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文学城
下一章 上一章  目录  设置

5、结扎 ...

  •   午后,雪梅跑过来激动地道:“大娘,俺娘说让嫚嫚去俺家困觉,和我一个炕。”
      
      梁美英笑滋滋的,“高兴坏了吧,俺们嫚嫚多少人抢着让去家里作伴呢。”
      
      雪梅点点头,“可高兴了。”
      
      梁美英问:“你为啥不乐意和你爹娘一个炕困觉啊?”
      
      雪梅脸颊一红,不说话了。
      
      梁美英却不放过她,继续问:“你是不是知道啥啊?哈哈,不要紧,大娘也不笑话你。”
      
      雪梅却囧得有些手脚无措。
      
      梁美英又道:“有什么好害羞的啊,你也是大姑娘了。”
      
      苏盈在屋里听见赶紧出来,梁美英这是要干嘛?对着一个七岁的小姑娘问这些话,无不无聊!
      
      乡下人这时候没有什么娱乐,有些大人之间喜欢说荤话,不讲究地还跟孩子说,甚至教着孩子说以此取乐。
      
      苏盈很不喜欢。
      
      她立刻拉着雪梅往外走,“我去雪梅家玩儿。”
      
      梁美英笑道:“去吧。”还给了苏盈一个最好在那里吃晚饭的眼神。
      
      苏盈假装没看见。
      
      在路上苏盈把那颗枣递给雪梅,雪梅却不肯要,“我爸说红枣补血,我血可多了,嫚嫚你吃吧。”
      
      苏盈非要送给她,想想真是寒酸,只有一颗枣可以送。
      
      雪梅却不嫌弃,甚至很高兴,毕竟这是嫚嫚第一次送她东西呢。
      
      雪梅欢喜雀跃的样子让苏盈内心更加窘迫,幸亏对方只是个七岁的小孩子。
      
      雪梅笑道:“要不你就送给壮壮吧,你要送他东西他得蹦起来。破孩子喜欢吃甜的,吃个萝卜还蘸白糖呢,真是惯得不轻呢。”
      
      苏盈点点头,“好。”虽然雪梅一脸嫌弃弟弟,苏盈却从她的话里听到宠溺,其实他们姐弟关系不错呢。
      
      虽然雪梅的奶奶和妈妈重男轻女,可她爸爸并不会。起码在日常生活中,爸爸对她和弟弟一样好,买东西一人一份,姐弟打架他多半批评弟弟,让弟弟尊重姐姐,不会一味地要求姐姐让着弟弟。
      
      这也是雪梅对弟弟没有那么大怨念的缘故吧。
      
      不像她。
      
      虽然苏盈从来没跟人承认过,可她自己知道,她一点也不想有弟弟。
      
      如果父母公正,有哥哥还是有弟弟都一样,那就是手足情深。可如果父母偏心严重,甚至视女儿为工具或者多余的累赘,那还强行手足情深,简直就是笑话。
      
      比如说梁美英,一直都在给女儿洗脑,让女儿和她一起无比期待弟弟的到来。
      
      可其实,苏盈一点都不期待。
      
      如果有了弟弟,那在这个家里,是不会有女孩子的地位的。
      
      她叹了口气,如果自己十来岁也好离开家去打工,可现在才7岁,干啥啥不成,出门都没机会。
      
      真是形势比人强,不得不低头。
      
      可她不想坐以待毙,一定要想办法攒钱,为自己以后打算。
      
      她苏盈从来都不会认输呢!
      
      如果在自己长大前能和这家人处出感情来,那她会将他们当家人。如果处不来,她就要想办法离开。
      
      她的视线随意地扫着前方,路边一户人家的外墙上用白灰刷着计生办的大标语,“少生孩子多种树,一对夫妻一个孩儿”。
      
      现在已经开始计划生育,如果一胎是儿子就不许再生,一胎是闺女五年以后可以生二胎。
      
      二胎不管男女,生完都要结扎不许再生。
      
      她有一个妹妹,家里便没有生育名额的,怎么还可能有弟弟?
      
      梁美英一个劲地说等有了弟弟如何如何,这摆明是要超生的。
      
      超生来的弟弟……那完蛋,重男轻女绝对更是脑残级别的。
      
      苏盈对这个家的未来更不抱希望,寻思自己得想办法赚钱藏钱,等大了可以从容离开。
      
      咦,不对!
      
