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第二权臣》长乐思央 ^第16章^ 最新更新:2018-10-02 22:11:5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6、016 ...

  •   徐元嘉看他一眼,转头就往书局外头走。
      
      魏宁心里咯噔一声,刚想喊出那句经典的“等一等,你听我解释。”
      
      就见走了两步的徐元嘉停下脚步,回眸一笑,声音和添了蜜糖似的,一分怒,九分嗔:“夫君不是说要回去吗,还愣在那干嘛。”
      
      解决疑似情敌存在最好的办法,并不是当众撒泼,也不是秀恩爱。
      
      前者败坏形象太掉价,后者遭雷劈,不利于感情长久。
      
      把引起矛盾的存在——魏宁魏世子迅速带离战场,将战争消弭于无形之中,才是最佳选择。
      
      徐元嘉是不肯承认他并不想见到这两个人过去亲近的画面,甭管是旧相识也好,欢喜冤家也罢,在没有弄清楚敌首的底细之前,若是魏宁不肯,他想方设法也是得隔离这两个家伙的。
      
      无他,拽着魏宁衣摆的男人看起来比魏宁年幼几岁,张扬,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团燃烧的烈火,炫目灼眼。是魏宁会欣赏的那一类美人。
      
      除却容貌之外,徐元嘉还注意到了对方身上的刺绣,是这京城锦绣阁第一绣娘的手笔,光是一件上衣,便价值百两银子,莫提对方挂在衣摆末端充当配饰的玉佩,更是上好的羊脂白玉。
      
      从雕工来看,应当也是出自名家之手,价值不菲,这说明此人的身份地位不低。
      
      尽管魏宁把人都撂在了地上,徐元嘉还是看出来两个人应是老相识。
      
      第一眼,徐元嘉便看这个莫名其妙的男人很不顺眼,甚至有冲动想弄死他,
      
      但想要对付这样的世家子弟,他必须得到对方更详尽的情况,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他不喜欢打没有把握的仗。
      
      魏宁低头看了眼被他撂倒在地上的右金吾卫左琛,立马应了声:“我马上就来!”
      
      他脚尖一点,还使了轻功,眨眼便落到徐元嘉跟前。
      
      “好了,咱们走吧。”
      
      他们的马车就停在书局的外头,徐元嘉先上车,也没进去,一只手掀开帘子,回过头看着魏宁,魏宁一个跨步也跟了上去,然后钻进了马车里头。
      
      被魏宁摔到地上的时候,与左琛同行的人也懵了,魏宁和左琛都是世家勋贵,这两个人闹起来,他们也不敢贸然上前,毕竟谁也不能得罪。
      
      见魏宁一走,反应过来的人便忙去扶他:“大人,地上脏。”
      
      但这人还没来得及碰到左琛的手,就被这位脾气暴躁的大少爷挥开:“离我远点。”
      
      他自个从地上爬起来,衣服蹭上的灰都顾不得拍,一个箭步上前,正好看到新婚夫夫两个上了魏世子常用的马车。
      
      左琛看过去的时候,魏宁是背对着他,徐元嘉却正好对上他的视线。
      
      这个一句话就把魏宁叫走的男人有着相当好看的一副皮囊,冷冷清清的样子,说是谪仙下凡也不为过。
      
      但在徐元嘉看过来的时候,左琛却看出来对方没什么波动的眼睛里的对自己满满的恶意。
      
      尽管对方从头到尾对自己一句话都没说,左琛还是第一眼就看这人不顺眼,大概这就是传说中的天敌。
      
      魏宁进了马车,徐元嘉又对车夫说了几句,只见车夫高高地扬起鞭子,狠狠地打在马屁股上,马儿扬蹄高声嘶鸣,立马撒开蹄子跑了起来。
      
      只一会功夫,马车便带着魏宁和徐元嘉消失在了左琛的视线里。
      
      他望着魏宁两人远去的方向,漂亮的桃花眼带了几分阴鸷,今儿个的仇,他算是记下了。
      
      “啊啾!”坐在马车里的魏宁连着打了两个十分响亮的喷嚏。
      
      见他如此,原本还想计较的徐元嘉质问的话没来得及说出口,话到嘴边,脱口而出的却是:“可是方才在外头着了凉?”
      
