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仙云堕(3) ...

  •   
      他目光复杂地看着白鸢脊背与脖颈布满的红痕,嘴唇微动,想回应他那一句问,说,我不会好了,顿了半晌,出口却是轻轻的一句:“我会送你回家的。”
      阳光渐渐耀眼,司空骞起身穿衣,尔后关了靠床的窗,遮上帷幔,好让白鸢睡得安稳舒服些。
      门口的侍女见他出来,行礼道:“厅堂备了饭菜,公子已经在吃了,说您若起了,直接去便是。”这座新沈府的侍女应当也是别的沈府调过来的,沉默寡言,训练有素。与多恨山的侍女一样,她们统一穿白绿相间的薄裙,有着相似妆容,腰带上系着铃铛,走起路来叮当悦耳。
      司空骞点头,“知道了。”
      
      侍女替他带路,引他上座。桌上菜色丰富,有菜有肉,有甜有咸。沈寄傲正小口抿着粥,脸色苍白,精神似乎不太好。不过他常年这幅病恹恹的样子,司空骞也见怪不怪。他也不客套,坐下便吃放在他面前的东西。沈寄傲慢腾腾把粥喝完,拿手绢擦了擦嘴,开口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带他走?”
      司空骞哼笑一声,“随时。”
      沈寄傲面上含笑,语气却是凌厉的,“现在这座沈府,独悟境三位,生劫境一位。此二境界之下不算。对了,再加一个沈占。你觉得你能带他走?”
      “但可一博。”
      沈寄傲摇了摇头,“便是拼尽全力带出去了,你也来不及送他回去。且不说沈府的人联手能伤你七八,致使药效迅速退去,让你极快陷入癫狂,你知道白鸢家在何处吗?”
      “我会问他。”
      “不必问了,我告诉你。在白垣惊鸿城,他家是赫赫有名的渡星门。”
      司空骞猛然抬头,失声道:“你说什么?”
      那些他觉得熟悉但从未深思过的细节倏然贯通,每一点都全然昭示白鸢是认识他的。正因认识从前的他,所以信任,所以依赖,所以委身于他。他觉得白鸢低眉喝药的情态眼熟,正是因为他在渡星门时,白鸢——温灵隽有次受了风寒,牵出了别的病症,卧床了一旬养病。他……他还喊过他……“骞哥哥。”
      司空骞骤然起身一拳砸在桌上,浑身都在发抖。他都做了什么?他禽兽不如!以死谢罪都不够!司空骞满脑子都是温灵隽那时的稚嫩模样……他长大了,眉目是有以前的影子,只是他没认出来。他痛苦而无措地站在原地,不知道自己该以怎样的面目去面对白鸢。可他为什么不跟他说?他——司空骞陡然想起他与他来往的几句调笑,回忆起数年前,在他眼里还是个孩子的温灵隽仰着脑袋,满是倾慕和崇拜地说喜欢他……太荒唐了!他十二三岁时也说过要娶邻居家豆蔻年华的女孩,要待她好,可那不过是少年人情窦初开罢了。星野因修行风盛,风气开放,喜欢男男女女皆无妨,可温灵隽那时候到底太小了,谁会当真?司空骞想起在露浮山谷,那双坦诚的、掩不住心思的眼睛,顿时觉得心中沉闷难受到了极致。温灵隽何止当了真。
      半晌,他沙哑问道:“渡星门的人没找他吗?”
      “当然找了,私底下都找疯了。只是不敢大张旗鼓罢了。若让旁人知晓,他定会成为人人垂涎的肥肉。渡星门的小少爷在手上,能换到东西就太多了。”
      “……所以,白,”他顿了顿,“温灵隽到底哪里特殊了?”
      “他小时候生病,吃的药里有一味,叫仙云堕。”
      司空骞从沈寄傲口中听到这个名字,心脏仿佛被人用力攥住,几近窒息。宿命,他想起那个人说的这个词,那时觉得悲恸与愤怒,如今却在那两种情绪之余觉得,这真是天大的笑话。
      沈寄傲兀自解释道:“他彼时所患为‘冰封之症’,娘胎里带下来的病,此症属寒,古籍所载药方中,却也有一味属寒的,便是仙云堕的花瓣。我配的药方里,也都是灵气盛、属火的居多,换任何一个人来做药引,都最多只能让你饱足平静,而难以让你灵台清明。我已另派了人手去龙辰大陆寻仙云堕。所以,司空骞,”沈寄傲给自己舀了碗甜汤羹,“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
      司空骞低声问道:“什么机会?”
      “替我杀一家人。一家三口。今日酉时,绪风带你过去,他不动手。杀完之后,你尽可以带白鸢离开。到了幽歌,会有我的人接应你,领你去孟容光在的地方。”
      沈寄傲看来早有准备,慢悠悠说完便自顾自地喝汤。
      司空骞默然良久,才扔下一个字,“好。”
      他转身欲走,临到门槛,又回过头添了句话:“沈寄傲,我把你当朋友的。”
      沈寄傲笑了笑,“我也很欣赏你。”
      