      苏盈突然想起一件事儿来。
      
      去年冬天,梁美英明明生过一个孩子的,因此而发生的一些事儿也是嫚嫚的愤怒和恐惧,给她造成不小的心理阴影。
      
      原主虽然略微有些呆,很多事情并不懂怎么回事,可她记性不错。比如三四岁就已经很会记事儿,梁美英给她讲的故事、说的话、给她梳头等等,很多画面都停留在她的脑海里。
      
      去年梁美英怀孕生娃的事情,她自然也记得。
      
      虽然计划生育已经开始,但是村民们还没有进入那种不许随便生孩子的自觉,所以一开始那两年怀孕的妇女不少。不过若是被计生办知道,不是被要求去流掉,就是要求妇女们全部检查上环,不许超生。
      
      也有偷着生了的,就会被要求去结扎。
      
      一般如果在计划生育之前已经生儿子或者俩闺女的,基本都被要求上环或者结扎。
      
      梁美英自然也被要求过,但是她一直不配合,所以去年生了第三个孩子。
      
      那个孩子原主还记得,干瘦、小,跟只小猫儿似的,哭声都很细,从娘和家人的脸色她知道是个妹妹,不是大家期盼的弟弟。
      
      没几天那个孩子就不见了。
      
      听大人的意思是死了,当时她还觉得好可怜啊,妹妹死了。
      
      现在苏盈整合记忆知道那孩子不是死了,而是送给其他不能生育的人家对外说夭折,想当然地认为这样就不算超生。
      
      可计生办的人不管,这就是超生!
      
      去年冬天他们一趟趟地来家里闹腾,要求交罚款。
      
      老苏头和梁美英也很强硬,罚款?随便,反正家里穷得叮当响,钱是没的,粮食也没的,随便罚吧。
      
      最后计生办的人恼羞成怒,要拉梁美英去结扎。
      
      梁美英更不肯去,“我就奇怪了,老娘生个孩子怎么啦?是吃你们家饭还是喝你们家汤?你们一个个鸡飞狗跳的?让我去结扎?我还没出月子呢,落下月子病你们赔老娘的?”
      
      这些在原主的记忆里非常非常清晰,不懂,却清楚地记着。
      
      尤其吵架拉扯中有些人脸色狰狞,原主觉得外人来欺负娘,恨不得让他们都去死。
      
      在原主的记忆里,苏向东个窝囊爹只会抱头躲在一边长吁短叹,爷爷被人摁在一边没辙,那些如狼似虎的人要拖娘去结扎。
      
      结扎是什么?
      
      她不懂,她觉得可能是要杀掉,就跟小妹妹一样死掉?
      
      她还记得,在那些男男女女要拖娘的时候,她娘突然从裤裆里抽出什么劈头盖脸地朝那些人一顿狂抽,把那些人给抽懵了,跟被什么脏东西恶心到一样,纷纷骂爹骂娘地躲出去。
      
      之后,那些人喊着“真他娘的晦气,这事儿没完!没完!不能就这么算了!”
      
      “结扎,必须结扎,她不去,就拉她男人去!”
      
      然后那些人就裹挟着她爹风一样蹿出去。
      
      天很黑很黑的她爹才回家,本来就白的脸越发的惨白,她认定爹被那些坏人毒打了,就和雪梅嫲嫲讲的劫路打人一样。
      
      原主不懂,苏盈却就知道,当时计生办的人被梁美英用月经带给抽出去,那些人一生气就拉着苏向东去结扎了。
      
      至于谁对谁错,苏盈不去评判的,本身这些年的事情就不是简单说对错的问题。
      
      那么,问题来了。
      
      问:男人结扎以后,让媳妇生孩子的几率是多少?
      
      梁美英为什么那么笃定,她一定会生个弟弟出来呢?
      
      难道苏向东其实没真的被结扎?
      
      计生办的人在暴怒之下会那么仁慈?
      
      所以……这就耐人寻味了。

  • 作者有话要说:  对了,我有没有提醒亲们,这文依然是种田日常文。
    经过实践表明,大桃花写不来高智商的悬疑文,写不来啪啪啪高潮迭起的打脸爽文,只能写温馨、励志流的种田文!!
    但是,就算种田文,女主也不忍气吞声受憋屈哈,毕竟咱是亲妈啊。

  • 本文当前霸王票全站排行,还差 颗地雷就可以前进一名。[我要投霸王票]
    • 网友:
    • 评分: 2分|鲜花一捧 1分|一朵小花 0分|交流灌水 0分|别字捉虫 -1分|一块小砖 -2分|砖头一堆
    • 内容:
    •             注:1.评论时输入br/即可换行分段。
    •                2.发表非2分评论需要消耗月石。