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7、折枝(2) ...

  •   新置的府邸书房也十分简陋。桌上点着油灯,沈寄傲面前潦草放着纸张信件,书房用木桶盛放了满满的冰块,沈寄傲手里又另握着一个小小的汤婆子。司空骞一进门看到这幅模样,忍不住嘲了一句:“你这是什么毛病?”
      “身体的毛病。”沈寄傲笑吟吟翻过一张纸,递给司空骞,“我手下查出来的。”
      司空骞接过,上面列着数个名字,后面对应职务。都是司空骞熟悉的人名。
      “裘霜质,折枝教代教主。很有意思,你不知死活消失半年多,他们推上来的,却只是个代教主。”
      司空骞沉声道:“这上面的人都是跟着我从白垣出来的,我信得过。明日我便去找他们,替你要回庭梧凤刀。”
      沈寄傲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真的以为现在的折枝教还是你那时的折枝教?”
      “怎么?”
      沈寄傲递给他数封密信,司空骞认得这密信手法,是折枝教出来的。他一一拆开看了,越看神色越冷。来往信件中所交易的,是些药石灵兽,另有一样东西,全程用一样墨黑的硕大圆点替代了。不过和这密信一起的,沈寄傲还递了一份疑似折枝教众的活动范围给司空骞,上面写着,从两个月前开始,折枝教便另用了一个名头,到处接收重病垂危之人,说能治,但治好后要留在教中为他们效力。
      司空骞将纸一攥,“你是想说他们炼真魔?不可能!”
      真魔是无灵之人,仿若行尸,有生时的所有记忆,但不再受记忆的约束。他们低等,境界至多不会超过雕琢境,一切只遵循最原始的本能,更像不开化的兽类。他们的躯体僵硬冰冷,畏光喜阴,表面上看起来光鲜完好,但是内里却在一寸寸腐烂。真魔可以被驯服驱使,满足他们的本能即可。他们爱吃生血肉,尤其爱吃人的。他们可以将修行者□□里的灵气或魔气吞食消化,化为己用。这些力量在他们体内永远是死的,团团纠缠,灰絮一般凝在血脉里,但不妨碍他们吃完以后感觉到满足与强大。真魔是违逆天道的玩意儿,谁养谁坐实了魔道的名头。当年司空骞看到金缕殿那些恶心人的东西后,一个个捣烂了他们的心脏,刺穿了他们的脑袋,让他们彻底死亡。有时候司空骞都觉得可笑,修天魔残卷者,被人称作天魔,在别人心目中竟然跟这玩意儿一个样,真是恶心。
      金缕殿曾经掳走了裘霜质的兄长,将其炼成真魔,不死不活地苟延残喘数年,被驱使着做尽恶事。那场对金缕殿的屠杀里,裘霜质亲手杀了他哥哥。司空骞记得裘霜质那时的神态,他是憎恶这一切的。
      沈寄傲意味深长道:“人心易变。”
      司空骞将信扔回桌上,冷声道:“那你有什么好办法?”
      “让他们来找你。”
      
