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2、第 12 章 ...

  •   
      星河的房间很干净,干净到没有床,没有柜子,墙皮脱落露出斑驳水泥层,冷风呼呼穿过窗沿的破洞,在屋顶盘旋呼啸。
      
      小女孩找了离窗最远的墙角,把钩子按进墙砖里扣紧,用绳子三缠两缠织出一面网,解下身上一层层的衣服披在网上系好,依靠两面墙和一面网作出一个简易的帐篷。
      她钻进这个挡风的简陋帐篷后,蜷着腿清理身上乱七八糟的零碎,一个豁开顶的易拉罐里面装满了一个个手搓成的黑色丸子,摔倒地上会发出爆炸声和恶臭,有那么一点杀伤力——假如吓人一跳也算的话。
      拴在一起的小刀、钳子、螺丝刀,她把护在心脏处的方形铲子头解下来,把它和原本捆在大腿边的三十四厘米长的木棍合在一起,做成一个完整的铲子。
      打火机,废纸,漏油的圆珠笔,奇形怪状的金属小碎片等等,她在小帐篷里一个一个数着,回想自己有没有丢了什么。
      
      数了一遍没有遗漏,她又把这些东西重新装回去,每次整理东西幸福感都会油然而生。
      她拿起漏油的圆珠笔,一个没注意指尖沾了蓝色油墨,她搓了搓这些油墨,在废纸上顺指针按下指印,拼出一朵绽开的蓝色花朵。
      清理了手上沾到的污痕,女孩在废纸上写:
      “来到流星街的第三个月……大概是72天,我有些记不清时间了。”
      “遇到了一个很好的人。”
      “就像是在漆黑的夜里走路,找不到前路,也不知道该怎么后退,一抬头看到了漫天的星星。”
      “星星很亮,也很冷,我知道它们在很远很远,我一辈子也到不了的地方,但是我很喜欢它们。”
      
      “咔嚓——”
      女孩被推门的声音吓了一跳,她使劲往墙角里缩却又突然想起这里是星河的房间。
      她悄悄扒开衣服,从缝隙中向外看。
      
      她看到一双眼。
      是星河。
      
      “怎么了?”星河问。
      女孩脸上还残留着惊魂未定的神色。
      星河莫名其妙,他一直用圆看着这里,没发现什么可怕的东西。
      
      “没有没有,还有谢谢你。”女孩连忙掀开帐篷从里面爬出来。
      她把身上乱七八糟的碎片举给星河看,“刚刚你不在我没敢动房间里的东西。”
      这里也没什么可动的。
      
      “窗户破了个洞,我想补一下,可以吗?”
      “随你。”
      
      女孩拿出小刀、铁丝、贴片、钳子,踮着脚站在窗户前,胳膊搭在窗沿上吃力的在破洞那里钉铁片。
      星河看了一会问她,“你冷吗?”
      
      女孩支支吾吾,“有点……也不是很冷,最重要的是风声很大,我觉得它会吵到你。” 
      “还有就是,破旧的房子会带来坏心情。”
      “坏心情让人难过,不是吗。”
      
      房间空荡而荒凉,星河从没想和这里留下什么联系,比如温情比如怀念。
      但是……  
      他接过女孩手里的铁钉和铁片,把钉子按进墙壁,墙上隐露出蜘蛛网一样的裂纹,“好了。”
      
      按完钉子,星河找了空地盘腿坐下,唐刀平放在膝盖上,开始冥想修行。
      
      女孩轻手轻脚的回到帐篷,她搓了搓泛着寒意的肩膀。
      好温暖。
      
      她拿起没写完的日记,“我想星星也不全是冷的,只是它们走过了千山万水,跋涉千难万险,累了,熄了光而已,在那个遥远的、星星居住的地方,它一定炽热而明亮。”
      
      第二天。
      清晨的薄雾,染着一层流星街特有的灰暗。
      “我出去了。”
      星河离开的时候对着帐篷低声说道。
      
      帐篷里钻出一个脑袋,女孩被啄烂的鸟巢一样蓬乱的头发十分醒目,她打着哈欠,睡眼惺忪,眼角还残留着分泌物,“再见,一定要安全回来。”
      
      .
      
