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普通的后续我们普通的收拾 ...

  •   曾经因为审神者而遭遇不幸,却还能再次愿意敞开心扉接受新的审神者,这座本丸里的刀剑,都是好孩子呀。安看了一眼地上死不瞑目的前任审神者尸体,对着周围依旧蠢蠢欲动的刀剑付丧神叹了口气。好吧好吧,人死都死了,划两刀也不会再造成暗堕啊什么的。
      
      安抱起努力假装自己很乖巧的狐之助,接受了某位付丧神友情提供的手帕把它嘴上的血迹擦了擦,然后顺手撸了一把狐狸毛。
      
      “我先和狐之助去接收一下本丸的灵力源,去替换一下灵力供给。然后你们看啊,这人呢死都死了……”就在众付丧神以为安心软要说出什么死者为大之类的话时,安话锋一转,“也就别放过他了。有仇报仇有刀磨刀,搞完之后记得毁尸灭迹啊,不要留下太明显的记号,不然不好处理后续。”
      
      夜盲组太刀僵了一下,觉得自己的新任审神者似乎打开了什么什么奇奇怪怪的开关。不过新任审神者没有因为这件事对他们有芥蒂,是好事吧……?当然这些人精太刀们也知道审神者的意图,在有着共同的敌对面的时候,即使是陌生人的关系也能快速升温。知道归知道,一脚踏入这样子的圈套他们还是心甘情愿的。
      
      “新任的审神者似乎是什么了不起的人呢。”髭切一边幼稚地拿刀划着前任审神者尸体的脸,一边感叹。
      
      “兄长!你在干什么啊!”被髭切举动吓到了膝丸吓得连刀都拿不好了。
      
      “啊呀,掉刀丸你不要这么惊慌嘛。我名字来源不就是再用犯人的头试斩的时候顺带把胡子给砍下来了吗?我现在就是想着怎么重现那一个场景。”髭切低头看了一眼前任审神者的尸体,勉强在昏暗的环境下看清楚了自己做了什么,“哦呀,太黑了似乎失败了呢。”
      
      “兄长你又记错我名字了!”膝·兄控·每天被叫错两百次·丸坚强的忍住了眼泪。
      
      忽略掉那边源氏刀的互动,鹤丸国永一手搭上了小狐丸的肩膀:“哟,刚刚狐之助的大显神威是吃了你的油豆腐啊!那么小狐你是不是要去检查一下那个什么……狂狐病啊?”
      
      面对本丸里最跳脱的太刀,小狐丸劝诫自己冷静,绝对不能和他一般见识,面对鹤丸国永,认真你就输了。
      
      这时候安那边也完成了灵力的替换,安的灵力连接上了本丸的中枢,给这个刚刚失去灵力供应的本丸充盈满了灵力。当然安也抱有私心地用灵力把本丸刷了好几次,不管前任有没有留下什么恶心人的印记,洗洗再接手总是好的。
      
      灵力的清洗引发了大动静,本丸里所有的刀剑都倾巢而出,从自己刀派的房间里冒出了头。一期一振看着向他飞奔而来的仅剩的几振栗田口短刀微微一笑,与此同时看到短刀们跑出来的太刀们也很有默契地移动了一下站位,把前任审神者的尸体挡得严严实实。这么污染心灵的东西大半夜还是不要让小孩子看到了。
      
      “一期哥一期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一期哥一期哥,灵力的感觉不一样了。”
      
      “一期哥一期哥是不是乱他们都有救了?”
      
      面对弟弟们的提问,一期一振笑着一个个摸了他们的头,并没有回答他们的问题,而是——
      
      “你们不是早就睡觉了吗?现在是集体夜游吗?”
      
      面对着一期一振散发着黑气的笑容,小短刀们齐齐咽了一口口水,打着哈哈转身就跑,当然还带上了不知道为什么一直站在一期一振身边的五虎退一起。嘤嘤嘤,晚上的宿管型一期哥惹不起啊!
      
      虽然大家心中都对现在的形式存有疑问,但是大晚上的月上中天,也不是什么好探讨形式的时候,所以他们相互打了一个招呼,便三三两两的散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就出幺蛾子了。前任审神者家族一大早就找上门了,一堆人熙熙攘攘挤在本丸大门前哐哐哐地拍门,颇有孟姜女拍垮长城的气势。安被惊醒了,感应到没什么事情后翻了个身又把自己埋进了被窝里。她不紧张,但是付丧神们紧张啊,昨晚上刚刚造反成功今天人家援军来了,恐怕是一场恶战啊。
      
      虽然他们心中忐忑不安,但是安不打开结界开门迎客他们也没有办法啊……于是众付丧神们在本丸建筑前的空地席地而坐,烧水煮茶配上两碟茶点,快哉快哉。
      
      等安下楼的时候就看到这样的一副场景,她接住了扑过来的五虎退,顺手从茶点碟子里摸了一个茶点塞进他的嘴里堵住他的疑问,然后再顺手把五虎退交给了发色一样的鹤丸。
      
      对上付丧神们齐刷刷看过来的眼睛,安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在解决完这些大早上就来叫门的人之后我会和你们解释的。不要太心急了,我第一次当审神者业务不熟练。别看着我了大家喝茶喝茶。”
      
      然后安看着凑在一起窃窃私语的付丧神们,挥了挥手打开了大门处的结界让这些一大早就来“拜访”的客人们进门了。然后她就看见了雄赳赳气昂昂大步都进来的野鸡,对不起看错了,是高昂着头鼻孔能插葱的一行人。安定睛一看,嘿哟老熟人了啊,这不就是之前跑来巴结她家想联姻的,结果不成功只能争取成为附属家族的那个家族嘛?不过这个气度真是惹人厌烦……
      
      安拢了拢袖子,偏过头问了一下正好坐在她身边的鹤丸:“本丸里还有葱吗?”
      
      被厨房拒绝进入的鹤丸又问了身边的烛台切,烛台切思考两秒后回答没有。得到答案的安有点失望,她还想给这群鼻孔朝天的人每个人插两根葱呢。
      
      “你是哪里来的狂妄小儿?竟然敢伤害我们猪口家族的审神者?”为首的人扯着嗓子就开始叫唤,活像骂街的泼妇终于找到了发作的场地。
      
      面对叫唤,安面不改色,面上云淡风清地问了一句:“嗯?什么家族?”
      
      “猪口家族!”
      
      “猪什么家族?”
      
      “猪口家族!”
      
      “什么口家族?”
      
      “猪口家族!”就算是脑子不好的人经过这么一茬也知道是安故意的了,猪口家族的人气得发抖,“竟然如此狂妄!区区小儿,我可要警告你,我们猪口家族可是安倍家的附属。倘若你得罪了我们,安倍家可是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到时候不仅是你,连带着你的刀剑付丧神一起都会吃不了兜着走。”
      
      面对如此声厉色嫉的威胁,安非但不觉得害怕,还隐隐有了想笑的感觉。为了以示尊重,她懒懒地打了一个哈欠掩盖笑意,慢悠悠地回答:“等着呢,你试试看吧。”
      
      “老子安倍云叶,还真的就没怕过安倍家的任何人了。”

  • 作者有话要说:  从这张开始以后就会轻松了呀,坏人都被打跑了,大家不要害怕。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