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老总你行的05 ...

  •   酒楼生意火爆,好多人都在外面排着队,等着服务员翻台。
      
      周朔一行六人,来了以后问也不问,直奔二楼常去的包间。
      
      包间里坐满了人,大圆桌首座上,是位挂金项链的的黑壮大哥。
      
      见有人突然闯入,大哥爆脾气就上来了,“你他妈找谁呢。”
      
      大哥一发话,圆桌周围的小弟们纷纷站起来,个个青龙白虎,一看就不好惹。
      
      小朋友们哪见过这阵势,周朔吓得腿软,带着五条尾巴拔腿就跑。
      
      李鱼在楼下选了个好位置看戏。
      
      几只唱戏的猴子张牙舞爪的跑上楼,又灰头土脸的滚下来,贼有意思。
      
      他不紧不慢的喝完茶,直到手机响起,才站起来冲着某个方向挥手,“这边。”
      
      周朔看见他,也跟着挥挥手,背后的人一边走,一边叽叽喳喳,“周哥,陈井这啥意思,怎么换地方也不通知一声。”
      
      “我哪知道!”周朔满心烦躁。
      
      “陈井那逼吃错药了吧,”那人还在说,“你看他那打扮,也不嫌寒碜。”
      
      周朔抬头望过去,那身衣服邋里邋遢的,皱巴巴的,光是看着就倒胃口。
      
      等到几人走近,李鱼招呼六人坐下。
      
      他把菜单递过去,“想吃什么点什么,别客气。”
      
      这群人整天跟着原主吃香的喝辣的,嘴刁着呢,专捡贵的点,最后还要了瓶红酒。
      
      “陈哥,抽烟。”周朔递了根烟过去。
      
      李鱼摆手,“戒了。”
      
      “开玩笑呢你,是嫌我烟差吧。”周朔拐弯抹角的诉苦,“这不是毕业还没找到工作吗,爹妈不给生活费,手里紧,只能买得起差的。”
      
      李鱼,“是吗。”
      
      周朔点头,“再过两天,怕是连这种烟都抽不起了。”
      
      李鱼转着手里的茶杯,语气不咸不淡,“那就别抽呗。”
      
      周朔脸色转冷,把那支烟扔到饭桌上,若是放在之前,陈井铁定摔一沓钱出来,让他们拿去花,而不是像今天这样假装听不懂。
      
      气氛毫无征兆的陷入僵局。
      
      其余几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派出一人打圆场。
      
      “陈哥,你之前不是说要去你家开趴吗,咱们定个时间呗。”
      
      “我家?”李鱼放下杯子,苦笑,“没了。”
      
      “怎么会没了呢?”有人纳闷喊出来。
      
      李鱼神色越发灰暗,在桌布下面偷偷掐了好几次大腿,终于憋出点金豆子。
      
      “我那矿一直交给别人打理的,谁知道那操l蛋玩意儿竟然跟我律师勾结,把我给坑了!”金豆子在他眼眶里打转,“老子他妈的现在什么都没了!”
      
      狐朋狗友们安静如鸡,谁都没有吭声,心里猜测着,事情到底是真是假。
      
      “那天在医院你怎么不说?”周朔疑惑,他可没忘陈井那天的傲慢样儿。
      
      李鱼低下头,唉声叹气道,“我这不是怕在兄弟面前跌份儿吗。”
      
      说得通,没毛病,陈井就是个很死要面子的人。
      
      周朔讪讪闭嘴,搁了筷子,彻底吃不下去了,陈井约饭的目的,他有了大概的猜测,要么是借钱,要么散伙。
      
      借钱没门,至于散伙,散就散呗,就陈井那性格,早他妈受够了。  
      
      就在这时,李鱼突然站起来。
      
      六人停下筷子警惕盯着他,生怕冤大头跑了,没人付账。
      
      李鱼一脸莫名,“都看着我干什么,继续吃,我上个厕所。
      
      周朔不大放心,远远跟上去,见人确实进了厕所,才倒回来继续。
      
      “周哥,你说这顿饭,他有钱买单吗?”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放心吃你的吧。”
      
      “就是,吃了这顿可就没下顿了,咱再添几个菜。”
      
      卫生间里。
      
      李鱼洗了把脸,又抖了抖衣服,他不喜欢烟味儿。
      
      正要出去,迎面走进来一个帅大叔。那长相,完全是中年版的顾徐,长相相似度高达百分之六十。
      
      李鱼猛地一拍脑门,想起来了,顾徐还有个舅舅。
      
      他脚下一转,决定也上个厕所。
      
      帅大叔放水放到一半,发现旁边多出了个人,他没放在心上,抖了抖塞回去,整理好裤子。
      
      李鱼在大叔走后不久,尾随出去,发现对方上了二楼包间。
      
      他沿着墙根走近,目光顺着门缝钻进去,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是医院的周院长。
      
      正想把门推开一点,听听里面的谈话,一只手,突然落到了他的肩膀上,吓得他差点喊出来。
      
      周朔正蹙眉盯着他,“你干什么呢。”
      
      李鱼把肩上的手拿开,“以为看见熟人,想借点钱,结果看错了。”
      
      周朔一听,瞬间想起方才有人说陈井买不起单的事,“你身上一分没有?”
      