      魏宁摇摇头:“如今是三月,春暖花开,我穿得又不单薄,哪里会冷到。”
      
      他想起什么来,十分笃定地说:“铁定是左琛那家伙又在背后咒我!”
      
      徐元嘉原本都歇了提这一茬的心思,没想到魏宁自个主动提起来。
      
      他状似浑不在意地随口提了那么一句:“他似乎是你的老相识,只是先前不曾听子规提起过。”
      
      魏宁皱起眉来:“是我的同僚,也的确算是老相识,不过我和他关系不好,要是以后你同他遇到,他那破嘴说什么难听的话,不用管他。”
      
      “子规同那个人,当真只是关系不好吗?”徐元嘉并不想做什么长舌妇,但魏宁的态度,实在有些不寻常。
      
      要知道,魏宁向来对美人多有宽容,那左琛是个实打实的美人,魏宁把人给撂倒的时候,却半点没客气,一点也不够怜香惜玉。
      
      “当然不只是关系不好!”一想到左琛,魏宁便用一种颇为悲愤的语气控诉到,“准确的说,是关系相当不好!”
      
      正儿八经的算起来,今儿个只是魏宁同徐元嘉成婚的第三日,虽然之前两个人一种有书信往来,可也就那么几个月,能说的东西有限,魏宁基本上也都是挑重要的人物讲,很少主动提及自己的私事。
      
      比如说他的友人,亦或者他的仇敌。像今儿个这种情况,他其实没想多说左琛的事情的,但面对徐元嘉亮晶晶的,仿佛在说我很想听,你快告诉我的眼神,他一个没忍住,一个嘟噜嘴,就把他同左琛的“孽缘”悉数交代的一干二净。
      
      徐元嘉料的不错,左琛确实出身不凡。
      
      “左琛他是当右丞嫡长子的幺子,家中排行十三,也是他这一辈年纪最小的一个,因为十分受宠,从小就性格跋扈。你别看他脸生得嫩,其实他同我一个年纪。”
      
      魏宁回忆起从前,眉梢眼角带了几分怀念,他开始王婆卖瓜,一点也不克制地自卖自夸:“你夫君我,从小便优秀得很,左琛那小子,小时候长得和个姑娘似的,白斩鸡一只。”
      
      小时候的左琛是极其漂亮的,十来岁的孩子,大部分五官都没有长开,左琛又肖似母,刚来那会,国子监不少学生都把他当成了姑娘,整天围着他转。
      
      只是后来,不知道是谁,发现左琛其实和大家一样,也是个带把的,顿时感到受了欺骗。
      
      因为生得太过漂亮,身子骨又弱,左琛受了不少欺负,当然,再后来,欺负左琛的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魏宁感叹道:“他小的时候挺可爱的,听话又乖巧,我觉得他挺可怜的,当时就帮他一把,他就整天围着我转,再后来,他不知道抽了哪门子风,就和我闹掰了。总而言之,这家伙就一恩将仇报的白眼狼。”
      
      徐元嘉默默的听着,一边听,一边挤出魏宁话中的水分。
      
      就比如说,魏宁当时觉得对方挺可怜的才出手,这句话水分就很大,十有八九是当时的小魏宁看人家长得好看,才帮忙的。
      
      他问了魏宁一些当时的细节,再对上那左琛看魏宁的小眼神,心里有了数。
      
      可能是听众表现得太好,也可能是因为有些事情憋了许久,魏宁说着说着还起劲了,竹筒倒豆子一般的数落了左琛的七大罪状。
      
      末了,他还问徐元嘉:“元嘉心思细腻,你说,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好好的一个小弟,莫名就歪掉了。他重生的时候,左琛就和他闹掰了,一开始还好,后来他就烦了。
      
      左琛精力旺盛,魏宁却懒得花力气和对方纠缠,故而每次见面他都尽量避着对方。
      
      今天匆匆离开,也不是为徐元嘉,而是因为他不想同左琛闹得难看罢了。
      
      徐元嘉道:“或许是因为他瞧你太出色,心生嫉妒。”
      
      魏宁赞同道:“我也是这么想的。”都怪自己太优秀。
      
      徐元嘉默默地吃了块点心,他并不打算主动告诉魏宁,那个别扭的左琛,十之八/九对他别有想法。

  • 作者有话要说:  魏宁:总觉得哪里好像不对
    徐元嘉:一个两个都是傻蛋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