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反面恋爱教材》鲸落时止 ^第8章^ 最新更新:2019-08-16 17:26:51 晋江文学城_手机版
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8、第八章 ...

  •   原来是之前一直坐在餐台角落里的男人。
      
      因为他之前一直没什么动静,轰焦冻还以为他在睡觉;哪想到人家不仅醒着,最后居然还一本正经的谴责了他和茶茶花音聊天的行为。
      
      虽然轰焦冻知道在公共场合跟别人窸窸窣窣的聊天确实有可能会影响到别人吃饭,但是……不……不是……情侣是怎么回事啊?他怎么就和茶茶花音变成情侣了?他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完全摸不着头脑的少年皱起眉头看向那个莫名其妙怒视着他们的银色卷毛。
      
      “是情侣就是情侣!为什么要解释!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事实是无法改变的!你们俩这在公共场合里卿卿我我伤风败俗的乳臭未干的小情侣!”
      银色卷毛一脸大义凌然的样子指着他们这么说。
      
      “……坏家伙你欺人太甚!我忍你很久啦!你刚刚明明一直在笑!”
      突然被一串贬义定语说懵了的茶茶花音顿时以失去理智的状态硬气了起来;小家伙一脸愤懑的从凳子上跳下来双手叉腰着怒视着刚刚说话的男人,轰焦冻默默伸手扶住了少女屁股后面摇晃了几圈的凳子。
      
      “小姐,我受过严格的训练,无论多好笑,我都不会笑。”
      刚刚还一脸正义使者模样的男人突然一本正经的接了话茬,只不过那张看上去对什么都没所谓的脸实在是让人提不起和他对线的兴趣。
      “除非忍不住。”
      似乎是觉着自己说的还不够多,吊着死鱼眼的男人又紧接着跟了一句。
      
      “……吭……吭嗤……你有病嘛!你找揍!”
      突然说不过眼前男人了的茶茶花音哽了一下然后瞪圆了眼睛看向那个银色卷毛的男人。
      
      ……轰焦冻觉得自己久违的又看见了气的跳脚的茶茶花音。
      
      “你到底是谁?你认识我们?”
      不是很想在陌生世界惹事的轰焦冻在偷偷瞧了一会儿茶茶花音暴跳如雷的小兔子模样后,才反应过来现在不是干这种事情的时候。
      少年伸出一只手拦住有跳起来打人家膝盖架势的茶茶花音,面色平静的看向那个陌生的银卷发男人。
      
      “啊,听说喜欢板着脸的人都很强,漫画里都是这么设定的。”
      “……嘛,不过重点其实是我想借你旁边的小姑娘一用。”
      那个男人突然不明所以的这么来了一句。
      
      被第一句好像有点道理的话说得一头雾水的轰焦冻本来还想说点什么的;但听完他第二句话后,便立刻拧起眉头下意识地把茶茶花音向后拉了拉。
      
      “你恋○癖?”
      轰焦冻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你说什么呢!银桑我对这种没屁股没胸的高中生绝对没有任何兴趣!小心银桑我告你诽谤还给你寄律师函啊!”
      感觉胸口中了一箭的银发卷毛男瞪大了眼睛口头一哽。
      
      并不想对其炸毛行为给予回复的轰焦冻撇了撇嘴,面无表情的从原位站了起来。
      
      ……
      ——一米八多的轰焦冻真的很有威慑力。
      
      “欺……欺诈!这是身高欺诈!”
      不满神情转瞬即逝的男人那本来还懒洋洋甚至有点得意忘形的表情在看到轰焦冻站起来后瞬间崩塌,“花容失色”的男人很戏剧性的倒吸了一口冷气,茶茶花音仿佛看见银色卷毛男人的鬓角滑下了一滴汗。
      
      本来还胸有成竹的男人脸上的表情突然扭曲成了滑稽的样子,然后又讪讪地向后退了两步,那模样像极了遇到了胖虎的小夫同学。
      
      眯起眼睛的轰焦冻正好看见那个意图退怯的男人伸手摸到了那把先前一直立在他脚边的木刀,少年本来空无一物的手中立马警惕的凝结出丝丝寒气,可就在轰焦冻以为那个开场就很嚣张的男人会攻击他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却发生了。
      
      “……神乐!新八!你们俩快出来救救银桑我啊!蹲在外面看洞眼儿很有意思吗!你们这帮没良心的小兔崽子!”
      
