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9、第 29 章 ...

  •   审神者论坛
      #最近新人少了很多,是我的错觉吗?#
      #0
      我发现论坛里少了很多求助的新人哎,有人知道怎么回事吗?
      #1
      附 1
      我也感觉论坛的萌新求助帖没有以前那么多了
      #2
      我我我我有话说,我负责引导新入职的审神者这一块,可以夸张了说,新入职的审神者数量呈跳水式下降。
      #3
      瑟瑟发抖,时政要破产了吗?
      #4
      话说最近好清闲啊……出阵任务也没有多少,是不是因为这个时政才减少招纳新的审神者?
      ……
      
      “虽然知道自己在创造奇迹,但还是忍不住惊叹。”
      研究人员c说道,显示屏里,量产型的审神者如同流水线产品一样源源不断地被制造出来,以往受制于审神者数量和灵力限制不得不压制付丧神诞生,相比肆无忌惮扩制造士兵的溯行军,他们在军队数量上出于弱势一方,现在这个问题被完全解决了。
      凡是光所到之地,皆映射它的存在,他想,如果不是对方被自己掌控,这个存在简直可以和病毒相媲美。
      病毒,研究人员c喃喃念叨,怎么会想到这个。
      
      由于时政暴兵,付丧神的数量直追溯行军,战局上占优势。
      并且先前的行动追查到了溯行军的大本营,无数蜂巢封锁那片时空进行清剿,经过压倒式的攻击和围困之后,溯行军的绝大部分有生力量都被剿灭。
      只剩下了小股力量潜逃到历史线上。
      只是历史线上也被蜂巢紧紧的看守着,纵向看时间,横向看空间,无论哪里都有蜂巢的身影,他们连成牢不可破的防线铁桶般守卫着世界。
      
      溯行军溃败已成定局。
      
      时政聘用的审神者们接到的任务越来越少,整日无所事事的呆在本丸闲的发慌,他们无法窥探出越来越平静的生活下隐藏的真相,或许有些人隐隐察觉不对,但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次大获全胜摘掉了时政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他们再也不用担心改变的历史悄然间摧毁他们的时代。
      有人提议将聘用的审神者从本丸转向其他方向,虽然没有溯行军但是灵能源是不可缺少的跨时代能源,多多益善。
      总的来说是开发多种游戏模式引导审神者消耗灵能源。
      
      此外,溯行军消失,可以适度减少时空中的蜂巢数量,减少能源消耗。
      多出来的量产型审神者可以参与社会生产的方方面面,最大限度的提升社会生产力。
      
      所有人达成一致,他们将迎来飞越式发展。
      
      在溯行军完全消失的那一天,所有蜂巢里的审神者突然停下脚步,宣告溯行军完全消失,维护历史任务完成。
      冠部和根部的付丧神们虽然没有联系,但肃清溯行军这个任务深深地刻在他们的思维情绪里面,他们不在同一时空同一地点,却一同心神激荡。
      
      暗231456本丸。
      鹤丸国永听到这个消息,他眼神一暗。
      路上遇到了其他本丸的付丧神,虽然接触不深,但同袍之情还是有的,互相打了招呼之后,鹤丸国永不经意问:“审神者呢?”
      对方指了指休息室,“在那里。”
      
      鹤丸国永朝休息室走去,室内231456号审神者正默默地盯着坏了的圆球投影仪,他仿佛失去了信号一样,一动不动。
      鹤丸进去的时候“咔嚓”一声锁了门,见审神者看他。
      鹤丸说:“星河。”
      
      鹤丸没想到所谓故人重逢会变成这样。
      当时他刚刚到暗231456本丸,暗堕就有个暗堕的样子,本丸里黑雾弥漫,阴气森森,随便两个付丧神随便一点小事就能拔刀相见,和他预想中的有些相似,又有些不相似——他不认为这就是时政给予的惩罚。
      直到新的付丧神到来,他的老熟人,星河。
      他想不出星河身上发生了什么,会让他变成如今这幅样子,眼里失去了感情和他记忆里的没有一丁点相似的地方,他几次想接触,却注意星河头顶有那个圆球的投影仪也看着他,红光一闪一闪似乎在录像。
      星河被监视着。
      鹤丸潜伏许久终于找到了把圆球投影仪弄坏的机会,就在战胜溯行军的这一天,这天过后不知道时政会如何处置他们,以后或许再也找不到机会了。
      
      “星河。”鹤丸说。
      对方反应冷淡,可以说没有反应。
      鹤丸一点点的试探,231456依旧没有任何回复。
      鹤丸隐约想起星河说起过自己的过往,他将自己知道的娓娓道来,“你记得吗?”
      “你总是说没什么好记的,说这些都是无聊乏味的过去,但我知道,你忘不了这些。”
      “这些就是你的过去,你怎么会把自己忘记呢。”
      
      “滴——”
      圆球投影仪发出声音,它飘向空中,“哎呀哎呀,发生了什么吗?”
      它绕着星河和鹤丸不停地转啊转,“怎么了,你们之间有什么不能让我知道的小秘密?”
      
