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目录  设置

1、第 1 章 ...

  •   在病床上呆的第三个年头,池映秋终于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也终于揭穿了云丛熹的身世之迷。
      
      然而一切都晚了,他自从三年前街头斗殴被打成了植物人,便只能听到外面的声音,根本无法对外界做出任何反应。
      
      除了周身病痛的折磨,就只有父亲永无止境的眼泪陪着他。
      阵阵悔意在他周身萦绕着,只希望自己可以早点解脱。
      
      也许他死了,爸爸也能脱离他这个累赘,过好自己的后半生了。
      
      池谨轩握着他的手,语气里尽是疲惫与期冀:“秋秋,爸爸没有别的指望,只要你能醒来,哪怕让爸爸照顾你一辈子都没问题。”
      
      仪器滴滴的声音不绝于耳,池谨轩知道这都是奢望。
      
      他微微叹了口气,说道:“怪我太懦弱,没能狠下心来带你离开。也怪我没有早点告诉你你的身世,没能早点让你们父子相认。”
      
      躺着的池映秋不知为何,发出了显而易见的颤抖。
      池谨轩吓的立即起身去叫大夫,然而大夫赶过来的时候,仪器已经发出了一阵阵的长鸣。
      
      接着就是一阵兵荒马乱的声音,池映秋被推进抢救室。
      不知过了多久,医生才出来,十分遗憾的对他说道:“节哀吧!”
      
      池映秋看到池谨轩一夜之间白了头发,却还在坚持操持着他的后事。
      无力感深深的向他袭来,他只想去抱抱他,却也知道不可能了。
      
      他挣扎着想醒来,可是他已经变成了一抹游魂。
      他想哭,却再也没有了眼泪。
      
      耳边只剩下了阵阵嗡鸣声,刺得他耳膜生疼。
      直到一阵急促的刹车声响起,池映秋猛然睁开了眼睛。
      
      温暖的怀抱将他护在胸前,随即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怎么回事?”
      前面的司机回过头来,说道:“没事没事,二少爷请放心,前面有人闯红灯,有交警来处理这件事了。”
      
      很快,绿灯亮起,车辆继续前行。
      池映秋抬起头,果然看到了熟悉的男人。
      他试探着喊了一声:“爸爸?”
      
      池谨轩身上穿着朴素的牛仔裤,简单的白T恤。
      眉眼还是一如既往的干净清澈,永远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他的眼泪瞬间就落了下来,扎在他怀里哭了起来。
      这一行为把池谨轩给吓了一跳,他赶忙问道:“秋秋怎么哭了?刚刚没撞到吧?快让爸爸看看。”
      
      池映秋立即摇了摇头,说道:“没有,秋秋想爸爸了。”
      一开口,池映秋才察觉不对劲。
      
      也许是刚刚醒来,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发懵的状态。
      这会儿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整体都缩小了。
      
      小胳膊小腿儿,连声音都是奶声奶气。
      他眨了眨眼睛,再仔细看向自己搂着的男人,发现这个熟悉的男人也变年轻了。
      
      他看上去十分清秀漂亮,只有二十出头的样子。
      生的唇红齿白,隐约有一种明星小鲜肉的感觉。
      
      为什么记忆里的老爸,突然变成了邻家大哥哥的模样?
      不对,他立即反应了过来。
      
      这是年轻时的老爸,和只有不到四岁的自己。
      而现在的时间点,应该是他们刚刚被云家找回,要去云家的路上。
      
      池谨轩一边给他擦着眼泪,一边笑话他:“爸爸一直抱着你,怎么还想爸爸了?”
      
      池映秋小嘴巴一扁,嗡声嗡气道:“我刚刚做了个梦,梦见爸爸不要我了,把我给别人养了。”
      
      马上四岁的小映秋说话十分利落,除了还有些字词咬的不是很清晰之外,逻辑倒是条理清晰。
      
      这话把池谨轩给逗乐了,他笑道:“傻孩子,你爸怎么可能把你给别人养?谁也抢不走!”
      
      池映秋眨巴着眼睛,问道:“真的吗?那我们拉勾勾!爸爸不许骗人!”
      
      池谨轩依言伸出小拇指,说道:“好,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我们再盖上章怎么样?谁要是变了,谁就是小狗!”
      语气里尽是温和的笑意。
      
      池映秋吸溜着鼻子,说道:“好!”
      他再也不想和爸爸分开了,如果不是因为前世自己任性,非要和那个所谓的对他好的奶奶一起生活,怕是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捧杀有时候是对一个人最大的迫害,甚至你都不知道该不该怪她。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池映秋问道:“爸爸,我们这是去哪儿?”
      
      池谨轩的脸上并不能看出多大的喜色,反而透着几分忧虑,却强颜欢笑道:“去……云家,是你亲生的爷爷奶奶家。”
      
      没错,池谨轩是云氏豪门当年走失的那个孩子。
      直到他二十三岁大学毕业,云家才接他回家。
      
      说是之前一直没找到他的下落,直到近期,才偶然找到了蛛丝马迹。
      一验亲子鉴定,竟然真的是。
      
      在他上辈子的印象里,云家所有人对池谨轩的态度都很微妙。
      他年纪小不懂事,只觉得回了一个很有钱的大户人家。
      从前小朋友有的玩具他都有了,小朋友没有的他也有了。
      
      却不知道,这个云家并不是他们父子的天堂,而是通往地狱之门。
      池映秋歪了歪脑袋,说道:“爸爸,我不想去云家,我想在我们自己家。”
      
