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9、第 19 章 ...

  •   
      鹤丸国永换了幕末浪人最常用的和服,头上带着深色的斗笠,绳子勒在下巴上用来固定,他带着星河进了一家酒馆要了两壶酒和一碟小菜,斗笠没摘下,他熟门熟路地给星河倒上酒,“快要接近江户了,近来因为黑船事件路上查的严了些。”
      
      “其实先前几次俄国船队的到来、和英美的冲突已经让幕府鹤唳风声,但这次培理的言辞态度太过于骄蛮,使得小心翼翼的幕府更加胆战心惊。”
      “很快,那个世无安身之所的幕末乱世就要来了。”
      
      鹤丸国永举起酒盏一饮而尽,“真想快点看到那个时代啊。”
      
      星河头上的斗笠也没有摘下,他慢慢吃着饭,听鹤丸国永不断絮絮。
      
      “哎,似乎说了很多闲话,是不是吵到你了?”
      不等星河回答,鹤丸国永自说自道,“吵到也没办法,本性如此,姑且忍一忍吧。”
      
      星河全程没有回答,碗里的绿蔬比喋喋不休的付丧神有魅力的多。
      
      这家酒馆里人气不旺,在里面呆了一会也只有三三两两的食客进入,看到角落里有两个身份不明的斗笠男子,纷纷识趣的坐到其他位置。
      
      过了一会,几个束发佩刀的浪人进了酒馆,他们选了最清净空旷的地方,也就是离星河他们最近的地方。
      
      这些人落座以后,吆吆喝喝地让老板上好酒好菜,这些浪人大多是脱离藩籍或者原本所属的大名遭到幕府改易,将藩削去,以至于被迫流亡各地,但总而言之,其中的大部分人都处于一种薛定谔的没钱状态,可能今遭得人雇佣发了一笔横财,也可能明遭两手空空身无分文。
      
      但老板还是皱着脸将他们点的饭菜呈了上去,毕竟浪人轻狂,觉得受到怠慢说不定夜间就会来取他性命。
      尤其如今乱响初显,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老板默念了几句保命要紧就退到后厨准备食物去了。
      
      老板有一个如花蕾初绽的女儿,她愤愤的掀开帘子看向屋内的几个浪人,随后咬着下唇抛下帘子,帘子下摆晃了几晃,复归平静。
      鹤丸国永用筷子戳戳星河,不动声色的指指浪人又指指那个女孩,做口型说——有事。
      
      看他的样子,怕是家破人亡的大事。
      
      老板准备好了饭菜呈上,要退开的时候却听到一个面向粗狂的男人哑声说,“老板您的女儿也到了适龄的年纪了。”
      “如同一朵枝头的艳蕊正悄然待放,不知哪位游人有幸一览。”
      
      说话的浪人有老板两个宽,有那女儿三个宽,站在他身前,和面对一座小山也差不了多少。
      
      老板不住弯腰,口应喏喏,不知道该答些什么好。
      那女孩却忍不住了,她冲开帘子,插着腰往那人身前一站,直点那人面孔说:“我已经有心仪之人,还望你说话的时候三思才好。”
      
      “嗯——”浪人在同伴狭促的眼神下发出一声长叹,“不过我爱慕小姐的心思灼烧的我日日夜夜睡不着,难免头昏脑涨之下作出什么不可挽回的糊涂事。” 
      
      “你你!”
      女孩气的直跺脚。
      
      “我所钦慕之人乃是近来声名远扬的吉屋令四郎,近日因着出色的技艺多次登入大人府上,你便是想下手,也该好好思量思量。”
      
      “听着耳熟,”浪人和同伴交换了眼神,换成了更狎昵的笑,“似乎正是因出演‘蛇姬’而出名的野郎歌舞伎。”
      
      女孩气哼哼的放下手,“你知道就好。”
      
      “不过,”浪人的话没说完,“不知道这野郎歌舞伎是否和众若一样,借着那妖艳绚烂之姿,引得武士倾慕留下风流事。”
      
      这句话……江户初期,因着游女歌舞伎出演过多又伴着风俗不堪之事,以至于幕府将其强令禁止,导致后来选用年轻貌美的男子代替游女出演,众若又有年轻之意,这些人被称为众若歌舞伎,但和游女歌舞伎一样,众若歌舞伎表演中也时常发生年轻男子与观众的极情悖伦之事多次,以至于再度被幕府禁止。
      后来表演者剃去额发,专精于表演艺术才重新得到幕府许可。
      
