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5、第十五章:碰壁 ...

  •   林清拿着手中沉甸甸的钱袋,里面装了整整十两银子,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爹,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银子?”该不会把娘那边存了这么多年的私房都拿出来了吧!
      
      林三牛心中百感交集,微微轻叹了一口气道:“我把另一株人参也给卖了,得了二十五两银子。昨夜你大伯和二伯各送了三两银子过来,你爷奶也给了五两银子。你现在放心读书吧!昨天爹也和荀夫子谈过了,镇上的陈秀才一年要五两银子的束脩,但是他学问好,肯定能把你教好!剩下的银子你要买些笔墨纸砚还要买一套什么集注。”
      
      林三牛估不出这买一套书得多少钱,所以只好多给林清带上一些,穷家富路,总是不错的。
      
      说不肉疼,那是假的。那可是整整十两银子啊!赶牛车风里来雨里去大半年才能赚下这么多钱啊!
      
      可是林三牛只要一想到荀夫子脸上的笃定,对林清的赞许和不能读书的痛心,林三牛就只剩一个信念了——读书!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供娃读书!
      
      林清自然知道这拿出十两银子是有多不容易,这不是单单十两银子的事情,这是一个开始,这是一个项目的前期投入,后面只要一路读下去,需要的银子何止十两?
      
      “爹,要不咱还是别读了?”林清试探着说到,想要打消林三牛这个想法。
      
      林清看着林三牛不过三十有二,鬓发里已经有了几根白发了,常年风吹日晒皮肤黝黑又带着皱纹,手掌因为干农活而变得关节粗大,一年到头只几身衣服替换。就算是现在日子稍微比之前好过了,有什么好吃好穿的林三牛第一时间还是想到的林清,自己则节俭到过分。
      
      他娘张氏日夜操劳,这三年也是华发渐生;他姐姐林三妮一个十四岁的小姑娘也跟着每日干活,花一样的年纪背负着不属于她的沉重。
      
      这些变化都让林清每时每刻都不敢松懈下来,急切的想为这个家庭做些事情。现在他觉得既然有办法能让家里减轻一点负担,能更快地给他们过好日子,为什么不呢?
      
      “不行!不能有这种想法!”听到林清的话,林三牛的神色一肃:“狗子,你爹这辈子也就这样了,种地赶车,靠天吃饭。但是你不一样啊狗子!荀夫子说了,你脑子灵光,是必定能考中的!去镇上当伙计自然比种地好,可也是被人使唤的命啊!如果能做官老爷,能被人尊称一声读书人,那才叫是真出息,那才是咱老林家祖坟上冒青烟的大好事!咱家现在近况也比前几年好多了,钱的事情不用你操心,你爹我肯定能把你供出来!”
      
      林三牛说的斩钉截铁,眼中甚至出现了希翼的光芒!他虽质朴,所说的话也是发自他的真情实感,并没有过多的深思熟虑,但正是因为这些简简单单的话语,表明了这个农家汉子是多么希望能打破这个阶级的桎梏,希望能有朝一日不用靠天吃饭,能自己主宰自己的命运!
      
      而这样发自内心的渴望,如今被他安放在了林清身上。仿佛上面的一个世界给他只是微微地撕开了一个小口子,他也要将这个口子捅破,将自家儿子送上去。
      
      世界上就是有这样一群人,活在生活的最底层,但是只要有一丝光亮,他们就能锲而不舍得追逐!
      
      林清微微有些被震撼到了,被林三牛充满渴望的神情,被他语气中的斩钉截铁!
      
      林清不是不知道在这个世界里,“士”阶级的人才能真正活的有人权,就连皇帝也是和士大夫共治天下。可是他现在的生活如此单纯平静,这不正是他前世所苦苦追求的不是吗?
      
      可是最终,林清还是在林三牛的目光下答应了下来。
      
      因为那样的目光,让他想起了前世的自己,眼神如此坚定而充满自信地对林夫说:“老爸,你瞧好了,我毕业后肯定能建立起自己的实验室,总有一天要让全世界都知道我的名字!说不定我还能拿个诺贝尔奖呢!”林父当时也是这样满目希翼得看着他,但笑不语。
      
      那时的意气风发,那时的自信飞扬放佛是曾经另一个林清,却被自己用了短短七年时间毁去。
      
      变成了一个只希望能获得生活平静,对万事万物都失去信心的颓废之人。
      
      或许,在这个异世重拾自己,寻找自己,才是上天又给他一次生命的意义所在。
      
      “这篇文章毫无意义,狗屁不通!这样的学生也叫聪慧不凡?我真是大失所望!荀子才,你是不是真的老朽到不知所谓了?走吧走吧,不要打扰我温书了!墨书,送客!”
      
      陈秀才翻看了荀夫子带来的林清的文章,一边看一边在那边贬的一文不值。荀夫子一个气不过,直接道“你这个年纪写的文章,指不定还不如这孩子呢!”陈秀才立即就翻起了脸,手指就差点戳到荀夫子的脸上了,将师徒两人都狠狠地羞辱了一番!
      
      随着“嘭”地一声陈家的大门被关了上去,荀夫子一个踉跄差点摔了一跤。
      
      “夫子,您没事吧?”林清有些担忧地搀扶起荀夫子,怎么也没想到明明是荀夫子带着他来拜师,结果却被陈秀才一顿羞辱,还连人带东西地赶了出来。
      
      荀夫子没让林清继续搀扶他,蹲下身子将散在地上的十几张纸一张张给捡了起来,弹掉上面的灰尘后才站了起来。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