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似浅》蔚空 ^第1章^ 最新更新:2018-09-30 20:11:0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资本家 ...

  •   下午两点半,空气里仿佛都带着点恹恹的倦意。
      
      江漫推开办公室的门,三个人的办公室,这会儿坐在桌前的另外两个人,都像是一副几天没睡觉的鬼样子,对着电脑哈欠连连。
      
      “你们这是怎么了?又被老王折磨了?”江漫拿出带回来的手信,笑着递给两人。
      
      “哎哟喂!我可想死你了。”章笑笑看到她眼睛一亮,兴奋地接过别致的点心小礼盒,又唉声叹气道,“可不是么?你不在这些天,老王天天拖着咱们往死里加班,昨天讨论新选题和文本,一直到十点多他老人家才良心发现放人。”
      
      她对面的彭越昂头看向江漫,笑着道:“你不是今天上午才回来么?怎么就来上班了?也不好好休息两天,回来了可就意味着魔鬼生活又要开始了。”
      
      江漫笑:“我也想啊,但是回到家刚吃完饭,就被老王打电话叫来了,说担心我出去培训十天,业务生疏了,让赶紧回来观摩这期新节目的录制。”
      
      说曹操,曹操就到。
      
      她话音刚落,办公室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锃亮的地中海脑瓜探进来,笑容可掬地看向里面几个人:“谁说我坏话呢?”不等人回答,又咦了一声,“江漫回来了?”
      
      这人正是刚刚三人口中的老王,也是他们栏目组的主编。他们是省经视一档财经访谈类节目,名叫《视野》,已经做了五年。每周三期,因为紧跟时事和热点,从主持人水准到选题内容以及邀请的嘉宾,都做得很用心,在娱乐至死的年代里,收视率勉强占有一席之地。
      
      江漫是负责文案和选题策划的编导,刚刚被派出去培训了十天。她的直接上司就是这位头上带光,大名王希之的中年发福男。
      
      老王虽然其貌不扬,但业务能力很强,在下属面前也没半点架子,哪怕是个工作狂,每天把手下一波年轻人折磨得苦不堪言,大家对这个上司也还是很喜欢的。
      
      江漫拿着手信走到他跟前,笑道:“王编发话,我能不回来么?”
      
      老王接过礼物,堆着一脸笑道:“咱们节目得时时紧跟时代大潮,你离开工作岗位十天,就相当于落后了十天,不早点回来,怎么能早点上手?”
      
      江漫一向觉得这位工作狂上司有轻微的焦虑症和强迫症,头上毛发越来越少就是作佐证。
      
      她笑道:“王编,你是不是忘了我是去培训,不是放假去旅游?”
      
      老王像是恍然大悟般点点头:“对哦,所以让你早点回来,把新学到的本事,早点用到工作上,让我们的节目更上一层楼。”
      
      屋内众人:“……”
      
      工作狂上司的逻辑转换之快简直丧心病狂!
      
      老王说完又朝屋子里正在吃东西的两人瞪了一眼,虚张声势道:“都什么时候了,节目马上都要开录了,你们还不去演播厅。我都说了多少次,你们虽然是负责选题策划和台本,但也必须每期节目认真在现场观看,这样才能更好地提高内容质量。以为天天坐在电脑前看视频就可以了么?”
      
      章笑笑和彭越翻着白眼各自塞了口点心,笑嘻嘻起身。
      
      “去去去,我们这就去。”
      
      老王满意地点点头,又拿起手中小礼盒,笑眯眯朝江漫道:“这盒子还挺别致的,可惜不是喜糖。”
      
      江漫还没说话,资深女光棍儿章笑笑先不乐意了,噼里啪啦就是一顿:“老王,你可做个人吧!咱们一众编导策划,男的被你当牲口使,女的被你当男人使,十个编导策划,六个单身两个离异,你还好意思说喜糖?我跟你说我下个星期要请假去相亲,你要是不批,我就辞职。”
      
      老王嘿嘿一笑:“笑笑你这就不对了,年轻人嘛当然是要以事业为重,别老想着什么谈恋爱啊结婚啊,这方面你得多向江漫学习学习,台里那么多小伙子追求她,都不为所动,一颗红心全部奉献在工作上。”
      
      说完不等章笑笑揭竿而起,赶紧收回他发光发亮的脑袋,一溜烟跑了,边跑还边朝屋内道:“你们赶紧的啊!今天的嘉宾可是两位钻石王老五。”
      
