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最近发生件事。
      帕图让星河他们去希西斯修道院查看一下。
      发布这道命令的时候,这个干瘦的老人皱了皱眉,越发像只偷油的老鼠……抱歉,真的很像,星河一边瞄一边走神回想自己在哪里见过老鼠偷油。
      帕图声音低沉,带着郑重,“你们伪装进去看一下,找到情报向我汇报。”
      “是。”
      领了任务的星河和库洛洛往外走,出门时路过帕图亲信,那个熊腰虎背的男人居高临下看了他们一眼,带着那么点不屑一顾的轻视。
      “库洛洛,他在鄙视你哦。”
      “不,他在鄙视我们。”
      日常斗嘴结束。
      虽然得到帕图重视,但是年龄带来的硬伤无法消抹,相比小营地那些整日为食物劳碌奔命的人,中央营地物资富裕,这里生活的人也强悍很多。
      
      库洛洛平日里喜欢收集信息,他向星河简单描述了一下希西斯修道院。
      流星街的前身是一个种族隔离地,各种少见而又怪异的民族被当权者驱赶到这里,任由他们自生自灭。接受了外面的宗教文化的种族也把名为信仰的火光带入了这里。
      外面是明光教,信仰唯一的神,掌控过去,现在,未来,全知全能的神,里面也同样如此。
      贫穷和苦难是信仰最好的沃土,明光教这里茁壮成长。
      总部为了流星街中央区,和长老会议们互帮互助,如同任何一个和宗教并立或者操控宗教稳定环境的政权一样。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分院立于流星街各地,并且这些分院有中央区总部的食物供给,承担着接受信仰,传播信仰,收敛尸体,并抚育儿童至可以独立生存为止的责任——不必说也明白,这种抚育是带着前提的。
      但无论如何,这里就是穷人的伊甸园,饥饿者的地上神国。
      
      希西斯修道院作为是他们的一个分支,算是流星街中算是较为和平的地方,他们除了收养幼童作为教会的基础力量外,很少参与流星街地方势力的纷争。
      这次帕图让他们去查看,看中的就是星河和库洛洛年幼,借用年幼打开防御。
      星河问:“如果他们不参与斗争,那么哪里来的食物?”
      库洛洛:“据说残留在流星街的宗教无论教义如何,对外都是统一战线。流星街中央区有明光教总部,他们之间应该有内部食物流通通道。”
      “如果让长老会议发现,这群穿长袍的人想要插手流星街的利益,那些宣称‘天上神国,灵归神土,精神的世界由万能的神来统治,地上的世界由人间领袖引导’口号的人居然图谋不轨。”
      “那怕是再深的信仰也容不下他们了。”
      
      星河反问道:“按照他们的口号,既然灵魂都归神,人间的供奉如何不归祂呢?”
      他觉得这些人纯粹是为了给自己披上一层好看的虚假的皮,所有的一切不过是胜者为王罢了。
      库洛洛拍了拍星河的肩膀,“毕竟精神虚弱的人需要一根脊梁骨支撑着他们。”
      
      边走边谈,他们很快到了中央训练场,找到了在和埃里克打架的窝金,两个人都是强化系,战斗的方式也一样,凑到一起格外有话题。
      窝金一副狂野野蛮人的样子,站在穿的板板整整的星河和库洛洛身边有点违和,他嫌弃原本的长袖妨碍他挥胳膊,便粗鲁的那袖子拽了下去,好好一件衣服被他撕成了破烂。
      
      喊完窝金,又把在外面各自忙碌的信长和玛奇找回来,信长自从和星河讨论完如何修炼刀术之后就找了一个地方打坐清心,意图化自身于万物,星河给他点了个赞,并觉得这像是修仙,玛奇的念线越发凝实,见到她的时候发现玛奇正拿着一个木偶,手中的念线绑在关节上。
      星河见过这个,在小的时候妈妈领着他和妹妹一起去街上玩,星河在路边看到有人这样演木偶戏。
      星河觉得玛奇也到了玩娃娃的时候了,又隐隐觉得不对,一转头,他看到玛奇身后躺着一个生死不知的人,身上还绑着念线。
      
      叫齐了人,库洛洛把帕图吩咐的人物告诉大家。
      库洛洛从小积累开会经验,甩这一溜文盲半文盲一大截。
      星河不会演戏,又拿着刀,生人莫近。
      窝金和信长不符合他们挑人的条件,长的太老,修道院喜欢挑选好看的孩子。
      所以,库洛洛和玛奇扮演受难儿童去投奔希西斯修道院。
      
      星河,窝金,信长,随时支援。
      
      .
      
      星河现在在希西斯修道院附近,他挑了一个高处坐着,朝远方眺望,那栋严密阴森的建筑在薄雾中若隐若现。
      跟个鬼屋似的,也不知道库洛洛和玛奇现在怎么样。
      出了中央营地以后除了衣服武器基本两手空空,重归贫穷。
      窝金虽然看起来很粗暴,但是心细的很,他假装成原本生活在别处,最近才靠近这里的流浪者,到这里之后不断打人和被打,在原住民中留下了一点小印象。
      信长和窝金是老搭档,也跟着窝金一起行动。
      
      星河则是隐蔽了身形,极少出现在众人面前,单调地看着希西斯修道院,晚上找到窝金和信长交换情报。
      希西斯修道院还是老样子,少有人进出,出去的人都是一席黑袍,面容肃穆,跟流水线产出来的一样永远是相同的模样。
      今天希西斯修道院依旧没有情况,星河估量了时间站起身,打算离开。
      刀还在腰间,在他微妙察觉到不对想要握刀的时候,一道重击狠狠击打在他的后颈上,夜般的黑幕袭来。
      他被人拦腰抱住,随后便生死不知。
      
