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柠檬香蜂草》桃桃一轮 ^第25章^ 最新更新:2009-04-24 17:50:2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25、二十四、千里追夫 ...

  •   “包子,仇先生,里边请!”三胖子豪气冲云天,一路带领他们来到豪华包厢里面,亲自点了很多菜,“昨天阿城刚给我打电话来着,今天你就来了。”三胖子坐在包小楼身边,用力拍着她的背,“我还以为你会和他一起回苏州呢。”
      
      “他又回苏州了?”包小楼的目光有点黯淡。
      
      “可不,现在整天忙得死,有时候加班到凌晨。”三胖子一有话题就滔滔不绝,十足的健谈人物,“肩上担子重嘛,一方面要学习跟多新的东西,另一方面还要应付各种人事关系。唉,听他抱怨几个老员工对他的恶劣态度,哥哥我真想冲到苏州去赏他们几个老拳!”
      
      “他还在筹钱?”包小楼眨眨眼,记得席倾城说,钱已经够了呀。
      
      “你不知道吗?”三胖子惊讶地张大嘴,“他回去当集团少东了,现在挂了个特助的职位,等他妈退休了,他就是一把手。”
      
      “看来,他也过得不错啊……”包小楼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不知为什么,心头有种浓浓的失落感,脑海中一直浮现席倾城越走越远的镜头,而自己站在一个岔路口,前方是一条与席倾城永远不会有交集的路。
      
      三胖子没有注意到包小楼的失态,可是一直默默观察的仇书庭可注意到了,他用手撑着下巴,仿佛已经看见苏荃琳向他求婚的窘态了。
      
      “对了,仇先生,我还得谢谢你,要不是你啊,我那口子的产前焦虑症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三胖子倒满一杯酒,“来!我敬你一杯!”
      
      “不客气,黄老板。”仇书庭将杯中的啤酒一饮而尽,笑着放下杯子。
      
      菜上齐之后,三胖子站起来,“你们聊着,我就不打扰了。”说着,和二人各干一杯便开门出去了。
      
      “你该不是受琳琳委托,来解决我和席倾城之间的事吧?”包小楼变聪明起来,不再胡思乱想。
      
      仇书庭挑挑眉毛,反问她:“是吗?”
      
      “那我们俩非亲非故,你请我吃饭干吗。”包小楼吐口气,垂着头,没精打采的,“有些事情,过去了就变味了,强凑在一起也不是个办法。”
      
      “你只不过在为自己的软弱找借口。”仇书庭不说则已,一说就一针见血,“琳琳告诉我一些关于你的事情,还有你跟席倾城说的话,我觉得……你不诚实。”
      
      包小楼有点愤怒地抬头和他对视。
      
      “你自己不敢面对过去,就以席倾城的出现为借口,说他为你带来沉痛的记忆。但是你要清楚,不是他让你想起过去,而是我,仇书庭,用催眠让你恢复记忆,如果你要怨恨,是不是该连我一起也怨恨进去?”仇书庭毫不避讳地和她对视,蓝色的瞳孔由于自信而散发惊人的说服力,“你吃准了他对你的深情,对他为所欲为,任意伤害他的感情,以达到你自己发泄悲伤的目的,还有什么比你这种行为更残忍?”
      
      “我没有!”包小楼嚷道。
      
      “我相信你没有。”仇书庭的语气缓和了一些,像是在安抚,“你是个女人,你有软弱和感性的权力。任何人在悲伤之时,都可能失去理智,尽管事后会一直后悔再后悔。”
      
      包小楼被他说中了心事,忽然沉默了。
      
      “你想他吗?”仇书庭逼视她。
      
      “不想。”明明已经被思念侵占了日常生活,可是包小楼还在嘴硬。
      
      “我想。”仇书庭狡猾一笑,“他是个好孩子。”
      
      包小楼抬眼,暗暗瞪了他一下,“胡说什么呢你。”
      
      “他是个透明到让我看不透的人。”
      
      “透明得让你都看不透?这是病句。”包小楼板着个脸,义正严词地教训他,“我觉得谁在你面前都像没穿衣服似的,想遮都遮不住。”
      
      “他做到了。”仇书庭的眼中浮现一丝欣赏,“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越是复杂的东西他越能看穿,越是单纯简单的,他反而被自己复杂的思维牵制,一时之间竟然搞不清楚对方在想什么,其实答案很简单,对方确实什么也没想。”
      
      “你说这个做什么?”
      
