不快。妻主跟陈庭长曾是同级,虽说一个在法院、一个在检察院。可这会儿人家已经副厅级干部了,妻主还是个科级。
      
      宋江也有些郁郁,同是大学生,人家是政法院校毕业的,去了法院就是一块敲门砖啊。自己是复明毕业又如何,在检察院,还不是靠一个“熬”字?
      
      “陈鹿那会儿还是二姐的男朋友呢。”宋长瑶笑嘻嘻插了句嘴。
      
      一直默默吃饭的许心悦闻言,抬头特别看了长郡一眼,心中暗道:自家这个小姨子,别的本事没有,倒是挺能招惹小男生的。那天他还碰到前面那栋楼老贺家的儿子,俩人像是挺亲密的。
      
      宋江突然有了些兴致:“郡郡,你们处了多久?”
      
      宋长郡埋头扒饭:“没多久。”
      
      宋江有些失望。
      
      看样子是没发生什么了。
      
      时下女方家长往往将青少年早恋看作是自家孩子有本事的表现,并不严加看管。再加上长郡生了一副好相貌,双亲对她早恋并不吃惊。宋江心里有些阴暗:要是郡郡睡到了陈家小子,她也算扳回一城了。
      
      倒是宋父觉得有些可惜。
      
      “那你俩还联系着呢没?”
      
      “没。”
      
      “哎,那孩子我见过,是个好孩子。”
      
      宋长瑶翻了个白眼:虽然他嫉妒陈鹿长得不错,但就他挑对象的口味——看上他二姐这么个木人,真真是瞎了。按照他那样的条件,要什么女人没有?
      
      不过想想,听二姐的口气是陈鹿把她甩了。那倒是悬崖勒马、为时未晚!
      
      “要是郡郡没考上大学,倒是该给她说亲了。”宋父紧接着说了一句。
      
      宋长郡被吓了一跳:“爸!您说什么呢!”
      
      宋江也不赞同:“又不是乡下,结婚这么早干嘛!”
      
      宋长霖小夫妻也纷纷反对,双胞胎倒是兴致勃勃地看了个热闹。
      
      宋父被家人这番否定,心里也很委屈。
      
      “老宋!我这是为了谁?爸都念叨多久了!”
      
      宋江一怔,宋长霖也沉默了下来。

  • 作者有话要说:  嘿呀!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