      司空骞找侍女讨了坛酒,三两下攀上一个靠树荫的屋檐坐着。青黎的阳光永远这么好似的,明媚又活力,仿佛此地没有藏污纳垢的黑暗。他捧起酒坛朝天一敬,然后仰面喝了两大口。烈酒入喉,勉强抚平心乱如麻。
      渡星门那段浓艳愉悦的时光之后,是他所有可堪回忆的美满生活的终结。那时候他有亲人,朋友,理想。那之后,血海深仇压在肩头,他孑然一身。
      七年前,他带着温灵隽在后院玩,温灵隽缠着他要练剑,可他细胳膊细腿,手上一点儿劲都没有,根本拎不动他的佩剑。他只好伸手握着他的手,帮他分担重量,带他比划剑招,嘴里念着剑诀。他们没练两招,温行舟便突然亲自来找他,与他谈了两句后,他就察觉到他话里有话。他那时敏锐而正色地问了一句,温行舟定定看了他顷刻,随即告诉了他芜城出了事。
      他日夜以继地赶回家,先是崩溃地看到了庭院中侍女与侍从们的尸体,他心怀侥幸继续往后院走,见到了妹妹,最后是大开的房门里,父亲与母亲的尸体。他踏进那间屋时,里面还有一个活人,陌生人,站在母亲的梳妆镜前。他浑身绷紧了,喝问:“你是谁?”他的手紧紧握在剑柄上,随时准备拔剑而出割断那人的喉咙。
      那人慢慢回身,与司空骞对视的刹那,两行清泪就那么直直地落了下来。她有一头及膝的白发,朱唇粉面,右眼下有一滴鲜红泪痣。
      司空骞怔了一怔。
      那人仓促抹去眼泪,将目光移开,低声说:“我叫封春衣。”
      “……封春?”
      上古有善占卜者,名封春。他的后人便以此为姓。据说封春一氏,功法特异,会致人发白寿短,功法成时,眼下会长出一滴红艳艳的泪痣,而命数尽时,那颗泪痣便也随之暗淡。更玄乎的说法是,封春氏不是算命,而是看命。只一眼,便看尽你一生,喜悦与痛苦,悲惨或幸福。
      司空骞知道,是因为他爹同他说过。甚至问过他,若是知道此生与挚爱不得善终,还会按照既定的命运走下去吗?那时候他雄心壮志地回答,他会变得非常非常强大,保护好自己喜欢的人。那时候他还不懂,什么叫无能为力。
      意识到眼前人身份的刹那,他骤然上前,脱口问道:“你知道是凶手是谁对不对?”
      封春衣犹豫了一会儿,说:“我可以……我可以给你看,你娘临终前看到的最后景象。”
      司空骞这才发现,娘亲的眼睛还是睁着的。她平日素净温柔的脸上沾了血污,眼角隐约有泪痕,毫无生气,却又仿佛透出极致痛苦。司空骞心里疼得说不出话来。他死死地盯着地面良久,才问:“怎么看?”
      封春衣拿起梳妆镜,咬破指间,涂上一抹血,又将一滴血滴进司空影的眼眶。镜子里的影像颤动了两下,倏忽一变。
      司空骞睁大了眼睛。
      镜子无声地展示着剧烈对抗,他浑身战栗地看着,不知不觉眼里已蓄满泪水。那是他无法阻挡的过去,是既定的事实。
      影像消散,镜子照出他通红的眼与鼻,以及咬得发白的唇。司空骞记住了那两个女人的容貌,唯一的那个男人蒙了脸,却不妨他死死记住他的身形举动。
      封春衣将镜子摆回梳妆台,又道:“他们只是杀手,更大的主谋在你看不见的地方。但是……别这样看我,我不能说,”她叹了口气,“我不能害你。”
      司空骞几乎要跳起来,他嘶哑吼道:“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我家——”
      “怀璧其罪,”封春衣好像有些痛苦,嗓音微哑道:“也是……宿命。”
      直到今天司空骞都不明白自己家到底有什么值得人觊觎,甚至灭门。他想,也许是少年时的自己太幼稚了,总不叫家里人放心,所以那些真正重要的东西,他们都没有告诉过他。他们离开以后,他才发现自己眼前是一片迷雾,荆棘遍布。
      而宿命……占卜师说话似乎都那样藏头露尾,司空骞一再追问,封春衣却不再多说一个字。只有后来他几乎失控,质问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时,封春衣说:“是我多年前,错说了话,才致使如今局面。是我对不住你家。”她顿了片刻,又好意提醒道:“你日后……小心些你身边的……”她大约是只能说到这地步了,这一句未说完便猛地咳嗽起来,甚至呛出了血沫。
      