      “我只是提醒你,他的行为完全出于对你的感情,没有经过思考和预谋,他的离开,也是对你的软弱最后的成全。”
      
      包小楼动容了,忽然握紧双拳,往事飞快地撞击着她的头脑,席倾城善意的微笑在她脑海中越来越清晰。他恰到好处的拥抱,温柔似水的亲吻,温暖如冬日之阳的目光,霎时间照亮她心灵深处寒冷的一角。
      
      达到目的的仇书庭并不急躁,他是个很能沉得住气的人,沉默了很久,直到让他找到包小楼思考的间隙,马上抄了一个电话号码,往她面前一放,说:“你自己决定吧,这是他在苏州的号码。”
      
      包小楼抓起那张纸,紧张而无助地看着他。
      
      “唉,我饿了。”仇书庭假装没看见,轻松地为她夹了一筷子菜,挺热情地招呼她吃。
      
      包小楼魂不守舍,也不管他夹给她什么,埋头就吃,没嚼几口,就捂着嘴冲出去,把嘴里的东西吐掉。回去看见仇书庭心安理得地吃着,几乎没被他气死,“你干吗给我吃生姜?!你故意的!我要告诉琳琳说你欺负我!”
      
      “生姜为芳香性辛辣健胃药,有温暖、兴奋、发汗、解毒等作用,另外,生姜还有个别名叫‘还魂草’,招招魂不守舍的你,难道我的药方开得不对吗?”仇书庭无辜地耸耸肩,语速不快,却让包小楼没办法反驳。
      
      仇书庭这个祸害,跟苏荃琳呢个祸害,真是天生一对,包小楼翻个白眼,无奈地被他打败。
      
      ☆★☆
      上个月的报表……还有营销部交来的报告……席倾城处在一堆文件中,忙得焦头烂额,这边又有内线电话响起,他接起来,听到里面几个数据,轻轻皱了皱眉,在纸上记下来,挂了电话之后就对着那几个数据算了又算。
      
      手机在桌角不安地震动着,他抓过来,也没看是谁,就按下接听键:“喂,请说……”恩?没有声音?“喂?有人吗?”
      
      “倾城……我迷路了……”手机里传来包小楼哀怨而又带点撒娇的声音。
      
      席倾城愣了好几秒,才勉强发出个确定问句:“小楼?”
      
      “不是我还是谁呀?!”包小楼声音大了起来,好像有点不耐烦了,“我说我迷路了!”
      
      “你……”席倾城一头雾水,但心里有种狂喜,只不过被他压制住而已。一个多月没见到她,没听见她的声音,没有她的消息,他处在工作狂的位置上,几乎没有时间将她的一切慢慢梳理,心想就这么算了吧,过一天是一天,谁知她今天忽然给他来电话说迷路了?这又是哪一出?“你在哪里迷路了?”
      
      “杭州萧山机场。”——简洁而有力。
      
      席倾城的手机差点没从他手里滑出去。
      
      “你……没跟我开玩笑吧?”
      
      “你不管我是不是?好!那我再飞回去就是了。”包小楼恐吓着,好像马上就要把电话挂掉,只听电话里一声低吼:“站住!原地呆着,我马上过去!”
      
      席倾城十万火急地挂了电话,从衣架上扯下西装外套,匆匆开门出去,秘书台的秘书连忙站起来,以为有什么大事发生:“席特助,怎么了?”
      
      “通知司机,我要去机场!”
      
      “是!”
      
      ☆★☆
      包小楼悠闲地捧了一本杂志,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时不时看看入口,有没有某人惊慌的身影。
      
      豁出去了,她厚着脸皮买了来杭州的机票,先斩后奏,赌上一把,准备让席倾城从苏州赶来接她,上演个“千里寻夫”的温情戏码,看来还挺成功的。席倾城还真是个好孩子……
      
      现在是春天啊……是个恋爱的好季节,从今以后,她又要谈恋爱了。
      
      两个小时过去了,忽然周围的女性一阵骚动,包小楼好奇地抬起头,发现一个西装革履而又风度翩翩的男人跑了进来,好像在寻找什么似的,跟只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那就是席倾城,失魂落魄的,让包小楼又有点想哭了。
      
