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9、在渊9 ...

  •   久渊一直以为自己死了,死在了那佛修大能的一杵之下,意识归于黑暗。可现在他才发现自己还没死,而且,耳边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和他说话,还伴着吵杂的争斗声。
      是谁?
      “阿久……”
      “阿久……”
      “阿久……”
      啊,是名翳,对,一定是他,他怎么了?
      自己呢?自己又在哪里?
      “阿久,别睡了,你已经睡了够久了……”
      名翳的声音中,带着一种虚弱,还有死气,和绝望……
      久渊慌了,不知缘由的心慌,还伴随着刺痛。
      名翳怎么了?为什么会那么虚弱?他在和谁战斗?而自己又在什么地方?无法动弹,不见五指。
      “阿久,吾心悦你……”
      恍然间,久渊全都明白了,这两百年间,自己,或者说自己的身体,都干了些什么,还有,眼下正在发生的事。
      还有,久渊快死了的事。将要……将要死在鸣渊的大阵之下,死在,自己的剑下……
      那是,名翳……
      那是,他的友人……
      总是关心自己的安危,却别扭地不想让自己察觉……
      总是来这蹭酒喝,夸他的酒是世间至高的佳酿……
      那是,心悦他的人和……
      他心悦的人啊!
      
      久渊的双眼迅速恢复清明,手下剑锋一转,斩断了连接大阵和名翳的凭依——锁链。
      在久渊恢复神智的瞬间,空蝉大师就喷出了一口鲜血,难以置信地看向这边,看见久渊直起身,托着久渊的头,让他小心地靠在自己的怀中。
      当机立断,空蝉喊了撤退。
      佛修一众迅速聚集在一起,一朵金莲在他们的脚下绽放,载着他们迅速离去。
      名湛看了眼久渊和名翳,叹了口气,追着金莲而去。
      他可没打算放过那帮佛修,龙岛也没打算放过鸣渊塔。
      他们的帐,要慢慢算。
      
      而名翳和久渊这边。
      名翳安静地靠在久渊的怀里,伸出手,描摹对方的面容。
      虽然如今,名翳眼中的久渊已经模糊不清,但他能够确实的感觉到,这就是他的久渊,光是这份感知,就足够他幸福地叹了口气。
      如今放松下来,名翳只觉浑身如被山丘碾压,双眼眼皮也愈发沉重。
      “阿久……好久不见。”
      “能……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吾想……”最后几个字,飘忽于呢喃之间,不太真切。
      向你讨杯酒喝。
      
      久渊搂紧了名翳,埋首于其银丝之间。
      “好起来。”
      “等你好起来,我就请你喝酒。”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