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14、第十四章 ...

  •   王于漾被推到地上,醒了,他满脸阴霾的仰头。
      周易把几个硬币丢进铁盒里面,淡声道,“是我推的。”
      他指指自己的左腿,“你靠麻了。”
      王于漾脸上的阴郁消弱许多,他从地上起来,拿掉身上的一次性筷子包装纸,“那你不会叫醒我?推那么大力,很粗鲁啊小易。”
      周易没理睬。
      
      .
      王于漾坐回凳子上面,目光散漫的扫视四周,他的摊子前男女比例跟其他摊子不同,几乎都是女的,而且年轻居多。
      买个早点磨蹭半天,眼睛直往帅哥身上瞟。
      女孩子们羞答答的,像一朵朵含苞待放的小花。
      周易作为被观赏的对象,没有怜香惜玉的觉悟,全程一个表情。
      
      人多了起来,王于漾找不着时间跟周易说话,他就去其他摊位那里走动,嗓子眼发干的唠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异常。
      如果不是原主让他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而且充满了难以忽略的违和感,他真要以为死因没有名堂,只是心肌梗之类的突发疾病。
      
      王于漾溜达回来,发现周易还在忙,他的脚步一转,去了何长进的摊位那里。
      何长进啃两口面包,“王哥,你这两天进账多少啊?一定很多吧。”
      王于漾说,“没看。”
      何长进,“……”
      
      王于漾忽然问,“这个周末小邱搬新家?”
      “对对。”何长进声音模糊的说,“到时候我先去找你,然后我俩一块买点东西去她那边。”
      王于漾看着一拨拨上班族往各个写字楼方向走,“怎么没看到她?”
      何长进,“啊?”
      
      王于漾的眉头一跳,小邱不是卖早点的?他摸了下鼻尖,擦掉那上面的细汗,“我是说,这些天都没看见她,不知道她在干什么。”
      何长进咽下嘴里的红豆面包,拿杯子咕噜喝口水,“她请了个老乡看店,自己在家忙着开淘宝呢,说是要实体跟网购一起做。”
      王于漾笑着说,“那不错啊。”
      他若有所思,那个小邱开的店应该就在附近。
      小姑娘开的店,卖什么?水果,零食?
      
      “海鲜不好打包吧。”何长进撇撇嘴,“万一买家收到货坏了怎么办?我觉得挺麻烦的,但她说可以放冰袋,反正她已经决定了。”
      王于漾的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之色,原来那小姑娘卖的是海鲜啊。
      何长进身上的鱼腥味是通过她沾到的?
      
      王于漾的思绪被喊声打断,他若无其事的询问何长进,“嗯?”
      何长进好奇的问,“王哥,你弟有八块腹肌吗?”
      王于漾瞥向忙个不停的青年,懒洋洋的喊了声,“小易。”
      
      周易正在忙着拿袋子装烧卖,闻声侧头。
      王于漾说,“你有没有八块腹肌?”
      周易的的面色一黑。
      
      王于漾笑,“有。”
      何长进咂嘴,“八块腹肌啊,好厉害,有生之年我都不可能有。”
      王于漾打哈欠,“要那玩意干什么?”
      “帅啊。”何长进羡慕的说,“你没看你弟多吃香吗?”
      王于漾扫了扫摊子前的青年,视线实质化的划过他的宽肩,窄腰,长腿,慢条斯理的沿着挺拔线条一寸寸划过,最后落在他刚毅且深刻的侧脸上面,“他吃香的原因不止是八块腹肌,靠脸就可以了。”
      何长进吐血。
      
      王于漾摇头感慨,“小姑娘们不喜欢阳光柔软的小白兔,喜欢粗糙血性的小狼狗。”
      “大狼狗吧。”何长进抽抽嘴,“你弟哪里看着都不像是会小的样子。”
      王于漾眯眼,“也是啊。”
      大狼狗,大狗……他笑起来,还是后者可爱。
      周易突然打了个冷战。
      
      .
      日头升了上去,上班族们坐进了办公室,早点摊的一天基本就结束了。
      周易蹲在地上收拾剩下的饮料,“草莓味的李子园卖的最好,下次可以多进一点。”
      王于漾说,“你拿主意就行,这点小事不用告诉我。”
      
      周易把半箱饮料递过去,“放到柜子里。”
      王于漾问道,“哪个柜子?”
      “餐车底下。”周易睨他一眼,“你眼睛白天也看不见?”
      王于漾打开柜子,接过纸箱放进去,见青年古怪的看向自己,他似笑非笑,“怎么,这么想看叔叔对你生气?”
      
      周易把瓶盖抛进垃圾桶里,“快点收拾吧。”
      说着就麻利的把几个纸箱放进柜子里,将地上的塑料袋,吸管包装纸什么的捡到一边,一会再丢。
      
      王于漾把放着圆烧饼的泡沫箱盖子盖上,“这里人的早饭平均多少钱?”
      周易说,“七八块。”
      王于漾听完跟没听一样。
      周易的面部抽动,这男人根本没有概念,问什么问。
      
      “餐车能放东西能加热,还有可以洗手洗抹布的地方,这么多功能啊。”王于漾新鲜的这看看那看看,活脱脱就是皇帝老爷进了老胡同,长了眼界。
      周易说,“何长进看过来了。”
      王于漾立刻敛去脸上的情绪,“现在怎么把餐车带回去?”
      