      传言大概是从港口的一处破茶摊开始流出的。有人在青黎的鸦声港口看见了穿黑衣斗篷的男人,恰好起了一阵海风,吹起兜帽一角,看清了男人棱角分明的脸庞、清明冷酷的眼神。而看见的人又恰好曾与司空教主有一面之缘,于是认出了他是谁:一个活着的、没疯的、天魔残卷练到顶层的魔教教主。
      折枝教最初出现在江湖人眼中时,大家本以为又是一个小门小派罢了。江湖上这样的门派层出不穷,绝大数名字还没被风吹到那些真正核心人物的耳朵里,便消散了。而折枝教却从白垣到青黎,越来越庞大,越来越狰狞。有人暗中查过,折枝教并不是传统的,以家族或师门起家,他们没有镇教的功法,教主复姓司空,单名为骞,修天魔残卷。司空这个姓,如有人有幸读过上古留存的一些典籍,便会发现颇为耳熟。不过这个姓放到如今,早就不是什么大姓,大多数人的关注点只放在了天魔残卷上。所谓正派天然与修魔道者对立,而天魔残卷是魔道中最常见也是恶名最盛的功法。折枝教刚进入青黎时,有不少人来找过麻烦,其中不乏华景盟内的一些天赋颇高的弟子,但都落败了。最有名的一战约在青黎露浮山,此战奠定了折枝教“魔教”的名头,这一战是司空骞主动约的人,后在露浮山当场格杀应战之人,场面之血腥残酷,令一众观战者胆寒。
      那场约战白鸢也曾闹着要去看,却被父亲禁足在家。他没看过司空骞杀人,在他心里,司空骞还是那个光风霁月的白衣少侠。多恨山密室的折辱也被他封藏心中,毕竟那时司空骞丧失神志,无法自控,一切并非出自他本意。白鸢能忍过小时候的病痛,用幻想长大后成为仗剑江湖的侠客自欺,就能将那些痛苦当成获得完满爱情的考验。他喜欢他——不论他是叫赵骞抑或司空骞,等司空骞也爱上他的时候,他就会告诉他他们曾有过两个月的相处,小时候他说的喜欢他是真的,就是这样的喜欢。白鸢还没有学会害怕。他想:戏本和小说里的爱情,不都是这样吗?经历了痛苦,就能获得幸福。
      酒楼的人兴致高昂地吃饭闲谈,白鸢也点了一桌子佳肴美味。从踏上水阙开始他就没吃到顿好的,这两天吃饱喝足,鹿郡上好的酒楼跑了个遍,白鸢的精神都好了许多。他一边听旁边的人大聊折枝教,一边往嘴里塞了枚油焖虾,细致地撕开软壳吃着。却听那些人用词愈来愈重,把折枝教说得十恶不赦,恨不得全教的人都遭天谴。白鸢听着听着嘴里便尝不出滋味了,一抬头,司空骞正转着手里盛酒的碗,若有所思。
      “他们说的是真的吗?”
      “有些真,有些假。”
      白鸢踟蹰了一下,“他们说折枝教这两年杀了很多人。”
      司空骞抬头看了他一眼,却没有说话。
      白鸢又问:“你也……杀了很多人吗?”
      “我只杀我的仇人。”
      “林锦秋也是你的仇人?”林锦秋便是当年唯一被司空骞约战露浮山的那位,彼时他是华景盟中续竹山庄的少庄主,一代才俊,也曾去白鸢家做过客,是个有点古板,行事极遵礼数的人。续竹山庄擅铸器之术,曾出过两把名兵,据说离上古神兵只一步之遥。上古时,匠师可以心血造出有灵的神兵,神兵可解人意、助修为。而续竹山庄那两件名兵,听说是炼出了半灵。白鸢曾有一把续竹山庄的铸造的匕首,在落月沙漠丢了。
      司空骞微一点头,“是。”
      “你确定吗?”白鸢想象不出来一身正派的林锦秋灭人满门的样子。
      司空骞将手中的碗往地上一砸,神色骇人,像是被这句疑问触动了肝火。
      酒水碎瓷飞溅,周围静了一霎,诸食客悄悄看他,窃窃私语起来。
      “抱歉……”他的拳握紧又松开,朝受惊的白鸢勉强一笑,“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喜欢砸点东西。”白鸢结结巴巴道:“没、没事。”司空骞扫了眼桌面,柔声问:“吃完了吗?”白鸢点头站起来,司空骞朝他伸手,牵过他,说:“那我们回去吧。”
      华灯初上,他们回了落脚的客栈。
      沈寄傲派人放出风声,要引折枝教的人主动来找司空骞,虽不知此前他们为何忽然对沈府发难,但从折枝教的所作所为来看,必然对沈府恶意不小。司空骞和沈寄傲的关系少有人知,为了避免误会,沈寄傲便让司空骞另寻落脚处,与沈府摘开关系,见机行事。白鸢知道他们的计划后,执意要跟司空骞出来,司空骞本不想让他卷入这纷争,奈何他每隔半月还需用一次药,最终还是两人找了间客栈住下。
      这是他们抵达鹿郡的第十天。折枝教很沉得住气,司空骞却随着时间过去而愈发不平静。两人回到客栈,各自回了房间,司空骞忍着掀桌砸杯的欲望,找出本前两日随意买的志怪集翻看。他刚翻了两页,白鸢便推门而入。他其实不太想看到白鸢,克制着不耐烦想问他来做什么时,白鸢小声说:“你是不是该吃药了?”
      司空骞一僵,心中默算了一下,的确是时候了。
      “我去找小二帮忙煎药。”
      沈寄傲让他们出来前,给他们备了三服药,还给了司空骞一个小瓷瓶,里面装着他的舌尖血。那血色泽颇深,有一股奇异的香气。司空骞知道沈寄傲修的不是一般的功法,舌尖连心肺,便是寻常修行人士,舌尖血所蕴含的灵气也比旁的部位浓郁太多,只是白鸢喝完药,与他做完都像死过一回一样,让他总觉得自己这点清醒的日子是偷着白鸢的命换来的。
      可他克制不住自己。喝过药之后的他就是个禽兽,他只能勉力让自己尽量温柔些。他还记得第一眼见到这个少年时他身上触目惊心的伤痕,白鸢只是无辜、不幸、恰好合他——那个怪物的口味,于是少年被迫做了他的药,要疼,要流血,要与男人交/媾。他能同意做他的药,无非是想活下去罢了。司空骞别的满足不了他,只想尽快替沈寄傲拿回庭梧凤刀,找到孟容光的下落,杀了她,然后送白鸢回家。他这半生活得无趣极了,唯一的生志就是报仇。沈寄傲不理解他为什么舍得放白鸢走,因为报完仇后,他无所求,自然无所谓死。或许……趁清醒时,还要想办法让折枝教和他的关系断开,最好能泾渭分明。教中很多人起初跟随他只是想好好过日子罢了,这些年他招了不少恨,这些恨冲他来就行了。
      
      司空骞轻轻吻着白鸢的下颌,问他:“你恨我吗?”
      白鸢说:“不。”
      他们的身体比任何一次都要契合,紧贴着对方时,都错以为是自己的身躯太过滚烫。
      白鸢含混地喊了句:“骞哥哥。”
      出乎意料的是,司空骞这次听清了。他吻了吻白鸢脖颈处的伤疤,哑声喊他:“鸢儿。”
      
      夜深,孤月高悬。
      白鸢睡了过去,司空骞披衣起身,帮他掖好薄被。
      他慢条斯理地点起油灯,“出来吧。”
      窗户被推开,有人翻身而入。二十出头年纪的女子,利落地绑着发,眼睛却是通红的,满是欲说还休的柔弱。她看了看坐在油灯前英俊冷漠的男人,又忍不住看了看床上睡过去的少年。回想起她来时听到的荒唐动静,邰新火几乎泫然欲泣。但她只能咬牙忍着,低头行礼,“教主。”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