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0、第二十章:盆景 ...

  •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年时间眨眼飞过。
      
      林清已经完全适应起了同和镇上的规律生活,也能利用抄书和在布行的工作,堪堪负担起自己的束脩,然而笔墨纸砚还有些日常吃食开销都是林三牛和张氏两人当心着,林三牛只要不农忙,就会跟着林大娃的驴车到镇上看林清。
      
      这一年家里给林大娃说了门亲事,对象是李家村的,据说家中条件尚可,长得也端庄,性格柔顺,林大娃非常满意。只等过完年就把亲事给办了,将新媳妇迎回家。
      
      也因为如此,林大娃如今来往同和镇愈加频繁,一个是想趁着年关将近,多做点生意多攒点老婆本,另一个也是各种采买准备结婚的东西。
      
      布行里的生意也是一天比一天好,很多人家平时没有钱买布料裁新衣,到了年底则是攒着钱,只要不是日子实在过不下去的,都会给家里老人孩子做一件新衣服。故而这几天林清和张立学两人都忙得脚不沾地,连中午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到了晚上林清除了要完成每天给自己的学业任务,还要把白天的账目捋一遍,好让张春生知道店里哪些布匹比较走俏,赶紧补货。
      
      就这样一直忙到了腊月二十六,张春生准备二十七就关门回张家村过年了,故而给林清封了一个红封,准许他二十六打烊之后随着林大娃的驴车一起回家。
      
      张春生给林清红封的时候,林清就摸着感觉比较厚实,等无人时打开一看,竟发现给了足足一两银子!加上这段时间抄书得的钱,林清难得手头余了二两银子。
      
      等到快打烊的时候,林清有些不好意思地问张春生仓房里一批沾了点其他颜色的棉布能不能卖给他。
      
      这批棉布都是素色的,因为和另外一种蓝色的布料运过来时放在了一起,加上当时正好遇上下雨天,搬运时一个没注意沾上了雨水,把素色的布料上染上了一块块蓝色的颜色,甚是不美观。张春生原本打算等过了这阵子空了再把这些有瑕疵的布料拿出来晾晒一番然后挂出去折价卖了,倒没想到林清看上了这些布料。
      
      “掌柜的也知道我家里情况,这不快过年了,想给家里人带点布料回去裁件新衣服。”林家这两年靠着驴车的收入日子过得是比以前好了,但是唯独林家三房依旧是省吃俭用的,就怕林清过两年读书赶考需要银子,一向是能省则省的。
      
      林清好几次回去看到张氏和林三妮都穿着两年前的旧衣服,张氏也便罢了,林三妮今年十六了,林二妮都已经开始相看人家了,按理说马上就应该轮到林三妮了。可是张氏为着林清,却是闭口不提相看的事情,就为了让林三妮多留几年,多帮家里干几年活。
      
      林清之前还没留意,也是最近几次回家慢慢琢磨出味道来的。虽然林清不赞成这里的姑娘未成年就嫁人生子,但是对于张氏的想法也是不敢苟同。可张氏不说,他也没办法说什么,只能每次回家,都偷偷给林三妮带一些镇上的头绳发饰,教她一些常用字,希望给他这个姐姐的精神世界带去一丝欢愉。
      
      张春生也没含糊,直接按照最低的价格四百文一匹的价格卖给了林清。林清最终挑了两匹素色棉布并两匹晕色的蓝色棉布,又将自己之前陆陆续续准备的给家人的小礼物都整理出来,等着林大娃过来接他。
      
      等张氏和林三妮拿到布料的时候,连连责备林清乱花钱,但是两人脸上的笑意去怎么也止不住。林清心中也是暗笑,他就说么,哪里有女子不爱美的?就算是他现在变成男儿身了,有时候也忍不住对着那些好看的衣裳首饰发一下呆,更何况张氏和林三妮呢?
      
