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6、第 6 章 ...

  •   贝筝筝哎哟的大喊倒霉,玛莎拉蒂的主人耀武扬威登场,车门一开,红夹克、戴金表,脚上蹬一双浮夸AJ。  
      单车滑稽的歪在一边,翘起的后车轱辘直转,贝筝筝甩甩手站起来,拿出对峙的气势,雄赳赳气昂昂。
      
      “我走过最长的路,就是妹妹的套路。”蒋英铭眼毒,这小身材好眼熟啊,他摘下她的口罩。
      贝筝筝朝后退一步,简直没眼看他:“意外事故我也不想的,公了还是私了,不想好好说话就报警来协商。”
      蒋英铭一句话像只听到私了两个字,“你想怎么和我私了?”
      “我劝你早点放弃你那颗躁动不安的心,想红两个字写脸上,就别装了,”蒋英铭一脸看穿一切,“我不会上你当的。”
      
      贝筝筝说:“你能少给自己加戏么?”
      “不能,”蒋英铭说,“你才是真正的戏精,上次扑我车里想勾引我,这次又骑辆小破自行车,装的好清纯好不做作,我十年前就玩腻你这路数的。”
      “在警官来调取监控之前,”贝筝筝不想跟他谈下去,“我有权保持沉默。”
      
      蒋英铭脸一黑,“你别反悔。”他掏出手机拨号。
      贝筝筝预感到他一个电话,可能会有一百个和他一样烦人的过来。她回头看了眼真·摔得破破烂烂的单车,气得咬牙。
      
      蒋英铭拨完电话,靠在车边。贝筝筝躲在路边的林荫树下,不忘再伸手挡太阳。
      “你刚骑车不是挺嘚瑟么?没见你怕晒。”蒋英铭乐了。
      贝筝筝不理他。
      
      “过气十八线脾气还挺大。”蒋英铭说,“贝筝筝是你吧?我想起来了,我以前还点赞过你一组神图,当时火过一阵。你确实有点东西,就几张高糊照片,吹什么上世纪港星滤镜,无整容无PS美颜再现。舞蹈学院毕业的?你肯定是你们学校芭蕾跳得最差的,才想上演逐梦演艺圈。”
      贝筝筝:“……”
      
      “如果你真的想混内娱,你一定认识我是谁。”蒋英铭说,“故意蹲点来碰瓷,是想踩哥哥的AJ?”
      贝筝筝:“……”
      
      蒋英铭说:“妹妹说两句好听的,有什么吃饭的才艺拿出来,说不定我高兴了,能考虑和平私了。”
      贝筝筝:“……”
      
      “我对你其实没多大兴趣。”蒋英铭看了一圈周围,“你没找狗仔躲起来偷拍?说明你业务水平不够熟练。跟我同版炒作一回,你可以直线飞升一个咖位。”
      “你好吵。”贝筝筝说。
      蒋英铭脸更黑了。
      
      五分钟后,贝筝筝傻眼了。
      她怀疑来了整个交警大队。
      
      站在她面前的警官正在询问情况,一句话没有问蒋英铭,贝筝筝一问一答说得快口渴,“张sir,我已经拍了现场照片,当时我按照红绿灯指标骑的车,是他没遵守交通规则,您别听他瞎掰,情况是这样的……”
      “带走。”张警官说。
      贝筝筝挑眉,以为自己的表达能力奏效了,刚小高兴了下,自己就被押上警车了。
      她巴着小窗户看车外。有钱的才是大爷,蒋英铭大摇大摆转着方向盘,踩着油门跟在后面。怎么看怎么别扭,她又没犯什么事,弄得跟千里追踪大逃犯似的。
      
      贝筝筝被晾在审讯室。
      有个实习的小年轻站在门口,期间还给她倒了杯水。
      
      “敬爱的人民公仆。”贝筝筝请求道,“我可以打个电话么?”谁还不能摇人了?贝筝筝越想越气。
      小年轻点头。
      
      电话那头第六声才接听,贝筝筝捂住手机,特惨兮兮的喊了声“爷爷”。
      贝筝筝一杯水还没来得及喝,就被人捞出去了,走前她没忘冲小年轻挥了挥手,老爷子办事还是稳啊。对方递给她一张名片,贝筝筝接过一看,“律师都来了?我的事拜托你了,千万别让那小子好过。”
      贝筝筝将名片塞到兜里,刚出警局听到一声“陆先生”,她吃惊的抬眼,律师大兄弟像在给陆辰做汇报。
      
      陆辰今天穿的很正式,一件淡棕色的西装长外套,她看到他纽扣平整的衬衫领,系格子领带,连喉结的轮廓都好看的不得了。贝筝筝立马神清气爽了,揣兜的手一紧,摸到名片的质感,她想要是摸的是某人的肩,真实的死而无憾。
      他在和律师做简单交谈,手里捏着牛皮文件袋。
      贝筝筝才发现陆辰今天戴了金丝边框的眼镜,看她时像自带滤镜,柔光效果加一,对比度暗角减一,比之前的高岭之花气场舒服多了,太过具有杀伤力只适合远观,距离感拉近好多。
      