      江漫看着他发福的身影摇摇晃晃消失在转角,好笑地关上门。
      
      彭越喝了口水,走到章笑笑身旁拍拍她的肩膀:“笑姐,你也别义愤填膺了。你们女孩子好歹不会有太大的经济压力,我们男的就惨了,整天被当成牲口操不说,每个月那点工资,想买房都不知道等到何年何月。别人看来,我们是经济理论财经资讯信手拈来,认识数不清的经济专家企业家,还以为我们多能赚钱,谁能想到我们为了月底多个一两千块的奖金,就恨不得加班猝死呢!”
      
      章笑笑低头看了眼他的鞋子,木着脸道:“放心吧,别高估自己,就算你懂再多理论知识,认识再多大佬。冲着你脚上这双仿版鞋,别人也不会以为你多有钱。”
      
      彭越做悲愤状:“看破不说破,咱们还是好同事。”说完又哀嚎连连,“更郁闷的是,每天还得面对各种让人羡慕嫉妒恨的成功人士,就比如今天的两个嘉宾,一个是创业新星,刚刚已经完成一亿美金的C轮融资;一个是国内顶级天使投资人,而且这两人都还不到三十。世道不公,不公至斯!”
      
      说完拿起装着枸杞水的保温杯,先出门去了演播厅。
      
      省台的待遇当然算不上差,但是人是不能做对比的。他们是财经节目,接触的都是各路商界精英,时间长了,要保持一颗平常心确实有些难。他们栏目组每年都有几个人离职去创业,至于成功与否就不得而知了。
      
      彭越出了门,江漫才想起来问:“笑笑,今天嘉宾是谁啊?”
      
      章笑笑道:“程骞北和黎洛。”说着又咦了一声,“对了,这两人都是江大经管院毕业的,是你师兄啊,你在学校时认识吗?”
      
      江漫微微一愣:“……认识。”
      
      章笑笑点点头:“也对,这种青年才俊,在学校肯定也很优秀,不认识才奇怪。”说着朝她招招手,笑嘻嘻道,“咱们也赶紧过去吧,估计录制马上要开始了。那两人看照片都还挺帅的,我得去看看本尊到底如何。要真是传说中的钻石王老五,咱们指不定还有机会呢!”
      
      江漫愣了下,不太自在地摸了摸鼻子。
      
      来到演播厅,主持人文皓和两位嘉宾已经坐在台上就位,三人正在低语谈笑着。文皓算得上是经济台的一哥,新闻主播出身,长相自然是一等一的标致,虽然也不过三十多岁,但身上已经有一种学识和阅历淬炼出来的睿智和儒雅。
      
      尽管如此,坐在他旁边,比他年轻不少的两个男人,与他这个气质斐然的男主播相比,也毫不逊色。
      
      尤其是坐在中间的那位男人,一身黑色正装,没系领带,白色衬衫最上面的扣子松开着,袖子微微挽起,看起来轻松随意却又不失严肃正式。
      
      他没怎么说话,只是微微侧着头看向斜对面的文皓,嘴角挂着一抹微笑,似乎在倾听他和黎洛的侃侃而谈。
      
      灯光师已经打好光,男人年轻的脸在灯光下看起来有种雕琢般的英俊。他是真年轻,如果不是因为气质冷冽成熟,那样清朗的眉眼,甚至还带着些没来得及褪去的少年感。
      
      这是一个小型的演播厅,旁边也有观众席,只是坐不了多少人,节目有设置互动提问环节。每期节目都会邀请一些热心网友,今天两位嘉宾都毕业于江大,观众特意邀请了几十个江大学生。
      
      年轻的学生们都很活跃,对一切充满好奇,此刻正蠢蠢欲动讨论着上面的三个人,声音大得连站在演播厅后台入口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章笑笑看着台上的三人,感叹道:“本来之前还觉得机会难得,一下来了两个钻石王老五,现在看到本尊,我还是老老实实去相亲吧。”
      
      “干吗?”江漫转头看她一副妄自菲薄的样子,好笑地问。
      
      章笑笑道:“这俩光皮囊就已经是鹤立鸡群那一波了,再加上事业和身家,又是这个纸醉金迷圈子的男人,就算没老婆没正式女友,但你要说没女人,我是绝对不相信的。”顿了顿,又开玩笑补充一句,“当然也可能没女人,因为有男人。”
      
      江漫被她逗笑。
      
      “你笑什么?我说得有错?”
      
