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4、第 4 章 ...

  •   微微屈膝是什么操作?
      陆辰在配合她的身高,贝筝筝刚好压到他唇角,单纯的亲亲,不掺杂一点儿情/欲。
      得逞,满意。
      她笑得俏皮。
      蒋英铭凌乱了:“……”
      
      “车钥匙。”陆辰说。
      蒋英铭认命的将车钥匙给他,准备call司机来接自己。
      
      陆辰送贝筝筝上了副驾驶,系上安全带,关车门,转身走上驾驶座,平缓的踩油门。
      被晾在车屁股后头的蒋英铭:“……”男友力满满的一套动作,陆辰被下降头了?
      
      车窗降下,有风灌进来。
      周围是高档住宅区,贝筝筝嗖得跳起来,幸亏陆辰及时摁住她。
      贝筝筝不高兴的摇头:“我不跟陌生男人回家的。”她十指扣在安全带的边缘上,后视镜暴露她的忐忑。
      陆辰带她去了附近酒店,顶层总统套房间,上电梯时,贝筝筝跟在他身后当尾巴,差点绊一跤,鼻尖撞在他肩背上,她刚在沉迷于欣赏他的肩宽。
      
      她听见头顶传来低笑。
      陆辰揽过她的肩,贝筝筝困的睁不开眼。他刷门卡时,她在不停的打哈欠。
      他察觉到她体温升高,她醉的太厉害。
      
      贝筝筝揪了揪他的衬衫角,不满:“快点呀你。”
      从他的角度,目光滑落过她的锁骨,肩带。
      
      陆先生的外表,实在太符合她的审美观念,贝筝筝不得不承认,她就是钟意吃他这一套。
      唉,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里都拉着陆先生来开房了,不知道梦到哪一步会拉闸,她第一次对人做小黄/梦,对方她才见过一面,这也太刺激了吧。
      
      陆辰刚贴上她的后腰,她整个人在他掌心瑟缩了一下。
      
      他的吻缠上来。
      她被压在一进门的墙上。
      贝筝筝恍惚的闭眼,他唇齿间的从容温柔,和她预想中的一样,从蜻蜓点水到慢慢推动,她能感受到味蕾被一丝丝掠夺,一场漫长的拉锯战,暧昧的气氛,美好到满足她所有幻想。
      
      她听到自己一颗心快跳出来了。
      惭愧。
      
      贝筝筝毫无还手的力气。
      她在他面前分分钟菜出八条街,更多是本能的反应,要不是陆辰架着她的手,她压根站不住。
      贝筝筝决定给自己这场梦境取个名字,粉红色的回忆,留作以后当纪念。
      
      可是这不代表附和陆辰的预期。
      如果恋爱是坐跷跷板,对面专属位置留给一个人,贝筝筝希望今夜是陆先生,上上下下,眼里都是他,一丝一毫都合她的口味。
      贝筝筝一路上除了犯困,每次打起精神第一秒,朝陆辰瞄一眼,再瞄一眼,傻乎乎的痴汉行为,沉迷在他的一举一动里。
      她比自己想的更有趣。
      
      现在大多数两性关系,饮食男女。钓鱼就像钓凯子,偶尔投一次食,故意钓你的新鲜感,进行最起码的伪装。陆辰见过身边好友恋爱,比同行竞争更残酷,势均力敌的博弈,在自以为是的猜忌中,互相找存在感。
      这些对于他来说,一没兴趣,二统统是浪费时间。
      或许人才是关键。
      
      纤长的睫毛打着颤,怯生生的蹙眉,心事写满脸,贝筝筝在门口催自己快点。
      陆辰心里一动,再也忍不住,连门带人压进去,低头去捕捉她的气息。他一定吓坏她了。
      
      他的动作拿捏有度,不至于让她感到不适,身下陷入柔软的大床,贝筝筝才发现自己纽扣解开大半,她低头,看到自己的内衣轮廓,随着她呼吸的起伏微动。
      她口干舌燥,刚想伸手推他。
      陆辰一手撑在她腰边,没有一点儿急躁,靠近看她的眼睛,“我叫陆辰。”
      她鼻尖一痒,他已经离开。
      
      贝筝筝对他的自我介绍,没什么回应。
      她从床上爬起来,飞快的说:“我先去洗澡。”
      
      浴室门被她摔上。
      
      做梦还能发福利的么?
      贝筝筝晕乎乎的想,脚下打滑,“啪叽”一声,结结实实的原地摔,膝盖碰到冰凉的瓷砖上,她倒吸一口气,失去意识。
      
      一觉睡醒。
      贝筝筝睁开眼,一身疲惫。
      ……仿佛身体被掏空。
      她还是闭上眼吧。
      活了二十三年,在贝妈的督促下,她坚持养生作息,没有过这么……狼狈的早晨。
      贝筝筝将手背压到额头上,揉了揉太阳穴,脑袋里像开过一场大趴体。
      
      她艰难的再次睁开眼,处在蒙蔽中。
      魂穿?做梦?贝筝筝看着自己手指甲,剪得光秃秃。她想找人拼命的心都有了。谁啊,恶作剧?无不无聊?
      现在好了,张导看到不知道有多高兴,早想让她剪,说符合女主柔弱的形象,贝筝筝和他讲道理做抗争,表示戏里的女主也有坚韧性格,怎么都说得通。
      ……好气哦!
      