      周易示意他看停在不远处的电动三轮车。
      王于漾看了眼,又小又旧,看着快要寿终正寝,“那是你的?”
      周易斜眼,“你的。”
      王于漾,“……”
      
      抬餐车的时候,周易很头疼,他看着另一边的男人,“你抬了吗?”
      王于漾说,“抬了。”
      周易一脸怀疑,“用劲了?”
      王于漾发出一声轻笑,“你说呢?”
      周易的额角鼓动,“别跟我说你已经用了最大的力气。”
      王于漾唇边的弧度刚出现就凝固住了,他脸上仅有的一点血色瞬间像是被什么东西抽空,煞白的像一个死人。
      
      周易发现男人不对劲,眉头立刻皱了起来,“小何。”
      “来了来了。”何长进连忙跑过来,帮着把餐车抬上三轮车,他关心的问蹲在地上的人,“王哥,你没事吧?”
      王于漾垂着头,冷汗爬满整张脸。
      
      周易走到男人面前蹲下来,用宽阔的后背挡住何长进跟其他摊贩的视线,“能起来吗?”
      王于漾浑身虚脱无力,有一瞬间他以为出现异常是原主的记忆要跑出来,他已经做好了接收的准备,结果是他想多了。
      这副身体有问题。
      
      周易看男人不说话,就伸出双手。
      王于漾蹙眉心,“别扛。”
      周易的手停在半空,顿了半响才伸过去,单手托着男人的屁股,轻松将他抱起来,抱小孩一样抱在身前。
      王于漾,“……”
      他苍白的脸上露出一点寡淡的笑意,“怎么这么个抱法,叔叔真想抽你一顿。”
      周易的眉间拧出“川”字,“闭嘴。”
      
      王于漾的下巴抵着青年宽厚的肩膀,“小易,你身上的葱油味有点重啊。”
      周易一声不吭的往三轮车方向走。
      王于漾动了动鼻子,额前湿发扫过青年的脖子,他的喉咙里溢出笑声,“汗味也重呢。”
      周易的身子猛地一僵,几瞬后恢复,他绷着脸把男人放到三轮车上,快速收拾完了开着三轮车离开。
      
      “……我去。”何长进张大嘴巴,吃了一嘴的尾气,他哎了声,三轮车已经开远了。
      其他摊贩们议论纷纷,觉得兄弟俩真亲。
      
      .
      两个当事人坐在三轮车上,各有心思。
      王于漾拿纸巾擦脸上的汗,气息虚弱,“开慢点,我晕车。”
      周易说,“晕三轮?”
      王于漾鼻子里懒懒的出声,“昂。”
      周易看了看他白到泛青的脸,皱着眉头说,“你这样子像是要从这副身体里出来。”
      王于漾吐出一口气,“我也这么感觉。”
      接下来两人再次沉默。
      
      树荫底下洒了一地的斑驳光影,旧三轮不快不慢的穿过去,带着嗡嗡嗡的声响。
      王于漾靠着后面的硬椅背,“我没想到有一天会坐上这种车。”
      周易说,“我也没想到有一天会开三轮,载你。”
      “人生真是奇妙啊……”王于漾突兀的问,“你找的人有消息了吗?”
      周易一个急刹车。
      
      王于漾露出无奈的表情,“别这么紧张,我只是随口一问。”
      周易眼底的冰冷褪去,他半响开口,“我不会因为私事耽误调查。”
      之后他顿了顿,面无表情道,“既然我跟你来了这里,就一定会为你揪出内鬼,查清真相,在那之前我不会走。”
      王于漾合上眼皮,“嗯。”
      
      .
      下午王于漾去医院检查身体,能检查的都检查了,他料想查不出什么东西,但还是抱着一丝希望的等报告出来。
      周易那边倒是给了一些他想要的信息。
      
      刘峰的办公室里也放了加湿器,每个墙角一台。
      买加湿器,翻花园里的土,待在花草里面,这些事情都是在王于漾死了之后才发生的。
      原先刘峰家里只有一台加湿器,还是他老婆买的,很少用,花园他也从来不打理。
      
      另外就是,王于漾被杀那晚刘峰没有回家,不知道去了哪儿。
      王于漾猜对了怪异的时间顺序,剩下的就看刘峰的死能牵扯出什么。
      
      周易早出晚归的跟着刘峰,跟了几天,人死了。
      王于漾接到周易电话时正在翻原主的书架,他把送到嘴边的巧克力吃掉,“就死在书房?那你跟灭口的人交手了吗?”
      周易说,“没有出现。”
      王于漾对这个结果很不满意,“所以刘峰是之前被人下了毒,现在毒发身亡?”
      周易“啪嗒”扣着打火机,“不像。”
      
      王于漾后退几步坐到椅子上面,“那他怎么死的?”
      周易说,“现在还不清楚。”
      他看着监视器,“警方来了,梅月不在,带队的是她的手下。”
      
      “我想看刘峰的尸检报告,还有别墅跟公司十天内的监控录像。”王于漾手撑着头,“他老婆的口供我也想看。”
      周易咬根烟,“那些东西只会落到警方手里。”
      “叔叔知道你很能干,有法子拿到东西。”王于漾说,“可能已经在计划了。”
      周易微微阖着眼帘吸一口烟,抿着的薄唇轻挑了下,“听不懂。”
      王于漾笑着说,“叔叔夸你呢。”
      周易,“呵。”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