      江漫耸耸肩。
      
      章笑笑又道:“你自己想想,咱们做节目这么久以来,虽然认识的嘉宾都是社会精英,长得好气质好的也不是没有,但事业有这两人成功,这么年轻长得这么帅的,还能找出其他人吗?”
      
      江漫想了想,如实道:“还真没有。”
      
      毕竟除了家里有矿的富二代,这么年轻就事业有成,确实太难了。
      
      章笑笑伸手朝中间那一直微笑着没怎么说话的男人指了指:“尤其是程骞北,三十岁不到,已经是国内最顶级的天使投资人了,最重要据说还是白手起家。做投资可不比其他创业,没办法从零开始的。也就是说至少四五年前,他已经赚到第一桶金完成了原始财富积累。但四五年前他才多大,大学刚毕业?”说着,露出一副匪夷所思的表情,问,“我看小道消息说他在大学的时候炒期货,赚了几亿,是真的吗?”
      
      江漫摇摇头:“……我不是太清楚。”
      
      “你们不是一个院的吗?他在学校应该也是风云人物吧?”
      
      江漫道:“他比我高了三个年级,而且还不是一个专业,我也就听过他的名字。话说回来,要真赚了几个亿,也不可能在学校宣扬啊,这太不符合社会主义价值观了。”
      
      “这倒也是。哎,想想我上大学的时候,还常年苦苦奋斗在每个月向老爸老妈多争取两百块生活费的艰苦大大业上,人家就已经杀入资本市场割韭菜了。这些在资本市场赚快钱的,割得可都是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小韭菜,确实不符合社会主义价值观。万恶的资本家!”
      
      江漫笑:“你不是不炒股么?怕什么?”
      
      “老王和小越越炒啊,之前那俩听了一个来参加节目的专家推荐了两只股,回头投了十几万,现在还套着呢!”顿了顿,又道,“而且我已经准备下海了,光靠死工资连买个小香的包都得心疼半天,必须得做点投资了。”
      
      江漫看了她一眼:“你可悠着点,股市专门割你这种散装韭菜。”
      
      章笑笑嘻嘻笑道:“不怕,咱们毕竟也算是行内人,近水楼台,多收集消息做足功课就行。文哥说了,在听专家高谈论阔讲股票投资生意经时,先看看他们的身家如何。身家至少超千万的,基本上是可以相信的。上次老王他们买了股票后,才知道那专家自己还住教工宿舍,骑个破二八,就是个掉书袋的学究,一点实战经验都没有。”
      
      江漫再次笑出声,这事她当然知道,因为一度是办公室的笑谈。
      
      这一回,不知是不是因为忽然安静了一下,让她的这声轻笑被放大,本来坐在演播厅中央的程骞北,忽然转头,朝这边看过来。
      
      江漫没来及收回笑容,已经和他略带笑意的目光对上。
      
      他朝她轻轻挑了下眉,半真半假的轻佻让他本来冷冽的眉眼,忽然就多了几丝撩人的魅惑。
      
      江漫向来是看不懂这个人的,看起来疏淡冷漠,某些时候又能领教他的热情如火,说他凉薄,可也有温情的时刻。明明不是风流的男人,却又能像现在这样,一个眼神就能将女人轻易蛊惑。
      
      幸好江漫并不是会轻易被蛊惑的女人。
      
      章笑笑还在小声说着:“但是程骞北就不一样了,他可是真枪实弹从资本市场杀出来的,所以我待会儿得找机会让他指点一下,给我推荐两只股票。这种钻石王老五是轮不到咱们,但脸皮厚点抱个大腿,讨教点发财秘诀,还是有希望的。人家巴菲特一顿午餐能拍出上百万呢!我这要是能得到程骞北指点,怎么说也值个几万块吧……”
      
      江漫却没太听进去她在说什么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开个狗血文互相刺激一下,目标是让狗男女做尽污污的事。好久没有写有钱人男主了,不能让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起点金手指爽文少年股神身家百亿辣种男主了解一下,现实可不可能不重要,只要理论上可行就行。
    ps,这个坑是直接刨了一篇不打算写的古言的文案预收,收藏很少,大家多多收藏,让狗男女顺利上榜。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每次发表负分评论需在登陆状态下进行,且扣除1个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