      李鱼瞪大眼睛,“怎么可能。”
      
      周朔松了口气,“那下去吧,大家还等你喝酒呢。”
      
      回到饭桌上,顾徐舅舅和院长狼狈为奸画面,总是眼前跑来跑去。
      
      李鱼没心情吃喝,端着茶杯站起来。
      
      “我心里清楚,就我这脾气,没人真愿意跟我玩儿,你们围着我转,不过是因为我手里有点小钱。现在我没钱了,大家心里想什么我知道,这顿算是散伙饭,从此以后,你我各走各的道。”
      
      在场没一个人说话,过了好半天,李鱼手都举麻了,周朔才带头站起来,跟他碰杯。
      
      李鱼笑了笑,“该说的话我都说完了,大家慢慢吃,我先走了。”
      
      众人唏嘘,不知道该上哪儿再去找一个草包富二代当饭票。
      
      愣怔间突然发现,买单的人不是往收银台,而是往大门走,六人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李鱼脚步很快,经过经理时,顺便丢下一句“今天的单他们买”。
      
      走出去没多远,追来的人在大门口被拦下。
      
      听见有人叫自己,李鱼回头招手,“不用送,大家回去接着吃吧。”
      
      周朔气得跳脚,送你麻痹啊,老子是想让你付账。
      
      他掏出手机打电话,一接通就冲着那头吼道,“陈井,你他妈耍我们呢,赶紧回来把账付了。”
      
      李鱼隔着一条马路,听着电话跟他对视,“菜是你们点的,也是你们吃的,关我什么事。”
      
      周朔,“我们他妈的没带钱。”
      
      “哦。”说话间,车来了,李鱼拉开车门坐进去,“那就叫你爸妈来领人。”
      
      周朔气疯了,冲着电话大声咒骂,李鱼直接挂了电话,顺便拖黑。
      
      司机瞥了眼后视镜,“跟朋友吵架了?”
      
      李鱼摇头,“不是朋友。”
      
      司机笑了笑,就听后座的青年问,“您觉得什么样的人才能称为朋友。”
      
      “嘿,你这可问对人了。”
      
      司机人不可貌相,以前竟然是混黑的。
      
      辉煌的时候,周围人对他称兄道弟,巴结着喊大哥,等出了事被抓进去,所谓的兄弟们个个逃得远远的。
      
      反倒有个曾经受他帮扶过的人,每两个月就来看他一次,送钱,送吃穿用度,还接济他的老婆孩子。
      
      李鱼听完没出声,脑袋靠在窗户上,看外面的夜景。
      
      他在心里问1551,“你有朋友吗?”
      
      1551,“没有。”
      
      李鱼说我也没有,“我一直在孤儿院长大,没有家人,也没有朋友,他们都欺负我。”
      
      “他们为什么欺负你?”1551好奇,“你惹他们生气了?”
      
      李鱼垂下眼,“没有,我也不知道。”
      
      车子驶出繁华的街区,十几分钟后,拐进了一个老破旧小区。
      
      小区灯火点亮,唯有一栋楼黑漆麻乌。
      
      李鱼付钱下车,来到电箱前,箱门开着,断了的那根保险丝还在冒烟,有股烧焦的味道。
      
      “1551,工具箱里有改锥和保险丝吗?”
      
      “有。”
      
      “给我。”
      
      “抱歉,你没有权限。”
      
      李鱼拧起眉,“别闹,快点。”
      
      “抱歉,你没有权限。”
      
      这他妈是中病毒,从AI退化成复读机了么,李鱼暴躁了,“1551,作为辅助系统,你必须全力配合我。”
      
      1551说,“抱歉,你没有权限。”
      
      李鱼站在飘着烧焦味的空气里,终于意识到,事情大条了,他被禁止使用的不只是武器,而是所有。
      
      他揉着抽痛的额角,咬牙问,“究竟怎么回事。”
      
      1551认真科普,“每个世界,你的万能工具箱都须重新开启,开启谜语为反派的土味情话。你得到的密语越多,开箱后能动用的工具越多,其中包含重要的保命道具哦。”
      
      “注意,每个世界的保命道具只能使用一次。”
      
      李鱼精神恍惚。
      
      难怪办理入职那天,人事一脸敬佩,说他是唯一有勇气留在新部门的人。
      
      当时他还挺纳闷,福利这么好,为什么没有人干。
      
      现在知道了,原来这破部门有个坑,专坑自己人。
      

  •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流生 1枚、q1ng 1枚、暮春 1枚、本是青灯不归客。 1枚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一颗小白菜 60瓶、暮春 51瓶、西西瓜 40瓶、菊菊 20瓶、玦渙 5瓶、千里非非 3瓶、馋馋的阿拉兔 2瓶、超可爱的羲之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