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香蜂草》桃桃一轮 ^第3章^ 最新更新:2008-08-24 15:19:50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3、二、我在等你 ...

  •   由于昨天弘毅电子公司网络受到病毒的攻击,上传的数据丢失,席倾城所在的网络信息部全体加班一个上午,恢复了网络的运行。席倾城看一眼挂钟,快中午了,第一天兼职就请假半天,唉……
      
      正准备走的时候,席倾城看见营销部的主管和几个副主管从他们部分门口走过去。他随口一问:“营销部主管今天也加班?”有人回答说:“你不知道吧?从分公司调来一个副主管,今天来交接。”
      
      “哦。”席倾城并不是很关心,背上包离开办公室。
      
      他走到电梯前,里面刚好出来一个人,利落的短发和一丝褶皱也没有的白衬衫使那人显得很精干。席倾城正要进电梯,就听那个人问:“你好,请问营销部在哪里?”
      
      席倾城转身,“这里直走,进去左边的第三间就是。”
      
      “谢谢。”那人微微一笑。
      
      席倾城微点头。
      
      当他到达旺财的时候,昨天给他填表格的代理老板不在,里面有一个正在整理柜台的小妹和一个无所事事的漂亮女人。
      
      苏荃琳在看见席倾城的一刹那,目光就拉直了。小楼说得没错——帅哥中的极品!不等对方开口,她就确认道:“你就是席倾城?”
      
      “是我。”席倾城被她这么一问,显得有点拘束。
      
      “走过来让我看看!”苏荃琳眉开眼笑,哇,难得,人长得帅,声音也好听!见席倾城愣在那里,苏荃琳还不知道自己这样有多吓人,干脆跳下椅子,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去。席倾城后退一步,她就前进一步,最后把他逼退到墙边,苏荃琳左看右看,除了他左边眉角那个被流海微微遮住的疤痕外,实在找不出有什么瑕疵。
      
      “我是这里的老板,苏荃琳。”苏荃琳飘然一笑,伸出手去拍拍他僵硬的肩,“我不经常来店里,今天是为了欢迎新来的员工才光顾一下的。”
      
      “哦,你好。”席倾城从她身前溜开,找了个地方把包放下,“昨天我走得急,很多事情没问清楚。现在问你可以吗?”
      
      “可以!”苏荃琳受了点小小的挫折,这帅弟弟见了她居然没有神魂颠倒,看来自己的魅力还是不够哦。
      
      席倾城看了一眼制作糕点的厨房,又看了一眼柜台,问:“我负责做什么?”
      
      “制作点心有专门的师傅,其他的事……你都负责。”苏荃琳多想用根绳子把他套回家当小白脸,现在却难得正经地回答他。
      
      席倾城沉默了几秒,释然道:“打杂?”
      
      “别这么说嘛,你若想当代理老板也行啊。”苏荃琳一下子就出卖了包小楼,可能是发现自己的见色忘义,补了一句:“只要能帮我赚钱,谁都算是代理老板!”
      
      一边的陈露笑起来,“苏大老板,小楼姐听你说这话,一定跟你没完。”
      
      小楼……席倾城的脑中闪过一个头发乱糟糟的小女孩,立刻开口问:“小楼是谁?”
      
      苏荃琳觉得包小楼失败到了极点,原来帅弟弟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小楼就是昨天给你填表格的那个女的嘛,她怎么连名字都没跟你说呀?唉,恋爱中的女的就是低智商。”
      
      席倾城试探道:“她姓……”
      
      “包,狗不理包子的那个‘包’。”苏荃琳捂着嘴笑,“上学的时候,我们都叫她狗不理。”
      
      “包小楼……”席倾城重复这个名字,仿佛回到那年夏天,包小楼拍着自己的胸膛说“以后你就是我的跟班了,出去的时候报上我的名字,没人敢欺负你。”是她吗?她消失了十五年,要不是今天再提起她的名字,他恐怕一辈子不会记起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了。她既然知道他的名字,怎么不认识他?她忘记自己了?还是故意的?
      