      林清拜托张氏帮他做几件衣服孝敬长辈,张氏听了也是赞同,这几年为了林清读书,大家没少费劲。虽然后来林三牛说林清读书的钱不用公中出了,但是大家明里暗里的帮助张氏还是心中有数的。故而拉着林三妮很是下了一番功夫,赶在过年前给家里人都做了一件新罩衫。
      
      北方的冬天冷,一般农家一人也就一身棉衣,但是这总不可能穿一整个冬天吧?所以家贫的人家就会做几件罩衫穿在外面便于换洗。等开春了把棉衣一脱,直接穿罩衫,也算是一件衣服了。所以罩衫在农家还是非常受欢迎的。
      
      林清带回来的布料刚刚好够家里老少一人做一件罩衫,林三妮心细,还将染到颜色的地方绣了一些花草,很好地遮盖掉了颜色上的瑕疵,让家里每个拿到罩衫的人都喜不自胜。
      
      林清还贴心地给家里人准备了一些小礼物,虽然不怎么值钱,但也是他在镇上的时候各种淘换回来的,比如说给林二娃准备的刻刀,就让喜欢木雕的他惊喜连连。
      
      这个年过的无比舒心,林家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到了正月初三就是林大娃娶妻的日子,林家张灯结彩,亲朋好友齐聚一堂,无比热闹。
      
      林大娃更是一整天都张着个嘴笑,让林二娃嘲笑他是真的乐的合不拢嘴!
      
      “二哥,你这是在干嘛?”堂屋里不时传来欢声笑语,林清被刘氏指挥着给大家端茶倒水,等忙完一阵准备去灶房再烧点水的时候,却看到林二娃也蹲坐在灶房里拿着沙皮打磨着什么东西。
      
      可能是太过投入,林清的出声将林二娃吓了一跳,连连拍打自己的胸口才压住了跳到嗓子口的心脏:“你这人走路都没声音的,想吓死你二哥啊?”白了林清一眼,林二娃继续投入自己的工作中去。
      
      林清看了一阵,倒也看出他在雕什么东西了,不由有些赞叹道:“二哥,你现在手艺不错啊!雕的这个盆景有模有样的!”
      
      林二娃去年已经结束了他的学徒生涯,如今有空了就下地干干活,他师傅那边有活来不及做也会跟着他师傅去一些大户人家做上十天半个月的活再回来,村里哪家人家要做个什么家伙什,也会求到林二娃这边。现在林二娃也算是个手艺人,在村里的大婶大妈眼中可是很不错的相看对象,都积极得想给林二娃说媒撺掇,可惜李氏对这个唯一的儿子宝贝的很,横竖没挑中,到现在还没正式给他定下。
      
      林二娃倒是无所谓,他也是个痴人,学了五六年的木工活,对木工雕刻越加痴迷,只要一有块好料子就手痒想要雕刻些什么东西,对旁的都不甚在意。
      
      因为林清和林二娃现在都不常在家,两人交集也是最少。除了小时候林二娃因为不满只供林清读书而对林清发了次脾气外,堂兄弟两个也算没啥矛盾,但感情也说不上好。一个痴迷着木雕,一个忙着读书科举,基本上就是回家了也是各忙各的,很少碰头。
      
      如今倒是第一次让林清直观得看到林二娃的手艺,忍不住有些赞叹。
      
      林二娃眉头一挑,手下动作却是不停:“小子果然读了书有点学问,还知道这是盆景。我上次去李员外家做活时看到他们厅里摆的,说是寓意多子多福。我这儿还差一些,赶着弄完给老大送去,让他以后多生几个小侄子给我玩玩。”
      
      林二娃和林大娃之间年岁相差少,小时候玩的更多,感情自然也更深厚一些,他手上雕着的是一株石榴盆景,一般寓意多子多福,现在只差打磨光亮就行了。
      
      不得不说这个盆景做的非常惟妙惟肖,枝头的一颗颗小石榴悬挂在那儿,好像真的等人去采撷一样,如果放到现代也能称个艺术品。
      
      “二哥,你这个盆景拿出去卖也能值点钱吧?”林清忍不住摸了摸木雕盆景上的叶子,上面竟然连叶子的脉络都细细雕刻出来,每一片都薄如蝉翼却有栩栩如生,看来很是费了一番功夫。像这样的纯手工打造盆景搁现代往外卖,少说也得有个三四千块钱的才拿得下。
      
      林二娃嗤笑了一声:“卖出去谁要啊?咱村里谁会买这个玩意?还不如一张小板凳来的实在。到镇上人家有点钱的,都要大师傅雕的盆景,就算贵也要买有名气的手艺人的。如果能做的新奇、做的出类拔萃,那搞不好还有人赏识,像我这种刚刚出徒的,人家可看不上。”读书人就是天真,以为做啥都那么容易啊?像他们这种手艺人想赚钱,要么靠名气,要么靠本事,否则想赚几个钱呐,比登天还难!
      
      然而林清的双眼却是越来越亮,脑海中的一样东西一闪而过,或许这就是个机会!忍不住压低声音对林二娃道:“二哥,我有个赚钱主意,你要不要听?”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