      “喂,小子。”
      “你见过这个人没有。”
      星河被人叫住,那人左胸上纹着火焰纹章。
      
      那人拿了一张彩色照片,是一个双马尾清清爽爽的小女孩,穿着蓬松可爱的公主裙,面对镜头的时候明显有些羞涩和躲闪。
      “没有。”
      星河冷冷一声,转身要走。
      
      “嗬,小子,看都没看糊弄鬼呢。”
      那人嗤笑,伸手就要去拽星河,“老子看就是你把她藏起来了,还不过来——”
      
      新月般的白光闪过。
      “咚——”重物落到地上滚了两圈,站立的无首尸体脖颈处血流如注,血液直直向上喷涌。
      地上的头颅双目圆睁,飞溅的血液落到脸上,斑斑点点。
      他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里不止一人拿着照片找人,但星河速度太快,眨眼之间快的来不及阻止。
      直到飞起的头颅落在地上,那些人才猛地围成一团怒喝着冲上来。
      但也在转瞬之间,横尸遍野。
      
      先死的那个人身上还堆叠着无数步他后尘的尸体,远处的头颅安静的看着这一切。
      星河从血泊中拿起那张照片,血水沿着边缘滴滴答答乡下淌,他稍一用力,那照片便化成飞灰消散云间。
      
      一张两张三张,星河把那些人手里的照片全部销毁掉随即转身离开。
      
      “库洛洛。”
      刚进门的星河对在大厅里蹭灯光的库洛洛说:“你的残念除得怎么样了?”
      
      库洛洛思考一会,“除得差不多了,还剩一点尾巴。”
      他把衬衫解开,手背的皮肤上绽放着艳丽繁复的花朵,茎叶顺着手臂向上弯弯曲曲的延伸,根茎狠狠扎在心脏中央,“还有一点时间,花就完全开了。”
      
      “那么。”
      星河逆着光,在地面投下一个瘦长的影子,“我把除念师绑回来,免得误事。”
      
      库洛洛慢慢扣上扣子,“你不再考虑考虑吗?,每一次争斗都要做好准备,奔着失败而去的争斗没有任何意义。”
      “星河明知不可为而为,我看不出任何前路。”
      
      “库洛洛不是也做了很多超出能力的事吗?从小到大都是这样,嘴上说着要做完全的谋划,实际却是在刀尖上跳舞。”
      
      库洛洛:“这不一样,我的准备很早就开始了,早到他们还没有注意的时候,我想不出这样的谋划还会失败。”
      
      “一样的,在他们还没有注意的时候,不管是谁,清空就好了。”
      
      “星河还那么固执,那么千万不要死掉。”
      “借你吉言。”
      
      星河改变了作息,他每天都是很早出去,很晚回来,身上带着浓重的血腥气,偶尔飞坦路过还以为自己在刑讯室里。 
      十三岁快步入青春期的他身量日新月异,肉眼可见的一寸寸拔高,身上嶙峋的骨头几乎要刺破那层薄薄的皮肤,他身上开始褪去孩童的柔软和稚气,眼底沉淀了深沉的颜色,暗的像寂静漆黑的深海,无光的世界里只有荒凉和时间沉着的幽冷。
      
      他出刀越来越快,他也越来越显露出刀的锋芒。
      
      .
      
      小女孩来到这里依旧很少出去,每次一开门看到窝金那张凶神恶煞的脸和飞坦满是煞气的眼睛,她的脚就不自觉转了弯往回走,外面好可怕,我还是回家吧。
      “星河——”
      “不要吵我。”
      
      女孩丝毫不顾及星河的恶声恶气,她抱膝坐在星河身边,看着这个较她年长几岁但在大人眼里还是个孩子的少年,“我想和星河一起行动,无论是拾荒还是望风我都很擅长,我发誓一定能帮到星河的。”
      
      “你第一次发誓是绝不会吵到我。”
      “那个……我现在在和星河讨论正事怎么算吵闹。”
      
      “你帮不上忙,”星河睁开眼注视女孩,“我要去做什么,你一定知道的。”
      
       “我知道。”小女孩怯怯的说,“我觉得世上的事情不一定只有人杀我,我杀人。”
      “一定有可以安静生活下去的方法,星河不用日复一日困扰着,也不用在挣扎……然后坠落。”
      她伸出手,“你看我没有杀人,也在流星街生活了三个月。”
      
      星河微笑,“改变又有什么用,死了的人不会爬起说原谅,觉得放下刀就能内心安静的人——是不是太自私了,只要遗忘、微笑、平静的生活就能把过往的血腥全部洗掉,快快乐乐的享受阳光说自己是一个幸福而光明的人,被伤害的还没有原谅,害人的先原谅了自己。”
      他把女孩摊开的双手握成拳头,“我改变不了的,别想那么多了。”
      
      “可以的,从现在开始就可以改,”女孩低着头,“不要看过去,看着未来吧。”
      星河:“所有人都在互相杀戮,不杀即死。”
      