      席倾城的手指抚上自己的眉角的伤疤,搬离故居之后,发生了许多事情,多得足以让他忘了所有人。
      
      他甚至有一种错觉,究竟是包小楼忘了他,还是他忘了包小楼。或许只是同名同姓的一个人,否则又怎会认不出他来。
      
      ☆★☆
      真是个风和日丽的好日子,只是包小楼在约好的地方等了将近把小时,舒睦才姗姗来迟。“实在很对不起!”舒睦坐在她对面,一个劲儿抱歉,“本来我可以早点来的,可是总裁忽然来了,拖了一会儿。”
      
      “没关系的。”包小楼本来最讨厌爱迟到的人,可是面对舒睦,却一点气也生不起来,反而觉得他因为工作而迟到很有理由。苏荃琳说,恋爱中的人通常没有什么原则,看来是句真理。第一次和舒睦见面,平时大大咧咧的她竟然有点紧张。她和舒睦有视频过,而眼前的舒睦比视频里更加潇洒,那副细黑框眼镜让他显得很睿智。
      
      “你比照片中的更漂亮。”舒睦很自然地说,笑容如春风般和煦。
      
      “哪里哪里。”嘴上这么说,包小楼其实在心里叉着腰仰天大笑。
      
      “你喜欢日本料理是吗?以后我们可以经常来。”舒睦点完菜,微笑着问。
      
      “还行啦,哈哈。”包小楼大学毕业后相过几次亲,都约在日式餐厅。她基本上算个愤青,对日本的东西向来不屑,但会要求在日式餐厅见面,完全是因为日式餐厅有个特点——要脱鞋子。男人什么样,不一定要脱了衣服才看得出来,一脱鞋子,有些男人的不足就暴露出来了。
      
      相亲对象A,对外标榜有178公分,在日式餐厅脱了鞋之后,才发现只有168公分——那双隐形增高鞋足有10厘米!
      
      相亲对象B,古龙水的味道可以招来游魂,在日式餐厅脱了鞋之后,那叫一个惊世骇俗,他的脚臭得让所有包厢的客人都跑光了。
      
      相亲对象C,身高啥的都还行,就是脚上穿了一双肉色的丝袜,让包小楼冷汗出了一头都是,不敢想象他将来成为自己的老公之后,自己整天帮他洗丝袜的情景。
      
      舒睦很不错,脱了鞋和没脱鞋的身高差不多,也没什么不该有的味道,袜子是深色的,一切都很得体。
      
      还没开始吃饭,舒睦就挑了个轻松的话题:“今天是我第一次来总公司,本来交接完就可以离开了,刚出门,总裁居然来了公司。部门里紧张兮兮的,其实根本没什么大事。总裁人还不错,跟我聊了一会儿。之前我听说弘毅电子是家族企业,创始人是总裁的父亲岳弘毅,我还以为现总裁属于那种坐吃山空的人,今天聊一聊,发觉我的偏见是错的。”
      
      包小楼对他们公司的事没有什么兴趣,却听得津津有味,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就算是不喜欢的话题,都会聊得很尽兴,在这个过程中,不知道是谁迁就谁。
      
      吃到一半,包小楼忽然想起点什么,于是问道:“你是不是会一直留在总公司?”
      
      “那要看情况。”舒睦回答。
      
      包小楼心里毛毛的,她也不小了,是该谈婚论嫁之时,她不想跟一个工作不稳定的人确定关系,就算自己喜欢人家。于是,她小心翼翼地问:“什么情况?”
      
      “如果我有能力自己创办一家公司的话,我会离开弘毅。如果不能,那么我将争取在弘毅做出更好的业绩。”舒睦的眼中露出一丝对胜利的渴望,“为了……我们的将来。”说着,他忽然握住包小楼的手,并用坚定的目光望着她。
      
      没什么心理准备的包小楼“唰”地涨红了脸,她再怎么厚脸皮,也会有点小紧张。舒睦好像发现了什么,笑着说:“一开始没看清楚,原来你耳垂上的是一颗朱砂痣,我就说呢,怎么会有这么小的耳钉。真是好可爱……”
      
      舒睦握着包小楼的手,没有放开的意思,包小楼心想,你至少让我把饭吃完再表白行不行?我虽然挺期待的,但是还是填饱肚子比较关键啊,不能在日本料理面前显得咱中国人浪费!行了行了,包小楼心里大喊,要表白就快点!
      