      ……
      他搬了救兵。
      
      轰焦冻:“……”焦冻问号.jpg
      茶茶花音:“……欸。”
      
      “银时先生,你刚刚不是还义正言辞的说,对付两个高中生模样的家伙你一个人就足够了,不需要我们来帮忙的吗。”
      本来以为被喊银时的男人是在虚张声势,没想到真的有谁的声音幽幽的应了他的弟弟行为。
      
      “哎哎,那种事情怎么能相信呢??银桑我向来是有钱大家雨露均沾,怎么会有自己一个人独占这种厚颜无耻的心思!一定是你当时没有挖干净的耳屎诬赖银桑我!做人要要爱干净啊新八君!”  
      油嘴滑舌的男人拖着长长懒懒的声音略带焦急的这么说道。
      
      “……”
      “不好意思,我们要走……”
      不想再听他们唱二人转的轰焦冻警觉地揽过茶茶花音作势出门;可就在这时,寿司店的门却突然被什么东西吹飞——不,何止是吹飞,是寿司店的整个店面都垮了。
      顿时被炸得一脸凌乱的轰焦冻觉得自己护着茶茶花音的行为失去了意义。
      
      不过也确实是失去意义了。
      
      “你们走不掉的阿鲁!”
      少女势在必得又仿佛在地上捡了钱包般的诡异笑声突然从耳边响起。
      
      “??……啊啊啊!好……好痒!不要啦!放开我——咿咿咿——!板着脸的大哥哥!”
      
      ……
      ??板着脸的大哥哥是什么鬼……不对重点根本不是这个!
      
      一道快得惊人的银色影子从轰焦冻的身后一闪而过,有点顾不及了的少年急忙转过身子,本来还站在他身后的茶茶花音早已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捉了去。
      而映入眼帘的,则是一只巨大到不正常的白色大狗;它正皱着鼻子站在门前,一个骑在他身上且发色跟神威发色一模一样梳着包子头的少女正用莫名欠揍的笑容看着这边。
      
      ……神威!你快说!这个人是不是你失散多年的妹妹!
      为什么和你一个发色的人都这么能给人找麻烦!
      
      “茶茶!快用个……!啧……”
      情急之下直接喊了茶茶花音名字的轰焦冻这回倒是不太敢直接使用个性了,一是眼前的男人看上去也不能伤害自己,二是这里有无辜的人……轰焦冻有点焦躁地看了一眼缩在餐台里瑟瑟发抖满脸惊恐的寿司店老板。
      
      一边愁苦一边回想起之前事情的轰焦冻只觉得自己自从遇上茶茶花音以后,事情真是一件接一件的蜂拥而至;来不及处理的他整个人都是万□□心俱疲的状态,大脑实在是不能立马迅速的运转的轰焦冻真的觉得自己需要什么东西来帮帮自己。
      
      “好!”
      因为被轰焦冻关心所以整个人都兴奋了起来的茶茶花音一改先前奋勇挣扎的傻样,转而一脸小星星的看向站在那边和银时对峙的轰焦冻。
      
      “???”
      你好啥??
      