      “他们都如此,你便要如此吗?”
      星河没有回答,他理了理女孩的头发,“过几天有飞艇来流星街,我送你上去,小心一点不要再糊里糊涂地回来了。” 
      
      “你呢。”
      “我啊,我属于流星街啊。”
      
      星河说完起身要离开,女孩急着拦住他刹不住脚步,猛地撞到星河的腹部。
      星河闷哼一声,把女孩拽开。
      
      “那是什么。”
      女孩扯开了衣角,下面是一圈又一圈的绷带,腹部中央有一道长长的渗血的痕迹,是一道差点能将星河拦腰斩断的伤痕。 
      
      “不该你的事。”星河神色冷清。
      “什么叫不该我的事,我们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了那么久,说了那么多话,产生了那么一点微小但是清晰的联系,怎么能说不该我的事。”
      
      “说了又如何,你自己尚且只能勉勉强强活着,何必多费心关心别人。” 
      “那你让我跟着你。”女孩死死拽着星河衣角,“否则我不会让你离开的。”
      
      星河把女孩的手指一点一点掰开,“好好在这里呆着,不要胡思乱想。”
      
      .
      
      “星河为什么要帮她呢。”
      刚刚晚归的星河遇到了熬夜的库洛洛,对方提了这样一个问题。
      
      “你觉得她像不像我,刚刚七岁,被扔到流星街,混着一点阴谋,然后哭哭啼啼的不敢下狠手。”
      “最后一点我无法同意,刚看到星河的时候,你在向远处眺望,脚边堆了一地的尸体,哭哭啼啼这种事我并没有看到,没看到即为没发生,所以最后一点不符合。”
      
      “在你没看到的地方,确实发生了。”
      “那么星河哭了吗?”
      
      “或许吧。”
      面对这种暧昧不清的回答,库洛洛微微一笑,那就是难过了。
      
      他无意继续讨论过往,“有一件事想告诉星河还有……左前方阴影里的你。”
      女孩从阴影中走出来,她悄悄和星河打了招呼,低着头不再言语。
      
      星河皱眉,“你怎么不待在屋子里。”
      库洛洛:“是我叫她出来的。毕竟对于自己的命运,每个人都有知情权。”
      
      “塞林思长老希望和星河达成和解,用我做中间人,我觉得这件事对星河没有危害就暂且听了一听。”
      “他说希望星河把女孩交给他,塞林思长老可以既往不咎过去的事情,并且全力支持你,并且他还有一项秘密武器——据说可以预知命运的秘密武器。”
      “你觉得呢,星河。”
      
      “我不想考虑。”
      星河拉起女孩就要往回走,却听见库洛洛对女孩说:“那么,你觉得呢。”
      
      女孩迟疑的问:“他们为什么要找我,星河受伤和我有关吗?”
      星河抢拍,“不是,和你无关。”
      
      他声音里藏着隐怒,“喂,你听到我的话没有,不要自作主张,安安静静呆在屋子里,直到离开流星街。”
      库洛洛盯着女孩看了一会,“真是困扰啊,不过既然星河这样决定,那也只能这样了。”
      
      星河带女孩上楼时太急,女孩一个踉跄差点扑倒在地,回了屋子女孩歪歪扭扭的要往小帐篷里钻却被星河一把拉住。
      “你脚怎么了。”
      “没什么——”
      
      星河看了看她的脚腕,刚刚上楼的视时候扭到了鼓起红肿。
      他找飞坦取了一点药回来给女孩敷上,“怎么那么不小心。”
      
      女孩乖巧的坐着,声音又软又轻:“星河在关心我吗?”
      星河:“你总是胡思乱想。”
      
      “星河关心我,所以我也很关心星河,还有对不起。”
      “那道几乎让星河死掉的伤痕也是因为我吧。”
      “那天我想让星河停手,星河说我什么都不懂知道了也没用,也是因为我吧。”
      “我啊,一边假惺惺希望星河放下刀,一边却不知道星河在为了我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星河:“我没有不喜欢。”
      女孩:“可是也称不上喜欢,对吗?下第一刀的时候尚且可以说为了活命,第二三刀以及以后的无数刀砍出的血液从脚踝向上,把星河的未来和意气全部磨损掉了。”
      “我偶尔觉得星河,只是在等一个死亡的结局罢了。”
      
      “抱歉,说出这种逾越的话。”
      “你总是胡思乱想,我会把所有的事情解决掉,在这里等我。”
      
      他抬头看向女孩,罕见露出一个堪称温柔的笑容,阴云密布的天空破开一道缝隙,让那堪称珍贵而耀眼的阳光泄露出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