      池谨轩走失后被一户池姓夫妇收养,他们五十多岁了无儿无女。
      捡到小谨轩的时候,两夫妇都当是上天的恩赐。
      
      可惜夫妻俩天生福薄,好不容易把孩子拉扯大,却双双相继患病去世。
      也是幸亏有这么个孩子为他们养老送终,不至于孤独终老。
      
      在池谨轩人生最灰暗的那两年,曾放纵堕落过一段时间。
      给一个有钱人当助理,那种助理。
      
      直到有一天他幡然醒悟,便离开了那个人。
      回乡后却发现怀了池映秋,他不但没有慌乱,却还觉得挺高兴的。
      
      从此,终于有一个血脉相连的人,与他相依为命了。
      就这样父子俩相依为命过了四年,云家却突然上门,告诉他自己其实是云家走失多年的二少爷。
      
      池谨轩却一点都不高兴,如果云家早几年认他,他会感恩戴德。
      如今他心静如水,只觉得云家的到来有些多余。
      
      他吃过苦,也享过富贵,跟着那富豪的时候每天过的都是极尽奢靡的生活。
      
      他休学的那半年,跟着富豪全世界游走。
      也算看尽了浮华,也没让他的心有半点留恋。
      
      他们是钱与色相的交易,结束的时候他将那人的一切蛛丝马迹全都抹杀。
      
      也知道那人的发展在E国,必定不会来国内这个所谓的新一线。
      池谨轩也不知道何去何从了,亲生父母来寻找,按说他不能拒绝。
      
      只得拍了拍自家儿子,说道:“放心,只要有爸爸在,哪里都是家。”
      确实,池映秋想开了。
      
      只要有爸爸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回去过苦日子,对老爸来说也不公平。
      
      而且他虽然表面上是个小孩子,内心却已经是个实打实的大人了。
      他出事的时候十七岁,死的那天刚好是二十岁生日。
      
      经历了那么多,他早就可以分辩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谁对他真正的好,谁是虚情假意,怀揣目的。
      
      前面司机开着车,随着车流缓慢的前行。
      云家在临江市的市中心有一栋豪宅,除了堵车,是个寸土寸金的好地方。
      
      司机宽慰道:“二少爷别着急,下了高架马上就能到。”
      池谨轩道:“没事,不急。”
      
      他甚至想越慢越好,毕竟他并不知道如何面对亲生的父母和兄弟。
      如司机所说,房车拐下高架,便来到了云家所在的市中心豪宅。
      
      池映秋记得,上辈子的池谨轩来的时候,立即就被那个被全家宠爱的养子弟弟立了一个进门威。
      
      导致一入云家,池谨轩就处在了一个尴尬的氛围里。
      也让亲生父母对池谨轩的第一印象非常不好,毕竟生长在底层的环境里,又是未婚生子。
      
      不论怎么比较,都是养在身边的养子更让人喜欢。
      更何况云丛熹自从来到了云家,不但云母的身体大好,连云父的生意也越做越好了。
      
      云老爷子接连把两个分公司交给他打理,直接气的大伯家摔杯子。
      有这样的锦鲤宝贝在,谁不喜欢?
      
      正这样想着,池谨轩便带着儿子进了云家大门。
      管家将他们带进了云家老二云仲坤的宅子,夫妻俩正在客厅里迎接他们。
      
      看上去他们对池谨轩的回归还是很欢迎的,甚至他们为了迎接他,还特意准备了一个小小的欢迎仪式。
      
      云丛熹也蹦蹦跳跳的从二楼跑了下来,一见到他们立即一脸惊喜道:“是二哥回来了吗?太好了!”
      
      说着他跑去桌上倒了满满一杯热巧克力,一边端上前一边热情招呼道:“二哥一路辛苦啦!喝杯热饮暖暖身子。”
      说着他上前来,便想将热巧克力递给池谨轩。
      
      池谨轩刚要伸手去接,却被池映秋先一步上前,说道:“哇,巧克力耶~!秋秋最喜欢啦!叔叔可以给秋秋喝吗?”
      
      正在送热饮的云丛熹一怔,立即反应了过来,吞吞吐吐道:“啊……是这样啊?秋秋既然喜欢,那就给秋秋喝吧!”
      
      说着他端着玻璃杯上前,刚要递到池映秋的手上。
      却听啪的一声,紧接着就是池映秋山呼海啸一般的哭叫声。
      
      哇啊啊啊啊啊~~~~~~~~~

  • 作者有话要说:  是小甜文哟!
    日常流,家长里短。
    感情线甜甜,亲情线温馨,崽崽可爱!
    接档文已开:《抛弃亡国太子后他登基了》感兴趣的宝宝们先加个收藏哟!
    点击跳转:《抛弃亡国太子后他登基了》BY公子寻欢
    PS:APP小天使请手动搜索查询收藏哦!
    跳转地址:
    文案:
    原名《我当太后那些年》
    原名《我当太后那些年》《对未来皇帝始乱终弃以后》
    直到死后沈澜枫才知道原来自己是柔兮长公主走失的儿子,只因母亲过度思念儿子,便找了个与自己长相相似的替身做慰藉。
    然而这个替身不但想方设法阻止自己回京,甚至把自己当成替他怀孕生子的工具,利用干净后了结了他的性命。
    一睁眼,沈澜枫重生到了被替身设计失身的那一夜。
    沈澜枫提上裤子撒腿就跑,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转头利用自己的聪明才智,不但救下了父兄,考取了状元,还夺回了本应属于自己的身份地位。
    一切都很美好,唯一不美好的是,上辈子那心黑手毒的黑莲花亡国太子,竟是肚子里崽的亲爹?
    看着此时重伤躲进他房间的黑莲花大佬,沈澜枫摸了摸肚子,决定假装不认识,毅然抛弃了他。
    我好柔弱我好可怜我太惨了黑莲花攻X你少他妈装我他妈才可怜谁他妈惨还不知道呢受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