      锦胥与孟容光是金缕殿的人,林锦秋是续竹山庄的人。金缕殿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烧杀掳掠无恶不作,豢养真魔的行径更是令人不齿,司空骞带着折枝教精锐一举捣毁金缕殿总殿后,一把火烧了那污秽之地。不管金缕殿从他家抢了什么,多半也付之一炬了。这么看来,裘霜质倒是学了些他的手段。他又灌了自己两口酒,想到林锦秋。锦胥说那个男人是续竹山庄林锦秋时,他本是不信的。他娘与林道初有同门之谊,两家向来交好,续竹山庄初立时,他娘为此付出许多心血——这也是他爹说的。那时他娘常常不着家,他又小,总吵闹着要娘亲,爹便哄着他,又说那地方对他娘亲的重要性。他也怀疑过整个续竹山庄,可林道初来吊唁他爹娘时失声痛哭的模样不假,就算图谋他家的什么,也不至于蠢到要亲儿子前去。后来暗中调查一番,亦没发现什么不妥,司空骞便认为那或许是林锦秋与金缕殿同流合污,和续竹山庄没关系。除此之外,他也许还是想保留一些,能证明那些美好过往,证明爹娘曾存活于世的痕迹。一切尚在时,他只以为是寻常,失去了,方觉痛悔,恨不能从头珍惜一点一滴。
      
      司空骞跃下屋檐,将喝空的酒坛丢到一边,烈酒壮了他的胆气,让他决心去直面温灵隽。今日之后,他会送温灵隽去折枝教,叫人妥妥当当地将他护送回白垣。去幽歌最多七八日路程,这也是他与他最后的相处了。
      温灵隽正在房中用午餐,司空骞推门而入,温灵隽抬头便笑了,问他吃没吃饭,要不要和他一起。眼前人的身份从白鸢变成了温灵隽,司空骞再看到他,也从那张已长开的脸上寻到了愈多与小时候的相似之处。那笑起来腼腆抿着的唇角弧度,与少时一模一样,他此前怎么从未发现呢?
      温灵隽看着他,笑容淡了些,不安地抿了抿唇,“怎么了?”
      司空骞在内心沉沉叹了口气,喊他:“小隽。”
      瓷勺“哐当”碰在碗壁,蛋花汤洒了一桌。温灵隽仓皇起身,不知所措。
      

  • 作者有话要说:  情节过渡章,写了一大堆回忆,可能有点无聊,所以明天也更一章。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