      轰焦冻脸上的茫然很快便变成了惊恐和“呀咩咯!”,见识过茶茶花音个性威力的少年一脸焦急的看向茶茶花音,意图用眼神暗示茶茶花音不要再给店家添麻烦了。
      
      似乎是敏锐的察觉到茶茶花音想做些什么,大概是叫神乐的女孩立马对茶茶花音使用了关节技;当场痛的嗷了出来的茶茶花音泪花闪闪,本来刚燃了一半的个性立马被针扎了似的熄了下去。
      
      “……花音!”
      没料到那女孩会伤害茶茶花音的轰焦冻眼瞳猛的收缩,地面上突然结起一层冰霜。
      
      “嚯!小伙子你在看哪里啊?”
      趁着轰焦冻被转移了视线,本来还在示弱的男人突然举起自己的木刀以惊人的速度朝着轰焦冻冲了过来。
      
      心里一紧并暗叫不好的轰立马侧过头,左手也下意识的挡出。
      被挥出地木刀狠狠砸在少年的手臂上,轰焦冻立马清晰的感觉到了要命的疼痛;可是现在不是退缩的时候,眼前来者的目的很明显是掳走茶茶花音,稍微动动脑子他就能想到这个所谓的“银时”十有八九是和那群闯入自己病房的保镖是一伙的。
      
      被神乐紧紧夹着的茶茶花音清楚地看到轰焦冻的手臂在挨了那一下后立马青紫一片,甚至替他感到疼痛的茶茶花音眼睛顿时瞪得溜圆且立马再次激烈挣扎了起来。
      
      “……神乐!总之咱们先带着她赶紧跑,等一下银桑就会追上来的!”
      似乎是见两个人都已经回过神来开始反抗,从刚刚开始就没什么存在感的新八急急的朝试图看戏的神乐道。
      
      “虽然平时我一定会狠狠揍新八一顿,但今天确实是这么回事……总之向着夕阳奔跑吧神乐酱!”
      躲过轰焦冻狠戾一脚地银时抹了把汗这么说道。
      
      “……噫,银时你好恶心阿鲁。”
      
      虽然瘫着脸还不忘伤害一把正在和轰焦冻苦战的银时,但神乐最终还是夹着茶茶花音往更远的地方跑了,身后隐隐传来新八“??带我一个啊你这臭丫头!”的凄凉喊声。
      
      自认为身高明明神乐和自己也差了不是特别多,但是被对方夹在腋下的时候茶茶花音就显得格外小一只;神乐丝毫不减力度的关节技挫的茶茶花音不仅快要窒息,同时也痛的要死。生理泪水啪嗒啪嗒往下掉的小姑娘一边痛苦的喘息着一边调整着自己的呼吸频率。
      
      那家被摧毁了大半的寿司店已经几乎不见了踪影,她历尽千辛万苦才找到的轰焦冻,历经千辛万苦和委屈才跟他和好,结果现在居然就这么硬生生的把他俩拆开了!
      
      你们看看这是人干的事吗!?
      
      心里面百感交集,酸的苦的调味品全部打翻搅在一起的茶茶花音只觉得轰焦冻挨了一下的那场景直直扎进了她的脑花,挣扎了半天无果且担心轰焦冻到头皮发麻的茶茶花音终于耐不住爆发了。
      
      “你……你这个坏人!!!”
      
      再也顾不上面子嗷嗷大叫起来的茶茶花音奋起一个挺腰,小短腿儿也胡乱蹬了起来。
      
      坐在定春身上的神乐本来有点不耐烦的想嘬嘬这小祖宗不要再闹腾了,结果她还一个字儿没说呢,一阵金色的火焰便扑面而来。
      
      熟悉的恐惧感就连一直带在身边的纸伞都挡不住,夜兔畏惧阳光的本能激的神乐打了个激灵,求生欲极强的神乐立马以自己生平最快的速度从定春身上跃了下来,可是那茶茶花音现在倒是像牛皮糖似的扒在了她身上。
      
      只听一人一狗双双发出惨绝人寰的喊叫滚倒在路边;
      一时间尘土飞扬,鸡毛蒜皮齐飞,啥都看不清了。

  • 作者有话要说:  神威:……好像还真是我妹妹
    轰:……
    ……还有疯狂掉收藏到底是什么操作,我不懂。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