      “倾城——”她站起来,双手做喇叭状大喊。
      
      席倾城忽然停住,慢慢转身,不等他迈出一步,包小楼就张开双臂冲了过去,一个饿虎扑食,跳进他怀里,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看起来挺俗的,真正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做出来还挺有成就感。
      
      “Crazy……”席倾城抱着她,下巴抵在她发顶,发出不可思议的惊叹。
      
      事已至此,不如更crazy一点,包小楼踮起脚,捧着他的脸,旁若无人地和他拥吻在一起,就像是世界末日之前的抵死缠绵。
      
      许久,他俩又拥抱在一起,席倾城怕是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现在会幸福得不可言喻。
      
      “走吧。”席倾城牵起她的手往外走去。
      
      “去哪里呀?”
      
      “我家。”席倾城回头微笑着,“先住我那吧,过几天我再给你联系别处。”
      
      “喂,你怎么就知道我要留在苏州?”包小楼还是死鸭子嘴硬,停住不走了。
      
      “就算今晚就回去,也先离开杭州再说吧?”席倾城无奈地跟着她停下来,搔搔后脑勺,清澈的眼睛中忽然布上笑意。
      
      只见包小楼吐个舌头,昂首挺胸往前大步走。
      
      ☆★☆
      这是一套简单的单人公寓,里面只有常用的家具,并没有包小楼想像的那样奢华。席倾城告诉她,这是公司分配的房子,他虽然是总裁的儿子,但丝毫没有搞特殊。
      
      晚上,包小楼洗完澡,头发湿淋淋地披在背后,一边擦头发一边走向客厅。席倾城抬眼看了她一下,忽然身体有点僵硬,包小楼注意到,他虽然极力掩饰,可是脸上还是浮现出一抹红晕。她很诱人吗?包小楼莫名其妙地转回浴室照了镜子,觉得自己现在可难看了,头发又湿又乱,随便套了件旧的毛衣就出来了,还穿着滑稽的小狗睡裤。
      
      见她再次从浴室走出来,席倾城清清嗓子,让她过去一起看电视。
      
      包小楼在沙发上坐下,席倾城自然地接过她手上的毛巾,帮她擦着头发。不知道是因为房间里有暖气的原因,包小楼心里有种温暖的感觉,他的力道很轻,柔柔的,好像连一根头发都不想弄断似的。过了一会儿,他才拿起吹风机,插了电源,开始将她的头发吹干。他的手指灵活而轻巧地揉着她的头发,淡淡的洗发水香气萦绕在周围。
      
      “我自己来吧。”包小楼有点不好意思了。
      
      “没关系,我来就好。”席倾城柔声说。
      
      包小楼低头,忽然有种幸福的甜蜜。
      
      席倾城把她的头发吹得差不多快干了,就将吹风机收好,和她一起看电视。
      
      电视上播的是一部美国电影,诙谐有趣,没想到在电影最后却来了一段大胆的床戏。席倾城和包小楼先是一愣,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同时尴尬得转回头。忽然,两人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手忙脚乱寻找着遥控器,然后一把按住,又蓦然发现两人的手重叠在一起。
      
      包小楼看看他二人的手,又看看电视屏幕,心想这孤男寡女在一起的,最怕碰见这样的镜头,因为鼓动性太强了。席倾城身子往前一倾,顺势吻住她,双手同时握住她的手,让包小楼感受到他手心里火热的温度。
      
      他的吻似乎有种魔力,让包小楼顷刻间就意乱情迷,主动回应着。
      
      席倾城抬起她的手,扪在自己胸口,然后双臂一张抱住她,加深这个吻,手掌在她的背后轻轻抚摸着,又似安慰,又似勾引,让她更加贴近自己。他渐渐将包小楼放倒在沙发上,把脸埋进她颈旁,发间的芬芳和女性的体香沁入鼻间,进一步点燃他体内的躁动。细细的吻落在包小楼细致的肌肤上,她的肌肤渐渐染上粉红的色泽。席倾城用手肘支撑着身体,尽量不压着她,但是能和她紧密贴近。
      
      “倾城……”包小楼微喘着叫出他的名字。
      
      “小楼……”席倾城抬脸望着她,一手抚上她的脸颊,拇指摩擦着她微张的红唇,“如果你说停……我一定停下……”
      

  • 作者有话要说:  停,还是不停?妞们发个话,桃爷定满足~下章为完结篇!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