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8、三十八 ...

  •   
      .
      随便写个段子,妹子们也随意看看:
      
      他隔着玻璃摆手,
      “别忘了我。”
      女生掐腰:“你信不信我一上车就把你忘了?”
      “信,忘了我也好。”
      她想拉他的衣领,却撞到玻璃,听见他笑翻的声音。
      
      一颗心,像是在冰里颠了又颠。
      
      “你笑啥?”
      他回答:“永远再见。”
      
      …
      他目送巴士开走,一个人又蹲在雪地里,脸面向地面。
      呆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
      
      “我一个人
      看你成双成对
      在异国的街头浪漫的酒吧
      散漫地喝动人的情酒
      靠在别人的肩头
      听他讲几个有趣的笑话
      与他热吻
      笑成一朵盛放的花”
      ……
      …
      
      ·
      
      我要在花一样的年纪死去
      
      扯淡,勿较真。
      
      没有得抑郁症,没有受过校暴,每次听到老师报考试分数的时候,心脏突突地跳像得了心脏病。
      学校有个得了胃癌的学姐,前年死了。生前查出胃癌时依旧坚持来学校。我也想得癌,但不想学习,想躺在病床上发霉。
      不要化疗,不要手术,不要安乐死。活着的每一天,知道被判死刑的每一天,都要做那些我热爱的事。
      然后再安心地去死。
      我想生病,我要在花一样的年纪死去。
      
      我想顺风顺水的时候生活总是难的,当我放弃了,大字型躺在床上流泪的时候,生活却又变得easy了,任我御风御水,好像从来没有将我拒之门外一样。生活与期望,从来不同步增长。
      范仲淹曾说:“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别看这短短几个字,能做到的人寥寥无几。我尽力去做了,但是总是失败在生活的手上,总是为这样宛若渣男的生活神伤。
      正如我先前所说,生活往往与你的期望值成反比。当我渴望着顺风顺水的时候,手里的运气像一笔烂账,打牌永远打不到大小王。
      
      这样,生活彻底把我奴隶了。
      
      我负着它一点点乌龟似的爬,它漫不经心地甩着鞭子抽打着我的脊梁,一面不停地让我“快一点,快一点”,当我跑得飞起,又“贴心”地告诉我:“慢一点吧,成为自己。”
      
      在有限的生命里,却要去过自己最讨厌的日子。而在终于快乐的时间里,却有另一批人,像牛马般的负重前行。
      我恨透了如此的规则,恨透了生活,更恨透了拼命活下去的自己。
      Everyone,嫌我承受能力弱也好,说我无病呻吟也罢,我的梦想是生病,在花一样的年纪死去。
      我要在花一样的年纪死去。
      
      2020.11.4—6
      
      

  •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一篇最后一段歌,胡乱编的,留着以后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