      231456号没有像圆球汇报,也没有回答鹤丸,他推开门走了出去,圆球也匆匆跟上,独留鹤丸一人在屋内。
      鹤丸自嘲,是他托大了,幻想感情——或许可以称之为爱的东西能击溃世间所有的枷锁,让星河捡起自己的记忆,但冷冰冰现实的告诉他不可能。
      直接跑去时政中心把星河救出来可能性还大一些。
      
      他在屋里停了一会,突然看到星河停留的窗前留下一个小小的印记,他凑过去一看,是一个“?”
      是指尖无意识留下的。
      
      .
      
      圆球投影仪围着231456号前后左右不断的漂浮旋转,“231456,告诉我刚才发生了什么。”
      231456没有回答。
      圆球跑到231456面前,发出一道红射线,却被231456挡住,来不及向时政传出信号,对方已经伸手将他捏吧捏吧揉成了一个铁疙瘩,抛到角落里。
      231456号做完这一切像个没事人一样继续往前走,又突然停下脚步,捡起铁疙瘩放到兜里。
      它歪头,似乎也不清楚为什么这样做。
      
      研究中心的冰棺里。
      新的光信息流混着灵力流出,新的灵能源涌入。
      所有的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运行着。
      
      星河茫然地站在巨大的镜面上,看着无数的镜子倒映出他的过去,正如人照镜子左右颠倒,镜子里的记忆也走向完全相反的方向。
      他安静地看着这些记忆,似乎失去了思考这一功能。
      
      直到很久很久,有一道声音传来,像光那么快,又像光那么慢,缓缓地叩开了他的心扉,将他所看到的一切全部推倒,记忆不该如此,记忆不可变更。
      他眨了眨眼,模模糊糊的想到,他不喜欢随意推翻自己的过去。
      那些东西是融化在了血与肉里,粹着血肉诞生出了他的灵。
      否定他的记忆,便是否定了他整个人。
      
      他在虚空中画了一个问号。
      
      .
      
      研究人员c照常检测冰棺的运行情况,他揉了揉满是血丝的双眼,计算替班的人什么时候到。
      突然显示器上平稳的线条癫痫似的波动起伏,吓的研究人员c差点把手戳眼里,他连忙调开监视器,看到冰棺一层层地如绽放的冰花。
      编号为0的实验体扶着边站了起来。
      研究人员c连连调动监视器,想要看个明白,然后他看到了一双眼睛,像黑琉璃一样透彻纯净。
      
      早在发生异动的时候,研究人员c就发出了警报,但直到现在也没有人前来处理,他猛地连连按动示警器,手心冒汗,湿漉漉的,在台子上留下一个掌印。
      “咚咚咚。”
      有人敲响了大门,研究人员c飞奔过去将门打开,提到嗓子眼的心终于落了下去,他向不知名的存在千恩万谢。
      门外,来客有一双黑琉璃一样的眼睛,研究人员c握住门把的手颓然松开,在来客身后,有无数个和他一模一样的客人在安静的等待着,注视着。
      倒地的一瞬间,研究人员c突然响起了很久以前自己说的话,——这个存在和病毒一样。
      
      时政被复制体们攻占了。
      
      这一切发生在转瞬之间,波动小到生活在树冠上的审神者们意识不到发生的一切。
      直到有一天她们发现时政的工作人员全部换成了长相一模一样的十五岁的少年,穿着熟悉的制服,犹如冰雪堆砌的一般的容貌和气质,安静地坐在桌后向她们派遣任务、解答疑惑,有人问他,“小哥哥,原来的工作人员呢?”
      少年朝她微微一笑,笑的她神魂颠倒不知所措,忘记了自己的目的。
      
      临走的时候还念念不舍的问,下次来这里办事怎么联系他,少年指了指自己胸前的编号,“247”。
      审神者默念这串数字,简单的编号也让她心底生了花。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