      果然,舒睦深吸一口气,说道:“小楼,其实我这么快答应调到总部来,一半是因为你。所以,如果你觉得我还可以的话,能不能……跟我交往?”
      
      “好啊。”包小楼想也不想就答应了,她一直等着这句话呢。哈~终于结束了所谓的“年龄等于光棍史”。
      
      ☆★☆
      下午的时候,包小楼和舒睦去看了一场电影,两个晚餐后散了一会儿步,舒睦看上去挺疲倦的,包小楼就让他先回去,可是舒睦执意要送送她。包小楼感动于他的体贴,跟他说她暂时不回家,因为要去店里。
      
      舒睦将她送到路口,借着晕黄的路灯,再一次拉起她的手,专注地看着她,半晌不说话。包小楼抬头望着他,那一刻,有很幸福的感觉。多少女孩曾做过和心爱之人一起手拉手散步的梦,已经二十五岁的包小楼居然还能有这种花季少女般幸福的感觉,实属不易。
      
      “有件事我一直想做。”舒睦握紧她的手,“我……我可以吻你吗?”
      
      好呀好呀,我想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包小楼心里雀跃不已,闭上眼睛,然后就感觉舒睦轻拥住她,他慢慢靠近,热气呼在她颊边,让她的心狂跳不止。就在舒睦的唇要落下来的时候,包小楼的腹部好像忽然被什么人闷闷揍了一拳似的,使她一下子推开舒睦,不住地干呕起来。
      
      “怎么了?你没事吧?”舒睦吓了一跳,连忙道歉,“对不起,是我太急了,你不舒服吗?真的很对不起……”
      
      难过了好一会儿,包小楼又忽然好了,她莫名其妙地直起身来,茫然地望着舒睦。
      
      “太累了吧?你别去店里了,回家去吧,我送你!”
      
      “真的没事,你快回去吧,我家离旺财挺近的,我过去看看就回家。”见舒睦还想坚持什么,包小楼又说:“你新家的东西不是还没整理好吗?你回去吧。”
      
      舒睦这才想起新家里那乱七八糟的一堆没来得及整理,迟疑一下,他说:“回家给我打个电话。”
      
      “恩!”包小楼点头如捣蒜。
      
      目送舒睦坐上taxi后,包小楼向旺财走去。此时旺财已经快打烊了,她过去拿一份点心当宵夜。推开门,陈露已经走了,里面只有席倾城一个人。包小楼绕到柜台后,发现东西又卖得差不多了,自己爱吃的点心更是一个不剩。无奈,她拿了一个甜甜圈。“其实没什么客人的时候就可以打烊了,不必等到九点半。”
      
      “我在等你。”
      
      包小楼愣了一下,席倾城说这话太容易让人误会了,她自恋地想,难不成这小帅哥对我一见钟情,二见倾心,三见忘乎所以?不过她硬是忍住了心里的胡思乱想,虚伪地正经问:“是不是有什么事不清楚的?”说着,她咬了一口甜甜圈,边嚼边去看席倾城。
      
      “你叫什么名字?”
      
      “哦,对了,我昨天忘了告诉你。”包小楼有点失望地回答,“我叫包小楼,包青天的包,‘小楼昨夜又东风’的那个小楼。”
      
      “我叫席倾城。”
      
      “我知道,表格上有写。”
      
      席倾城的目光在她身上不住打量着,仿佛在寻找当年的影子。可是过去太多年,当年那小女孩的相貌,他已忘得差不多了。忽然,他好像想到了什么,看了看包小楼的右耳,又看看她的左耳,然后目光定住了。
      
      “怎么了?”包小楼捏捏自己的左耳。
      
      席倾城意欲拉开她的手,认真看个清楚,包小楼大骇,一副害怕的样子,捂着耳朵退了好几步。她不止一次在书上看过,有些变态对人的某些器官有独特的爱好,杀了人之后就把那个部位割下来把玩好几天,喜欢耳朵的不是没有。
      
      “为什么不认识我了?”席倾城有点愤怒,“当年不声不响搬走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连我的名字都忘了?”
      
      “什、什么?”包小楼莫名其妙到了极点,根本不知道席倾城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 作者有话要说:  多多指教。。。。。。腰痛的桃桃爬走~~~~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