      星河晃晃头,晕眩感还没消失。
      瞳孔中五颜六色的色块不时聚合又分散,视野不怎么清楚,只显出一个横放的菱形方块大小供他看清周围。
      这就够了。
      星河闭上眼睛,在脑海里一点点描绘这个地方。
      他被镣铐扣在湿冷的墙壁上,寒气咬着他的血肉钻进骨髓,保护身体的念力消失了,他置身于冰天雪地中。
      左边是各式各样沾血的刑具,星河依靠直觉摸索它们的功效,那里血污最深最多,那里磨损最多,想着想着,他又转了一下念头——不会那些常用的刑具因为更新换代最快,所以较其他的刑具更干净一点?
      右边是一个椅子,在座位中有不明的污秽痕迹叠加在一起,难闻的异味传来。
      地上洇着潮湿的痕迹,分外粘稠。
      这里的血腥气太重,重到腥味都让人习以为常。
      
      星河活动了一下手臂,僵硬疼痛,左耳边有一道微弱的呼吸声。
      气若游丝,星河怀疑不等他和这位不幸的邻居打招呼,对方就先嗝屁了。
      
      他不断调整呼吸,让身体发热,让血液驱赶蔓延在身体中的寒意。
      “塔塔塔——”硬邦邦的鞋子踩踏着地面,来者应该是一位身体发育状况良好的男子。
      
      男人停到星河面前,用一种怪异而又舒缓的强调,像是贵族为了凸显自己独特地位与平民分离而刻意制造的那种——做作的声音。
      “欢迎我们的小客人,虽然我们彼此都没预料到这种意外会面,但它并不让人厌恶。”
      他声音掐的极细,说话的时候犹如癫疯的丑角,用忽上忽下捉摸不定的强调恶意制造恐惧。
      湿热的气息喷到星河脸上,男人几乎是贴着他耳边念出这句话。
      自说自话的自大狂。
      星河在心里给这种人下了定义。
      他刚刚到流星街的时候实力不强,遇到过两三次这种人,渴望鲜血与虐待,并将自己所作所为称之为具有独特艺术美感的——垃圾。
      垃圾们都喜欢喋喋不休,不过他们都死了。
      
      星河睁开眼,用那双深黑如夜空的眼睛看着对方,嘴角扯开嘲弄的微笑,“说完了吗?垃圾?”
      “让我猜猜你接下来想说什么?”
      他模仿起对方的语气,“喜欢鲜血吗?我很喜欢,尤其喜欢它们涂在你身上的样子,你也会喜欢上你这幅样子,它是那么的完美,是世间最伟大的艺术品——”
      “嗯?”星河轻哼,“你是不是被打过?垃圾?”
      “不敢向施刑者报复,于是像只耗子一样躲在水沟里瑟瑟发抖——”
      
      “闭嘴!”
      男人深深吸气,他努力克制自己不让那些低晦的言语脱口而出,要克制、克制!
      他嘴角狠狠闭住,但是脸颊还是扭曲的变了形。
      
      然后星河就被打了。
      人嘛,总会有那么一点点............冲动的。
      男人扔下了鞭子,怒斥道:“你们这种罪人!满怀罪孽的恶人!必须要学会赎罪!神会抽出你们的骨头把它磨成粉末撒到恶沼里,磨碎你们的血肉让乌鸦秃鹫啄食——”
      他咒骂着星河离开了。
      
      星河双手被吊起,他扭动了一下肩头舒缓一下。
      旁边那个气息微弱的人还没死掉,他语气幽幽:“你不该惹怒他。”
      “人吗,总有那么一点冲动。”星河不在乎的回答。
      那人幽幽的笑了,“不过干得好。”
      
      “你是?”
      星河从男人的话猜出这里和宗教有关,这里除了希西斯修道院,还有什么呢?
      
      “我是一个罪人,一个骨头该被地狱火烧成渣滓倒进无底深渊,血肉满是罪孽该露天而亡任凭乌鸦和秃鹫啄食尸体的罪人。”那人压低口吻,语气懒散。
      不是,兄弟你给自己加的头衔太多了吧。
      这么爱用修饰词的吗?
      
      他叫飞坦。
      因为容貌秀丽被希西斯修道院接纳,但是无法尊崇神圣而被揪进地下牢狱接受惩罚。
      飞坦个子矮,被拷住之后脚尖够不到地,星河比他高一点,踮起脚尖勉强可以碰到。
      邋遢残废,在线芭蕾。
      吐槽完了之后,星河和飞坦闲聊起来。
      星河以为飞坦很小,结果一问年龄才发现这人比他大。
      “你这么大才长这么矮吗?”
      飞坦眼神瞬间恐怖。
      抱歉,戳你痛脚了。
      星河连忙改嘴,“不过听说有的成年人可以长到25岁,你还有时间拼一把。”
      在这个黑暗的牢狱,两人提起了身高问题。
      星河:“我不怎么注意饮食,随便吃吃喝喝,不过我觉得我的身高还是依照正常速度长的。对未来的期许啊,至少一米八吧,不是杂志上说一米七的男人都是二等残废吗?”
      “虽然我才一米四,但我是个有梦想的矮子啊。”
      
      飞坦毫不隐瞒的告诉星河,他跟星河一样大的时候也是长的嗖嗖的,后来——
      “后来呢?”
      飞坦说希西斯修道院收集儿童,会依照不同的方向培养,有专职武力的,专职外表的。
      他因为长的好看被喂了停止生长的药剂,“……为了防止我长成虎背熊腰。”
      飞坦很怨念。
      
      “哈哈哈……对不起,你真的好惨啊。”
      “不过,”星河满脸梦想,“虎背熊腰是男人的梦想吧。”
      “是啊。”飞坦在旁边附和。
      
      梦想总是要有的,不是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