      浪人的这番话,直直将女子倾慕之人贬低成游女之类。
      
      女孩气的发抖,她几次想把手里的碗摔出去,但几分挣扎后还是忍了下来,她眼泪含泪想着离开,却被浪人握住手腕,“话没说完,何必急着离开呢。”
      
      话音刚落,墙角里带帽子的鹤丸国永站起身来,大步向女孩走去,他这一动引得屋里所有人都看向他。
      
      鹤丸国永向下拽了拽斗笠遮住面孔,他走向浪人,抬手将对方握住女孩的手打落,在对方握住刀柄的瞬间先他一部击中鼻梁,浪人反应很快,在同伴受袭的时候已经围上来,鹤丸国永左手抽刀,反手握住划出一个漂亮的半圆,那些人的额前散发飘飘荡荡落下来。
      “希望各位好自为之。”
      他留了这些浪人一命,那些人的手仍旧握在刀柄上,在鬼门关前走了一回。
      
      浪人们挽着被打中鼻子的同伴匆匆离了酒馆。
      
      老板不住的道谢,女孩脸上也是劫后余生。
      
      现在这个世道不太平,各藩大名们少有励精图治之辈,多的是奢靡之徒,为了维持奢华生活的开销,乐的将原本的武士驱逐出藩,浪人越来越多了。
      
      鹤丸国永收了谢礼,顺便半明半暗的提出自己也是吉屋令四郎的仰慕者,多次于台下听赏他精湛的技艺,不知道女孩可否引见。
      女孩同意了,说明日便带他们前去。
      
      “你想做什么。”
      星河全程不为所动,安静的往酒盏里倒酒,他的手很稳,一滴都没有溅出。
      
      “吉屋领四郎。”鹤丸国永神秘微笑。
      “我想这次可以领着你去一个好的看台座位,将要出演的戏目可是精彩的很。”
      
      “在此之前,你要学会一门乐器。”
      
      三味线。
      “啊,会这本技艺的武士可是很糟女孩们喜欢啊。”
      鹤丸国永拿起乐器给星河看,“和任何一种乐器一样,上手容易精通难,不过依着你的年纪,少年气重了些技艺粗糙些也可以理解。”
      
      “太麻烦了,哪怕借用吉屋令四郎的身份进入道场,也无法过多停留。”
      鹤丸国永揉了揉脑袋,“可是如果直接前往说希望拜入道场的话,恐怕瞬间就被会识破身份。”
      “天然理心流的道场内,藏得可是壬生狼的种子。”
      
      “换句话说,这次可以相当于潜入壬生狼之中。”
      
      “歌舞伎表演也不可能次次上门。”
      “不用次次,我们只要观赏最盛大的那幕戏就好了。”
      
      “关于刀剑付丧神与不可违背之历史,关于天才剑士与不可更改之命运。”
      “这几个词语摆在一起,可真是让人心神激荡啊。”
      
      鹤丸国永计划在吉屋令四郎这里暂住,顺便就近观察天然理心流道场的情况,他用燃料染了头发弄成灰白色,又在紧闭双眼装成眼翳的盲人,宣称自己是受挫之后一夜白发的浪人,今次来是偶然间听到吉屋令四郎的吟唱,犹如天音使他重见光明。
      
      星河站在旁边,自称是“引路之人”。
      
      女孩早就听鹤丸国永解释过,想想当时这人拯救自己时的英勇姿态,只在心里暗自称赞。
      
      吉屋令四郎对他们的好感度很高,听女孩一说立刻迎他们进屋。
      知道目前两位无处可去,他提出两人留在这里,“近来愈发动荡,也是希望您能在我左右伸出援手。”
      
      不过为了行走方便,鹤丸国永提出让星河和他自己当乐师,手持乐器跟在吉屋令四郎左右。
      
      因为这个建议,吉屋令四郎也在闲余时间教导星河如何弹奏三味线。
      
      星河坐在和室内,用拔子拨弄三味线。
      吉屋令四郎正坐屋内细听,“没想到像您这样拥有精湛剑术的武士,在这一道上也颇有天分。”
      “不瞒您说,看到如今的您,犹如看到熠熠新生之初阳。”
      
      三味线的清越铮铮之音顺着风声传入院子,正在院子里喂鱼的鹤丸国永驻足倾听,“真是可怕的天赋啊。”
      
      没一会声音停了,有脚步声走下台阶,踏过石子路向这里靠近。
      鹤丸正装着盲人没有睁眼,但听声音也知道来者是星河。
      
      “说说你的计划吧。”
      “我想留一个悬念,戏剧引人入胜不就在于一点点揭开谜底吗?”
      
      “这出盛大的戏虽然不是我准备的,但我想一点点给你掀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