      所以当陆辰朝贝筝筝招了招手,贝筝筝想都没想就跑到他面前了。
      
      陆辰扯了扯领带,没说话。
      贝筝筝走在他身边,紧张感后知后觉,自己真是太不矜持了,要改。她对老爷子的保密工作一万个放心,不知道该不该感叹城市太小,这样都能碰上熟人,如果见过一面也算熟人,反正一回生,二回熟嘛。
      说明缘,秒不可言。
      “你先上车。”陆辰说。
      
      贝筝筝看着手边的卡宴,点头嗯了一声。她不客气的坐进副驾驶,“我系好安全带啦。”什么时候发车?
      陆辰也不急着替她关车门。贝筝筝想,可能是自己忘记礼貌,人家来帮忙,说声谢谢不过分。陆辰忽然低头,隔着镜片,她却注意到他薄薄的双眼皮,线条清晰,眉骨深邃。
      最适合拍特写镜头。
      贝筝筝听说过业界一个说法,像有的大导爱拍文艺片,找的主演就算没演技,光一个背影侧脸之类的,都能给你拍出画面感来,值回票价,一个画面等于一场故事,她以前觉得这说法假的不行,哄外行人玩的,现在么……
      
      安全带被系上。
      陆辰一手撑着车门,唇角有若有若无的笑意,“在想什么?”
      作为专业的惹祸精,贝筝筝一秒变怂,心虚的说:“没、没有。”
      陆辰哦一声。
      贝筝筝成功从他一个语气中解读出深层含义,是不是自己偷看太明显了?这条记下,也要改。
      “等我。”陆辰关上车门。
      贝筝筝扒着车窗,满脸问号。
      “律师和我说,你连自己基本的权益都不会维护,诉求什么也没有和他说清楚。意外事故发生时,百分之八十的当事人会受到惊吓。我想我需要过去了解下情况,你只需要记住,这些都没关系,”陆辰说,“你不必为任何人受委屈。”
      贝筝筝眨了眨眼:“……好的陆先生。”安排就完事了!
      
      警局的办公室内,翘着二郎腿的蒋英铭正在耍横:“能不能行了?你们别看她表面看起来好欺负,她心眼多着呢,不会你们也被她洗脑了?”
      张警官说:“贝小姐确实不是全责,赔偿费用您可以找她再协商,好好商量,有什么问题解决不了,再说您非要我们安个酒驾的罪名给她,她也没开车……”
      蒋英铭一拍桌子:“我是这个意思么?我意思是,你吓唬吓唬她,让她长长记性,以后见到我主动让道,有我的地方就没她,怎么把我说的像恶霸……”
      
      陆辰敲了敲门。
      蒋英铭一看是他,揉了揉眼睛,“空中飞人?你不是飞香港了么?说有个重要客户被截胡。怎么回来了?”
      张警官赶紧找机会开溜,不忘给他们带上门。
      “你不是吧,给小姑娘收拾烂摊子?”蒋英铭说,“刚张警官和我说了,截获到她打过一通电话,我一听是骆老,就知道他得找你。”
      陆辰说:“是你让张警官去调她通话记录的?”
      
      “这不是重点好么?T市还有几位骆老,不就那一位。”蒋英铭说,“根本没看出来他是这样的人,小时候我还把他当英雄。贝筝筝有本事啊,能搭上骆老。”
      陆辰看了眼他。
      蒋英铭怀疑他聋了,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松开手,“申明一点,我没翻她包,她心理比你想象的强大太多了,你别被她骗了。”
      桌上摆一只杜嘉班纳女士手包,夸张的刺绣特色。
      心理强大?陆辰表示:“她确实心大。”
      
      蒋英铭说:“你自己看看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我也没有翻女人包的习惯。”陆辰说。
      
      蒋英铭告诉他验孕棒的事,“出事故时,她自己不小心摔地上的,还是我好心给她捡的,大马路上不知道的能以为我蛇精病。”  
      “几道杠?”陆辰问。
      蒋英铭:“一道。”
      
      陆辰摸了摸下巴,笑了。
      用蒋英铭的话来说,陆辰只有在看到阿根廷队进球时,才会这样笑,俗称贼高兴。如果射门没中挺可惜的,反正他理解不了,陆辰现在是在笑个什么东西。
      有问题。
      “你来真的?”蒋英铭说,“她怀孕了你娶她?别上赶着当接盘侠兄弟。”
      
      “提议不错。”陆辰说。
      

  • 作者有话要说:  贝筝筝:终于体验到流浪猫的心里路程QAQ
    陆辰:我不介意给你开独家收容所。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