      贝筝筝在被子里翻个身,想起床。空荡荡的摩擦感,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握草。她拉开一条缝,为什么她一件衣服都没穿,她没有裸/睡的习惯!记忆渐渐回笼,贝筝筝想死一死的心都有了。她居然跟见过一面的男人来酒店开房,妈见打系列。
      
      贝筝筝紧张的要死,万一是她酒后兽性大发,把人家上了怎么办?
      ……太迷幻了。
      
      喝酒害人。
      她上次喝多是成人礼,贝妈在场,有个gay蜜之后有半个多月没和她联系。
      用贝妈的原话说,贝筝筝一沾酒,化身亲亲抱抱小恶魔。
      
      现在小恶魔的锅她想摘也摘不掉了。
      贝筝筝悄悄观察局势:房间里没其他人,浴室离她几步远,窗帘紧拉,不知道外面是不是出太阳。她衣服去哪儿了?不管了,贝筝筝抓起床头的浴巾,叠放整齐,她躲在被窝里套好,床下摆着酒店的拖鞋,她之前的鞋也不见了。
      走进浴室简单洗漱完毕,光几步路,贝筝筝走的脚下发软。站在镜子前,她扒开浴巾检查,草莓印从肚脐边上开始,像一行大雁飞过,一直到腰后。
      再一看腿上,两团膝盖上蹭破皮,有淡淡的药膏味,还挺对称。
      
      到底做没做贝筝筝搞不清,她身体不太好受是真的。只能安慰自己,成年人的世界,她当叫了个鸭子。
      反正她不亏。
      谁叫她扔给陆先生两块八毛,她就当包夜费了。
      过程记不起来。
      ……这是最伤的。
      
      贝筝筝裹紧身上的小浴巾,一脸生无可恋。
      她在镜子里对上另一个人的眼睛。
      浴室门半掩,站在外面的男人身材挺拔,不知道看了她多久。
      
      陆辰叩起指节,敲了三声门。
      ……她才反应过来,自己住的是套房。
      贝筝筝尴尬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能打什么招呼?陆先生早上好,我不小心和你滚了床单Orz。
      
      陆辰将手袋递给她,她僵硬的接过,指尖拧着纸袋边,在想怎么开口。
      “贝筝筝?”陆辰说,“换上,你可以走。”
      
      手袋里装着新的换洗衣物,有的吊牌都没来得及拆,贝筝筝选择将就。
      一件吊带窄腰连衣裙,荷叶边的甜美裙摆,杏色蕾丝底,很衬皮肤。
      贝筝筝快忘记上次穿这么淑女的小裙子是什么时候。陆先生的审美……呵,男人。一字肩的设计,非常显她细细白白的锁骨轮廓,贝筝筝随手抓了两把头发。真不敢想象,她刚用乱糟糟的形象见了陆先生。
      
      书桌上铺着文件,陆辰拉开椅背,没有发出一丝多余的声响。
      “啪”一声,贝筝筝推开浴室门,探出脑袋。
      空气变得安静。
      “……我、”贝筝筝犯结巴,“你怎么知道我名字?”
      
      “抱歉,你朋友给你打了五十七个未接电话,”陆辰说,“早上才发现还在打,以为有急事,我替你接了。”
      贝筝筝磨蹭的走出浴室,视线刮到桌面一角,龙飞凤舞的钢笔字迹:陆辰。
      她脑海里闪过一个旖旎画面,她和陆辰吻得那叫一个难舍难分。贝筝筝给自己的脑洞跪了,臆想的男主人公刚好在自己面前,她轻咳一声,犹犹豫豫的揪着裙边。
      
      陆辰一手压在桌面上,站起身,面向她。
      贝筝筝只觉得嗓子眼干涩。
      “你背过身。”陆辰说。
      “好。”贝筝筝说。
      
      她裙子背后的拉链没拉上。
      贝筝筝坚决不承认是自己的锅。
      
      陆辰的指尖有凉意。
      不像她,浑身烧的快成煮熟虾。
      
      无辜的陆先生不要太良家,一眼让她想到精英人士。放在谍战片里,他就算一件都不穿,也像是做地下党的,随时可以洗白。反观她,穿件小裙子像欲盖弥彰,整个一作天作地的反派小姨太,祸害本害,建议直接枪毙。
      事实摆在面前,她在想要不要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受害者还好心的帮她系拉链。
      
      贝筝筝揣着作案后的愧疚,吸了吸鼻子,“尺码小了。”
      “收腹。”
      他说这话时,划过她后脊沟的凹陷处,来回一遍又一遍,或轻或重,或揉或捏。
      
      我们一起颤抖,会更明白什么是温柔。贝筝筝忽然想到这句歌词,以前她没拿到上路驾照听时,以为是细水长流的柔情歌,生活教做人,现在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内涵。
      
      她无意识的舔了舔唇,“我渴了。”
      背后的拉链沿缝合上。
      贝筝筝腰后一空,她站在原地半天没动。面前伸过白净修长的手,陆辰喂给她一杯温白开。
      水杯放在桌面上,水面线在轻轻摇晃。
      
      男色才是真害人。  
      “我……我要走了。”贝筝筝说,“陆先生?”
      她无措垂着的手被人捉住,抚过她每一个指节,到手背、腕侧。
      
      “怎么办?”陆辰说,“现在我反悔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安利甜文《心跳呼吸非正常》by杏会池传送门
    许莹,江城第一名媛,生的又纯又嗲
    无数风流子弟的梦中情人,得知她家世以后又无一不是望而却步
    奈何她本人是个眼力不行的恋爱脑,恋上门不当户不对的男同学,还被塑料闺蜜给绿了
      
    参加前男友和假闺蜜婚礼的这天,情形很混乱
    直到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进来,面前的男人身形优越,宽肩伟岸,长腿劲腰
    许莹揉了揉惺忪的眼:“……你是?”
    “边宗。”
    他一双狐狸眼尽显银行家的薄幸本色
    许莹:“……”
    确认过名字,是她招惹不起的人
    当过医疗兵的白衣天使vs又A又靓银行家
    传送门
    爪机传送门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